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朱宝臣抗日锄奸二三事  

2015-01-12 22:34:03|  分类: 冀东战斗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在上个世纪的1933年5月,丰润就被日本侵略者占领,丰润人民就处于日本侵略者的奴役只下。特别是1940年至1942年间,日军在华北推行“强化治安”运动,实行“三光”政策,在冀东大地上烧杀抢掠、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使广大人民群众倍受日本侵略者的蹂躏和残害。但是,冀东人民并没有屈服于日军的屠刀下,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丰润人民奋起反抗,坚决抗击日本侵略者。在冀东人民12年艰苦卓绝的抗战中,丰润涌现出了许许多多的抗日英雄人物,池家屯的朱宝臣就是其中的一位。

朱宝臣,原名管振田。1938年10月参加革命,抗战时期一直战斗在丰润、玉田、遵化一带,在丰玉遵联合县武装大队、区小队从事打鬼子、锄汉奸的工作。他作战勇敢,智勇双全,胆识过人,成为冀东大地上的传奇人物。下面截取朱宝臣抗日锄奸的几个片断,以飨读者。

 

处决门队长

 

1941年腊月,朱宝臣带区小队活动在沙流河一带。了解到沙流河据点的伪警备队门队长,替鬼子卖命,特别顽固,就想除掉他,但没有适当的机会。等到1942年正月16,正是沙流河大集,估计门队长一定出据点去赶集,于是决定在集日上除掉他。16那天上午10点钟,朱宝臣带3个游击队员来到沙流河集上,当走到村西头粮食市的时候见了门队长。门队长带着三个警卫在集上东游西逛。由于集市上人太多,怕伤着老百姓,就没动手。他们尾随着门队长到大庙。见门队长进了大庙,就在外埋伏着,时间不大,门队长从大庙抽完大烟出来了,顺大街往东走。街上赶集的人渐渐少了,朱宝臣等人向他们射击。门队长的三个警卫被打死了两个,另一个受了伤。门队长惊慌失措,调头就跑,当跑到离朱宝臣几米远时,朱宝臣就朝他开枪,可枪子是臭的,枪没响。朱宝臣上前将门队长抱住,两人滚在一起。这时一个游击队员赶过来,给了门队长几枪,将他打死。

处决了门队长以后,沙流河据点的敌人再也不敢轻易在附近村庄骚扰老百姓了。

 

虎口拔牙

 

1943年初,朱宝臣随丰玉遵县武装大队活动在白官屯一带。农历二月底的一天,得到一个消息:三月初三白官屯据点警备队大队长王文彦过继儿子。于是,县大队决定利用这个机会除掉王文彦。

王文彦这个汉奸多次跟随日军围攻过八路军和地方游击队,手上沾满了人民的鲜血,罪大恶极。我方总想除掉他。朱宝臣得到王文彦过继儿子的消息后,请示县委领导并详细制定了巧攻白官屯据点的作战计划。

三月初一下午,朱宝臣化装成三女河据点的特务,身穿长袍大褂,带着墨镜,骑车子到白官屯维持会,找“内线(我方隐蔽在敌人内部的人)”刘大友联系侦察情况。来到白官屯维持会,朱宝臣把车子往院子里一扔,横眉竖眼地问维持会的人:“这是维持会吗?”维持会的人连声说“是是是!”于是朱宝臣就装侉说:“妈的,口外八路都进来了,为什么不把炮楼往高垒垒,干什么吃的?”维持会的人递上烟卷和点心。朱宝臣都给搓碎了,把盒子枪往桌上一摔,说:“你们里边有个叫刘大友的,他妈的不学好,给我找来!”不大一会儿,刘大友来了,维持会的人没敢进屋。朱宝臣和刘大友联系上后,交代了任务,又摸清了据点里的敌人情况。

三月初二,部队开到离白官屯不远的望马庄村,找了四辆马车,每辆车上围上帘子,上边盖上苇席。三月初三上午10点多钟,由32名战士分乘四辆大车来到白官屯村东砖瓦窑隐蔽下来。到中午12点,朱宝臣带5个精明强干的战士来到白官屯据点大门口,对站岗地说:“我们是义王庄、地北头送礼的,昨天保长没告诉我们,今天来晚了。”门岗说:“没关系,到东院客棚里上礼去。”一进门,朱宝臣带通讯员张九清去堵西厢房的两个小队的敌人,两个战士堵王文彦的门,另外2名战士去堵敌人的机枪班。朱宝臣进西厢房,一手举枪,一手举手榴弹,大喊:“不许动!我是八路军,借枪来了。”一刹那下了敌人的枪,然后命令他们全部趴下。在朱宝臣进西厢房的同时通讯员到王文彦的窗外朝里就是一枪,把正在抽大烟的王文彦打死在炕上。王文彦的通讯员往外跑时也被击毙。敌机枪射手也在往外跑时被一个战士用胳膊夹住机枪,随后把他打死,拿过机枪向敌人射击。这时,县大队长孙阳带队伍冲进院内,将敌人团团围住,敌人全部缴械投降。

这次战斗,击毙了汉奸王文彦,为民除了一大害。

 

夜袭保安团

 

