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我当八路军侦察员的几件事---于文  

2013-08-18 20:21:36|  分类: 冀东抗日英雄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抗战时期我当八路军侦察员的几件事

  作者:遵化党史网  来源: 中共遵化市委党史研究室  

   我是河北省遵化县大埝庄人,19416月参加八路军。参军后,当了7个月战士就被调到十三团一营当侦察员。自此我在部队上一直当了十几年的侦察员,不论是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还是在朝鲜战场,都胜利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下面就把我在抗日时期当侦察员时,记忆比较深的几件事,记述如下。

                               勇闯虎穴,催办军衣

  1942年,日本帝国主义在冀东大地地实行残酷的“三光”政策,搞了五次治安强化运动,把个冀东大地搞得乌烟瘴气,鸡犬不宁。我抗日军民均遭受严重打击,我冀东军分区供给处和各团供给处储备的布匹都被抄走。到19434月份,做军衣的布匹还没有着落,不抓紧解决,5月份换季就成了问题。到那去搞布呢?大城市被敌封锁着,加上没有经费,老百姓也被日本抢劫一空,筹备不出来了。在这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军分区领导同志研究,决定让唐山商务会解决。军分区领导给唐山商务会写了一封信,为送这封信费了很大周折。据说东道西,军分区司令部、供给部、专署公安处都几次派人,以至丰润县敌工科都没能送进这封信,当时唐山被敌人封锁得很严,进市的关卡又多,本市居民主出入手持良民证也要全身上下细致地搜查,稍有怀疑就送日本宪兵队,可是,军分区领导并没有被困难吓倒,经研究,决定把送信的任务交给了侦察排,侦察参谋郑锡久把侦察排长找来商量,派谁去最合适。排长安定国说:“我看就交给三班长于文去完成。一是他头脑灵活,能随机应变,再有前几天在老庄子打死的那个1481的特务,他把特务证上的照片让咱们照像馆的老师傅给换上他的头像,说不定这次可能用得上。”郑参谋高兴地说:“好!这个任务就交给三班长。”排长把我找来,郑参谋对我说:“我们经过反复考虑,决定把去唐山商务会送信的任务交给你,这可关系到全军能不能换季的大问题。你不管用什么手段必须完成这个任务,一旦完成不了或者牺牲,必须在牺牲前把信毁掉,千万不能把信落在敌人手里,若把信落在敌人手里,就是死后也开除你的党籍。对完成任务有什么意见和要求,组织上能解决的一定帮助解决。”我说:“组织上把这样重要的任务交给我,是对我的信任,我觉得很光荣,我一定不辜负组织对我的培养和希望,保证完成任务。我想化装成特务,公开背枪进唐山商务会。求组织上给我解决一部分袋装所需要的衣物。”郑参谋、安排长满口答应,高兴地说:“一定帮助解决,祝你马到成功!”

  第二天上午,我穿着一双礼服呢的便鞋,缎子裤,绸子大褂,鼻梁卡着一副墨镜,肩上斜挎着一支带套的王八盒子手枪,骑着一辆勾字自行车,左手夹着一支点燃的香烟,从任各庄驻地顺着大道直奔唐山市。我一边骑车一边摇头晃脑地哼着小调:“提起那宋老三,两口子卖大烟,一辈子无儿只生了个女婵娟哪……,站住!”不知不觉到了唐山市郊关卡,站岗的伪军用上着刺刀的大枪拦住了我的去路。我下了车,右手扶着车把,左手弹着烟灰,轻蔑地撇了一眼伪军,傲慢地反问:“干什么?”那个伪军说:“你是哪部分的?”“我是1481部队的,怎么的?”“我要看证件和枪照。”“要看我的证件,好!”我把左手的半截烟头摔在地上,把车子往那一支,转过身来到伪军面前,把腰一叉说:“他妈的,你们这几个混蛋,对八路军卡的不严,放出放进,今个对老子倒严起来了,我还没找你们,你反找到我头号上来了,胆子真不小啊!”那个伪军一听话口挺硬,马上换了个态度,“老爷,小子瞎眼,小子瞎眼。”哨位长和一男一女两个伪警缩在哨位的小屋子里不敢出来。(一男一女是检查过往行人的,男的检查男的,女的检查女的)。这时我才把那个假特务证拿出来给他看了看,回身推车走出四五步远又回头说:“你们把岗哨守严些,如果再发现你们检查不严,放走了八路军,我枪毙了你。”转过身来骑上画打着口哨摇头晃脑地奔向唐山市里。

