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冀东地区的战地之花——“尖兵剧社”  

2011-10-18 21:34:43|  分类: 转载网上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冀东地区的战地之花——“尖兵剧社”

抗日战争时期,在冀热辽抗日最前线活跃着一支特殊的队伍,他们以文艺的形式战斗在抗日战场上,这支队伍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尖兵剧社。她传奇式的经历和光辉业绩,被冀东抗日根据地的广大军民广为传颂。尖兵剧社的名字,人人皆晓,至今在老区人民心目中,留有深刻的印象。     

 

诞生:冀东八路军的第一支文艺团体      

1942年,冀东的抗日斗争异常激烈、艰苦,敌情严重。毛泽东主席强调:干革命要靠枪杆子和笔杆子,两者缺一不可。时任冀东部队政治部主任的李中权,非常重视毛主席的这一论断。抗日战争,不仅需要手持枪杆子的战斗队伍打击敌人,同时必须要有手持笔杆子的文艺队伍,同敌人作斗争。因而早在抗日战争初期的1938年,冀东部队就有文艺宣传队活动。1939年至1940年,冀东八路军十二团和十三团,先后组建了小型宣传队,使冀东部队的文艺活动逐步开展起来,为建立冀东部队的专业文艺团体,创造和准备了条件。  

1942年5月23日,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之后,《讲话》精神迅速传到了全国各抗日根据地,冀东抗日根据地的广大文艺工作者,深受鼓舞。当时,冀东部队对开展部队文艺工作极为重视,特别是政治部主任李中权同志,他积极主张抗日部队建立一支专业文艺队伍,以文艺为武器,宣传抗日,动员军民,激励斗志,对敌斗争。  

1943年春,冀东军民经过五年的浴血奋战,冀东的抗日形势好转,部队壮大,组建一支专业文艺队伍的时机已经成熟。这项任务首先落到曾任平西抗日根据地挺进剧社指导员的张茵青和曾经从事过剧社工作的邓子如身上。尔后,刘大为(十三团宣传队队长)、张景福、王维汉等文艺骨干相继调来,剧社的筹备工作正式开始。很快,从连队选调来一批较有文化的干部、战士。在华北联大文学院学习过的管桦也调来了,在地方坚持工作的罗明、林野、张君如、石更新、田涓等一批女同志也调来了,还有在部队担任宣传科副科长的舒江(傅敏之)以及北平艺专毕业的美术家安静也参加了剧社。新的岗位,新的工作,召唤着各路人马,一时,剧社热闹起来。4月,戏剧表演艺术家郭东俊和音乐家黄河、美术家尤飞虹从晋察冀军区抗敌剧社调到冀东抗日根据地,抗大二分校文工团的田篱(田力)、卜雨、韩大伟等专业文艺工作者也先后调来了。这时汇集到一起的同志,已有四十多人。这些同志的到来,扩大了冀东文艺队伍,使冀东部队文艺工作蓬勃开展起来。  

经过紧张的筹备,1943年7月1日,冀东部队在迁安县西水峪村召开千人大会,在会上,剧社正式成立。因为剧社活动在敌人心脏,是一支在敌后坚持游击战的文艺新军,所以剧社被命名为“尖兵剧社”。为了迷惑敌人,剧社代号为“二○三”部队。尖兵剧社是冀东部队的第一支文艺团体。  

剧社成立后张茵青担任了第一任社长,郭东俊任指导员,黄河任音乐队队长,田力任戏剧队队长,安靖任美术组组长。当天晚上,在西水峪西山坡搭起了舞台,点燃了汽灯,挂起了有“尖兵剧社”四个大字的大幕布,举行了剧社的首场演出。演出节目有活报剧《参加八路军》,张茵青导演,演员有郭东俊、田力、黄河、邓子如等,剧本是郭东俊由晋察冀带来的。还有独幕话剧《糖》、合唱《中国共产党怎么样》、《子弟兵进行曲》和管桦词、黄河曲的《七月进行曲》以及田力词、黄河曲的《拥军爱民对唱》,黄河担任指挥,受到好评。演出非常热烈,台上台下交织着歌声、掌声和笑声。这是八路军剧社第一次演出,轰动了冀东抗日根据地。演出大大提高了广大抗日军民的斗志,抗日的歌声从此响彻长城内外,响彻渤海之滨,响彻冀热辽大地的每个抗日战场,歌声点燃了千百万抗日军民的热情,激励着广大军民奋起抗战去解救民族的危亡!     

