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你了解日本鬼子吗:冯学荣访谈录(2)  

2015-01-04 17:52:04|  分类: 转载网上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了解日本鬼子吗:冯学荣访谈录(2


访谈者:某文艺出版社 资深出版人 某先生(暂不透露姓名)

被访谈者:冯学荣 独立学者 著有《日本为什么侵华》、《亲历北洋》

出版人:今天我们谈谈七七卢沟桥事变。首先请问,在“七七事变”爆发之前,为什么在北京郊区的卢沟桥,会有一支日本军队?这群鬼子兵是什么时候来的?他们又是凭什么来的?以及怎么来的?

冯学荣:是这样的。1900年在北京爆发了义和团运动,在这场运动中,日本驻清国公使馆秘书杉山彬被清军杀死,后来在《辛丑条约》当中,清政府被迫容许十一个国家的部队驻扎在北京至天津一带,说是为了保护外国的侨民。日本就是在这十一个国家之列。所以日本依据《辛丑条约》,于1901年派出一支部队,名曰“清国驻屯军”,驻扎在北京和天津(平津)一带,名义是“保护侨民”。

出版人:从1901年开始、一直驻扎到了1937年吗?

冯学荣:是的。一直驻扎了36年。

出版人:日本这支“清国驻屯军”在北京和天津一带,一直驻扎了长达36年?

冯学荣:是的。这支日军部队,原先叫做“清国驻屯军”,大清国倒台之后,改称为“支那驻屯军”——当然,我们不喜欢“支那”这两个字,所以我们一般称之为“中国驻屯军”。

出版人:这支驻屯军在平津一线驻扎了36年,都没有和当地的中国军队擦枪走火?

冯学荣:说起来还真让人不愿意相信——的确是如此,这支日本部队驻扎在北京和天津一带36年,基本上和当地的中国部队维持了和平共处。当然,在“七七事变”爆发之前的一段时间,在行军的过程中,中日两军偶遇,两军的马匹以及士兵发生了肢体碰撞,引发了一点点冲突,但是并没有酿成人命事故。总之,这支部队是一直驻扎了36年,基本上和中方相安无事。

出版人:这支日本部队有多少人?

冯学荣:人数并不多。基本上一直维持在三千人以内。1936年增兵了,增加到六千人左右。

出版人:为什么清朝的部队、以及后来北洋政府的部队,甘心容忍这支日本部队在自己的眼皮底下长期存在?

冯学荣: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当年依据《辛丑条约》驻兵在平津一带的,其实不仅仅是日军,还有英军、美军等,这是很容易被历史爱好者忽略的事实。第二个原因,当年晚清和北洋的官僚,对帝国主义采取的是妥协绥靖的外交政策。晚清和北洋事实上基本还是同一伙人,只不过是换了个名堂。当然,妥协绥靖的外交政策是好还是不好,那是另外一个问题。

出版人:那么当年这支叫做“中国驻屯军”的日本部队,驻扎在平津一带长达36年,它是什么样的一个态度?是趾高气扬吗?它如何和当地的中国部队相处?

冯学荣:我们很多读者都愿意相信当年这批鬼子兵趾高气扬,但事实上还真不是。事实上,在和平年代,“中国驻屯军”这批鬼子兵,还算客气——当然,我们也许可以说鬼子兵的客气是装出来的,但装不装那是另一码事,至少他们表面上是客气的。还有一个更令我们的读者不愿意接受的历史事实:在“七七事变”爆发之前,日本这支“中国驻屯军”竟然偶尔会和当地的中国部队开联欢晚会。我想包括您本人可能都会不相信,但这是当年参加中日部队联欢的中国老兵所写下来的回忆,读者们可以参考中国人民政治商会全国委编纂的史料集子《七七事变》,是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的,出版日期是19865月——这本集子收录了在“七七事变”爆发之前,中日两军联欢的事实。这些事实令人啼笑皆非,但毕竟又是白纸黑字的记录,都是切切实实发生过的事情。

出版人:但是,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的地点是在宛平,而且日本鬼子来演习的地方是在宛平城眼皮底下的卢沟桥,这个地方不是鬼子应该来的吧?

冯学荣:问得好。是的。《辛丑条约》所规定的驻兵地点,的确不包含宛平在内,也不包含丰台,更不包含卢沟桥。但是,在若干年之前,驻华英军在丰台建设了兵营,当时的中方不知为何,没有阻止英军,英军撤走了之后,日本鬼子以这个为借口,也进驻了丰台兵营。另外还有一个事实是:在“七七事变”爆发之前的36年,日本“中国驻屯军”在平津一带不定期演习,而《辛丑条约》关于演习的地点,也没有相关的规定。因此,这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但是当时无论是晚清政府、北洋政府,还是国民政府,都没有对这支日本部队进行过严格的约束,事实上也约束不了。

出版人:我们进入正题吧。“七七”的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冯学荣:是这样的。193777日,从当天下午开始,日本“中国驻屯军”有一支中队,在宛平城外、卢沟桥边的一片空地上演习。演习到当晚22:00过后的时分,突然有人在黑暗中向演习当中的日军放冷枪,反反复复地放冷枪。

出版人:日本方面所指控的这一阵“冷枪”,到底是否真实存在?是不是日本方面蓄意捏造的?