     闯过军事哨卡,我骑着车子直奔市商务会。刚一进院,一个职员很殷勤地把车子接过去放好,礼貌地跟我说:“先生,您请屋里坐。”我问:“你们会长在吗?”“在,在后院呢!”说罢,带我进了内宅,高声喊道:“会长,来客人了。”会长由上房出来一看,是个背枪的武装便衣就害怕了,点头哈腰地问:“先生,您好!”“废话,不好我能到你这来吗?我是1481部队的,找你办点事。”会长一听我是1481部队的,一下子脸就变黄了,那个职员蔫溜了。会长哆哆嗦嗦好像发冷,可鼻子尖却冒出了汗珠,战战兢兢地说:“请长官屋里坐”,职员们立即拿来了四五种香烟,哈达门的、红锡包的、大婴孩的。沏了一壶上好香茶,又端来了唐山特产糕点:大八件和麻糖。会长说:“请您点心点心,小意思。”为什么一提1481部队的,他们就那么怕呢?1481部队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日本特务队,不管是中国人和日本人,只要被这个特务队抓去,活着出来的很少。所以,这位会长,不知出了什么事,特务找上门来了,我示意叫他坐下,并说:“就咱们两个人谈点事情。”他用手一挥,其他人都走了,他很拘谨的坐下。这时我把冀东军分区司令部给他的信从怀中掏出,往他面前一放,会长的屁股好象扎了一刀,腾地站起来,小脸由黄又变白了。豆粒大的汗珠从两腮滚了下来,扑通跪在我面前:“长官饶命!我跟八路军从没有任何来往,更没有任何关系,您缺什么要什么只管说,我一定照办,咱们俩昔日无仇,近日没冤,您可积德,我一家人都感谢您!”他以为我制造假信敲诈他去了。我和颜悦色地把他搀起来说:“会长不要害怕,我不是敲诈你来的,你讲咱们俩昔日无仇,近日没冤,我怎能害你呢?你把信打开看看内容。他两手哆哆嗦嗦地抽出信笺,差一点把信纸撕坏了,看完信,他大着胆子问我:“您到底是哪方面的?”“我是两面的。”说着我又打开屋门,环顾一下内院,又回身关好门说:“你镇静一下不要害怕,你到底看我象哪方面的人?”“我不敢想不敢说,您自己说是两面的,我更难猜了。”“我是潜伏在特务部队的八路军。我们的人,不仅特务队有,日伪机关也有,但互不知道,外界更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为了你的安全,由部队直接派人,旦信要落到日本人手里,你本人和你全家都要杀头,我以特务身份来你这里,对你我都有好处。我是受军区首长所差来给你送信的。由于日本鬼子的清剿,部队隐藏的布匹被鬼子抄走了,现在面临换季,想请你帮助解决。我想你是个中国人,为了抗日你不能不帮忙吧?凡有民族气节的中国人都不愿当亡国奴,现在的形势是有钱的出钱,有枪的出枪,出人出力上战场。对敌占区的人,谁好谁坏我们都清楚。这封信要求你办的事,你要违抗不理,甚至你向日伪告密,不是八路军把你处决,就是利用特务收拾你。刚才我不是说了吗?哪个日伪机关都有我们的人,要收拾一个汉奸很容易。你再信详细看两遍,把内容记在心中,按着信中所说的筹划布匹。看完后咱俩当面把这封信焚烧,免得失落报露。”说罢他又把信重读了几次后说:“我记住了。”我顺手划着一支火柴把信烧了。“我要告辞了,这个事你马上着手办,越快越好,部队等着换季呢。但要特别周密,千万别误事。信你收到了,你给我开个收条我好交差。”会长为难地说:“我不敢写收条,一旦落在日本人手里,不仅我的性命难保,还要连累我全家。”我告诉他:“你不要直接写收条,日本人不是向商务会证款吗?你可以写给某商行为皇军征款的通知单上,别签你私人印章,盖上商务会的公章。这样,即使落在日本人手里与你也没关系。你放心,到我手的东西是绝寻丢失不了的。”商务会长照我的主意办了,我把收条收好,又叮嘱了一番。

  我安全地返回了部队,向首长汇报了完成任务的经过,并递交了收条。郑参谋高兴地说“你闯关下书,制服了这个铁杆汉奸,任务完成的很漂亮,你为咱部队立了一大功呀!”

