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冀东抗战老八路高金城回忆录  

2014-08-14 10:17:41|  分类: 冀东战斗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坦克五师副政委、沈阳军区坦克基地顾问、冀东抗战老八路高金城在《高金城回忆录》中披露鲜为人知的冀东抗战。选自《高金城回忆录》第三章 抗击日寇的烽火岁月。

第三章 抗击日寇的烽火岁月
第一节 在冀热辽十六军分区十二团当战士
参加八路军后,我所在部队是冀热辽第十六军分区十二团(原称七区队),我在二连六班当战士。当时的连长是代世齐,指导员是胡导环。十二团是个小团,只有四个连队。我在二连呆了不到几个月的时间,就被调到团部通讯班当通讯员,主要任务是通讯和兼作团首长的警卫工作。当时团长是马骥,参谋长是李忠志。我参军后,1944年7月至1945年8月,在十二团当兵。

我们十二团活动的主要地区和范围是东起山海关,西至滦河的东西两岸,南到乐亭县海边,北至青龙县的长城内外。具体说是经常活动在迁安县、芦龙县、抚宁县、昌黎县的广大乡村。有时在敌集中兵力超过我数倍时,为了保存有生力量,也曾爬过长城到青龙县无人区休整一段时间,至于越过铁路到路南乐亭县活动少一些。

我们团经常深入敌后,打伏击,拔炮楼,大量杀伤日军的有生力量,配合八路军主力,粉碎了日寇一次又一次的“扫荡”,打得日军惶惶不安。

第二节 参军三天的小八路,
到沈官营敌炮楼下打埋伏
我参加八路军的第三天,跟随部队到沈官营村西敌炮楼下打埋伏时,发生了一个小小的插曲。沈官营村西头有敌据点一处。据点里有鬼子和伪军。部队事先侦察了解到敌人经常在安各庄赶集时,出来到集上抢掠民财。为了为民除害,保护百姓生命财产的安全。部队于先天晚上的下半夜从铁家塞出发,在天还未亮之前,即到了打埋伏的现场。部队按事先制定的战斗方案,埋伏在距敌据点四、五百米处的敌必经之路两旁的青纱帐里,只待天明敌人一出据点到了我们的埋伏圈内,将敌人歼灭。敌人以往都是早八时左右出来,但不知敌人今天为什么到八、九点钟时,一直按兵不动。此时,我们累得又渴又饿又困,但因埋伏在敌人的眼皮底下,为了不暴露目标,事先部队又有纪律规定,战士们都纹丝不动的在地里隐蔽着。我这当八路仅三天的新兵,连手中的枪还不太会用呢。所以对上级的要求和规定执行起来就更加认真了。事情就发生在太阳出来后不久,在我身旁有一个蚂蜂窝,我觉得我没有碰到它,但不知道什么原因,一个大蚂蜂落到我右眼皮上,突然叮了我一下,当时我也没有在乎它。过了不一会儿,右眼肿起了一个大包,并感到了火辣辣的痛。右眼看东西也感觉困难起来,也不好意思和班长同志们作声。就这样折腾了一天,伏击战也没有打成。到天黑以后,部队从埋伏现场撤到我们庄休息吃饭。我到了家,家人和乡亲们都来看我,见我眼睛肿了,问我这是怎么啦,尤其我家的老人见到我红肿的眼睛,还以为我是不是想家上火把眼睛哭肿了。待我把情况和他们讲明之后,这才放心。我虽离家仅仅三天时间,但家里人见我好似多年未见一样,格外亲切。祖父和父母向我问长问短,嘱咐这个,又交待那个,说个不停。次日早部队临出发转移时,乡亲们都出来欢送部队。我父亲特意找到我们班长,拉着班长的手说:“老总,我儿子和你们在一起,他小你们要多关照。”此次与家人分手后,到1948年11月,这个期间与家里音信皆无。