冯学荣:从现有的史料来看,这阵冷枪应该是客观存在的。日本方面有不少的证人证言,例如在事发现场的日军中队长清水节郎。而且中国方面也有证人证言,例如金振中。金振中是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第110旅第219团第3营的营长。事发的时候,金振中本人在宛平城内,他很清楚地写道:他亲耳听到了当晚十点半左右在城外的这一阵枪声。金振中的证言,读者可以参考金振中自己所写的回忆证言《卢沟桥抗敌经过》,这篇证言收录在《文史资料选编》第25辑,是北京出版社的,出版年份为1985年。金振中的证言,与日本鬼子清水节郎等人的证言,是互相吻合的、彼此一致的,时间、地点、事情,都是一致的。因此,如果仅仅是论这一阵枪声本身的话,那应该是客观存在的。

出版人:那么到底是谁在黑暗中、向演习的日军开枪呢?

冯学荣:我认为日本特工的嫌疑是客观存在的。依据事发时候日本驻北平使馆助理武官今井武夫的回忆:在“七七事变”之前,在日本的军中存在有这样的传闻:“七夕将有大事发生”。说到这里,我有必要注解一下:中国的“七夕节”,指的是农历七月七日,而日本的“七夕节”,则指的是公历的77日。依据今井武夫的说法,在“七七”卢沟桥事变之前,日本军中不但存在这个传闻,而且东京军部还为此派了专员前往平津,干什么呢?调查这个传闻的出处、同时也视察一下:“中国驻屯军”当中,有没有人在密谋闹事,如果有,则果断处置、将其扼杀在萌芽当中。

出版人:在日本军中存在“七夕有大事发生”这样的传闻,能否就证明放冷枪的那个人是日本人、或者日本雇佣的特工?

冯学荣:问得好。从严谨的角度来看,的确不能证明。这就是为什么我只说“日本人的嫌疑客观存在”、而不说“一定是日本人干的”——我们探讨历史,任何情况下都需要拿出确凿的证据来,任何捕风捉影的东西,都是不能用来断定一件事的。

出版人:那么这一阵冷枪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冯学荣:演习的日军遭到冷枪袭击之后,立即集合、点名,发现少了一个士兵,这个士兵的名字,叫做“志村菊次郎”。于是,这股日军结合了“冷枪”和“失踪”两件事,很敏感地认为:一定是宛平城里的中国军队(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乘着黑夜,偷偷将志村菊次郎抓走了。

出版人:你不是说前段时间中、日两军还联欢吗?日军为何会怀疑中国军队?

冯学荣:联欢只是表面现象。事实上在当时的华北,由于日本在推动“华北自治”运动,所以当时中日关系很差,而且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的将士,大多数抗日情绪高涨,当然,日本的“中国驻屯军”对中国军队也没有好感。而且在一段时间之前,双方在行军中发生了摩擦事件,当时叫做“丰台事件”,双方差点儿打了起来。事件后来虽然妥善解决了,但是双方的戒备心都很重。所以一出问题,就是互相猜疑。

出版人:你前面不是说那个放冷枪的人有可能是日本特工吗?既然是如此,那么演习中的这群小鬼子应该知道是“自己人”在放冷枪才对呀?

冯学荣:没那么简单。即便是日本情报部门派出特工放的冷枪,事前日本情报机关也没有必要告知这股演习的日军。恰恰相反,不告知,反而效果更好,因为这样更逼真、更容易引发两军的冲突、以达到特工的目的。

出版人:那么志村菊次郎这个失踪的小鬼子兵,他是干嘛去了?

冯学荣:这个小鬼子是拉肚子去了,而且拉完肚子之后,他在黑夜中还迷了路,到处转悠,走了许多冤枉路。

出版人:这股日军的长官以为志村菊次郎被中国军队绑走了,所以他们要求中国守军打开城门?

冯学荣:是的。这股日军于是气冲冲地走到不远处的宛平城门下,大声喊叫,要求城内的中国守军开门、让日军进城去、搜索失踪的鬼子兵志村菊次郎。

出版人:那么这个失踪的小鬼子志村菊次郎,据说不久之后就归队了?

