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中日战史对照--------日军骑兵回忆喜峰口作战  

2016-05-13 15:11:16|  分类: 长城抗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馆主注:此文来自“”热河圣战之回忆“”,是日军服部部队1934年编写,关东军参谋部印刷。系本馆主朋友翻译的,转载请注明出处)

潘家口附近作战记
                        乘马讨伐队长  监见中尉
此报道献给我队在此次战斗中的功勋者,以慰在天之灵。
故 曹长 伊藤龜治
故 上等兵 相马民雄
故 上等兵 藤泽长治郎

3月9日晚夺取了第一道关门(喜峰口),紧接着3月10日上午占领了第二道关门,这样就彻底夺取了喜峰口关门。某团的最终目标成为了我们的囊中之物。伴着太阳旗的飘舞传来了士兵们“万岁”的喊声,胜利来之不易,它是用英烈的鲜血换来的,称他们为英烈是再适合不过的了。
  向为了此次战斗的胜利而牺牲的英烈们致敬。今天恰逢陆军纪念日,回忆过往百感交集,无以言表。
  虽说占领了关门,当下的敌情却容不得半点马虎。中国北部正有10多万军队陆续被派来。
  张学良为了恢复自己失掉的威信,无论如何都要夺回长城要塞,估计现在一定在调兵遣将呢。他们已经在我们占领线的正前方构筑阵地,虎视眈眈的窥视着我们。前线从第二道关门的两侧到峭壁高地守备森严,大家都明白“无论如何都不能失掉这块阵地”。
  我们队3月10日上午到喜峰口后方大约3千米的白台子时,先遣辎重队遭到二三百敌军的袭击,伊藤少尉他们正在与之交战。正准备去救援时,听说又没事了,于是过了正午我们又返回了第一关门(此时伊藤小队也回到了我们这边)。
  一直到傍晚我们都在第一道关门附近,随后得到先遣队的命令,乘马讨伐队守在营房附近,对前方,特别是潘家口方向进行警戒。
  潘家口位于喜峰口西面约一里的地方。在关门与喜峰口相连的地方,虽说旅团现在占领着喜峰口,最担心的就是敌军从这个方面攻击我军的侧翼。长城的前面有滦河,潘家口位于其前面的山谷地带,山谷的南北是高地,而且南部有敌军部队,对于敌军来说是绝好的地形,容易守备也容易撤出,敌军在喜峰口的失误一定会在这个地方竭力挽回的。
       傍晚时分到达了营房,这里有十几户人家。除发现一俩个住民外,其余的人都逃走了。到营房的村落后,首先把士兵和辎重物资安顿好,观察地形时吃惊地发现“与地形图有很大的出入”,直觉感到一定有“危险”。从潘家口那边大约1千米南侧的高地上各个瞭望楼里都能发现敌人的踪影。
  我们完全在敌人的牵制下,如囊中之物,因此容不得半点马虎。明早到来时一定会遭到敌人炮弹的攻击的,就连今晚也得防备敌人的袭击。我们把辎重物品安放在了原敌军的一个废弃兵舍内,派专人进行监管。把第二小队(小队长是见上喜三郎少尉)配置到了前线准备随时应对敌人的袭击。
  见上小队在前方大约150米处的松林里安排了哨兵,以便能够第一时间发现敌军并做最快的处置。其余的主力对半轮换着进行暂时的歇息。就这样等到了天亮,还好一夜没有发生什么,稍许松了一口气。11日上午太阳正好从后方照射着,战场上多处地方在做着防御工事,而且暴露了很大的目标,从这里即使用步枪射击也在射程之外,因此只能无计可施的看着了。