  时隔不久,军分区收到了如数的布匹。有了布,冀东军民合力昼夜赶做单军衣,五月中旬冀东军全部换上了单军装。

                                   抓俘虏失手丢了枪                       

在日本鬼子大搞强化治安,反复围剿我军的严重形势下,我主力部队为避敌锋芒,暂时撤到长城口外。到1943年春节前,形势稍有缓和,我们11团由长城口外转到口里,在迁西、遵化城东一带活动。443月初,我们驻在城东鸡鸣村,经侦察,遵化到三屯营公路上,武装特务频繁来往,且很很嚣张,公路沿线的老百姓深受其害。我们侦察班的几个同志商量,到公路上抓几个特务来,杀杀敌人的威风。我找到安排长请示,排长又请示参谋处,温参谋答应了我的请求。第二天早5点,我带领胡月、谭喜、曹占元、李占洲、孟宪瑞,我们一行6人直奔东双城遵迁公路,埋伏在路北的一段壕沟中,等了两个多小时不见敌来往,都是些赶集的农民。初春的早晨还是很冷的,我们几个冻得手脚都麻木了,有的同志挺不住了,要求撤回去,我说:“不行!再等会儿嘛,咱们跟领导请示了,哪有两手空空就回去!今天就是一天等不着,明天还接着等。”因为我是班长,别人看我很坚决,也就不敢言语了。又过了一个多小时,从东边公路上过来两个治安军,当即被我们抓住了,一问,是从金山寺炮楼下来为全班买东西的两个班代表,身上也没武器,真扫兴,既没得着武器,又不是特务,但是,既然抓了就带回部队审讯吧。胡月本来就等着急了,主动要求带敌人回部队。胡月、谭喜四人带着俘虏走了,我和曹占元留下继续等。我对曹占元说:“咱们今天非抓它两个特务回去,闹两支手枪不可,咱们两个也就有新手枪使了。”

我让曹占元监视金山寺炮楼的敌人动向,我化装成农民背着肩褡子顺公路往西行。突然,由遵化方向来了数十辆大车正往东行,前边的大车上都坐着34个怀抱大枪的治安军士兵。据说这是“天”字治字军103团移防抓来的民用车,我一辆一辆地数,数过十几辅佐,车上就没有兵压车了,我又溜达回东双城子街西头,我发现大车后边跟着个骑自行车,穿着伪军装的,象是个押车的小官。遇到伪军官不下手还等何时?于是,我一步跨上前,用手枪对准了他的胸膛,压下公路,我怕他骑车子跑了,我把车子接过来,右手推着,左手拿着手枪顶着他的后背。我一边催他快走,一边跟他讲八路军优待俘虏的政策。正在这时,忽然跑过来一拨敌人的马队,这小子一看马上精神起来了,说:“快把我放了,我们的马队过来了,不然把你活捉。”我的枪顶着他的后背说:“你快走,不然我崩你!”这小子突然回身,大喊一声:逮八路啊!边喊边向我扑来,我把车子往他身上一推,砸了他一个趔趄,同时我也急中生智地喊道:“连长,快开枪啊!敌人进我们的埋伏圈了!”我这么一喊还真管用,敌人的骑兵队怕中我们的埋伏,拍马向西双城子跑去。在他向我扑来的同时,我照着他的胸膛就开了一枪,“叭叽”一声,是个臭子,当时我真急了,我很麻利地又将臭子退出,顶上了第二颗子弹,这时伪军已抓住了我的左手想夺我的枪,我右手猛扣板机照他又打出第二枪,没想到这第二枪又是臭子,这时我已经来不及再退子弹了,在他抓我左手的时候,我就用枪往他头号顶上猛砸,血立即从他头上流下来,这时他又抓住了我的右手,我们俩个就滚在了一起。一会儿他把我压在底下,一会儿我又把他压在底下,但谁也抽不出手来。我们俩个拼命地摔打着,到底是身大力不亏,那个伪军尽管头上被砸了个血窟窿,但他这个189的大个儿还是把我这个16的瘦个的手腕子拧酸了,我的枪被他夺去了,也没顾得开枪打我,撒腿就跑,我当时也迷糊了,抓起来就边喊边追,“把枪给我!把枪给我!”正追着,跑到西双城的骑兵向我打来了冷枪,这时我才醒悟,不能再追了。于是,回头就跑,跑到我俩摔跤的地方把自行车骑上就往东双城村北跑去,一直跑到下港庄东,我才停下来信息一会儿,这距公路已有3里多了。敌的机枪、步枪正向公路两旁扫射,但他们不敢下公路。这时,曹占元也跑回来了,因离得较远看不清我,举着手对我问:“你是什么?”我气鼓鼓地说:“你眼瞎了,连我都不认识了!”他一听声音,知道是我了,“唉呀!班长是你呀,你负伤了吧?”“我哪也没伤着。”我就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他。他很遗憾地说:“咳!咱们要是不离开,说什么那个伪军也跑不了哇!他带的什么枪?”“咳!我想等把他押下公路再搜他的身,没想到没等我下手,就发生了这事!不仅没夺来枪,反而把自己的枪丢了,回部队怎么交代呀!”“班长,这不怪你,如果两颗子弹有一颗是好的也跑不了他呀!快走吧,不然首长该着急了。”我们刚登上山梁,就看见赵文晋团长带着参谋、警卫员迎上来。因为枪响,部队紧急集合,抓上山头准备迎敌作战。敌人打了一阵子枪,见没动静正往回撤,赵团长从望远镜中看到我和曹占元由下港过来,也以为我挂花了,见面就问:“于文挂花了吗?”我就把全部情况向首长作了汇报并请求给我处分。团长笑着说:“给什么处分,一支手枪换了一辆富士牌车子,还捞了一身血,不赔,赚了。”我说:“车子再好也顶不了武器呀。”赵团长说:“那有什么?我们的武器不都是由敌人手里夺来的吗?今天丢了,明天再夺,你不要难过,丢了三号德枪,再给你一支二把德枪,贾祥,”“有”,“从警卫班选一支最好使的二把德枪给于文。”当时,我的心激动地不知怎么好了,丢了枪不仅没给处分,还给了我个二把。我接过枪严肃地向首长表示:“首长放心,用不了一个月,我就还您的枪!”赵团长拍着我的肩膀高兴地说:“好样的,有志气!”