第三节 一次干净漂亮的伏击战,歼敌30多人
1945年初,我们部队去抚宁县以北,长城以南山区活动。距长城不远的地方有一个较大的集镇叫留守营,这里是我们八路军的根据地。在留守营正北几里远的地方还有一个小村子,全村不足百户人家。据当地群众反映,驻扎在青龙县境内靠长城外面的敌人,经常越过长城到这一带抓人和抢掠民财。部队掌握了这一情况后,决定在这一带寻找机会打击歼灭这股敌人。农历2月初2,按农村的风俗讲,2月2龙抬头,是个吉利的日子,老百姓都把这一天当节日来过,家家都做春饼吃。就在这天一早,群众来到我们连报信,说口外即长城外面的敌人越过长城到了山下,快进村了。我们发现敌人沿着干河套进了村,我们连从侧方,迂回到村西北方向的小山上隐蔽好,占据有利的地形,待敌人拖着东西往回返时,把敌人歼灭在小山下的开阔地里。时间没过多久,日本鬼子和伪军30多人背扛着抢到的老百姓的东西,大摇大摆出了村,等敌人进入我们的伏击圈时,连长下命令开火射击,这时机枪和步枪一起开火,一下子把敌人打的乱成一团,跑没处跑,藏无处藏。

此时,我们发现其中一个鬼子在哇哇喊叫着指挥残部顽抗,他的位置比较突出,所以我们的火力都集中向他开火,鬼子当即被击毙。这时,连长下令部队冲下山去,抓活的。全连杀声一片冲下山去,一边冲着一边向敌人喊话交枪不杀。就这样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把30多个鬼子和伪军全部歼灭了。战斗结束后,许多群众跑到现场看热闹,群众都异口同声的赞叹,这一仗打的好,打的漂亮,这下可为我们除了害报了仇。对被我俘获的伪军,我们给他们讲明政策,愿意参加八路军的留下,愿回家的发给路费回家。为了配合做好瓦解敌军的工作,对被我击毙的几具敌人尸体,由地方政府组织群众送还给敌方。事后我们了解到,因当地群众对这股敌人恨之入骨,尤其是对鬼子更是恨上加恨。除了把几具伪军尸体给掩埋外,那几具鬼子的尸体被群众偷偷的割成碎片,扔到荒山野岭喂野狗去了。

第四节 对两次战斗失利的回顾
1944年的12月份,已进入了寒冷的季节。我们部队正在芦龙县城东二十余里的地区活动。根据上级调查掌握的情报和作战意图,集中分区主力十二团和八区队及地方武装,计划在这一地区歼灭从芦龙县出来的一股日伪军讨阀队。我们连的任务是负责在某村南坟地,正面阻击敌人。我们连在天没亮就进入了待击地域,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等到早上8、9点钟时,敌人沿公路由西向东走来。当敌人距我二、三百米时战斗打响了。我们在此阻击了敌人一个多小时,也不知是上级的情报有误,还是低估了敌人的实力,正面阻击之敌超过了我们许多倍,向我们分路扑来。我们的侧面也发现有敌人在行动,就在这时上级命令部队撤退。我们连一个排一个班的交替掩护往后撤。我们六班是最后撤下来的。当时我和副班长在一起往后撤时,敌人已距我们不到一百米远。鬼子端着枪向我们冲过来,一边冲一边喊:“八路的那边跑了。”我们跟在连队的后边沿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沟,向东北方向撤,直到黄昏时才甩开敌人。从一大早到天黑,整整一天没有吃上一口饭,喝上一口水。晚上到了村子里找了点饭吃后,休息没有多久,即接到命令部队迅速转移。我们由此连夜向西北迁安县境内行进。每天都是夜行晚宿。这样部队行军转移了大约一个礼拜。而敌人总是跟在我们后面,距我们十余里远。我们行动,敌人也行动。有一天,当我们行至迁安县以西一个叫上园的小村子时,感到这个村的地形对我十分有利,村子西边紧靠大山,村东边二百米远有条大路,再往东是大山,往南出了山沟,就是比较开阔的平原。因此,连首长决定利用这有利的地形,在敌通过这一地段未出山沟之前,伏击敌人,教训教训他们。我们连在村西边山上和村子里做好了战斗准备。当下午三、四点钟时,敌人沿着大路由山里向山外行进而来。我们二排在村内看着敌人清清楚楚,有约十多名鬼子骑着大洋马,后边是伪军。最前面还有几个穿便衣的,可能是汉奸特务或是抓到的老百姓。当敌人行进靠近村子时,连首长下令开火。这时,敌人的队形被我们打乱了,骑马的鬼子调过头往回跑,有的趴在地上进行抵抗。战斗打响不久,没料到西边山上掩护路上行动的敌人,由北向南迅速向我压来。这一情况的出现,对我们无论是在山上,还是在村子里的部队极为不利。因此,连首长传令在村子里的二排撤到山上来,掩护其他两个排往西边山沟里撤退。二排到了山上时,敌人已离我们很近了。我们六班留下几名同志,由副班长张振东同志指挥,掩护全连往西山沟里撤。这时,天已见黑,不一会儿,我们这个山头也被敌人占领了。此时,我们已撤到山半腰。鬼子在山头顶上疯狂的大喊大叫。天渐渐的黑了下来,战斗也慢慢的停止了。我们连重新集结后,又开始了转移。就在这时,我们发现副班长张振东不见了,便四处寻找,也未找到,大家都以为他牺牲了。等过了近一个月后,恰好是过春节的时候,副班长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大家见了又惊又喜。同志们都轮着你一言他一语的向他询问,那天战斗撤下来的情况。副班长给同志们讲述了他与大家分别二十多天的经过。他讲那天从山上往下撤时,被敌人子弹击中后脑下端,子弹从右眼下面靠近鼻子旁边出来。负伤后他当即昏倒在地,什么也不知道了。过了好长时间,才苏醒过来。这时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站又站不起来,只好用尽全身的力气往山下爬。爬一会儿休息一会儿。几百米的距离爬了两个小时,好不容易爬到山下一条路上。这时,他已是筋疲力尽,忍受着伤痛和饥渴,实在是爬不动了,就躺在路边休息。