 

成长:冀东抗战岁月的烽火中      

首次演出后,冀东平原的青纱帐起来了,剧社跟随部队挺进滦东地区,投入恢复基本区、开辟新地区的斗争。在北宁铁路沿线昌黎、滦县、乐亭、抚宁、迁安一带,剧社配合部队的政治攻势,开展大规模的抗日宣传活动,召开群众大会,演出文艺节目,帮助建立区、县抗日民主政权。剧社每次演出,台下总是人山人海,因为只要有剧社演出的消息,乡亲们就奔走相告,十里八村的人都赶来观看,他们有的坐马车、有的骑毛驴,那阵式特别壮观。乡亲们兴奋地说:“好家伙!八路军上万人,带着大剧团,到处搭台演戏,宣传打鬼子……”   

 在尖兵剧社的宣传影响下,不少知识分子和青年男女,纷纷要求参军,打日本鬼子,有的还报名参加剧社。早期毕业于北平艺专的耿介,就是这时来到剧社的,他在音乐方面有很深的造诣:他熟悉民族民间音乐,能出色地演奏笙、管、笛、箫、二胡、琵琶、三弦等多种乐器。他的到来,对剧社的音乐工作,特别是对乐队建设、人才培养,起了重要作用。  

这年秋天,晋察冀军区文艺科科长、抗敌剧社副社长、华北联大文工团团长黄天,调来任尖兵剧社社长;抗敌剧社音乐队副队长、音乐教员今歌,调尖兵剧社任音乐队队长;以及康占元、周苏、李碧冰等由抗敌和挺进剧社调来尖兵剧社。不久,北平燕京大学毕业的小提琴家周方和来自敌占城市的纪良、詹真辉、刘北鲁等具有专长的艺术人才,也先后来到剧社,加强了剧社领导和创作力量。  

1944年抗日战争进入残酷的斗争阶段。秋天来临,地里庄稼收割了,我们依赖青纱帐与敌周旋的隐蔽环境消失了。这时,敌人的报复“扫荡”开始了,部队和剧社面临新的更加残酷的考验。鬼子扬言要寻找剧社,剧社不得不化整为零,分散下部队,开始了游击生活。仅1943年至1944年一年时间,剧社经历的战斗就有上百次。受到敌人合围追击就有五六次,分散的小组或个人被敌人包围是经常发生的事。斗争的残酷性和复杂性,是其他抗日根据地少有的。剧社先后有六位同志,在与敌人的搏斗中牺牲了。1945年7月4日,尖兵剧社和长城剧社在遵化杨家峪战斗中遭敌伪重兵突然袭击。黄天在万分紧急的情况下,掩护大家突围,他走在最后,大部分战友脱险了,但他自己却被敌人重重围困在村中,突围无望,黄天迅速而镇定地将身上的文件烧毁,之后从容饮弹,结束了自己宝贵的生命,表现出共产党员的高尚气节。同役壮烈牺牲的还有今歌,他在战斗中子弹打光了,最后把枪藏了起来,把他的第二支枪——笔,捣坏了,牺牲在敌人刺刀下。通讯员杨子臣,在突围中打死了三个敌人,牺牲时刚刚十八岁,他身负重伤,昏倒后,面对凶恶的敌人,痛骂不已,奋力挺立起来,搬起石头向敌人砸去……女战士杨素兰,是参加剧社不久的新同志,至死不当俘虏,面对死亡,毫不畏惧,破口大骂敌人,最后壮烈牺牲在敌人的刺刀之下。朱春林烈士是剧社的炊事员,在敌人面前英勇顽强,宁死不屈……   

在敌众我寡的形势下,剧社按照毛主席的游击战术,与敌人展开巧妙的周旋。敌人在东部“围剿”,我们就到西部;敌人到南边,我们就到北边;青纱帐起来,我们下平原;青纱帐倒了,我们回山区;有时集中,有时划分小组活动,使敌人无法找到我们。为了保护剧社同志的安全,剧社成立了战斗班,抽调了有战斗经验的同志组成应急自卫战斗班,集中剧社的马枪、步枪、手枪,由战斗班使用。这些同志非常辛苦,平时是演员,又兼舞台工作;战时则是冲锋在前、退却在后的战斗员,哪里危险,哪里艰难,哪里就有他们。有一次剧社随特务营(即警卫部队)在丰润县境活动时,突然发生敌情,部队决定设伏击围歼这股敌人。剧社全体同志被安排在一个山坡下隐蔽,剧社战斗班随营长杨思禄参加了战斗,和战士并肩冲锋陷阵,一举歼灭了敌人。这一年,剧社行军三千六百里,直接参战八次,缴获了大量武器弹药。可以骄傲地说,在冀东广袤的大地上,没有哪次大的战斗,是没有尖兵剧社文艺工作者参加的。长城内外、燕山脚下,滦河两岸、渤海之滨,到处留下尖兵剧社文艺兵的足迹!        