  敌人的步枪和轻机枪从长城南侧向我们这边密集的射击。真想马上冲上去把那些混蛋都干掉。如果有友军炮弹的支援就更好了,但又不好开口做那样的求救。士兵们充分利用围壁作掩护,注意着不对交通造成损害,到了下午渐渐地已经看不清前方的事物了。
  相反,从对方那边一定能看的清清楚楚的。下午两点左右从潘家口北侧附近敌人开始了对我们的炮击。刚开始炮弹目标不明确的落下,随后就有炮弹落在了我们的宿营地内,有两匹马被炸死了。我对士兵说“打好围壁,隐藏好,不要行动”,将这里的情形尽早向先遣队长松野尾少佐报告。
  松野尾少佐的回复是“一,同情你们艰苦的战斗,二,马上派山炮中队协助你们,三,大队主力方面确保占领预定的线路,四,下午4点25分出发”。
  山炮中队方面已经有观测班的班长过来联络了。
  炮弹已经所剩无几了,我们不想求人,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也不想依赖于炮兵的射击,“尽己所能,打击敌人”。
  而且,如果此时依靠友军的炮兵来压制敌人的迫击炮,万一指挥不当的话一定会被敌人瞧不起的。
  感觉我们前方的作战气氛有些过于乐观,即使不是这个原因,或许是由于兵力上的原因不得已而这样吧。
5点左右,敌军停止了炮击。得知我们大家都没事后,不得不感谢上天和神明的护佑。
  随着傍晚的降临,潘家口村落里似乎冒出了袅袅炊烟。泽山的士兵在集合时引起了一些骚动。日落后似乎有像是密探的人员像我们这边靠近。我们预感到今夜一定会有敌军的袭击。偶尔的炮击声,潘家口的形势,在加上频繁的侦察,时刻感受到我们被置于了危险的境地。
  这也许是我个人的感受,不被理解也没有办法。此时除了认真的观察,去感受每一个细微的动向之外,总有一种看不见的什么东西感到今夜会有袭击。
  完全是神的通告,一入夜,分队长以上的人员就集合起来了。
  【我们队预计,今夜特别是明早拂晓时分敌军会有炮击侵袭,佐佐木军曹带领一个分队占领东部高地,只有这个高地还没被敌军占领,如果这个高地被敌军占领的话,不止我们会全军覆没,还会危及到后方,喜峰口部队和旅团司令部都会受到波及。虽然想在这里至少要布置一个小分队,但我们兵力有限,暂且派佐佐木分队过去,随后我会向先遣队长报告具体情况】。
  山内军曹负责严守前方。泉谷上等兵在前面松林负责对前方的警戒。第2小队交替着在山内军曹的右边,攻击占领前方和右侧方的阵地。第一小队(小队长小林重盛少尉)针对右后方交替着攻击占领阵地。
  第3小队(小队长伊藤诃四夫少尉)占领后方和左侧方的阵地。
  本部指挥机关在中央附近,宿舍前面待机行事。
  今夜全员警戒,在前方左侧和右后方用铁丝做成防御网(正好行李当中有铁丝,在这里派上了用场)。从现在开始一切灯火都不能使用,保持最大限度地肃静,禁止一切没有必要的活动,为了在遭遇到敌人袭击的时候迅速报告,每人身边都放一匹马。马都要系好马鞍,拴紧缰绳,以避免跑掉。
  于是大家都按照命令开始着手准备。另一方面派人对先遣队长说“我们队预计今晚特别是明早拂晓时分会有敌军袭击,全员都在进行准备,如果可能的话派一个小分队到营房北侧高地,眼下我们先派了一个小分队到了那里”。
  队长除了一句“知道了”以外,没做任何指示。当下只有守备好自己的阵地,已做好了包括全军覆没在内的各种精神准备。
  昨夜还和小队长一起在宿舍内,今天都各自在守备着自己的阵地。听说佐佐木分队在10点占领了北侧高地,总算松了一口气。夜也渐渐深了。
