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承德水泉沟埋葬着4万名被日满杀害仁人志士,其中至少有数千是冀东的抗日人士  

2014-12-12 21:35:32|  分类: 日伪的暴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燕赵都市网讯(记者陈宝云)近几年,燕赵都市报多次对日本军国主义侵华期间,在位于承德市水泉沟制造屠杀抗日志士和军民万人坑的事件进行了报道。9月28日,在我国首个烈士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记者和研究水泉沟万人坑的老学者彭明生老人再次来到这里。
万人坑内的无字碑
万人坑内的无字碑
李运昌将军为《罪行》一书题词
李运昌将军为《罪行》一书题词
水泉沟万人坑得到更好保护是彭明生老人最大愿望

水泉沟万人坑得到更好保护是彭明生老人最大愿望

  水泉沟里的杀人场

  9月28日上午,燕赵都市报记者和彭明生老人来到了位于避暑山庄宫墙西侧的水泉沟,沿承德市荣军疗养院的胡同往山上走,是处名叫老阳坡的山包,这里约有30多亩地。据彭明生介绍,当时侵华日军把水泉沟沟口到沟里的几座山编为“天、地、元、皇、宇、宙、宏”七字,老阳坡是第4座山占“皇”字,于是侵华日军就把此地变成了一个刑场,意为在这里杀人是为日本天皇收回不良臣民。

  来到山坡上,记者看到一处平台上竖立着一块无字碑。“这块无字碑是承德市人民政府为纪念被日军屠杀在水泉沟万人坑的死难者,于1963年清明节在召集万人大会时所立。”彭明生说,立碑当天,承德下了一场鹅毛大雪。“我们经过十几年的调查,最后证实共有3.6万人被埋在水泉沟万人坑里。”

  彭明生告诉记者,当年他在调查走访时,据居住在万人坑周围的一些老年人回忆,日军入侵承德期间,会把惨死在承德监狱里的死尸运到这里,还不时会有政治犯在这里被执行枪决。“最初从山坡下开始,慢慢地尸体一直堆积到了山坡上。附近村民告诉我,每天都有200多条野狗跑来吃尸体,不少人家院子里经常有野狗叼来胳膊和大腿。”

  中国最大单体万人坑

  据彭明生介绍,他是从1984年就开始研究水泉沟万人坑。“当时,曾任冀热辽区委副书记的黄火青给承德市写了一封信,希望把这个万人坑的情况调查清楚,随后领导又将这个任务交给了我。”从此以后,彭明生就开始四处奔波,收集查找与此有关的资料,“以前我们都认为中国最大的万人坑是抚顺煤矿的万人坑。”彭明生说,2004年他在翻阅《历史的疤痕》一书时得知,自1905年至1945年间,日本侵略者在抚顺煤矿残害致死中国矿工有25万到30万之多,1971年抚顺市对该地区万人坑遗址进行了半年的调查采访,认定了36处万人坑,后来他又查了旅顺万人坑,有2万多同胞被埋在那里。

承德水泉沟埋葬着4万名被日满杀害仁人志士,其中至少有数千是冀东的抗日人士 - wangwang648 -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1945年11月,当地干部群众收集的水泉沟万人坑部分遗骨

  对于水泉沟万人坑到底掩埋了多少人,以前最权威的说法是4.6万人,这个数字是由1945年抗日战争刚刚结束时,时任热中地委书记的周志国在审讯一些伪职员(伪满洲国工作的人员)时统计出来的。

  后来,彭明生利用几年的时间,到各县区党史部门查阅了所有日军在当地的罪行,另外还与一些被害者家属和幸存者进行座谈。随后他又到国家档案馆以及辽宁、大连、吉林等地的图书馆查阅了大量日本战犯交代的战争罪行,最后得出了3.6万这个数字。“这个数字只能少,因为它是几十年后调查的结果,应该会有一些遗漏,因此像这样聚尸一地3万多被害者的万人坑,从史料中查证,只有承德水泉沟一处。”彭明生还介绍,水泉沟万人坑与其他万人坑还有一个不同之处。“像南京大屠杀是一时一事一地造成的惨案,而水泉沟万人坑的形成则经历了12年的时间。”

