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长城抗战29军究竟杀了多少鬼子?  

2016-06-28 20:34:49|  分类: 长城抗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文章:凤凰网,长城抗战谁坑队友最厉害

长城抗战中最为耀眼的,无疑是宋哲元29军,及时从猪队友东北军手上抢过喜峰口防线的他们面对日军14混成旅团打出了威风,令人津津乐道的大刀队夜袭日军战果累累,极大得激发了全国抗战的激情。
但现在有种说法,称29军大刀队的战绩更多出于宣传,出击的实际是“手枪队”,并非大刀有多管用。
这种说法称:
“细查109旅当日之原始战报,却不能不令人怀疑,所谓‘大刀’,究竟在该次奇袭中,发挥了多少作用。事实上,从赵登禹的作战部署中,丝毫看不出‘大刀’的特殊性。参与夜袭之第217团,当日接到的作战指示是:‘第217团附手枪第一、第二连及王昆山营,于本晚(3月11日)23时由潘家口出发,……袭击蔡家峪、白台子敌炮兵阵地,奏功后,即与第224团联络,协力向喜峰口东北高地之线进攻。’参与夜袭之224团,接到的指示是:‘于本晚23时20分在潘家口集结后,即沿滦河左岸袭击北山、三家子、横城子之敌,奏功后,与第217团联络,冲击喜峰口外之敌。’
上述夜袭布置之目的,乃是为摧毁日军之炮兵阵地及策应喜峰口正面作战;为保证袭击之成功,大刀决不会是夜袭部队的主要武器。此点,从第217团之行动,特增了两个手枪连,即可了解--大规模装备手枪,搞所谓的‘手枪旅’、‘手枪营’,是西北军自中原大战以来的久远传统,其部队性质类似‘特种兵’(红军日后也借鉴该方式,组织有诸多手枪部队,战绩甚佳)。换言之,当日夜袭日军者,乃是西北军之特种兵‘手枪连’,而非中世纪之‘大刀队’。”
那么,这种说法有道理吗?
首先,我们要搞清楚的是,赵登禹带领的夜袭队中编入了两个手枪连能说明夜袭日军的就是手枪队而非大刀队吗?
不能,这一点,如果我们深入了解了赵登禹所带部队的组成,就会知道手枪队的编入,并非上述分析的“特殊目的”。
如上文引,赵登禹亲率的部分是“第217团附手枪第一、第二连及王昆山营”,而与之配合的是224团一个团,赵部如此拉杂的部队配置确实容易使人对手枪队产生过多联想。但问题在于,熟知29军连日来在喜峰口作战情况的人看来,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217团是王长海团,属于赵登禹109旅,在整个长城抗战过程中王长海217团一直是全军先锋。3月9日从东北军手上抢下喜峰口,扛住日军进攻的就是此团,到发起夜袭的3月12日,此团已伤亡殆尽。仅3月9日217团反攻喜峰口东北侧高地的战斗,217团出动1营加3营一个连的兵力,虽成功夺回,但一仗即伤亡400余人。打到3月10日,217团被替下休整时,此团3营520名官兵已经伤亡395人。可以说,到11日夜袭时,217团空有一个团号,自身实力已经折损了大半。王昆山营是109旅仝瑾莹218团1营。218团由旅长赵登禹率领在217团之后赶到喜峰口,到12日夜袭之前,218团不仅也已经与日军激战两日余,还在3月9日夜出动1、2两个营进行夜袭,总损失也不小。据224团团长董升堂回忆,12日夜袭前的准备会上,赵登禹已经和盘托出:“本旅两日夜来,已伤亡一千名以上,力量不够。”其中217团伤亡尤其严重。这时候再看“手枪第一、第二连”,这其实是37师特务营的一部分。37师特务营随109旅也在喜峰口奋战了两天多,并遭两次重创。3月9日在与日军争夺喜峰口的战斗中,特务营仰攻高地,损失惨重,营长王宝良战死。3月10日,赵登禹亲率特务营白刃冲锋攻占老婆山高地,特务营一仗伤亡400余人,可以说基本被打残。换言之“第217团附手枪第一、第二连及王昆山营”这支赵登禹亲率夜袭的部队看起来带了许多部队,实际上不过是把几部残部汇集起来,大约拼凑出一个团的兵力。
为什么要拼凑一个团,因为同时在赵登禹指挥之下夜袭并与赵亲自指挥的部队相呼应的,是董升堂224团。224团属于张自忠38师黄维纲112旅,开战后的3月11日才赶到前线附近,作为二线预备队,是还没有受到损失的齐装满员的一个整团,赵的109旅,也将几部的剩余兵力汇集出一个团出来,两部的配合才能平衡。
而董升堂回忆也强调“下达命令只准用大刀砍,手榴弹炸,非到万不得已,不用轻机枪和步枪射击。”同时,224团作为一个整团出击,也没有特别加强配置手枪队。可见,当日夜袭,确实是大刀队夜袭。赵登禹部的手枪队,不过是特务营残部,不用做过多联想说成是“手枪队夜袭”。
打退日军是“大刀队”的攻击吗?
那么,真的是“大刀队”打退了日军吗?
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从战场态势上说,日军在喜峰口的进攻,在29军抗击之下,未能对喜峰口形成突破,虽然占领了喜峰口关城即附近长城一线,但也只能在喜峰口山地与29军对峙,未能取得古北口方向上的决定性胜利。从这点上讲,已经是29军的成功,对比古北口被日军击溃的25师,不得不承认29军的战场态势好太多。但对于日军来说,受命不许越过长城一线的军事行动,以占据长城关口为结局(这也是3月12日日军击溃25师进占古北口关城后没有追击的原因)足以认为完成任务。
但从战果上,29军宣称以2000余人的伤亡,获得了日军伤亡6000余人的战果。也就是这一战果,让29军和大刀队获得了流芳美名。但6000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喜峰口当面日军的总数。而在日军方面的记载中,与29军的交手,日军只80死,173伤。双方数据的差距可谓惊人。当然作为宣传抗战的需要,29军在态势上顶住当面日军后夸张了战果也是人之常情,而日军为了掩盖战事不顺,缩减漏报死亡军人数字也屡见不鲜。问题的关键是“大刀队”究竟建功多少,这恐怕是一个不可解的谜题了,套用桂系元老黄绍竑在北平指挥长城抗战期间评价“究竟得力于大刀呢,还是得力于枪炮呢?这只有他们自己才明白”。
而宋哲元战后感叹:“我以三十万大军,不能抗拒五万敌人,真奇耻大辱。”实际说明事情究竟如何,作为29军高层自己,还是心知肚明的。
对于抗战来说,大刀队杀鬼子作为鼓舞抗战士气的一个标签,其象征意义恐怕也远远大于大刀队真正杀了多少日军的实际意义了。

本馆主观点:能在强敌来袭的情况下,敢于亮剑,这就是中华民族不亡的精神!从日军回忆录来看,29军的死命出击,的确给狂妄的日军精神上沉重打击。至于10比1的战损比,则全面反映了当时的军队,国家,教育等真实对比,绝非靠军人不畏死能弥补的。当时的国军是坚决抗日的,政府是要抗日的,打不过强敌,委屈求全是无奈的。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