  我在凌晨2点前出来视察敌情,没发现特殊情况。十六的夜晚,月光皎洁,是一个美丽的夜晚,守卫阵地的士兵头上戴的钢盔反射着月光。
  放心的返回时,发现蜡烛熄灭了,想叫值班的士兵点上,却没人应答。叫了几声后有人从阴暗里出来了,好像是去厕所刚回来。
  今晚我的手电筒坏了,火柴也没带,在黑暗中焦急的等着的时候,越智一等兵终于来了。他把蜡烛点亮后,我问“几点了?”,“2点15分”,当值班的士兵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听到前方松林里传来5,6声枪响,打破了夜的寂静。“有袭击”。
  我的大脑立刻紧张起来,“值班的,过来”,我马上站在中央,等待前方的报告。
  本部的人正想让集合在身边的传令兵查看各个小队的情形的时候,大家都已经集合好严阵以待了。见上少尉跑过来,“敌人已经到了前面的森林附近,至少有200人的兵力,好像正在做进攻的准备”。我和传令兵马上到见上小队的地方查看。确实有200来人,而且正在整齐的向这边行进。青龙刀反射着月光一闪一闪的。
  在右面(往北侧看由于河滩较低,无法直接看到)起了沙尘,灰蒙蒙的。而且沙尘的前面已经接近了我们的右后方。从扬起沙尘的规模判断敌军应该有很多人。
马上让传令兵通知了第一小队队长和第3小队队长。
  在传令兵传令的过程当中,第一小队已经开始了猛烈的射击,在山上的佐佐木分队也已展开了猛烈的射击。都能够看到火光闪现。我派吹号兵藤田向先遣队长作如下报告,“敌人至少有200人正在对我们进行着攻击,正面战场姑且没事”。
  我命令见上少尉坚决挡住来自前面和右前方的敌人。来到第一小队查看时,他们已经被敌人从侧面到后面围住攻击,兵力至少有300人,我们正处于奋力应战的状态。在前方的第二小队也在奋力与前面(约200人)和侧面(约200人)的敌军进行着战斗。敌军的人数仍在不断的增加。
  敌我双方的枪声唤醒了黑暗,从侧面到后面敌人,人数众多。粗略一看至少有300人,在第三小队的左侧面几乎没有敌人。我立刻命令一部分士兵来帮助后面。
  在北侧高地的山脚下扬起了沙尘,好像又来了一个团。其中从南侧高地的山脚去先遣队本部的宫崎军曹回来了。“骑兵讨伐队坚守那里的阵地”,我暗自回答“那当然”。第二小队的侧面响起了敌军的号声,过了一会,从第二小队得到反馈“敌人进行了突击,由于我们的抵抗他们没能得逞,此时他们又退回了阵地,正在射击”刚才的号声是敌人突击的号声。第二小队的正面和右前侧面是围墙,已经打退了敌人的一次攻击,姑且是安全的。
  危险的地方在后面。
  第一和第三小队正在猛烈的继续射击,敌人已经逼到阵地近前了。正在窥探时机的空儿,敌军开始了突击。我们也不是好惹的,给予了猛烈地还击,把他们打了回去。敌人退回到了百米以外的河岸边重又开始了射击。第二小队方面,敌军虽然在第一次突击的时候后退了一点,再次朝着佐佐木分队的山头攀登时又被打了回来。之后又向我们这边靠近,似乎要与这边原有的部队一起发动第二次袭击。
过了一会儿,有报告说他们已被我们的部队打散了。虽然口头上说被打散了,也是进行着肉搏战的,第二小队方面的敌人似乎有大量死伤人员躺在前面。
    刚才我命令村田军曹把辎重里的弹药送到前线上去(还好带上了这些在以前战斗中收缴的2万3千发子弹),本部的传令兵,马夫,翻译,俘虏(他们是在3月4日的战斗中抓获的20多名俘虏,其中有3名15岁的随从,当时看着可怜就留下当了勤杂工,他们感受到了恩义)等卖力的把弹药擦干净后(缴获的弹药由于长时间没用有的都长锈了,因此需要擦拭)送往前线,我看着他们的行动,内心有一种满足感。这才是团结一心呢,有了这种团结,再加上我们的气势,敌人是打不败我们的,被打败的话那才奇怪呢。