“他们应按烈士来纪念”

   记者在水泉沟万人坑看到,除了无字碑,还有一块石碑,碑上注明这里是省级文保单位“万人坑遗址”。

  据一些来山上锻炼的市民介绍,几年前,每年都会有人来这里进行纪念活动,但现在越来越少。“听老辈儿说,这里埋了许多抗日英雄,但这么多年来,万人坑几乎没人管理,应该修建一个纪念馆,要不然,年轻人会慢慢地把这里给忘了。”

  记者从承德市民政局了解到,9月30日首个烈士纪念日当天,该市将在热河革命烈士纪念馆举行纪念活动,万人坑没有安排相应活动。对此,相关人员表示,水泉沟万人坑现在以“遗址”形式进行保护,由于绝大多数死难者均为无名氏,没有被认定为烈士,因此目前仍未将其列为革命烈士纪念场所。

  在1996年由承德市委党史研究室编制,彭明生任主编的《罪行》一书中记者看到,仅有200多名死难者有名可查,他们包括东北仁义军总司令张广田、八路军冀东军分区十三团副政委廖峰、迁青平联合县三总区农会主任区委书记李光、迁遵兴联合县六区区长刘握枢等37名干部,以及近200余名各村庄的村民。“实际上,万人坑里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参与抗日的军民,有的是干部,有的是战士,还有给八路军做过鞋、送过信的老百姓,他们都应该是革命烈士。”

  彭明生说,早在1946年4月,李运昌将军和原全国政协副主席程子华等人在召开热河各界人民代表大会时就曾发起建立水泉沟烈士纪念堂的募捐启事。这份募捐启事发布在1946年4月27日的《冀热辽日报》,启事中称“水泉沟原委敌寇监狱之刑场,死难者大部为不甘当亡国奴而将头颅拚付与反满抗日,或为抗日多年被敌捕获残杀,死状之残,诚人寰之少见……鉴于此,特发起捐募,深望本诸为烈士伤悼之怀慨,出一己之糜,成永久之念,为死难者追悼不已。”彭明生告诉记者,由于1946年8月,国民党军队再次占领承德,此事未能成行。“68年过去了,尽管烈士纪念堂一直没有建起来,但这些死难者应当以烈士的身份被后人祭奠。”

  记者在山坡上看到了五个烈士坟墓,他们的名字分别是“李光、杜君、靳景银、张辅华、赵炳炎”,而一直不知下落的烈士刘握枢,也已经被家人于2010年确认就埋葬在水泉沟。和这些人相比,更多的死难者仍是无名氏。

  万人坑将建纪念馆

  记者了解,2013年7月,承德市委书记郑雪碧曾要求民政部门对水泉沟万人坑现状进行调查。记者在《承德市民政局关于水泉沟“万人坑”遗址保护意见的报告》中看到,“1933年日本帝国主义侵占热河以后,在1939年至1945年间,为了所谓伪满洲国西南国境的安全,日军在长城沿线包括承德在内,总面积约5万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制造‘千里无人区’。为此,在原伪热河省省会承德设立了伪满洲国最大的监狱承德监狱,在距承德监狱约4华里的水泉沟设立了刑场,这里成了日本侵略者屠杀抗日志士的杀人场和埋尸场。” 报告表示,水泉沟万人坑是日本侵华罪行的铁证,是弘扬民族精神,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阵地。为此,承德市民政局建议,承德市双桥区设置专门机构,明确责任主体,研究制定万人坑遗址抢救保护规划,并组织实施。报告建议分两个阶段对遗址进行保护,第一阶段,投入130万元,对三座七千颅骨冢进行重修,对无字碑及广场进行维修,在核心保护区内修建围墙;第二阶段,修建通往遗址道路,建设办公区、展览区及接待中心等设施,对水泉沟万人坑进行整体开发利用,将其打造成全省乃至全国一流的纪念场所,开展各种纪念活动。

  评论这张
 
阅读(5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