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巧取刘石各庄据点----把一个伪军团包了饺子  

2012-02-15 17:16:18|  分类: 冀东战斗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巧取刘石各庄据点

1944年秋,日寇为了保卫所谓“满洲走廊”,调伪满军源源入关,划冀东为“特别行政区”,令大汉奸姜凤飞为“行政长官”兼“行政主任”、“新民会总裁”,实行所谓“军、政、会一元化领导”,统一指挥伪军、政、宪、特、警,配合日军对冀东八路军打所谓“总体战”。正在嚣张之时,八路军晋察冀冀东军分区一区队,里应外合,在刘石各庄(今属乐亭县)一举歼灭绥靖军一个团,歼俘敌官兵450余名,缴获该团全部武器和一个军械库,创造了抗战时期我不伤一人,歼敌一团的出色战例。获晋察冀军区嘉奖。

刘石各庄位于滦乐公路中段,是倴城(滦南县城)、滦县城和乐亭县城公路交叉道口敌人的一个重要据点。

1943年秋季,绥靖军第五团侵占乐亭,在刘石各庄号称“京东第一家”的刘家大院安营扎寨。

提起刘家大院,方园百里无人不知,是“北国首富”大地主兼资本家刘新亭于满清初年建造的一所大庄园。庄园占地500亩,院内有各式房屋1400间。大院四周是高3丈宽5尺的大围墙,围墙之上设有马道,“女儿墙”上布满垛口、枪眼,围墙四角筑有炮台、碉堡。在围墙的东西南北方向开设5座大铁门,正门顶上是3层楼阁,远远望去宛如一座城堡。绥靖军第五团进驻后,又沿围墙增修了地堡工事,全院共筑大小炮楼、明碉暗堡72处,墙上拉起了电网,一般人很难靠近。龟缩在大院内的敌人经常四处烧杀抢掠,“清乡”、“扫荡”,当地百姓被害得苦不堪言。刘石各庄据点战略位置显赫,敌人已经把它作为兵站基地,不除掉它,严重阻碍着八路军的活动,威胁着路南一大片地区抗日政权的巩固。为此,冀东军分区几次召开会议,最后研究决定采取里应外合的办法拔掉这个据点。

恰在此时,北平清河镇伪治安军“陆军军官学校”第五期学员毕业分配。该校第四连上尉军官高建武和学员范祖耀、杨振鹤等一行6人,弃暗投明跑到冀东军分区。经组织审查、考验,司令员李运昌决定利用伪军当局已将范祖耀和杨振鹤分配到绥靖军第五团任基层军官的有利条件,打入敌人内部,配合八路军拔掉刘石各庄据点。为了安全,范祖耀化名古松,杨振鹤化名杨光。

19448月末,古松和杨光到刘石各庄报到后,分别被安排在一营三连和二营六连任代理排长。

古松和杨光利用工作之便,了解了敌人布防情况、警戒配备、住区分布及活动规律,同时物色对象,发展“盟友”。经过一段细心观察,他们发现刘家大院只留下西面城墙上的两个大门。其中北边的大门只限车马通行,平时上大铁锁,没事根本不开。南边的大门是进出通道,天亮开门,天黑上锁。这两个大挂锁的钥匙都由团副亲自保管,每天早晨由“卫兵司令”(排长轮流担任)到团副那儿取出钥匙开门,开门后立即交还。院落内的大小门,昼夜畅通无阻。白天大门外放上一二个门卫,晚上则要在围墙之上全面布岗,仅西面这垛墙上就有7个岗哨。每当全团出发执行任务,头天夜晚指定一个连留守,并由这个连派兵接替卫兵排值班。这些情况的发现使古松产生了一个大胆的设想。伪五团巢穴虽固若金汤,但警戒方面存在着一个严重的漏洞。何不利用这一漏洞,以“假传圣旨”的办法撤掉卫兵岗哨,然后落下大锁,打开大门,让八路军乘夜色快速进入刘家大院,全歼这伙儿敌人。他同杨光进一步详细勘察了院内的地形、工事和敌人分布情况后,按设想起草了方案,绘制了要图,由杨光带在身上,准备随时交给联络人员。

一天上午,军事演习中,杨光故意和他所在的三连连长发生争执打斗,一直闹到营长那里。结果,他俩被营长训斥一顿后,各自反省,等待处理。乘此机会,杨光决定送出情报。他把自己的军刀悄悄放到古松床边,暗示人已走,大步流星冲出了刘家大院,辗转找到了地下交通站,第二天到达一区队驻地,向一区队队长张鹤鸣、副区队长刘守仁、专员兼敌工部长张振宇等首长汇报了情况,呈交了设想方案和军事要图。

一区队首长向上级汇报之后,作出选择有利时机,利用夜色,里应外合巧取刘石各庄据点的决定。

杨光出走未归,引起了伪团部日本教官佐藤的怀疑,七天之内三次到六连对古松进行盘查试探。古松利用代理连长的身份,机智地化解了敌人的试探。心急如火地盼望“家里”来人联系,早日收拾这帮害民之众。

12月上旬的一天上午,正当古松带领士兵们在院内扫雪,迎面走来一个身穿长袍的中年男子,对古松说:“我是刘石各庄维持会长,名叫孔繁昌,是来团部办事的,有事想和古松打听,可否到连部谈谈。”进连部后他看左右无人,便道出他是“昌记运输公司”派来的暗语,并交给古松一封信。信中写道:

古松仁兄如晤:

弟已平安抵京,前次所谈生意,家父认为可做,兄有何事需弟筹办望告。

  杨光

古松阅后已明白他俩提出的方案已被采纳,当即告诉来人,他需要一把开启三簧大锁的钥匙,并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印有钥匙印记的腻子交给了维持会长孔繁昌。

一天,古松捎来口信,说是刘石各庄据点的日本顾问和伪团长到滦县开会,据点只剩下团副一人领班,建议乘这个机会拿下据点。

得到这个情报后,区队长张鹤鸣一方面召集了连排干部和有地方领导参加的紧急会议,商讨、研究作战方案,一方面派人与李运昌司令员联系,取得同意。

战斗准备在紧张进行,人们盼望着关键时刻到来,1222日晚,外出配钥匙的人仍旧没回来。就在这时古松传来了钥匙已经由他自己配好的消息。区队长情不自禁地脱口喊出:“天助我也!”