  5千,1万,……弹药在不断地的被使用掉。
  第一小队方面已经没有一枚手榴弹可用了,面对大量敌兵开始显得力不从心。最终从第二小队那边收集到了剩下的5,6枚。这期间敌军又卷土重来展开了新一轮的攻击,经过我们全体官兵的殊死反击,又一次把他们打了回去。同一时间,第二小队那边受到了敌军的第三次攻击,小队长说:“只要弹药充足,就没什么可怕的,剩下的就交给见上少尉了,我相信他能打退敌人。”
  敌人似乎又退到了松林那边,正在窥视着。
  敌人逐渐向我们左后方迂回前进,在第三小队前面大约150米处的房屋上,有两三个人取下房顶上的瓦点起了火,房屋燃烧起来。第一小队正面有敌人在河滩处徘徊集结,其中一部分敌人开始向第三小队靠近。我们的左后方有危险,但是如果从那个方向不断入侵的话,我们也无法始终保住那个村落。而且正面和侧面比较安全,无需太多顾虑。
  反击。让他们尝尝军刀的滋味。村田军曹带领森和伊藤的两个分队向河滩的敌军进攻,到近处再斩杀他们。我在伊藤少尉的率领下与花岗分队和本部的相模曹长,宫崎军曹以及传令兵共12人向后方靠近的敌人进攻。村田,伊藤拔出军刀,森挥动起刺刀带领着士兵冲了出去,他们的勇猛身姿都被我看在了眼里。
直到现在依然记得伊藤军曹勇敢洪亮的喊声“大家,都过来”。我也跟随着伊藤少尉一同挥舞着军刀冲入了敌军当中。
我在突击之前从奉天出发的时候,一名可爱的少女送给我一面国旗说:“请带着这面国旗去吧,在战场上要像国旗一样清明俊朗的战斗”,   
  此时,我从包里拿出那面国旗围在了脖子上,相信如果牺牲了,这面国旗就会覆盖在我的脸上,这样也对得起那名少女的关心了。
  敌人的炮弹开始在营房附近,特别是在突击的道路附近猛烈的轰炸,在我的前面,左面和后面都是爆炸后的烟尘,我的部下相马一等兵第一个中弹牺牲了,接下来又有战友倒下,“相马你们安息,接下来就是我了,等着我”。敌人的手榴弹也不断朝我扔了过来。
  我挥舞着大刀继续向前冲,敌人或许是被我们的大刀震慑住了,开始向后方及河滩方向逃跑。我追击敌人来到燃烧着的房子附近时,跟随我来的只有三四个人,大部分队友都受伤了,伊藤少尉在我的身旁,帽子上系着三角巾正在缠绕着,我问:“怎么了?”“没什么,只是头部受了一点伤”,“没事就好”。大家基本上都是被步枪,手榴弹或者炮弹打中的。
  突然我们前方有士兵大叫的声音,应该没有比我更靠前冲锋的人啊,正纳闷呢,伊藤少尉说:“谁在前面,是日本兵的话,回答我一声。”
  “是我”,滕冈走了出来,还背着须摩。
  什么时候到前面的?此时敌人已经警惕我们并且向河滩那面撤退了。最起码我们的左后方安全了,滕冈是在敌人炮火当中穿梭,舍生忘死的运送照顾着须摩的。
  我命令首先运送受伤的队友。见村田军曹那边有危险,正准备过去支援时,有一发炮弹落在了我的旁边爆炸了,危险!在旁边有人喊“万岁”受伤的花岗军曹勇敢的向前靠近“是籔泽,怎么了?”“分队长别站起来,拜托接着这把轻机枪。”籔泽被落在脚下的炮弹击中,忍着剧痛将轻机枪交到了花岗军曹的手上。
  籔泽是替我挨的炮弹,不然我的腿就被炸飞了,“抱歉了”。
  我将受伤的伊藤少尉(伊藤是在前进中被从后方落下的手榴弹炸伤了头的后部)送到花岗分队他们那儿,命令把伊藤与其他受伤的队员一同送到存放辎重货物的地点。