                                  整训出成果,夺枪雪耻

  19444月,我军的抗日活动,开始由低潮转向高潮,铲平了如网的壕沟,拔掉了林立的据点,敌人的嚣张气焰也稍有收敛。我冀东军分区党委决定,抓住这一空隙,对主力军团搞一次整编训练,以提高广大指战员的军事素质和战斗力,夺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

整训主要是对111213三个团进行集中整训,主力部队整完后,再由主力团抽调干部对地方部队训练。为了让主力部队安心整训,把抗击敌人的任务交给了地方部队。

三个团集中分驻在冀东军分区司令部驻地的丰润县东北部上下水路周围,开始了紧张的整训工作,训练时间为三周。训练内容主要是:队列训练、配合作战、游击战术及利用地形地物的阵地战等。我们侦察部队训练的主要内容是:侦察与间谍、侦察手段,包括征侯判断、窃听、窥视、捕捉俘虏、化装术等。当侦察员要懂得很多知识,如上九流、下九流、工、农、商、学等,要熟悉这些人和他们所从事的职业,这样遇敌才会蒙混过关,完成侦察任务。同时,当侦察员还要思路敏捷,头脑清醒,譬如化装哑巴,如果敌人突然在你身后大喊或打枪,如果你惊吓或回头,就是化装失败。

训练了三个星期,将毕业了,还要写毕业论文,这个论文不是写在纸上的论文,而是不管用什么方法赤手从敌人手中弄回一件武器或捕一个俘虏,以作为毕业实物论文。

我带着这个题目,化装成农民赶集的模样,到遵化城南的党峪、新店子等集镇去溜达,寻找机会想从敌人手中夺回一支枪来。当我转到新店子镇上时,看见敌人据点门前,有个日本鬼子很警惕地两手握着三八大盖枪站在门前,真想上前给夺过来,转念一想,不行,公开夺不行,就是夺过来扛着大枪也走不脱,还得夺手枪,那里去夺呢?我心里琢磨着,从街南头溜到街北头,又从北头溜到南头,心想如果遇上个背手枪的伪军多好哇,夺枪就容易多了。想着想着,嘿!来了个穿大褂戴礼帽的伪职人,真是想啥来啥!我正高兴,当我走到跟前一看,不行,这个很象维持会的,不一定有枪,不能轻易动手,任他去吧。我正要回头往北走,嘿!巧了!真是天赐良机,我身后正好走来一个挎手枪的日本人来到卖货摊前,好象在选购什么商品。我在前面也假装买东西,用眼睛瞄着那个日本鬼子。当我走到卖菜刀的案子前时,那个日本子也到了我跟前,我拿起一把菜刀,问:“掌柜的,这是王麻子的菜刀吗?”我边问边瞅准那个日本鬼子,转身就是一刀,砍在了日本鬼子的头上,紧接着用脚一踢头朝外扑通向外倒下,当即毙命。血还没溅在我身上,我迅速将鬼子皮套中的手枪抽出来掖在我的腰内,然后把菜刀放在鬼子尸体上大喊一声:“有八路军杀人了!”一下子炸了集,老百姓一窝蜂似的往外跑,我就随着群众一起往北跑,刚跑出北门不远,敌人就关上了门进行搜查。然而,却查不到我了。

我把从敌人手中夺来的王八盒子手枪,上缴领导,首长说:“这支王八盒子就归你使了。”我高兴地说:“是!”于是,我摘下身上的二把德枪,还给了首长。

                                   (遵化市委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张祥云整理 吉夫辑录)

 

  评论这张
 
阅读(8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