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他们倒在抗战胜利的前夜---杨家峪战斗  

2011-10-04 22:12:51|  分类: 冀东战斗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馆主,近日考察了甲山后,来到杨家峪,祭拜了才山等烈士的纪念碑,凭吊这40多位壮烈牺牲英雄。最遗憾的事,他们牺牲后42天,日本就战败投降了。此次战斗极大的影响了冀东抗战事迹的宣传,因为冀东军区的文艺骨干,包括作家黄天,还有冀东尖兵剧社和长城剧社的骨干大部牺牲或被俘。直接后果是:解放后冀东抗战的宣传大大落后于其他抗日根据地,尽管冀东战斗要更加残酷,战果更大,影响更深。)照片本人拍摄

       1945年7月1日,冀东军分区尖兵剧社和十五军分区长城剧社联合公演了黄天、今歌同志的新作四幕歌剧《地狱与人间》。此剧以反映人民及其军队反抗日寇“集家并村”法西斯暴行为主题的,奉军区首长之命,他们赶赴军区驻地进行纪念演出。

7月3日早晨,尖兵剧社和长城剧社的80多名文艺战士,在军区副参谋长才山同志率领下,由遵化县支队长耿兆江带一个加强连护送,从十五军分区腹地滦河东岸出发,奔赴军区机关驻地玉田县。

晚上9点多钟,行至离原定宿营地鲁家峪尚有15华里的时候,由于女同志和小同志精疲力竭,掉队落伍的越来越多,行进速度越来越慢,为此,决定夜宿杨家峪。

杨家峪是距玉田、丰润较近的一个山村,三面环山,一条小干河穿村而过,形成河南,河北两条街。两个剧社和县大队的同志住在河北街。

就在这天夜里,满洲队170多人把仅有200余户的杨家峪重重包围起来。

4日拂晓,云雾朦朦。敌人乘我军集合前撤岗的机会,偷偷接近村子。杨家峪武装班长杨喜德发觉后,急速返村报告。这时,两个剧社的同志,有的刚到集合场,有的刚出院门,几名动作慢的女同志还在房东家里。突然两声枪响,接着是机枪吼声和手榴弹爆炸声。此时,县大队排长艾荣带其排己在西山与敌人接了火。接着,小干河南岸也响起激烈的枪声。于是,才副参谋长命令集合场上的同志撤退到一条胡同里,警卫部队在河北沿上还击。由于敌人枪多火力猛,后来警卫部队也被迫撤到胡同里。

胡同被敌包围后,才副参谋长命令部队趁天没亮突围。警卫部队在前,女同志和小同志在中间,除重伤员由男同志挽扶外,轻伤员全部跟着突围,有战斗经验的同志留在最后。剧社的同志除干部有几条短枪和勤杂人员的几条步枪外,其余每人只有两颗手榴弹。突围队伍集中了所有的火力一阵猛打,从胡同冲了出去。此时,天还没亮,加上朦朦晨雾,敌人摸不清我方底细,被突围队伍甩出的一排手榴弹打的懵头转向,闪出一条道路。突围队伍乘机冲出村子。

突围队伍冲上村西山时坡,遭到山上敌人的机枪拦击,警卫部队伤亡很大,被迫退回山下。这时,枪声越来越紧,村里村外响成一片,只有西南山上的枪声比较稀疏。当突围队伍转向西南山坡时,埋伏在山上的敌人突然开火,把冲上来的突围队伍压在山脚的大坝坎下。此时队伍仅剩20多人,除几名警卫战士以外,多数是女同志、勤杂人员和伤员。

天亮后,突围队伍发现东山上有一面敌人的大红旗,红旗指处枪声更为激烈。才副参谋长指了指飘着红旗的东山,命令长城剧社指导员王维汉和副社长朱希明带领女同志和小同志向东突围。未等王维汉说话,才山、黄天两位首长为吸引敌人的火力,和几个警卫战士带着伤员,跃过坝坎迅速向西猛冲猛打。东山上的红旗指向西山,顿时西山上枪声大作。王维汉、朱希明带领突围队伍隐蔽地向东冲去。

