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忆 苏 然 同 志  

2015-07-11 12:40:42|  分类: 冀东抗日英雄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忆  苏  然  同  志

(转自“高昂的头颅”王辅睿编著)

 

苏然同志(化名高桥)是黑龙江省密山县人。在日寇侵占东北后,是一个青年流亡学生。后来通过关系,到河南洛阳黄埔军校分校学习。毕业后到唐山冀东海关当雇员,住在有我党地下关系的警察所。1938年初,当时冀东党领导人李楚离同志从外地来冀东路过唐山,也住在这个警察所。晚上苏然同志找到李楚离同志,谈了很长时间。经过这次谈话,苏然认识到只有抗日才是出路。同时他对李楚离同志非常钦佩。曾说:“李楚离这个人不简单,不是一般的人。”从此与地下党组织经常接触,被接收为中共党员。1938年冀东抗日大暴动爆发,经李楚离介绍,苏然同志偷跑到丰润县北火石营,找到李运昌同志,在抗日联军司令部工作。1940年冬,冀东组建十三团时,苏然同志任一营营长,我任营教导员,李满盈任副教导员。1942年秋,苏然同志调到十一团,我调到十二团。1943年秋组建三区队,我们又调到一起,苏然同志任三区队队长,我任三区队副政委。1944329日,苏然同志在宁城县北巴素台区老戚沟被敌人包围,不幸中弹光荣牺牲。虽然我们前后共同战斗生活才只四个年头,但苏然同志的音容笑貌、一言一行却时刻浮现在我的脑海中,使我终身难忘。

苏然同志是一个深受干部、战士、人民群众爱戴的优秀共产党员。他生活俭朴,作风正派,以身作则。善于团结同志,关心下级。平时和干部战士谈笑风生打成一片,是一位和蔼可亲的指挥员。苏然同志对人从不发脾气,也不摆官架子,更不搞命令主义。凡事有个商量,以身教重于言教。他的原则立场很坚定,遇事他总是循循善诱,因势利导,摆事实,讲道理,实事求是,以理服人。他经常教育部队要遵守群众纪律。反复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要干部战士搞好军民关系。正是由于苏然同志对部队建设和政治工作抓得很紧,使部队深受人民群众的欢迎。1943年组建三区队奉命开到热河境内开辟承平宁地区,发动群众组织群众起来抗日,尽管我们孤军深入到敌后,环境是恶劣的,但是由于有了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和配合,舍死掩护,我部队屡屡获胜,牵制了敌人的兵力,打乱了敌人的部署,在敌人心脏里活动,给敌人造成了很大恐慌。

苏然同志是一位足智多谋、勇敢善战的优秀军事指挥员。他在洛阳黄埔分校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有较深的军事素养,指挥战斗很有章法,战略战术挺有一套。在作战指挥时严肃认真,能详细地分析对比敌我双方的各种情况,对敌情判断很准确。既谨慎、沉着,又大胆、机动、灵活。善于抓住战场上的瞬息变化,当机立断雷厉风行,常常使敌人毫无准备措手不及,对敌人实施有力的攻击。例如,1940年河北蓟县的现渠战斗:冀东军分区副司令员兼十三团团长包森同志从内线得到情报,知道日本鬼子要由邦均镇出发向东进行讨伐,命令我一营在大现渠打伏击,二营打增援。苏然同志我们一块接受战斗任务后,立即赶回营部进行战斗动员和作战部署。苏然同志亲自察看地形,选择伏击地点。命令二连和三连分别埋伏在公路两边的民房里,当鬼子进入伏击圈后,进行两面夹击;一连潜伏在邦均镇的东边,准备打邦均敌人的增援,与准备打蓟县方面敌人增援的二营遥相呼应。果真日本鬼子一个小队,全部骑自行车,从邦均镇出发向东进行讨伐。鬼子自以为在自己的地盘内,八路军不敢公开出来活动,所以一路上趾高气扬耀武扬威。当鬼子车队走到大现渠,进入我伏击圈时仍然毫无察觉。只听一声令枪响,手榴弹、机关枪突然从公路两边的民房里向鬼子车队猛扫狠炸,打得鬼子一下子炸了窝,晕头转向,车翻人倒。不到半个钟头就将日本鬼子一个小队全部歼灭。这次战斗打得干净利索漂亮,我部队无一伤亡。共缴获鬼子机关枪一挺,掷弹筒二个,几十支步枪和几十辆自行车。我预伏打援的一连为了大量杀伤敌人,将敌人放进埋伏的寨子里打近战。战斗打得十分激烈,最后将敌人的增援队伍全部赶回邦均镇,但指挥打援的一营副营长兼一连连长沈永武同志不幸被敌人枪弹击中壮烈牺牲,使我们失去了一位红军干部(沈永武同志是四川省通江县人,1933年参加红军)。许多战斗苏然同志都指挥得很巧妙。如:界牌的伏击战、渠梁河战斗、十棵树战斗、打口外宁城警察署、打驿马图川警察所等。在平泉县石洞子南山打死平泉县协和会长仁科、夏谷,当时在口外震动很大。

