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风雪光头山---脚趾一碰就掉  

2013-01-27 16:44:37|  分类: 冀东战斗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雪光头山

1942年秋后,冀东日伪军开始进行第5次“强化治安”运动。冀东我主力部队一千多人转移到长城口外,在我第1远征工作队活动地区进行休整。由于我们统战工作搞得较好,敌人始终没有发现我主力部队在他们的腹地养精蓄锐。

以往冀东日伪军扫荡有一定的季节性和时间性,多半是一两个月。这次却大不相同,敌人一连三个月没撤走。他们在大搞“三光政策”的同时,又搞起了新花样,施行所谓的沟壕堡垒战术。敌人在冀东地区到处挖沟壕,修炮楼,形成如电影《地道战》中所说的那种“抬头望岗楼,迈步登马路”的局面。企图以此来实现所谓的“强化治安”消灭冀东抗日根据地。敌人的这一套战术,确实给我们根据地造成很大困难。

为了调开围剿冀东抗日根据地的日伪军,以便迅速恢复被敌人破坏了的冀东抗日根据地,在长城口外的我八路军于1942年底发动了热南战役。在几天的时间里,我口外主力部队在我们活动的地区先后打下了黄土梁子、八里罕、三沟、六沟、七沟、毛沟、五家等警察署及所辖的警察分驻所和村公所。热南战役不只在我们经常活动的承德、平泉、宁城等县,在青龙、兴隆等县也同时展开。这次战役给伪满洲国的热河省的日伪军以沉重打击。

热南战役虽然给伪满洲政权以沉重打击,但在冀东扫荡的日伪军仍没撤走。后来才知道,关内外的日伪军不是一个系统,敌人有个规定,关外的日伪军可以进关,关内的日伪军却不准出关。热南战役没能把关内敌人引出来,反而引起了伪满热河省敌人的极大恐慌。伪满报纸惊呼“延安触觉已深入热河”,急忙向伪满洲国的“新京”告急。“新京”为了确保“西南国境线”安全,从各个军管区抽调了9个满洲族,1个装甲旅,2个骑兵旅,27个讨伐大队,气势汹汹,杀奔热南而来。                                       

热南战役,主力部队帮助我们打开了局面,把大片隐蔽的游击区变成了公开的抗日根据地,这一地区的群众和军队都欢天喜地的庆祝解放。热南战役后,11团参谋长高桥同志率1个连,12个团25连指导员阎汉臣同志率1个连继续留在承平宁地区,我们的抗日根据地增加了安全感。

然而,在这胜利时刻,谁也没去想,这次战役也失去了我们隐蔽在敌人内部的耳目,更没有想到敌人可能要增兵报复,不但没采取相应措施以防不测,反而盲目乐观起来,积极准备在春节召集全体队员来承德县三沟的东沟圣祖庙开庆祝大会,总结部署工作。对于伪满洲国调来大批军队即将到来这一新情况,我们竟一无所知。

转眼间,1943年春节就要到了。我们远征工作队队部和高桥、阎汉臣带领的主力部队在圣祖庙一面筹备会议,一面等待各区干部和游击队指战员的到来。为了让同志们在节日里改善改善生活,在大年三十晚上,我们还想方设法弄来了点荞麦面和牛羊肉,准备包点饺子,做几个菜,好好热闹热闹。这天傍晚时分,3区干部和远征工作队队部人员及中队已到集合地,12中队和134区的干部均没到达。

就在这时,突然接到三沟东沟圣祖庙甲长范苁报告,东南西北都发现了敌人,人数众多。同时还有消息说青龙、承德、平泉、宁城、兴隆等地也开来了大批敌军。

年三十的饺子还没吃到,部队又面临十万火急。我们当即研究决定,两支主力部队和远征工作队,由高桥同志统一指挥,向东北光头山方向突围。

这时,天降鹅毛大雪,不久,又北风呼啸,一时间风雪弥漫,搅得天昏地暗。恶劣的天气使部队难辨方向,看不清道路,敌人也是摸不清我们的确切方位,瞎摸乱打一气。突围中,好几次我们和敌人对面相遇,但他们都没有认出我们。我们也是得唬就唬,能混则混,实在不行,便先发制人,一顿手榴弹,把敌人炸的懵头转向,措手不及。而后,趁机夺路而去。

大雪已积有1尺多厚了。一夜的突围,我们走出大约30多华里。大家又冷又饿,筋疲力竭,估计可能已冲出敌人包围圈了,部队便在去光头山途中的一个小山庄停下来休息做饭。饭还没等做好,敌人又追了上来。部队只好边打边向平泉西北部的光头山撤去。

光头山山势比较平稳,海拔1700多米,顶峰树木稀少,杂草也不多,光秃秃的,所以人们称它为光头山。

入夜以后,光头山上风吼雪飘,天寒地冻。战士们腹内无食,大部分都穿着单鞋、单袜,空心棉袄棉裤,连件贴身衬衣背心都没有,又连续在风雪中作战奔跑,衣服鞋袜早已被汗水和雪水所浸透,被冷风一吹,硬邦邦的,就像披甲戴盔一样,一碰咔咔作响,每走一步都非常艰难。有的战士鞋底已磨漏,有的甚至断线掉了底。不少战士的手脚、耳朵都冻的毫无知觉,记得有个战士摔了一跤,手刚一着地,就触掉了好几个手指头,断了以后连血都不留。