  伊藤少尉将重伤者安置在辎重物地点后,就带着两三名受轻伤的士兵在左后方进行起了警戒。
  敌军在河滩附近聚集,黑压压的一片,村田的部队有危险。
  我带着相模曹长,受伤的宫崎军曹,还有港金五郎到了第一小队所在地,可他们并没有在那里,难道第一小队已经到河滩那边去了?正在观察时,得知由于在原来的阵地上不能有效的打击河滩上的敌人,于是第一小队就把阵地转移到东南侧。
  敌人受到我军的前后夹击,乱作一团,开始败退。
  村田部队继续打击着敌人,敌军撤离一段距离后,在河滩的前端利用有利地形开始与我们对峙还击。
  由于扩大了对敌人的包围,我命令村田部队继续其所在战线的追击,猛烈的打击敌人。
  其中四散逃跑的一部分敌人,不知是突击还是逃跑,冲进了第三小队的宿舍,想去救援吧,却没有兵力,大家都在应对自己眼前的敌人。
  如果敌人打进第三小队宿舍的话,第一小队的后方就危险了,第一小队的山田分队马上赶了过来从东边出击,以防止敌人进入村子的里面。
  早晨5点多,听到了从三家子以北的高地上传过来的喇叭声,在河滩附近的敌人迅速向哪个方向集结着,敌人一定是想集合撤退了。第一小队和村田部队此时仍在战斗着。在我们背后黑压压一片的敌人也快速的向喇叭声响起的方向撤退,看到敌人都撤走了以后,我也命令村田部队收兵。
  村田军曹他门脸上都被汗水和油污覆盖着,只露出两只眼睛发着光,各自的武器都被血染成了鲜红色,有的士兵手中的刺刀和剑都弯曲了,可以想见格斗的激烈程度。
  长谷部上等兵通告说由我替代在战斗中牺牲的伊藤军曹进行指挥。
  呜呼!伊藤牺牲了吗?似乎眼前仍就能够呈现出伊藤高举着战刀冲在队伍前面大喊“大家跟我来,砍倒前面的敌人”的画面。
   勇敢的斗士牺牲了,相信伊藤也应该满足了,他是冲进黑压压一片的敌军当中奋力搏杀而牺牲的,这是武士们向往的死法。伊藤的勇武威力像矛一样刺杀着敌人,他给我们了带来了安全,也解救了后方部队的危机,恩人呀,你安息吧!
  夜深了,各个分队小队在旧阵地上猛烈的打击着前面的敌人。在第三小队的宿舍附近仍有敌人活动,于是就派山田军曹对其进行监视。我在宿舍前集合了村田部队去第二小队那边,敌人只是在松林河滩边缘进行着射击,突击三次以后已经渐渐失去了力量。相信他们看到第二小队前面数不尽的敌人的尸体后自然会退缩的。在阵地的最前沿敌人尸体的衣服被点燃了,看到了山内军曹在敌人的枪弹中跑了回来。
  花岗军曹托着受伤的身体,正在手持轻机枪四面射击着敌人。第二小队的一名士兵在运送着弹药。
  伤员由伊藤少尉按顺序依次运送到辎重行李所在的地点,村田部队的伤员也送到了这里,伤员在这里由关野蹄钱工长指挥着山钿护士用兽医器材进行着应急处置。
  受轻伤的人员经过治疗后继续返回战场参加战斗,这里满是让人心酸的光景。
  长野商人,村野,大川翻译等人都在帮忙照料着重伤员,大家团结一心,互相帮助,粗滤看了一下,至少有二十多名伤员,我怀着难过的心情返回了前线。
  天渐渐亮了,大家都盼望着天快一点亮,天一亮就会有新的指望了。我们已经从两点多开始,一直战斗四个多小时了。
鉴于还有大批的敌军存在,我们部队时刻处于危险的境地,因此身心时刻都是非常紧张的。即使已经精疲力竭了,也不能有半点的掉以轻心。
  第二小队那边的敌人一直到八点还在拼死抵抗,最后见情况不好,也就撤退了。至此,正面的敌人全部撤走了。
