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开滦工人的海川支队  

2012-06-21 18:59:08|  分类: 冀东战斗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俊卿

党训班就在战斗中学习,战斗中训练。学员结业后,由丁振军和马军同志亲自谈话,一般都回工委报到,然后有的回矿,有的留工委工作。齐占元我俩是同一天入党,同一天脱产的。我俩和几个同志,向丁振军同志提出要求,不愿回工委去工作,要干,就穿上军装,扛起枪打日本、汉奸。经多次请求,丁振军同志同意了。但是去哪个连队呢?我们说哪个连队都行。丁振军同志说:我们研究了一下,组织一支工人武装部队,由你们这十来个同志作骨干。这样,我们结束了两个月的训练。

三、工人先锋队武装起来了,

组织队伍工作,是由马军同志具体办。发给我们十来个人一支湖北造步枪,一支单子手枪,每人发了三枚手榴弹。跟专署机关活动了一些日子,派了一名十八、九岁的王指导员(在大柳树、康各庄一次战斗中光荣牺牲),过了些日子又派来一名队长李振江(李是赵各庄矿工人给周文彬同志当过警卫员),这支队伍被命名为“工人先锋队”,不久扩大到二十多人,大多是从开滦矿跑出来的工人。开始在林西矿以南活动,后来就活动到唐家庄矿附近,接触小的战斗,一次,我们把石佛口铁路大桥炮楼上的铁路护路队的一个班,通过里应外合拿下来,十多个护路队士兵,放下武器投降。其中有五、六个参加了我军,其余发给路费回家了。这次缴获一挺机关枪,一门小炮,五、六支三八式步枪,一部分子弹、炮弹和其它军用品。缴获的武器无人会用(主要是机关枪和小炮),上级由别的部队调来钱克(会打炮)任机枪班副班长。宋子元(会用机关枪)任机枪班班长。我任三班副班长。这支开滦矿工人武装队伍,在四专署的领导下,担负着对专署机关的警卫任务,在战斗中锻炼成长,以缴获敌人的武器武装自己,逐步由十来个人发展到四、五十人的工人先锋队。队下设四个班。其中一个机枪班,三个步兵班。一九四四年一月份,丁振军专员带领工人先锋队,去路北军区开会。在向李运昌司令员汇报工作时,汇报了这支主要由开滦工人组成的工人先锋队的情况。

一天中午丁专员的警卫员小赵(脸上有点麻子,叫什么名字记不清了)来队部住地通知说:下午丁专员来,召集班以上干部开会。下午,丁专员和葛振武同志来到队部,跟我们十来个人讲,李司令员说要成立一个特务营,留下工人先锋队,与其它一个队编入特四连。营长是杨思禄,副营长贾子华,四连长是景德胜,调队长李振江当区长去(后来李叛变投敌,被敌人利用,失去价值后,在赵各庄矿被日本鬼子处决),让钱克、宋子元和我跟葛振武回工委,重新组织扩大工人武装队伍。过了两天钱克和宋子元先跟葛振武同志走了,我暂时留下。一九四四年正月初二,在贯头山以南张家峪村西打埋伏,打的对象是天字治安军。结果一打响,才知道是去迁安县的日本鬼子一个中队。从早九点左右一直打到天黑,日本鬼子死伤不少(死尸捡了几汽车)。我们四连和三连损失也不小。这次战斗后敌人在正月初未敢来扫荡,部队转移到丰润县下水峪,军民组织.联欢扭秧歌等活动。二月份一天,连长景德胜找我,说上级决定送你去军区军政学校学习。我到学校是一边打仗,一边受训练,学政治、学军事、学文化。军政学校校长是李运昌司令员兼。学习期满半年,毕业后回到特务营报到。住了两三天,景德胜连长通知我,上级命令让我速到工委报到。我接通知后到七家岭村,找到葛振武同志住地,向他报到并汇报了学习等情况。随后他分配我到滦工大队任一排长。

