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冀东军分区与胶东军区的一次联系  

2016-08-05 14:04:44|  分类: 冀东战斗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冀东军分区与胶东军区的一次联系 

日期:2014-7-7 22:10:00   作者:李久清  【字体:大 中小】 


那是在1944年夏季,正值抗日战争取得重大胜利,解放区不断巩固、扩大的重要时刻,党中央指示:各战区要实行联合,以便互相协作、互相配合,迎接即将到来的抗日反攻。
 
遵照党中央指示,我冀东军分区司令员李运昌同志经过慎重考虑,认为有必要同胶东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同志取得联系。
 
冀东与胶东陆路相距很远,而且敌人据点林立,封锁严密,要想从陆路去,是非常困难而且是很危险的,走海上交通,近若比邻,且敌人封锁统治薄弱,较为安全,同时,南堡(现属滦南县)沿海一带有我海防支队活动。常有去山东的渔船货船,对海上情况比较熟悉。该地区的渔民驾着小木帆船一昼夜即可到达胶东海岸。因此,李运昌同志经过仔细考虑,决定给许世友司令员写一封信,交给了当时担任路南地区一区队区队长张鹤鸣同志,叫他选派两名精明强干的干部,携信去胶东联系。
 
是年7月,张鹤鸣区队长经过深思熟虑,决定派区队的队列参谋周保忠、文书刘子林完成这项任务。为了保证安全,命我(当时是侦察员)跟随,任务是保证这两位同志的绝对安全。同时考虑到情况的复杂性和危险性,还给我换了支胶把二号德枪,带50发子弹,这在当时弹药不充足的情况下,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去胶东的主要任务有两个:一是把李司令员写的信亲自交给许世友司令员,取得冀东军分区与胶东军区的联系,以便互相配合支援;二是要胶东军区为冀东军分区援助一些枪支弹药。
 
7月中旬,周保忠、刘子林我们3人从乐亭县的何新庄出发,走了一天来到南堡,在我地方党组织和游击队的协助下,找了一条熟悉路程、政治上又可靠的渔船,连夜出发,直向胶东湾驶去。一路上,绕过敌人封锁线,避开敌人的巡逻艇,只一天一夜时间,便到达了山东掖县的虎头崖登陆。在当地我党交通联络站的帮助带领下,从大原到西由北面的三山岛,经朱桥过招远到寺口,越过艾山、松山,穿过敌人封锁线胶济路。由于敌人据点密布封锁严密,我们爬山越岭,淌河涉水,夜行昼宿,一路停停走走,相当艰难。终于用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到达了胶东军区司令部所在地一一铺集附近的刘村,找到了许世友司令员,并把信交给了他。
 
许世友司令员热情款待了我们,并安排我们3人住下,给我们改善生活。期间,许司令员向我们了解了冀东的抗日情况,分析了太平洋战场形势,中国大陆的抗日斗争对反法西斯斗争的作用。他指出,冀东地区在抗日斗争中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是解放东北的要冲,要做好挺进东北的准备。他还带领我们参观了铺集地区的兵工厂,并介绍了枪支弹药,特别是黑色炸药的制造和使用方法。
 
我们住了10天左右,8月下旬,我们准备返回。一天清早,许司令员叫我们3人,并有胶东军区司令部侦察科的3位同志一起吃了一顿欢送饭。许司令员命侦察科的3位同志护送我们返到三山岛。许司令员并给李运昌司令员写信一封,交给了周保忠。还给了我们一部分手榴弹、土炮、小炮、子弹、黑色炸药等,约计有30多个驴驮子。
 
我们到达三山后,乘一条船在胶东军区海防支队一个排的兵力护送下,闯过危险区到达海上的上北上(海上地名),与冀东我方人员接上头他们才返回。我们自南堡登陆,走了一天一夜,一路比较顺利。
 
我们从南堡上路后,经大庄河,桑庄子、青坨营到达一区队驻地——石碑(属乐亭县)。见到了张鹤鸣区队长。把信交给了他,汇报了来去的情况。张鹤鸣区队长表扬了我们,并把那封信送给李运昌司令员。
 
我们回来后不到一个星期,胶东军区给我们送弹药的6条船就到了。这批弹药大部武装了我一区队,平均每个人6颗手榴弹。这就大大加强了我区队的武装力量,对抗战起了很大作用。
 
这年9月,冀东军分区属下的海防支队,在黑沿子、南堡一带截获了30多条日本鬼子由天津运往东北的给养船,缴获30万斤大米和大批军装、军毯、医药等军用物资,对我冀东抗日斗争起了很大作用。
 
(刘 智 王冠来 陈发整理) 
 
  
 
附录:
 
李运昌给滦县党史研究室的复信
 
滦县县委党史研究室:
 
5月15日寄来的材料《关于冀东军分区与胶东军区联系情况》属实。
 
1944年我曾给许世友和政委袁仲贤写信取得联系,并得到他二人联名给我的回信。情况是:
 
胶东军区反扫荡,他们的海防部队乘船转移到我路南沿海地区,与我一区队取上联系,得知胶东情况,然后就给他们写了一封信,交一区队派人送去。不久就得到许世友袁仲贤二人回信,这对当时冀东部队是个大鼓舞。
 
现在许世友、袁仲贤(建国后任我国驻印度第一任大使)均已去世。
 
当时张鹤鸣区队长派何人去送信,我不清楚,胶东军区派船送我炸弹事我也无印象了,只知以后一区队去海滨解决过一排海洋(土匪)与胶东军区有无关系亦不知道。
 
此件李久清所谈材料可送唐山党史资料通讯发表。
 
所询其他事我不了解,当时写给许世友信的内容也记不清了。
 
李运昌 
 
1990年6月29日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