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中日战史对照------松野尾先遣队攻占喜峰口长城(日军)  

2016-05-13 14:55:18|  分类: 长城抗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馆主注:此文来自“”热河圣战之回忆“”,是日军服部部队1934年编写,关东军参谋部印刷。系本馆主朋友翻译的,转载请注明出处

                       松野尾部队   市坂少尉

 3月5日,在界岭口,冷口方面被解除任务的旅团接军团命令,向建昌,平泉,喜峰口方向执行作战计划,于是重新组编成松野尾先遣队,向着喜峰口方向急速出发了。当时,由于米山先遣队在冷口,鲶江支队在昆牛营子附近正在与实力强大的敌军交战,旅团只剩下松野尾部队了,因此新组编成的先遣队兵力有些不足。
  3月6日在茶棚,接到旅团的命令“松野尾先遣队明早(7日)从茶棚出发,快速行军经太庙,平泉,小寺沟,宽城,喜峰口,争取3月9日之前占领喜峰口附近长城的关门”
  先遣队的队员们想象着第一个登上喜峰口长城时的景象,不禁欣喜若狂,望着20多里以外的喜峰口,竟一时忘记了旅途奔波的劳累,向着目标出发了。
  7日顺利到达小寺沟附近,本想8日向宽城方向行进,却在下午1点左右听到了炮弹的炸裂声。骑兵报告说“宽城附近发现拥有迫击炮的敌军”。大家并不把这放在眼里,“没什么大不了的,把他们干掉就是了”本部和野炮队首先向前推进,扬起了一路沙尘。松野尾先遣队长他们登上高处观察敌情时,敌军的迫击炮弹就在眼前炸裂开来,我军炮兵也一齐予以还击,拉开了血战开始的序幕。
  敌军处在一千四五百米的峭壁上,前方平地是一条已经解冻的河流,前方只有一座高粱桥可以通过,听说敌人在那里埋有地雷。
  敌军在进行着胡乱的扫射,听到“前进”的命令后,虽然知道存在危险,第三中队仍旧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
此时,河流,峭壁,枪炮声统统不在话下,战士们心里只想着要打败敌人这件事。
   看啊,峭壁之上,太阳旗在夕阳的映衬下飘摆,我们继续追击已被打乱了阵脚的敌军,最后完全占领了宽城市街,先遣队的开幕战在夜晚落下了帷幕。正当寂静之时,前行的野炮队兵士被地雷轰的一声炸倒了,有人员牺牲。
我们没有时间和方法弄干湿漉漉的靴子,就在零下十几度的寒天里整夜坚守着阵地。9日我们重整装备在6点30分向着最后的目的地长城进发。
  在巍峨的山峦地带行军,到处都是敌人用石头和树木设置的障碍,有的地方桥也都被毁掉了。中午,远处峭壁的顶端已经能够看到一个,两个的瞭望楼了,心中感慨万千“那就是万里长城了”。
  此时有通报说“我军骑马步兵已经在攻击第一道关门的敌军了”我们立刻紧张起来,自然地加快了脚步。仰望着悬崖上屏风一样蜿蜒曲折的长城,真是雄伟壮丽啊。
突然想起了历史课上学的关于万里长城的介绍,那时对秦始皇“在峭壁上建起的万里长城”就心怀敬意。恐怕秦始皇很难想到,几个世纪后,我们日本军队会漂洋过海来攻打这里吧。
  这里有相当于我们十几倍的敌人正规军中的精锐部队在把守,后方的运输供给也非常方便自由。距离北京有50多里地,是通往赤峰的交通要道,因此他们一定会拼命抵抗守住这里的。
  长城的正面是一片对敌军非常有利的平地,对于我们来说,从正面进攻非常危险,而侧面的悬崖陡峭,主力部队根本无法前进。
因此只能冒着危险从正面进攻,随着炮兵的猛烈攻击,我们逐步向前推进。长城的瓦壁一个角一个角的被炸开,步兵则利用敌人的死角慢慢靠近长城的峭壁。敌军从枪眼和隐蔽的岩石后面对我们射击,由于看不到他们,我军显得非常被动,无从下手。
  隐藏的机关枪和自动步枪哒哒哒哒的在暗处不停地射击。从下往上攻击的战友们无处藏身,多人被雨点般的子弹打死打伤,场面非常凄惨。