1943年秋天,冀东军分区警卫连到丰玉遵联合县境内发动群众,开展打击敌人的活动。

农历8月初的一天,警卫连连长常胜等人找到丰玉遵联合县游击队朱宝臣和县锄奸队的于光,共同研究寻找打击的对象,最后确定打击丰润城关的伪保安团团部。

保安团团部驻扎在西关大街东头,与四、五丈高的城墙只有一路之隔,住所是个四合院。团长住在北正房,副官住在西厢房,卫队住门房,院内没有什么工事,便于智取。伪团长叫秦占营。这小子仗着日寇的势力横行霸道,经常打骂百姓,鱼肉乡里。因此,常胜连长和朱宝臣、于光等人制定出在八月十五城里热热闹闹过节的时候化装进去将伪团部收拾掉的战斗方案。

农历八月十一,情况发生了变化,警卫连在破坏通州到唐山公路高丽铺路段时,夜间12点捉到了一个“舌头”。他是保安团派住沙流河据点送信的人,叫陈宝和。经突审,陈表示愿意立功赎罪,带部队去叫开保安团部的门。于是,常胜连长抓住这个战机,调整了作战方案,决定连夜智取保安团团部。

经研究确定,由朱宝臣、于光和警卫连一排排长巩玉然3人带队,挑选10名战士,分成3个组,两个组收拾门房里的卫队,一个组到北屋去擒获伪团长秦占营,争取一枪不放干掉伪团部。同时常胜连长带部队在西关外做好接应工作。

到了夜间两点多钟,袭击小分队出发。朱宝臣、于光穿着便衣,用绳子索着陈宝和走在前头,巩玉然带人化装成伪军,抗着三八步枪,跟在后头,大摇大摆地走进西关,站岗的敌人见了,真以为他们是去乡下抓人回城了,个个都点头让路,小分队顺利闯过第一关。

穿过岗哨后,小分队顺着西关大街的北墙跟,悄悄地摸到保安团部的门口停下来,叫陈宝和叫门。陈宝和叫了一声,里边站岗地问到:“你是谁?”陈宝和一面看着朱宝臣等人的脸一面回答说:“我叫陈宝和,团长派我去沙流河送信回来了,快开门呀!”

里边的人回答说:“你等着,我去找小队长给你开门。”

一听说找小队长开门,朱宝臣等人心情很紧张,几乎听到嘣嘣的心跳声。约莫过了六、起分钟,敌人的小队长来了,后面还跟着几个人。

“谁叫门?”小队长在门里厉声地问。

“是我送信回来了,小队长。”陈宝和温顺地回答。

但是敌小队长并没有开门,而是继续盘问:“你怎么回来这么晚呢?都快3点了。”

陈宝和回答说:“队长,是下雨了,路不好走。”

小队长又问:“通往沙流河的电话不通了,你在路上没有遇见八路吗?”

陈宝和说:“没有。”

只听敌小队长在里边嘟囔着说:“这小子真是贼胆子,要是被八路抓去还有个活!” 朱宝臣等人在外面听着心里直发笑。又听小队长说:“我给你开门。”于是,里边的钥匙稀里哗啦地响。但当小队长开锁头后又停了下来,问:“你们几个人,就是你自己吗?”敌小队长这么一问,朱宝臣等人都吃了一惊,大气都不敢出,陈宝和在朱宝臣等人的暗示下,赶紧回答说:“就我自己,队长,快开门吧。”

听小队长一面咕哝着一面来拉上下插关,把大门往里一带。说时迟,那时快,朱宝臣将陈宝和往旁边一推,一个箭步窜上去,一把抓住了敌小队长的胸脯。但在小队长后边的敌人开了枪,于光顺手也开了火。因双方都隔着自己的人,谁也没打着谁。门里的敌人除小队长被揪住外,其余的都抱头鼠窜了。于光顾不上找他们,便带着一个组迅速去北屋抓秦占营,可是狡猾的秦占营听到枪响就从后院跑掉了。朱宝臣和巩玉然各带一个组,分别跃进门房两边的卫兵室。卫兵们都睡得象死狗一样,枪响也没惊醒他们。朱宝臣等人大喊:“不许动!谁动打死谁!”

那些赤身裸体躺在炕上,还没弄清怎么回事的卫兵们都吓愣了。只有一个敌人刚要取枪,被我四班长苗得录一枪打在屁股上又趴下了。其余的敌人都哆嗦着乖乖地跪在炕上,高举双手当了俘虏。

朱宝臣他们仅用了几分钟的时间,就奇袭了伪保安团团部,又用了很短的时间撤出了城关,自己无一伤亡。却弄得城里的敌人惊慌失措,都纷纷爬上城墙向保安团团部的院内胡乱打枪、投弹。接着敌人的火力又向城内打了一阵。特别是对西关大街打得更激烈。而此刻,我们的勇士们已经带着胜利品渡过还乡河了。

这次战斗,缴获敌步枪二十多枝及部分弹药,俘敌二十余名。尤其是对城内敌伪震动很大,城关镇伪镇长赵立云主动找我方联系,并积极向抗日政府交粮交款,同时还送给抗日政府一百五十匹大布和几百双胶鞋。从此,丰润县城的敌工工作有了很大的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5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