苏然同志还是一位优秀的宣传员和组织家,很注意宣传我党我军的方针政策,善于做敌占区上层人物的统战工作,随时随地宣传群众、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共同抗日。每到一个地方,尤其是新区,他都要找当地上层有名望的开明士绅做工作,宣传我党不分党派、不分阶层、不分种族、不分男女、不分老少、有钱出钱、有粮出粮、有力出力联合起来共同抗日的主张,工作是卓有成效的。有一次,部队驻扎在河北省玉田县杨家板桥村。营部房东是个绅士。从他言谈举止中显露出对我们部队能否打败日本鬼子持有怀疑态度。苏然同志就多抽时间和他聊天,对他说:“蒋介石口头上高喊国家至上,民族至上,联合抗日。背地里却指令他的军队不打日本,全线撤退。使我东三省沦亡,民族遭受耻辱。我也是洛阳黄埔军校的学生,但我还有民族自尊心,不甘心做亡国奴。我参加八路军,就是为了打日本。不抗日是没有出路的。日本鬼子来了,不管是谁都要遭殃。日本鬼子的炮弹不光打八路军,对老百姓照样打。”部队在这个村子里住了三天,这个士绅看到八路军纪律严明,士气高涨,态度开始转变,对我们热情起来,并主动代我们进行了一定的宣传,对村子里的老百姓很有影响。正在这时,我们得到玉田方面的鬼子要来增援林亭口据点的情报,为了树树军威,长长民气,坚定民心,取得信任,苏然同志我们经过研究当机立断,命住在杨家板桥北面小高庄村的我营二连连长何广森同志(化名何子桥)带领二连就地利用有利地形隐蔽好,做好近战准备。当日本鬼子乘三辆汽车刚开到村边不远的桥上,进入手榴弹有效距离时,二连战士用手榴弹、机关枪突然向鬼子猛烈开火,首先把鬼子最前面一辆汽车炸翻,堵住了道路。又用机关枪猛扫后面的鬼子。后面的汽车慌忙掉头回撤,鬼子司机慌不择路,一下子把汽车翻倒在路边的大水坑里,车上的鬼子全部淹死了。最后的第三辆汽车也被我们打坏了,车上的鬼子边射击边逃跑,在我战士的追击下,只有几个鬼子逃了回去。杨家板桥和小高庄附近的老百姓,看见我们打了这样的大胜仗,团结抗日的士气陡然高涨。1943年三区队奉命钻进伪满洲国的心脏地带开展游击战争,环境更加残酷。苏然同志担负着极其繁重的战斗指挥任务,但为了能在敌人心脏里打开局面、站住脚跟,仍然把群众工作、统战工作放在极其重要的地位。