122310点,一区队全体官兵集合,进行战前动员。张鹤鸣站在土墩上,坦然自若,胸有成竹地讲述了智取刘石各庄的战斗方案。最后,他问大家:“有没有信心?”大家齐声回答:“有!”

1030分,区队长下达了出发的命令。一区队4个连的全体官兵每个人的胳膊上都系着一条白毛巾,由泽坨村出发。担架队紧随各连队尾,大车和民兵与他们保持二里距离。这天是个阴天,夜显得格外漆黑寂静,只能听到“沙沙沙”的脚步声和压低嗓门“跟上”的传话声。子夜1230分部队准时到达预定地域。

与此同时,古松在刘家大院也按预定计划秘密进行着战前准备。

子夜12点整,古松带着新发展的两个“盟友”来到西门卫兵排。古松将卫兵排长叫醒说:“曹排长,明天有任务,全团出发,让我们六连留守,现在来接卫兵。”

“好吧!马上就和你去团副室交接。”曹排长起来边揉眼边说。

“你这个死脑筋!深更半夜的,你不怕团副生气,将来找你麻烦!你去吧!我不去。”古松半真半假地说。

“这还不是他们规定的!”曹排长懒洋洋地嘟哝着,转过脸来对室内的部下大声说:“走,咱们回去!”

没费半点唇舌,古松就将伪五团的卫兵排撤了。待曹排长走后,古松又带着两个“盟友”上了门楼,对岗哨说:“我们六连来接你们连的岗,你们排长已回去了,你们也回去吧!”严寒的北风阵阵袭来,岗哨巴不得早点儿回连休息,二话没说便走了。接着他们又用同样的办法撤掉了所有岗哨,又迅速落下大锁。然后上门楼用红布罩着的手电筒向道口方向闪了三下。张鹤鸣见到后,赶紧让信号员对晃三下电筒,接着又见回了三下。暗号对上了。区队长一挥手,低声命令到:“突击排占领敌团部,解决枪炮连,一、二、三连解决敌人的三个营,按预先部署投入战斗。”这时,大院的大门已被内线打开,战士们像潮水般地涌进了刘家大院,由内线做向导扑向歼敌目标。情况和事先掌握的完全一样,伪军们大都酣睡如死,只有少数地方汽灯通明,或是亮着马灯,伪军军官们正在打麻将、推牌九,或是喝酒行乐。正当八路军将控制各个城墙、城角炮台和营房时,一个伪军出来解手,发现这么多人进入刘家大院,便喊了一声“谁?”,无人回答,他提起裤子便朝天开了枪,然后扭头就跑。张鹤鸣见状心想:与其叫他跑回去乱叫,不如再响一枪送他上西天,一抬手结果了他的性命。

根据情况的变化,副区队长刘守仁便命突击排的战士们抢占了有利地形,将仅有的那挺重机枪,架在大门的岗楼上,居高临下,控制了院内的各个通道。战士们脚下生风,没等敌人弄清枪声事由便迅速控制了各个城墙、城角炮台和营房。

正在寻欢作乐的伪军军官们听到两声枪响,还以为又是民兵来骚扰,继续打麻将,满不在乎地让勤务兵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勤务兵刚一出门,就被八路军战士掐住脖子,打倒在地。随后,古松带领突击排挑开门帘闯了进去,厉声喝道:“举起手来,缴枪不杀!”伪军官们一见,顿时傻了眼,伪连长陈麻子一见是六连代理连长,结结巴巴手指古松说:“你……你,这是咋回事?”“我是八路军。”伪军官们一听,顿时呆坐在椅子上,一营长一见,抬手掏枪,古松手疾眼快,一扣扳机“砰”的一声,一营长一声不吭地倒在地上。“谁动就打死谁!”随着喝声,过来几个战士缴了其余伪军的枪。

正在酣睡的敌人,随着“缴枪不杀,优待俘虏”的喊声,大梦初醒,睁眼一瞧,“我的妈呀!这八路可真神了,怎么如同天上掉下来一般。”还没等敌人明白过来,胸口已对上黑洞洞的枪口、明晃晃的刺刀,有几个胆大的想爬起来抓枪,刺刀早已扎进了他的胸膛,其余敌人有的围着被子坐着打颤,有的把头缩在被窝里发抖,有的顾不得穿裤子,就钻出被窝惊慌地举起手来,哀叫:“我投降,我投降!”除几个负隅顽抗的敌人被打死外,其余全部被生擒活捉。

战斗没用两个小时就胜利结束了,八路军无一伤亡,敌五团除在阁楼看守团旗和电话总机的30多人从北门逃跑外,其余全部被歼俘。缴重机枪两挺,轻机枪15挺,迫击炮3门,电台两部,步枪650余支,子弹8万发,还有几百箱手榴弹和大量军需品。战士们押着俘虏,望着缴获的武器弹药开心地笑了。便道无人无人的袍之众察了院内的地形

  评论这张
 
阅读(6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