这时,恰巧有位大嫂去娘家串门,因白天此地打仗未敢离家,乘战斗平息后,夜间回娘家。大嫂赶路时,看到路边有一个人倒着,走近一看,满脸是血,很难辨别是什么人。待她借着月光仔细看了看,发现副班长身上穿的是八路军的军装。大嫂二话没说,立即将他用驴车拉回家里。这一带是我八路军老根据地,群众的觉悟都比较高。大嫂和她的家里人对待副班长视自己的亲人一样扶持照看,求医抓药。在大嫂家经过二十多天的治疗休养,伤基本上治好了。副班长打听到我们部队的住处后,返回部队和同志们欢欢乐乐过了一个团圆节。有一天我们吃饭,菜是粉条炖肉,因副班长的伤还未痊愈,他吃的粉条没能咽到肚子里去,反而从鼻孔里冒了出来,看到此种情景弄的同志们不好意思的笑了。随队经过一段治疗和休养,副班长的伤不久就痊愈了,又重新参加了战斗。可惜,副班长张振东同志于一九四九年五月,在湖南衡宝歼灭白崇禧的第七军战役中不幸牺牲,当时他是三五六团二营副教导员。假如他现在还活着的话,他一定会亲赴迁安县,看望救过他的命、治过他的伤的那位好心大嫂。

第五节 击毙抚宁、昌黎、
卢龙三县日军最高指挥官
1945年的4、5月间,我们部队又回到了抚宁县以北地区活动。当时全国整个抗战的形势越来越好,有利于我,而不利于敌。但就一个局部地区来讲,敌人为了垂死挣扎,有时战斗还是比较激烈和残酷的。我们这一地区的形势就是这样。自打在王庄遭敌一次偷袭,团里的侦察参谋被敌俘去后,部队受到一些挫折,日寇加强了对我部和这一地区的清剿和扫荡。为避敌锋芒,我们部队不得不暂时离开这个地区。每个班一个行军锅,背上粮食爬过长城到了青龙县境内的无人区。以班为单位用草和树枝搭起草棚子住,每个人轮流烧水做饭,从山上采来野菜,放上盐用水煮煮就饭吃。在无人区经过半个月的休整训练,待敌人的兵力已分散撤回各个据点以后,我们又返回到原来的地区。这时已是6、7月份,青纱帐已都长了起来了,行动比较隐蔽也比较方便,有时白天也可以自由行动。有一天早八、九点钟左右,我连出发到抚宁城北一带活动,寻找机会打击敌人。全连成一路队形行军,走着走着与敌人撞了个对面,我们与敌人一接触即猛打猛冲。因这股敌人多数是伪军,没有什么战斗力,一个劲的缩头往回跑。其中就有一个鬼子被伪军丢在后面,当即被我击毙在路上。我们向前追了一段后,见敌人跑远了,就停下来回去打扫战场。把打死的那个鬼子,弄到一个偏远的地方掩埋掉后,我们即迅速转移了。之后我们了解到,被我们打死的那个鬼子是抚宁、昌黎、卢龙三县的日军总指挥,是个不大也不小的官。伪军逃回抚宁县城后,鬼子军官的两个太太发现他的丈夫没有回来,把伪军赶出城里,关上城门,限伪军在三天以内把人给找回来。伪军心里明明白白,知道人是找不回来的,靠他们自己的力量,也没那胆子敢到现场去找,只好在城边找了三天了事。因敌人寻找那失踪的鬼子官心切(鬼子军官是死是活敌人不了解实情),又将附近据点的日伪军集中起来,对该地区进行为期一周的搜查和扫荡,也未查找到鬼子军官的下落。而此时,我们利用敌人急于寻找被我打死的那鬼子下落为诱饵,通过地方党组织与敌人接触,向敌人开展政治斗争。当时我们向敌人提出三个条件:一是要日伪军立即停止在该地区讨伐扫荡;二是将在王庄被俘去的侦察参谋放回于我;三是包赔我军在此次战斗中消耗的子弹10000发、手榴弹500枚。只要敌人答应并按上述三个条件逐条落实了,我军即将鬼子交还你们。对上述三个条件,我们事先预测到敌人是很难对线的。但敌人为了表示他们所谓的诚意,暂时停止了几天的讨伐和扫荡,并将我消耗的弹药,用几个毛驴驮着给我们送来了。有趣就在这里,我打了你,你还要包赔我的损失。我方用敌人送来的弹药,武装充实了自己。过了一段时间后,敌人在快要灭亡的形势迫使下,也顾不得找那失踪的鬼子下落了。此事也就无声无息了。

