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你了解日本鬼子吗:冯学荣访谈录(1)  

2015-01-04 17:49:34|  分类: 转载网上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了解日本鬼子吗:冯学荣访谈录(1

访谈者:某文艺出版社 资深出版人 某先生(暂不透露姓名)

被访谈者:冯学荣 独立学者 著有《日本为什么侵华》、《亲历北洋》

出版人:我想我们中国有不少历史爱好者会有这样的疑问——在侵华战争期间,不但是日本军部疯狂叫嚣侵华,就是日本的广大老百姓,对侵华战争也是相当的踊跃支持,不少日本民众为侵华事业献出儿子、丈夫的性命、并以此为自豪。日本这个民族当时到底是怎么了?难道侵略别国还有理了?日本人到底还有没有良知?

冯学荣:日本人有没有良知,这个问题不能一概而论——哪怕是在昭和时代,这个问题仍然没有一个笼统的答案。但是,你的问题提得很好,这个问题不太引人注意,但却很有意思:侵华战争时期的日本民众,为什么以侵华为荣?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态?要回答好这个问题,恐怕几万字论文的篇幅都不够用。但是,其中有一个被许多人忽略的重要原因是:在战前乃至战时,日本军部牵头、并以日本媒体为帮凶,对广大日本民众开展了大规模的欺骗性宣传。

出版人:日本军部勾结媒体欺骗日本民众。能否举一些例子?

冯学荣:最典型的一个例子,是爆发在1931918日晚上10:00过后的“柳条湖事件”——当晚,日本关东军守备队特工在沈阳郊区的柳条湖,爆破了当时日本经营的“南满铁路”的一小段。爆破之后,关东军火速集合部队训话,长官欺骗了鬼子兵,说:“暴戾的中国军队爆破了日本人依条约取得的南满铁路”——关东军高层以谎言为手段、煽动了士兵的仇恨,并下令鬼子兵攻击东北军的军营——沈阳北大营。

出版人:也就是说,当晚攻击“北大营”的日本鬼子,他们都被灌输了一个虚假的信息:是中国军队炸毁了南满铁路?

冯学荣:是的。实际上是关东军参谋吩咐特工炸毁了南满铁路在柳条湖的一小段,然后关东军用谎言对中下层士兵进行了战前动员、诬称是中国军队干的。所以日本鬼子特别恨,冲进东北军的军营——北大营,见人就杀,凶得很。读者可以参考田俊彦这两个人所整理的《洲事》,本集子很好,收多的第一手史料。

出版人:关东军为什么觉得有必要对中下层士兵进行虚假宣传呢?那时候的鬼子兵,本身也是挺讨厌东北军的吧?

冯学荣:事前,张学良在东北排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当然了,张学良排日对不对,那是另外一个话题,今天我们就事论事,张学良在事变爆发之前,的确是有排日的行为,有的还相当激烈——而且就在前一段时间,刚刚发生了“万宝山事件”、“中村事件”等排日事件,关东军上下,其实早就已经对东北军咬牙切齿、磨刀霍霍了。但是,为了统一口径、也为了进一步激起士气,关东军参谋还是对中下层将士开展了虚假宣传、并用谎言做了战前动员。当然,这并不是说兽兵受骗了,杀人就可以原谅了。这里仅仅是探讨信息封锁的问题,不是为谁开脱,日本鬼子也不值得谁来为他们开脱。

出版人:那么“九一八事变”爆发之后呢?这个谎言怎样能一直维持下去?

冯学荣:“九一八事变”爆发的当晚,关东军就拍了电报到东京参谋本部,也对参谋本部进行了欺骗——电报的内容也是这样说的——“中国军队爆破了南满铁路、向日本挑衅”,更可笑的是——参谋本部也被骗了——就在接到关东军电报的时候,参谋本部的几个头头还召开了紧急会议、傻傻地讨论以下这个问题:“这到底是张学良有意挑衅呢?还是张学良部下的兵违抗军纪?”——参谋本部的人在事发时,也是摸不着头脑。事件爆发的那个时候,东京也不知情,也以为真的是中国军队爆破了南满铁路。

出版人:也就是说,关东军在未征得东京总部批准的情况下、私自炸毁了南满铁路一小段、然后栽赃中方、并以此为借口进攻北大营、而且还对日本军部写了假报告、进行了欺骗?

冯学荣:是的。虽然也许读者中有的人会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但历史就是这么一回事——是关东军的参谋瞒天过海、瞒住了中日双方、私自策划并发动了“九一八事变”、并侵占了中国东北三省。

出版人:那么这个谎言维持了多久?日本军部就一直被骗?

冯学荣:不是的。日本军部不久之后,还是知道了真相。

出版人:那么既然日本军部不久之后知道了真相,为什么不立马下令制止关东军、令其撤军、并将东北土地归还给中国?