  这种景象点燃了我们悲愤和复仇的斗志,大家亢奋异常,继续朝着长城冲锋攻击,敌军依仗有利的地形继续隐藏在城墙内对我们扫射。
  我们在距离仅200米的山崖处隐蔽,互相交换着位置打起了阻击战。
  交战3小时候后,已到黄昏,由于打击目标不明确,炮兵也暂时停止了射击。这里是第一道战线,第三中队长,骑马步兵队长,第一线战士们都自觉地过来集合了。
  “敌人可是够顽强的,正规兵与山贼就是不一样啊”
  “我们牺牲了那么多战友,可不能再等了,幸运的是已经有了两条被破坏的道路,赶紧展开突击吧”
  “明天是陆军纪念日,我们赌上先遣队的名誉,打一场漂亮的仗吧”
  大家正在这样悲壮的交谈着的时候,传来了松野尾先遣队长的话“即使是夜袭也要拿下阵地”。突袭的部署已经安排好了。
  这时,我们看到靠近山的地方有一名本部的通信兵正要向前冲锋时,有一枚敌人的手榴弹瞬时炸裂,“哎呀”,冲在前面的下士官被击中身亡。
  “混蛋”,八架轻机关枪一齐开始了射击,做好了突击准备。
   将校们拔出军刀,士兵们装好刺刀紧握手榴弹,心情是平静的“就要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人生第一次认真的考虑“死”这个字 ,愿在远方的天皇和父母兄弟们给我们带来好运,大家心潮澎湃的仰望着长城。
  “攻击”
  我们把钢盔从石崖上方抛出,然后向前跑了30米左右卧倒并大声喊着吸引敌人的注意力。敌人上当了,用手榴弹向四处胡乱投掷,我们抓住这一时机,从瞭望楼两侧被破坏的仅有的两个地方突击进攻,一时间喊杀声,手榴弹的炸裂声,还有死伤者的呻吟声乱作一团,很是惨烈。我军冲锋,砍杀,射击,给予了敌人以致命的打击。“占领了”“万岁,万岁”。
  胜利的呼喊声穿越中国全境,响彻大地。太阳旗在长城上随风飘摆。作为战士,我们的心情无以言表,五尺男儿也禁不住落下了激动的眼泪。松野尾先遣队长一直在第一线指挥,有喜有忧的日日夜夜啊,此时感叹道“来之不易,太难得了”。我们彻夜的坚守着占领的长城阵地。
10日,朝阳缓缓升起来了,松野尾队长微笑着“在陆军纪念日到来的时候取得胜利,真是一场有意义的战役啊”他眺望着长城一侧敌军的阵地感慨地说“怪不得付出那么大的牺牲才夺取这一阵地啊”,身后就是十多丈深的悬崖峭壁。
  被炮弹打击逼到长城沿线唯一一条退路的敌军,背水一战,拼死抵抗到了最后一刻。
  激战这才开始,敌军占领着长城第二道防线,黎明时分向我们展开了猛烈的射击。
  “不知好歹的畜生”士兵们杀意更浓了。
  向上看时,山的险峻程度让人不寒而栗,敌军依旧占据着制高点的有利地形。不知从哪里射出的迫击炮弹伴着风声“嗖”的一声炸裂。敌人正面的射击还能够防范,来路不明的炮弹从天而降使人难以堤防,造成了我军多人死伤。我军炮兵从远处开始向露出一角的喜峰口长城猛烈射击,看着就使人痛快至极。
  接到命令,在昨天的战场上表现出色的第三中队向西侧最高的悬崖;新增援的第一中队主力向东侧高地展开攻击。山炮队勇敢的越过长城第一道防线,协助在敌人俯视打击下进攻的步兵。“危险”,突然有迫击炮弹轰轰轰的炸开了,有一两名士兵中弹倒地无法动弹了。一名似乎是大腿受了伤,另一名士兵抱起弹药箱俯着身体,忍受着疼痛摇摇晃晃的跑到大炮边上,放下弹药箱后就倒下不能动弹了。悲壮的场面让人不禁落泪。
  两个步兵中队像蚂蚁一样排成纵队匍匐着向峭壁上攀登,根本无法散开前进,而前进就意味着牺牲,看着部下向死亡之山行进的松野尾先遣队长将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呢。
  从背后看去,钢盔和刺刀闪烁着光辉,有一种分不清是人还是神的错觉。敌人开始扔手榴弹,轰的一声响,就会有几个战友倒下,青龙刀和刺刀相互挥舞,受伤的战友被背到岩石后面包扎。在山顶出现了互相格斗的场面,真为我军捏了一把汗。
  不愧是日本军人的骄傲,大和军魂的展现。仰望山顶,太阳旗