第六节 关起门来打狗,堵住笼子抓鸡
1945年的6月底、7月初,我们部队在抚宁县东北、北戴河西北的地区活动时,得到可靠情报,在北宁线上敌人的一个据点内有鬼子和伪军30多人,经常出没在附近的村庄,其活动规律多是在早8时左右出来侵扰百姓,鱼肉乡里,在中午时返回据点。根据这一敌情,上级决定,在距敌据点八里远的一个敌经常活动的村子里设下埋伏,待敌人进村时,将其消灭。我们按着这一战斗方案于拂晓前来到了这个村。部队一进村,就将全村封锁起来。为防止走漏消息,对来往人员规定,只许进村,不许出村。这个村子不大,只有一条东西街道。如果敌人来了只有走这条街。我们抓紧天还未亮的时机,按连里部署给各班排的任务,在街道两侧百姓的院子里,沿临街的墙上搭上台阶,在墙上掏了枪眼,待部队战斗准备就绪后,天也亮了。我们除每个班留下一人趴在墙头观察敌情外,其余人员就地坐在院子里休息,等待敌人来了投入战斗。我事先将三发子弹压在枪膛里,当时发给每个人的子弹较少。我们等到八点多钟以为敌人快要来了,结果也没有来,我们估计再过一会可能差不多来了。就这样一分一秒、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过去了,等到十一点多钟时,敌人也没有来。大家都以为敌人今天不会来了,连首长也是这样判断的。因此,连里下令解除战斗准备,擦拭武器,休息待命转移。我和同志们在屋里擦枪时,由于事先我不知道枪里的子弹还有一发未退出来,在勾扳机时枪响了。枪响时,我和同志们还在说,谁走火啦,这时我还不知是自己枪走火了。大家互相看了看,我闻了闻枪管,一股火药味,才发现是我的枪走火了。当时把我吓的不得了,如不是解除敌情,我的责任就大了。枪擦完之后,我和班里的另一个同志在大门口台阶上坐着,其余的同志围成一个圈,坐在院子里唠家常,也有的因疲劳靠在墙角打瞌睡。这时太阳已过午。大约到了下午一、二点钟时,敌人进村了,因已解除对敌观察,我们未发现敌人,敌人也未发现我们。当鬼子推开我们院的大门时,一看院子里有八路,当即大喊大叫:“八路的有”。说时迟,那时快,我立即起身把大门关上。班里的其他战友迅速爬上墙头,向敌人开火。其他班排听到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即按原来的战斗部署投入了战斗。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鬼子和伪军惊惶失措,只好从东街向西街方向逃窜。乘敌慌乱之际,全连人员冲出院子对敌围追堵截。当我们追敌快要出村时,有几个伪军发觉已逃不了,便自动放下武器投降。但其中有十几个鬼子十分顽固,卧倒在地企图顽抗,当即被我集中火力干掉大部,其余几个鬼子与我们拼刺刀时,被我军刺死。此次进村的二十多名日伪军全部被我歼灭了。

战斗胜利结束后,全连到附近山脚下的一个天然温泉,洗了个温泉澡。考虑到敌人受损之后,定会从各地调迁部队,对我实施报复,为避免与敌拼耗,我们又越过长城到无人区休整了几天,待敌人扫荡过后,我们又回到了原来的地区。