冯学荣:两个原因。首先是不想做。其次也是做不到。首先日本军部本身对张学良的对日政策心怀不满已久,关东军闹出了这个事,军部其实很开心。其次,军部也面临着来自两方面的压力。第一方面的压力是“九一八事变”爆发之后,日本民众的民族主义狂热突然升温,整个日本民族突然变得很“爱国”,日本民众纷纷高呼扬眉吐气,他们觉得日本人在中国东北被张学良欺负了好几年时间了,现在终于“吐了一口恶气”。这是第一方面的压力。第二方面的压力就是来自于关东军。“九一八事变”爆发之后,关东军对东京放出了这样的狠话——假如东京本部不支持我们(关东军),那么我们就退出日本军籍、在满洲另立我们自己的国家。

出版人:日本人的良知是不是有问题?张学良的父亲张作霖都被日本人杀了,难道还要求张学良对日本友好?

冯学荣:这也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关键还是那四个字:信息封锁。张作霖在皇姑屯被日本关东军炸死之后,日本军部封锁了信息,日本民众对“皇姑屯事件”的真相,也是普遍不知情,也是直到战败之后,才普遍知道真相的——这件事告诉我们,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是多么的重要,没有言论自由,人接受片面的信息,往往会形成黑白颠倒的是非观。

出版人:也就是说,“九一八事变”之后,关东军以及军部,都被日本民众架到了“民族英雄”的神坛上了、下不来了?

冯学荣:正是。关东军成了日本英雄。这个时候,无论是日本政府,还是日本军部,都不敢公然对抗日本的庞大民意,而只能半推半就,尤其是军部,它的态度确立得很快,事变爆发不久之后,军部对关东军的态度,已经完全转向支持了。

出版人:那么当时的日本民众又是怎么想的?他们也认为南满铁路那一小段是由中国军队炸毁的吗?

冯学荣:是的。当时的日本民众也是普遍被欺瞒了——日本的报纸进行了广泛的失实宣传,说“中国军队炸毁日本人经营的铁路”——所以当时的日本民众认为这是中国军队的挑衅,所以关东军还击是“对的”、是“英雄”的举动。

出版人:那么日本媒体又是怎么回事?知道真相的记者,难道一个都没有吗?

冯学荣:不是的。事变不久之后,已经有日本记者通过私下渠道、获知了“柳条湖事件”的真相、并开始着手、准备“翻案”。但是,还未等这股“翻案风”刮起,日本军部就及时派人召集了日本各大媒体的负责人开会,采用半洗脑、半恐吓的方式、对日本媒体进行了“集体招安”,这样一来,整个日本媒体界就达成了口径一致——“柳条湖事件”的真相,不宜对日本民众进行公开——所以,日本底层的广大民众一直被隐瞒。在这个期间,也有少数媒体人不服从,但是这一批人普遍遭到了迫害,他们的声音发不出去。

出版人:一直被隐瞒到什么时候?

冯学荣:一直隐瞒到战败后的东京审判,当远东军事法庭的战犯们纷纷在庭上供出“柳条湖事件”的真相时,对于战后的日本民众,这是一条轰动性的新闻。直到那个时候,日本民众才恍然大悟——“哦!原来如此”。

出版人:但是这个重要吗?退一步而言,就算当年柳条湖的那段铁轨是中国军队炸的——我们中国人在我们中国的土地上炸铁路,关日本人什么事了?日本人能因此派兵过来吗?

冯学荣:问得好。你这个是非判断,放在今天,应该是没有太大争议的。但是,当年的日本民众不是这样认为的——当时的他们认为:南满铁路是大清国政府自愿签署《会议东三省事宜条约》许可日本经营的,而中国的东北军对其进行炸毁(他们当时相信),是“赤裸裸地欺负日本人”的行为——当年的国际秩序和是非标准,和现在还不太一样。

出版人:我打个比方吧——假设我们中国征得坦桑尼亚政府的许可,在坦桑尼亚境内经营一条铁路,这条铁路被坦桑尼亚的地方部队炸毁了一段,那么,我们中国军队就可以杀过去吗?不应该吧。我想不通——日本人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糊涂了?

冯学荣:这也是一个好问题。我的答案是:当今世界的人民,应该大部分都会同意你的看法,但这是在人类社会经过了两次世界大战以及殖民地解放战争之后、才逐渐形成的普遍共识,而同样的问题穿越时空、放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的殖民时代,人们往往会给出不同的答案。例如说潘金莲,我们今天都认为她可以跟武大离婚、改嫁西门,但是在当时就是不行,当时的人们遵循的不是我们现在这一套是非标准。我们讨论问题,有一个时空条件,否则脑子是会混乱的。中国成语中有一个叫做“刻舟求剑”,大概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当年的殖民主义,当年的国际秩序,都是有问题的,正是因为有问题,才会有战争。

出版人:也就是说今天全球人民所普遍认同的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是在过去的一百年之间逐渐形成的新的国际秩序,而这种崭新的国际秩序,是在经过了一百年来的无数战争和流血之后,才在各方博弈之下而形成的,而在今天这个国际新秩序形成之前,当年的国际旧秩序、以及当时人们的旧是非观念,和现在是有一定的偏差的?