当时,只有我有一副手套,便脱下来送给战士们戴,可战士们怎么也不肯,他们说干部往来奔去,更辛苦,应该干部戴。这样让来让去,最后决定给冻得厉害的同志互相传递着戴。

艰苦的条件并没有吓住抗日的战士,大家仍旧充满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我们站在山顶上,不时听到随风传来的阵阵枪炮声。有的战士风趣的说:“别看我们没放鞭炮过年,可我们把敌人引到光头山上来,让老百姓过了个安稳年。”有的战士说:“我们就是人民的军队,就是为老百姓着想嘛!”一个新战士说:“别看我们没放鞭炮,可我们有真枪真炮,多消灭几个小鬼子就算咱们给老百姓的新年礼了。”记得有个小战士,年龄也就十六、七岁,把脚冻坏了,同志们发现后,要抬着他走,他坚决不肯,一瘸一拐地向顶峰爬去。

拂晓,侦查员回来汇报说,光头山四面均有敌人埋伏,南面是日本鬼子,北边是讨伐队,东西两边是伪满洲国兵。

部队指挥员分析了这一情况,感到形势对我们极为不利。在山上孤守无援,无异于坐以待毙,必须趁天亮前,从西北边,即从敌人力量较弱的敌讨伐队和伪满洲国兵之间突围出去。

队伍整顿后,抽调了一批身体比较好的同志,一部分担任尖兵突围,一部分每四人一组,抬着伤病员沿着光头山西北边一条大沟向外突围。

这时雪停了,但朔风滚滚,又把地上的雪卷的漫天飞舞,放眼望去,山舞银蛇,到处是一片银白的世界。队伍只好淌雪前进。老侦查员于得水同志始终走在前边为同志们开道。战士们随后踏着没膝深的大雪,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走。不时有人掉进沟里、坑中,很快又在同志们的帮助下爬了上来。

风刮雪飘,虽然使我们行动艰难,但风雪吞没了我们的脚印,反倒帮了我们的大忙,使敌人难以发现我们前进的行踪。后半夜,队伍终于穿过敌人的封锁线,爬上了光头山西北的那个峰。

忽然,从光头山方向又传来了隆隆的炮声,不一会儿,步枪、机关枪也一齐叫了起来,大家一致断定是敌人发生误会在相互厮杀。枪声一阵紧似一阵,好不热闹。战士们高兴的笑起来,一个战士大声说:“打吧!多打死几个狗日的,省的老子费事。”

好不容易,部队总算下了山,来到瓦房沟的一个只有几户人家的小营庄里做短暂休整。

我们一面布置岗哨,告诉老乡严守秘密,切不可去漏风声,一面动员各家各户腾房子,准备柴禾,找盒子和凉水给战士用。一些关内来的同志急于取暖,把已经冻伤的手或脚用炭火烤,热水暖,结果不但伤势没好,反而更重了,手脚上都起了大大小小的泡,由黄而紫,由紫而黑。战士们疼痛难当,简直无法忍受。

老侦查员于得水一路上一直在前面蹚路,冻伤严重。脱下鞋一看,脚趾已坏死,一碰就掉了。老于顺手扔到院里,偏巧被一只狗看见,扑将上去一口吞入肚内,此情此景,痛人心痹,催人泪下。

我们几位指导员安排好同志们后,又到各屋看望慰问。不少伤病员怕拖累部队,都主动要求留下来养伤,减少部队的负担,以使部队尽早地突围出去。我们觉得有理,便责成区长李惠友带领几个同志负责将这些伤病员做了妥善安排。

第二天天刚亮,附近村子的一些穷苦百姓三三两两地把30多名重伤病员都接走了。临行时,战士们安慰伤病员好好养伤,再返战场;伤病员则鼓励战士们猛打猛冲,突出重围,替他们多打死几个鬼子。同志们依依不舍,挥泪相别。

这些伤病员后来多数没能回来。起初他们在老乡家养伤,后来老乡看情况紧张,怕被人发觉,又将伤员分别藏于炭窑或柴垛中,结果大部分战士被搜山的敌人发现,被逮捕送至承德监狱,有好多战士为民族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光头山突围战,我们损失极为惨重。

我第1远征队1中队除区长崔建舟一人身负重伤幸免牺牲外,中队长包文胜和40余名战士在来圣祖庙集合途中与敌遭遇,一场恶战后,几个战士负伤被俘,其余全部壮烈牺牲。

与这些英雄战士相反,在这次突围中也有个别人经不住艰苦环境的考验,竟背叛了革命,成为可耻的叛徒。远征工作队副队长李宝华就是这样一个败类。光头山战斗打响后,他担心同部队在一起目标大,总是独自溜边走,有时象兔子一样四肢着地爬着走,因此他的手脚比别人冻的更厉害。

冲出敌围后,我们决定把李宝华就地留下来养伤。他和另两名战士被接到一个老乡家,受到老乡无微不至的关怀。情况紧急时,这家老乡又把他和两名战士藏到一个远离村庄的报废了的矿井中,并带去他们三人所需的羊皮褥子,生怕他们冻着。每天天明前和天黑后,老乡都冒着生命危险给他们送饭,送炭。

不久他们三人的伤势逐渐好转,此刻的李宝华没有带领两名战士重返部队,而是私自一人投敌叛变了,成了中华民族的败类。     
  评论这张
 
阅读(42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