东山是杨家峪附近最高的一座山,山下是10几里长的大沟。王维汉、朱希明率十几个人拉开距离,选好隐蔽地点,一个一个地猛跑过去。距离高峰还有一百多米的时候,他们在几块巨石背后隐蔽起来,准备最后突围。这时,山头上红旗下站着10几个敌军官,正举着望远镜向西窥望。山峰南的鞍部趴着3个鬼子,也目不转晴地望着西山。西山上的枪声依然一阵紧似一阵。于是,王维汉决定立即从山峰南的鞍部突围,随后他一声呐喊,几个人朝鞍部飞快地冲去。他们的突然出现,把山上的敌人吓懵了,以为是袭击他们的指挥部。当他们快到山腰时,敌人才醒悟过来,组织火力射击,然而王维汉己率队冲出了最后包围圈。

才参谋长和黄天等10几个同志,为掩护同志们突围,被敌人围在西山脚下的一片葡萄园里。此时,所有带枪的同志,都只剩下最后一发子弹了。敌人的吼叫和劝降声此起彼伏。此时,才副参谋长看了看周围的每一个同志,然后和黄天交换了一下眼色,举起手枪用最后一发子弹,射进自己的胸膛。黄天同志望着倒在血泊中的才山同志,泪如泉涌,他又含情地望着同志们,似有千言万语,最后,他拭去眼泪,决意自殉。这时受了重伤的通讯员杨斌赶忙爬过去,但未及夺下首长的枪,黄天同志就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剩下的战士,砸毁了武器,撕毁了文件,等待着最后的时刻。敌人冲进葡萄园后,杨斌怒视着鬼子,艰难地爬了两步,当一个鬼子走近,他猛地抱住鬼子的腿,狠狠咬了一口。鬼子嚎叫一声,用刺刀割断了他的喉咙。这时刻,年仅十八岁的青年党员杨子臣,身负重伤,以惊人的毅力挺立起来,搬起石头向敌人砸去。在敌人刚进村时,今歌为了掩护战友张瑞、李碧冰突围,被敌人围在这葡萄园里,由于手枪打不响被俘。他和刚入伍的青年女学生杨素兰被逮捕后,破口大骂敌人,至死不屈,壮烈地牺牲在敌人的刺刀下。挂重花的朱愉鼎,满脸血迹,当他从昏迷中醒来时,目睹上述悲壮场面,胸燃怒火,一心想冲上去报仇,但因伤势太重未及爬起又昏厥过去。他是在葡萄园里遇难的唯一幸存者。

这次战斗,除突围冲出去的同志,活下来只有被群众化装或以其他方法掩护下来的林志强、席珍两个女同志和戏剧队副队长冯树奎,其他同志都壮烈牺牲。

担任护送任务的耿兆江同志,在战斗打响后,率队与敌浴血奋战,首先率队从村南冲出重围,但见首长和剧社同志未随队冲出,又率侦察班和部分战士杀入重围。侦察班7人牺牲了6名,仅剩王义生一人,仍没找到剧社的同志。于是,耿兆江又率队打个两进两出,因寡不敌众,营救剧社的同志突围未能如愿。

战斗结束后,突围出去的同志返回杨家峪。他们和乡亲们一道,按照当地风俗,以隆重仪式,安葬了烈士。

这次突围战,两个剧社和警卫部队共牺牲40名同志,杨家峪村失去了4位乡亲,有18名同志被俘,他们在敌人监狱中坚强不屈,后均在“双十谈判”时获释,在冀东异常残酷的抗战中,文化战线一次损失这么多同志是绝无仅有的

杨家峪村隶属遵化市党峪镇。党峪镇政府发动全镇民兵、共青团、学校师生和青少年集资并参加义务劳动,于1984年8月1日,在杨家峪南山烈士殉难处树碑纪念。 

他们倒在抗战胜利的前夜---杨家峪战斗 - wangwang648 -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他们倒在抗战胜利的前夜---杨家峪战斗 - wangwang648 -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陵园南墙因修路拆除,杨家峪因承唐高速穿庄而过,搬迁到新庄址。正在修建之中,比较乱,

他们倒在抗战胜利的前夜---杨家峪战斗 - wangwang648 -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不知谁献的花已干枯了,但也说明烈士没有被遗忘。

 

  评论这张
 
阅读(96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