第七节 攻打日军樊各庄据点
樊各庄属抚宁县管辖。位于抚宁县城东30余里、北戴河西北20多里处的一个有几百户人家的大村镇。村南没几里就是北宁铁路干线。由关外通向关里的一条大公路,直接从樊各庄街里通过。敌人据点设在该村东头一地主家的大院子里,该院四个墙角都耸起了炮楼。从炮楼里,可以观察到樊各庄全村的情况。据点里有十多个经历过百团大战,有作战经验的鬼子和几个伪军驻守着。每个鬼子配有骑枪和王八合子短枪各一支,其任务主要是保护北戴河铁路和公路的日寇运输线的安全。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的前三天,我们刚刚从长城外无人区来到此地。因上级已得到日本宣布投降的消息,为此团首长定下决心,攻打樊各庄据点,首先把这个钉子拔掉,扩大我军的影响和活动范围,同时,给予顽固不化、拒不投降的日军以沉重的打击。当时,我们投入两个连的兵力,于8月16日晚展开攻势。战斗整整打了一夜,敌据点的院墙被我军炸开了几个口子,部队通过挖的交通壕已接近到敌院墙和炮楼附近。据点里的鬼子仍在顽抗。这时,天亮了,如继续攻打下去,会增加我军伤亡。同时也考虑到经过一夜的战斗,部队比较疲劳需要休息,弹药也需要补充,攻击方案也需要进行调整。为此,上级决定留下少部分人占领有利地形,围困监视敌人,大部兵力撤下来休息,做好下一波进攻的准备。按以往攻打敌据点的经验,力争在夜间用最短的时间速战速决,打下来或打不下来,也要争取在天明之前将部队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以免敌增援部队到达后,使我军遭受损失。不知不觉一天过去了,附近的日伪军也未敢出动增援。这才感到日本投降的消息是真的,部队的士气更高了。经过一天的休息和总结昨天晚上的作战经验,又重新察看了地形,调整了战斗部署,补充了足够的弹药,为第二天晚上拿下这个据点,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为使部队能够突进敌据点,与敌短兵相接,我们将收集来的破锅烂铁和小庙里的钟砸碎后,与火药捆在一起做成炸药包,还把美B-29飞机到东北鞍山,轰炸日军时,飞机负伤掉在北戴河海边,我们将飞机上的机关炮拆了下来,这时也把它抬出来,用它打敌人的炮楼。第二天晚上八点左右,部队运动到敌据点周围,又将围墙用炸弹包炸开几个口子,部队迅速冲进院子准备与敌人展开近战时,敌人都已撤到四个炮楼里去了,企图以炮楼作依托,与我军顽抗到底。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用炸药包、机关炮手榴弹集中开火,不大会儿,敌据点的院子和四个炮楼都被我们基本炸平了。据点内的敌人除一名小鬼子头部负伤活着被我俘获外,其余全部被我军打死在炮楼里。

高金城,1928年6月生,冀东军区十二团老八路,曾任坦克五师副政委、沈阳军区坦克基地顾问。

高金城,1928年6月生,河北省滦县东安各庄人。1944年7月参加八路军,1945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期间,在八路军冀热辽十六军分区十二团二连任战士、团部通信员、团警卫班班长。参加过多次抗击日军围剿和伏击日军的战斗。他随十二团转战于冀东地区,他作战勇敢、机智灵活。解放战争时期,任东北民主联军二十一旅警卫排排长,3纵队8师政治部保卫科干事,东北野战军第四十军119师政治部保卫科干事。他先后参加了辽阳保卫战、本溪阻击战、四平保卫战、四保临江战役,解放四平战役辽沈战役平津战役、两湖两广战役和解放海南岛战役和战斗,荣记大功一次,小功七次。1950年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四十军119师356团保卫股股长(正营职)、119师新兵团教导员。朝鲜战争结束后,先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陆第四十军政治部保卫处干事,118师军事检察院检察长,118师政治部保卫科科长,陆第四十军军事法院副院长,军事检察院副检察长,军政治部保卫处副处长、处长,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坦克五师政治部副主任、主任、坦克五师副政委兼师政治部主任。沈阳军区坦克基地顾问。1959年入中央政法干校学习,1973年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政大学高级班学习。1964年晋升中校军衔(行政13级)。荣获东北解放军大功奖章,中华人民共和国三级解放勋章,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三级独立勋章,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功勋荣誉章,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

  评论这张
 
阅读(106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