四、“海川部队”。

战斗在敌人心桩滦工大队经过半年多时间,到一九四四年八月份,已发展到一百多人,成为具有战斗力的武装部队了。大队长是葛振武同志兼任,设有大队部。下设一个队,队长钱克,政治指导员宋子元(这两位同志先后在战斗中光荣牺牲)。一排长是我,二排长段友三(后带枪回家未归队变节),三排长王金生(原是李运昌司令员的警卫班长)。我到职不久,又由上级派来周定中任副大队长,负责大队部的工作。这支工人武装队伍,主要是围绕开滦五矿,战斗在边缘区和敌占区之间搞扩军,扰乱敌人,消灭小股敌伪特务。战斗很频繁。还担负护送过往路北、路南的干部。不到一年的时间壮大到了二百多人,仍是下设一个队(相当连队建制)。一九四四年底前滦工大队改为丰南支队。工委葛振武同志不兼任大队长了,军区司令部派张遂同志任支队长,钱克仍任队长,宋子元同志仍任指导员。以后上级又调来王海成、王建民同志任副指导员,部队仍战斗在唐山和东三矿一带。丰南县县长是张伯英同志,我是这个时期和伯英同志相识的。伯英同志经常带领县政府和支队一起活动。一九四四年底到日本无条件投降,战斗频繁,部队也越打越强。一次配合军分区特务一连,在大新庄子和大佟庄之间打埋伏,用了四十分钟,消灭伪警备队一百多人。支队俘敌三十多人,缴获了步枪、手枪二十多支,特务一连俘敌大部,缴获大部武器弹药。秋季的一天,也可能秋后的一天,据侦察员报告,伪丰南办事处处长带领十来个骑兵,由胥各庄出来到末家营。当时张遂支队长和张伯英县长决定,在葛庄埋伏一个排。这个埋伏打得好,当时打死办事处处长等五人,打伤一人(是勤务兵,发给他路费后回家)。缴获手枪三支、马枪四支、战马一匹,打死战马一匹,跑了四匹。这场伏击战很快就结束了,我们为这一带人民除了一大害。一九四五年春季,敌人向我冀东根据地、游击区进行大扫荡,对路南平原采取拉网式的战术。这次扫荡敌人集中了各据点的敌伪军上万兵力,其中:日本侵华常备军,伪满州军姜鹏飞三个旅,伪治安军几个团,还有些伪警备队、特务队等。当时我军大部队奉命转移到路北山区,分区司令部命令丰南支队坚持战斗在路南,牵制敌人。支队起了一个代号叫“海川队”。为了争取主动,甩掉敌人,支队由内线往外线转移,由游击区突过去,回过头来向南转移,从吕家坨南程各庄,转移到石各庄宿营,天未亮发生战斗。石各庄以西偏北,响起枪炮声,这是昨晚宿营在北柳河的军分区政治部。政治部是由分区政委曾辉同志率领,还有分区特务一连和二连两连队。区小队也住在那里。支队长张遂同志发出命令,跑步增援投入战斗,分三路抄敌人的后路。被敌人包围的政治部机关和一、二连向外打,支队向敌背后猛攻,一个多小时后,特一连冲出来了,后边是曾辉政委和其他首长及机关人员,特二连断后。三个连队一字长蛇阵,交替边打边撤,敌人未追。后来知道敌人这次合围出动了三千左右兵力,在大风沙天气中,满州军和日本鬼子打误会了。这一次日本鬼子被打蒙了。敌人死亡惨重,但我军伤亡损失也不小,指导员宋子元同志负重伤。日本鬼子到处找“海川队”,可我们分区指挥机关早已转移到路北山区了,“海川队”也无影无踪,早巳到了敌人据点附近的吕家坨村。第二天派侦察员去战场作善后工作,支队在同一天夜间,急行军直向海沿老铺一带进发,待机回师消灭敌人。支队分乘二只三蓬三桅的大木船,在海上活动了五天五夜,同志们实在吐的不得了,吃也吃不进,渴了又无喝的。支队部决定在黑沿子以西海沿登上陆地。在海沿活动了几天,又向敌占区活动,扰乱敌人,牵制敌人兵力,减轻路北解放区的压力。一天夜里向北活动,宿营地是杨家泊,到宿营地后派侦察员,到尖坨、葛庄侦察黄各庄、宣庄、宋家营、小集各据点的敌人动态,并在尖坨找伪保长号房,要号比支队人数多两倍的房子,意思是我军大部队来。支队在杨家泊住了一夜,在夜间当班哨兵李洪印同志枪走了火,这一下暴露了目标,第二天白天部队换了便衣,吃过午饭休息时,回来一名侦察员报告房已号好、敌情无变化。支队长集合队伍,宣布宿营地是尖坨,以及遇有情况时的集合联络地点和口令等事项,命令队伍出发。先头部队尖兵是一排。部队离尖坨村千余米,发现从庄东头窜出几匹马,随后庄西、庄南和尖坨庄西南方向都发现了敌人,遭遇战打响了。这时,在庄里的侦察员才跑出来报告,说敌人从三路合击而来,有唐山高备一个大队,有特务队,治安军和满州骑兵队。支队长命令一排正面阻击,支队部和三排由支队长张遂亲自带领向苇塘里撤退(草泊)。二排由钱克队长和王建民副指导员带领,刚要向东南撤退,西南敌;人压下来了,二排也与敌人打响了。两个战士利用台田地地形,阻击敌人进攻,掩护三排和支队部向草泊里撤退保存实力。支队命令两个排坚持到天黑。一排正面敌人是唐日本守备队队长高备亲自指挥。敌人是机枪、小炮,我们主要是步枪、马枪和手榴弹。三排西南是姜鹏飞的满州军骑兵。战斗打了四个多小时,我们用步枪手榴弹战胜了日本的自动化武器。共打死打伤日本人大队长高备等百余人,敌人伤亡惨重。我们支队牺牲七位同志:五名战士、一名副班长,钱克队长托肠大战一个多小时,战斗快要结束时光荣牺牲。在草泊里安葬了七位烈士的遗体,我们全队擦干眼泪,决心为烈士报仇。党支部在那时不公开,支部开了秘密会议,总结检查了这次遭遇战的教训及战胜敌人的经验。讨论战斗中作战勇敢又要求入党同志的申请。张遂同志参加了会议,并宣布我为代理队长。日寇投降了,蒋介石下了山。盘据在各据点的日本侵华军队、伪军、特务队们抗拒缴械。支队奉命由高一侠同志作向导,夜袭林西矿矿警第四署,一攻而克拿下第四署,缴了他们的械。解放了押在拘留所的“政治嫌疑犯”和其它“犯人”,其中有唐家庄矿放炮工刘平,他是我们关系人。这次夜袭战先是张伯英组织政治攻势,但敌人抗拒不缴械,口口声声等待蒋委员长,所以,我们开枪、开炮,强迫矿警队放下了武器。