冯学荣:正是。就是这个意思。当年是个殖民时代,殖民者所遵循的标准是——条约无论平等不平等,既然签了,就是要遵守的,你不遵守,就是你野蛮——殖民者他不但不认为自己野蛮,反过来还认为你野蛮,我们现在看来很荒唐,可是当年就是这么回事。

出版人:这个可否这样理解?人类的秩序,有一个“试错”的过程,当年的殖民者也是“试”了之后,才知道殖民这条路是“错”的,在他们没“试”之前,不知道它“错”。

冯学荣:可以这么理解。正如共产主义试验。你在没试验之前,人们不知道那样行不行得通,也是在试了之后,才知道它行不通。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可以理解为人类的“试错”过程。

出版人:关于日本军阀联合日本媒体、欺瞒日本民众这件事,还有没有别的例子?

冯学荣:还有。例子多的是。再例如1932118日在上海爆发的“日僧事件”,这件事也是一起典型的信息封锁事件。

出版人:能否具体说说?

冯学荣:1932118日,日本驻上海领事馆副武官田中隆吉,指派川岛芳子,密令一伙流氓,在上海的大街上对日本侨民进行殴打,当场打死日本和尚一名、打伤三名。事后,日本军部又是操纵日本媒体,对日本民众进行了虚假宣传,说“中国人残害日侨、打死日本和尚”——日本军队就以这个为借口,于128日对上海的中国守军发动了猛烈的军事进攻,中国守军奋起抵抗。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一二八抗战”,在日方则称为“第一次上海事变”。

出版人:日本特工打死日本人、栽赃给中国人,日本民众都信了?

冯学荣:是的。当时都信了。当时那一代的日本民众,接受了许多这样的虚假信息,所以会咬牙切齿地说出诸如“膺惩暴支”这一类的话,我们必须要知道这些不太引人注意的细节信息,才能理解当年的日本民众为什么会万人空巷欢送乡人出征,才能理解日本人为了侵华甘愿贡献儿子和丈夫的生命——当年他们认为是中国人欺负他们。这个在我们看来完全是颠倒黑白,但是当年日本民众还真的就是这样想的。历史有许多的魔鬼细节,如果忽略这些细节,看问题就会看不清楚。

出版人:“日僧事件”的真相,也是一直瞒到东京审判?

冯学荣:是。“日僧事件”的真相,也是一直瞒到了战后东京审判的时候。在远东军事法庭上审理田中隆吉时,真相才大白于天下。事情水落石出之后,日本民众舆论又是一阵哗然。所以在战后,军人在日本的地位特别特别的低,战后的日本民众,不但瞧不起日本军人,而且是反感,普遍的反感。

出版人:战前的日本不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吗?日本媒体不是民营的吗?军部为什么能够控制媒体?

冯学荣:明治维新之后,日本总体上的确能算是个言论自由的国家,而且媒体民营,当时日本的报业十分发达。但是在日本军人杀死日本首相犬养毅之后、尤其是到了“二二六兵变”之后,日本政府事实上是被军方控制了,从此日本这个国家的发动机和方向盘就出了问题,日本后来走上不归路,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就是军人掌权的必然结果。曾经几次担任过日本外务大臣的重光葵,在战后写过一本书,叫做《昭和之动乱》,在这本书中,重光葵将日本军人夺取日本政权、裹挟国家走上战争之路的这个过程,称之为“动乱”,这个说法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当年日本的国家权力倘若没有被军方夺取的话,日本不至于象后来那么疯狂。

出版人:所以,罪都是日本军阀的罪?日本民众无罪?

冯学荣:我觉得倒也不能这么说。虽然说日本民众确实是受愚弄了,但是我想也并不能因此就说日本民众没有责任。因为“受愚弄”本身就是一种过失。谁让你受愚弄?谁让你迷信日本报纸?谁让你不设身处地、站到中国人的立场上想一想?人有恻隐之心,但是有时候人的恻隐之心会被一些别的东西掩盖,例如利益,例如仇恨,例如谣言,例如洗脑。

出版人:当时的日本民众,恐怕也有“满洲情结”吧?也不仅仅是“受军部愚弄”这么简单吧?

冯学荣:你说对了。我说当年的日本民众受军部和媒体的信息封锁和宣传愚弄,其实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而已。事实上,当年的日本民众确实普遍存在“满洲情结”——他们一直认为“满洲”是日本人在1905年赶跑俄国佬、打下来的、并认为日本民族对满洲有功,因此理所当然享有在满洲发展的权利——这个权利,包含了耕种、开矿、经营铁路、移民等。所以张作霖没死的时候,日本人老是缠着张作霖,要求张作霖履行《二十一条》,要他签这个、签那个,所签的东西,基本上都围绕着前面所说的几方面殖民事业打转。

  评论这张
 
阅读(5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