随风左右飘摆,友军集结在一起高喊起了万岁。通过战士们舍生忘死,勇猛无比的突击,我们最终占领了长城的第二道防线,俯视脚下的喜峰口,真是快哉。我们占守长城之上,迎接即将到来的11日。
  敌军依旧做着最后的抵抗,趁天黑向着第三中队所在高地攀爬,垒起石头作掩护,向我们射击。第三中队的斗志再一次被激发,冲向敌军展开了肉搏战“混账东西,就是拼了性命也要把你们干掉”。
  在接近敌军二十米附近,炮兵们的掩护射击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向上攀岩的步兵们向他们表示了深深的感谢。我们冒着危险,用机关枪向敌人猛烈的射击。被打中的敌人从断崖上翻滚下来。只见悬崖上太阳旗已经挂了起来,英姿飒爽的突击队员们左右呼应着高喊万岁。然而想起在格斗中牺牲的人员,高兴过后又陷入了深深的悲痛之中。
  “对中国人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啊”,大家于是系紧头盔,连眼都不敢合一下,大家只穿着一件外套,在寒风凛冽,零下20度500米高的山顶上,隐藏在岩石后面看守着阵地。
  连日的行军作战已经疲劳至极了,肚子饿的直叫,却没有充足的食物。大家只得从敌人尸体上收集还带着血的高粱馒头吃。
12日凌晨3点左右,天还没亮,从第一线传来的轰轰爆炸声就打破了夜的寂静。远在大后方的本部方向也响起了猛烈地枪炮声。
  “敌人进攻了”估计有两三千敌人从远处正在向这边靠近。有几间村民的房子燃起了冲天的火焰,染红了天际。敌军由新兵组成了手持青龙刀的第一线队伍和由老兵组成的持枪的第二线队伍,他们喊着“只许前进,不许后退,冲啊”敌军蜂拥过来了。我军还真有点被他们的气势压住了,同时也对敌军的主力展开了猛烈的反击。
  传令兵不时的传来令人失望的消息,“与先遣队本部失去了联系”,野炮和山炮队好像已经全军覆没了”,“医疗所被敌军包围了”,“骑马步兵正在艰苦的迎战”。立即增援第一线战场,敌人遭到了来自山脚下防御能力不强的山炮队从正面的攻击。虽说撤退的话能够保住性命,可山炮兵抱着“死也要和大炮死在一起”的信念和少数护卫兵一同挥舞着三十年式短剑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突击,场面悲壮至极。虽然包括中队长在内的十几名山炮队友受了伤,可一直守卫反击到最后一刻,大炮也没有损坏一门。
  我们对队友们的表现深表敬意。天空渐亮,已经能分辨出敌我双方的样子的时候,敌人却意外地吹响了撤退的号声。想逃跑吗?战友们马上勇气倍增“时机来了,进攻”。上午扫荡了隐藏在北方山谷间岩石后面的敌人。战斗结束后,至少有七百名敌军的尸体堆积在一起,看到后,心情真是痛快。经过严格训练的我军将士即使在非常时刻,也能够克敌制胜,挫败了敌军的企图。我军牺牲的队友并不多,大家互祝平安。
   防御战不符合日本军人的性格,攻即为守。13日,以庞大的气势登越长城,凭借不足三百名的步兵,炮兵每门炮只有10发炮弹,我们展开的攻击真是痛快至极。不一会就占领了喜峰口的城镇。敌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们已经跨越长城了吗?”于是仓皇迎战,用迫击炮,步枪,机关枪胡乱扫射,我军由于没有弹药,只是观察,没有给予还击。
 自从先遣队攻击宽城,5天过去了,北镇健儿们毫不畏惧,英勇作战,使这个战场的战斗暂时告一段落。
  我们向在这场战斗中牺牲的37名战友和99名伤员的英勇忠义深表哀悼之意和感谢之情
  历史将永远记住在热河战役中付出生命和鲜血的军人,太阳旗在万里长城上随春风飘舞,我们怀着赤子之心祈愿天皇陛下万寿无疆。

附记
  受命书写这一段记录,作为加入先遣队的最后一名队员,由于本人学疏才浅,对于英勇牺牲的战士,忠诚的受伤的战友,和所有参加战斗的勇士,有描写不合适或者漏掉的地方还请谅解(文内省略了大家的芳名)。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