五、工人总队

工人总队发展壮大日本投降以后,这支工人队伍,已壮大为三百多人。有机关枪、小炮和三八大盖枪,真是有点大部队劲头了。上级为了适应新形势要求,将县支队改为“工人总队”,张遂同志把部队交郑希九同志领导。郑希九同志任总队长,张树先同志任政治委员。那时据知总队归新建的唐山市委领导,军事装备由路南十三军分区供给。总队下面还是设一个连建制(称队),我任队长,宋子元任指导员。郑希九总队长率领,转移到东塔坨、罗各庄、王盼庄一带活动。九月的一天,我们埋伏在八里庄与开平火车站之间,准备打掉由唐山火车站开出的一列五、六节车厢的火车,上边.有日本侵略军和家属。当时提出的口号是:夺取唐山市及开滦五矿各据点,消灭敌伪军,保护工厂矿山。这次战斗是要切断日本侵略军的铁路运输线,我们事先把铁道扒断一节,火车开到时,活车变成死车,埋伏在铁路两侧的部队一齐开火。经过三、四十分钟战斗,敌人大部被歼,部分逃回唐山市里。在部队打扫战场时,从开平火车站开来一辆敌人铁甲车,远距离打了一阵,但我军已经转移了。这次战斗缴获三八枪十几支、王八匣子手枪一支、还有其它战利品。打死日本中队长一人、士兵三十几人,打伤多少不详。两、三天后,我们又搞了几里路的铁道大翻身。之后,部队奉命进驻东缸窑村,扩军待命。接着郑希九总队长带我一个排和上级调来的一个迫击炮排,配合四十六团攻打开平镇。打下开平后,总队在陡河一带进行整训,组建连队。这时扩大到五百人左右,经上级批准编为三个连队,各连都是一百二、三十人。一连由宋子元任连长兼指导员,二连由我任连长兼指导员,三连由段友三任副连长(指导员是谁记不清了)。九月底十月初,军分区命令总队派一个连队到军分区报到,随大部队挺进东北。总队接到命令后,向各连进行动员,以后二连的要求被总队批准。我们二连到分区报到后,由分区作战股股长周定中同志带队,和另外两个连队一起经过长途行军和作战,到东北朝阳县,编入十九旅四十六团,为五连。十九旅旅长是张鹤呜同志,团长是尤水文同志。保卫长春、保卫四平后,我军经过长途行军,冲破国民党土匪的阻击,边行军边消灭土匪,到达北满。回师哈尔滨后,十九旅编入东北军区第六纵队,后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三军。这支工人武装队伍,现在仍在保卫着祖国四化建设,原工人总队二连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三军第一百二十八师第三百八十四团二营五连。他们同原潘家峪复仇团是一个营,复仇团是六连。

 

注:杨俊卿,原任唐山市经委副主任,现已离休。本文是他一九八三年三月写的回忆录。

  评论这张
 
阅读(67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