  之前还担心如何对付这数倍于我们的敌军呢,决心即使剩下最后一个人也会与他们战斗到底的。他们的撤退也预示着我们守备任务的完成。我们不但没有给黄军抹黑,还使皇军的伟大精神得以发扬光大。
  大家上下一心,每个人都发挥出了自己自身的价值。
  “乘马讨伐队万岁”,其背后也不能忘记伊藤军曹等在战斗中牺牲的人员留给大家的悲痛。
  对于受了伤的籔泽来说,幸运的是当敌人来的时候,他躲到了仓库里面,没被发现。籔泽的腿受伤严重,却没有一点不满与抱怨,一直是自己承受忍耐着,不愧是一名勇敢的真正的士兵。他也被运送到了辎重物资所在的地方。
  第三小队旧宿舍也没有被敌人洗劫破坏。
  天亮了,已经是上午七点多了。在杖子的某步兵炮,山炮队的传令兵来了,报告说他们那里昨天晚上遭到了敌人的破坏。我们在那个方向巡逻时大体知道反击时的情形,虽然知道,我们却不能过去支援。因为我们这里也正处在危机的边缘。于是建议他们合并到我们这边来,结果他们也没有过来。
这之间,那队步兵炮开始了向南方的射击,打听后得知,他们发现有败退的敌人向南面逃跑,所以才射击的。由于并不是紧急的事情,我们就没有过去支援,而是在原地整顿队伍。
  过了一会,有敌军的迫击炮弹向我们宿舍所在地射击,为了躲避炮弹,减少不必要的损失,只留下了监视部队,其他兵力向河滩的悬崖那边移动。友军的炮火也没有过多的发射,大部分时间都是敌人在轰炸。对于这股敌人,我们早就怒火冲天了,真想冲过去把他们撕烂。
  前方,右侧方和后方遍地都是被遗弃的敌人的死尸,眼前大概就有200多具。敌军人数众多,再加上长时间的勇敢作战,才导致他们多人死亡。那场突击决战不光是支那兵的决战,也是我们的决战,双方互相厮杀,都付出了代价。
那是我们勇敢战斗换来的他们的死亡。 虽说憎恨敌人,也对他们的勇敢表示敬意。再往前方还有更多的尸体。我由于在前面,能够看到尸体中有三名大尉,多名将校,能够推断敌人的大部分干部都战死了。
  这就是所谓的血流成河的情形吧。乃木阁下形容这里为“血染的营房村落”。事后得知,经过宪兵们对死尸的检查请点,共有350多人。  
  而已撤退的敌军应该是这个数目的好几倍,据此推断,敌军应该有一千多人参加了这里的战斗。
  我们面对如此大军一直坚守到了现在,真实感慨至极。
  伊藤军曹,相马一等兵的牺牲,还有籔泽(受重伤4日后牺牲),加上二三名重伤员,以及伊藤少尉等十多名受轻伤的战友,能够打退敌人,是我们付出了这些代价换来的。此时我们既有失去战友的悲伤,同时也有获取胜利的喜悦。
  我们的队伍在敌军的重围中顽强战斗了4个多小时,之后的两个多小时也一直在追击作战,直到把敌军击退。
总结战斗胜利的理由,除了上司的威武,指挥正确之外,还可以总结出以下几条原因:
  1 严防警戒,蓄势待发,接到命令后能够迅速的投入到战斗当中去。
  2 月明之夜,能够清楚地观察到敌人的动向,可以及时的采取行动。
  3 全体人员沉着冷静,射击命中率比较高。
  4 一部分人员携带了铁丝网,必要时用其设置了障碍物。
  5 带的缴获的两万多发子弹派上了用场,使得我们比较弹药充足。
  6 通过反击,打退了敌人从后面的入侵。
  当然也少不了众人必胜的信念,团结一致,勇于冲锋陷阵的精神。
  在这里我依稀能够看见那无法忘记的战场,在此,怀着那时的心情描写了当时的场景。也献给在战斗中牺牲的伊藤,相马, 籔泽三人,以尉英灵。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