冯学荣:问得好。是的。事实上,早在接到小鬼子志村菊次郎失踪的报告之后,丰台日军兵营就派人去搜索志村菊次郎,并大概在两个小时之后,找到了志村菊次郎。但是,这里有一个魔鬼细节——找到志村菊次郎之后,鬼子并没有及时告知演习现场的中队长清水,而是直接向大队长一木清直报告了,而一木清直则报告给了他的上司——联队长牟田口廉也。注意:一木清直和牟田口廉也,这两个人都不在演习的事发现场。

出版人:也就是说,演习现场的鬼子们,并不知道志村菊次郎已经找到了,但是端坐在日军办公室里面的大队长一木清直和联队长牟田口廉也,却是知道的。

冯学荣:是的。大队长一木清直和联队长牟田口廉也,这两个人虽然知道志村菊次郎已经找到了,但是他俩对“志村菊次郎归队”这个信息,进行了封锁——他们并没有火速派人跑马到现场、告诉演习的部队,而是对此进行了隐瞒。

出版人:一木清直和牟田口廉也,为什么要隐瞒“志村菊次郎归队”的信息?这两个人是蓄谋挑起战端的,是不是?

冯学荣:有这个可能。但是,大队长一木清直在一年之后,接受日本《朝日新闻》采访,对记者是这样说的:“我当时是接到了志村菊次郎归队的报告,但是我认为还是要坚持和中国军队交涉,否则中方会以为我们可欺。之前的丰台事件就是例子。这次毕竟是中国方面向我军开枪射击了,如果我们就这样草草撤走,那么就会给中国军队留下这样一个印象:只要向日军射击,日军就会逃跑。”

出版人:一木清直这段话是什么意思?

冯学荣:要听懂一木清直这段话,还真是需要一点历史背景知识。一木清直所说的“丰台事件”,指的是“七七事变”之前的一段时间,在丰台发生的两军摩擦事件——中、日两军行军在路上偶遇,双方的马匹和士兵发生了肢体摩擦和冲突,幸运的是没有升级到流血事件,经调解之后平息了。在接受《朝日新闻》采访的时候,一木清直所讲的这段话,其实是这个意思:尽管失踪的士兵志村菊次郎已经归队了,但是我们不能就这样罢休,因为还有一个事情必须要追究到底——中国军队在黑暗中向我军开冷枪。这个事情如果不追究,那么中国军队就会说:日军真怂,放几枪他们就跑了。那么日后,日本军队在平津这一带,就没有尊严混下去了,而中国军队则一定会得寸进尺。换句话说,一木清直是要找中方追究“冷枪”这件事,他认为:不能“姑息养奸”,而必须“防微杜渐”。

出版人:有没有可能一木清直所讲的其实全部都只是借口?也许他在内心深处,就是想以这件事为借口、蓄意挑起战端?

冯学荣:是有这个可能。但那毕竟是人的心理活动,外人很难知晓,也很难证明。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六年前蓄谋挑起“九一八事变”的关东军参谋石原莞尔升官了,名利双收了,一木清直以及他的上司牟田口廉也,作为日本军人,想要效仿石原莞尔、挑起战火、火中取栗,也并非不可能。在当年有一个怪现象:日本中下级军人挑起战端、为日本赢得利益,往往引发日本民族主义狂热,日本政府在狂热的民意之下,往往追认军人先前的胡作非为,而日本政府的追认行为,又往往对其他日本军人起了鼓励的作用。这真是一个恶性循环。

出版人:那么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

冯学荣:接下来呢,眼见中国守军坚持拒绝打开城门,联队长牟田口廉也通过电话,向演习的日军下达了进攻的命令,日军于是开始向宛平城开炮轰击。

出版人:中国守军立马奋起了反击?

冯学荣:遭到炮击之后,宛平城内的中国守军通过电话、征求了秦德纯的批准,奋起反击。

出版人:秦德纯是谁?

冯学荣:在当时,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的军长宋哲元,已经回乡休假去了,秦德纯是当时第二十九军的“代军长”,同时也是“北平特别市”的市长。

出版人:就这样打起来了?

冯学荣:就这样打起来了。这里值得注意的有两点。第一点,失踪士兵志村菊次郎已经找到了,这条信息,端坐在办公室里面的联队长牟田口廉也知道,大队长一木清直知道,但是在宛平城楼下面和中国守军喊话谈判的演习部队,是不知道的,他们被蒙在鼓里。第二点,其实志村菊次郎找没找到并不重要,因为此时的日军,无论是办公室里面的牟田口廉也、一木清直,还是宛平城楼下的演习鬼子兵,更关注另外一个问题:你中国军队凭什么开冷枪打我?你要向我道歉、并处罚开枪的人——他们纠缠的是这个问题。

出版人:当然也许这一切都是他们在演戏,也许这群鬼子就是要打仗。

冯学荣:从理论上而言,当然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是我们探讨历史,只能从史料出发,别无他途,靠猜那肯定是不行的

  评论这张
 
阅读(5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