冀热辽地区敌情很复杂,有日本鬼子,又有伪满洲国军,还有国民党的部队投降日本的伪讨伐队,加上土匪杆子作乱,开展工作十分困难。苏然同志根据敌情,分析各方面的情况,忠实地贯彻执行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团结一切愿意抗日的力量,对待一些非抗日的武装队伍,能争取尽量争取,能团结尽量团结,共同抗日。对于那些与日本鬼子勾结一气,残害革命的汉奸队伍必须坚决给予打击,扫除隐患和障碍。1941年,我部队在平谷二十里长山一带活动时,有支土匪队伍,头子叫郑九如,双手打枪百发百中,在这一带很有些名气。这个人名义上打的是抗日旗号,实质上是国民党的地下游击队,暗地里又与日伪军勾结。苏然同志我们仔细分析了土匪头子郑九如的情况,制定了两个方案:能拉则拉,不成则除。苏然同志亲自写信给他,讲明我党的政策和抗日方针,争取他对我们抗日行动的同情。经过多次通信联系和上层关系的搭桥,郑九如对苏然同志的印象好起来。他的队伍也向我们逐渐靠拢。尽管郑九如还不完全相信我们,对我们仍抱有戒心,但不公开与我们作对,不找我们的麻烦,对我们开展工作还算是给予了方便。正在我们争取郑九如部队的工作取得初步进展时,国民党方面也有所察觉,派来一个姓周的汉奸军官,担任郑九如队伍的参谋长,企图控制郑九如的队伍,把这支队伍拉到日伪方面去。这个姓周的家伙暗地里积极活动,威胁、利诱、收买人心,扩充他的势力。待时机成熟,拉走这支队伍。我们得到可靠情况后,决定立即实施第二套方案。经请示团领导批准,团里并派来政治处主任洪涛同志协助我们,做了周密的安排。果断地诱捕了汉奸参谋长,立即命令部队将郑九如部队包围,大部人员进行了编散,及时消除了隐患。

苏然同志是1944329日在宁城县北巴素台地区老戚沟被敌人包围,突围时不幸中弹光荣牺牲。在突围时牺牲的区队部书记王汉三同志,老模范党员,玉田县鸦鸿桥人。当时,苏然同志带领一个排在宁城北巴素台地区活动。他们收集到老百姓支援的一批军鞋,准备来我所在地会合。由于他过早地让送军鞋的老乡返回,这个老乡在返回路途中,被出来扫荡的日本鬼子抓住盘查,经不住鬼子的严刑拷打,供出了苏然同志的行踪,使敌人有了目标,追上运军鞋的苏然同志率领的这一个排,将他们包围在老戚沟。苏然同志看到敌众我寡,形势对我方不利,下令突围。在向外突围时,苏然同志不幸中弹牺牲。他死后,敌人仍不甘心,竟残暴地将苏然同志的头割下,挂在承德的城楼上示众。1945年日本鬼子投降后,我热河省副主席杨雨民同志在老乡的帮助下,找到埋苏然同志头的地方,将苏然同志的头颅带回宁城县巴素台区老戚沟,与身子合葬。当地的老百姓为了纪念这些英勇抗日的死难烈士,修建了一个纪念塔,来悼念他们的功绩。苏然同志的名字当时普为老百姓所熟知,他深深受到老百姓的信任和爱戴。苏然同志牺牲后,宁城地区一个成为我们联络点的村子也将村名改为苏然同志的化名“高桥”大队,以此来纪念苏然同志(就是现在的宁城地区前进公社高桥大队)。在这村当时的关系人叫王臣。

苏然同志的牺牲是我们冀东党和部队的一个损失,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干部,失去了一位模范共产党员,失去了一位优秀指挥员。他虽然已经离开我们36年了,我们仍时时在怀念他。尤其是宁城县的人民更是热爱和悼念苏然同志。

  1981626日             郑维家同志抗战时期化名郑紫明,据中共唐山市委党史研究室存原件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5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