繁荣:文艺之花硕果累累      

抗日战争期间,尖兵剧社人才荟萃,他们同冀东广大军民长期生活在一起,战斗在一起。那些顶天立地的英雄,可歌可泣的故事,激发了文艺战士的创作激情。

黄天社长不仅自己动手写剧本,还鼓励大家搞创作。当时,黄河、刘大为、管桦生活在一起,战斗在一起,共同从事文艺创作。他们一起写歌、写诗、编剧,成绩显著,被称为冀东文艺战线上的“三剑客”。

由于大家的共同努力,尖兵剧社的文艺创作空前繁荣,大量脍灸人口的戏剧、音乐、诗歌和美术作品不断问世。这些作品,有歌颂抗日英雄的颂歌,有揭露敌人暴行的檄文,有反映军民鱼水情的诗章……如话剧:《四个英雄的故事》(刘大为编剧),《三百人一条枪》(刘大为、管桦编剧),《长城线上》(王舒编剧),《拥军模范于平》、《沟线上》(黄天编剧),《凯旋之夜》(田力编剧)等;抗战胜利后的话剧:《合流》(刘大为、管桦、耿介编剧)等;小歌剧:《蔡哑巴捉顽军》、《老百姓大翻身》(刘大为编剧,劫夫作曲);戏曲《害人反害已》(郭东俊、昨非编剧)等;音乐作品有:歌曲《尖兵剧社社歌》(黄天词、今歌曲),《准备反“扫荡”》(刘笳词,今歌曲),《创造模范连》、《七月进行曲》(胡可词、今歌曲),《我们的旗帜到处飘扬》(刘大为词、黄河曲)等。这些戏剧和音乐作品形式活泼,内容充实,都真实地反映了现实战斗生活。它们质朴的魅力,就像晨光中开出的花朵一样,饱含露珠,散发着奋斗不止的革命气息。

这些作品的写作,几乎都是在行军路上,在弥漫着硝烟的弹坑里,在月光如水的山顶或老乡家昏暗的油灯下,在战斗间隙,从作者心底泉涌般流淌出来的。仅从1943年7月到1944年7月,尖兵剧社同志在极其紧张和艰苦条件下,演出了剧本58部;军歌、战歌、群众歌曲、器乐曲、宣传画、连环画、街头诗等120多件(幅);出版《大众报》三期和《尖兵歌集》6集,以及供连队、乡村学校使用和阅读的大量文娱材料;组织了83个舞台演出,105场音乐会。  

1944年苏联红军在欧洲战场取得决定性胜利,日寇在太平洋战争中节节败退,战争形势向着有利于我们的方向发展。这时冀东的情况也在不断发展变化:冀东部队改为冀热辽军区,下属五个军分区。部队发展了、地区扩大了,尖兵剧社的工作也全面铺开了。

剧社的演出,南到渤海,北到长城,直插入“满洲国”。白天的时候,剧社的演员们进行大量的宣传工作,天一黑下来就进行演出,演出完毕立即转移;有时就在街头、路口、庙前演出,不用搭台、不用化妆,说演就演,说走就走;演出的形式因地制宜,多种多样。有时远离敌人,有时靠近据点。不管剧社到哪里演出,方圆几十里的老乡,都潮水般地涌来,热闹非凡。演出不仅吸引了城镇居民和商人,甚至有的伪职人员也换上便衣,偷偷地从据点里出来观看演出。

1944年夏天,剧社在玉田鸦洪桥附近演出,一个伪军小队长来看戏,看到日军杀害我国妇女的情景,他难过得落了泪。当年冬天,他带着自己的小分队,在平谷县峪口村,毅然反正投明,把枪口对准了侵略者。尖兵剧社就像一块磁铁,有力地吸引着成千上万的人民群众。 

 1944年,由于部队的发展变化,部队文艺工作也有了发展,各军分区先后都建立了剧社。在尖兵剧社的帮助下,培训各军分区剧社,黄天、今歌、田力、黄河、刘大为、管桦等都致力于这项工作。同时还派出一批骨干力量,如王维汉、韩大仲、卜雨、刘健夫、傅敏之等分别担任了这些剧社的领导工作。尖兵剧社在冀东再不是孤军奋战了,它播下了革命文艺种子,遍地开出了鲜艳的花朵。 

 1945年8月,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抗日战争取得了最后胜利!当时剧社正住在玉田县鸦洪桥,整个驻地的军民,都沉浸在极度欢乐之中。尖兵剧社的同志们,在这无比兴奋的时刻,却不约而同地失声痛哭起来,他们怀念一个多月前牺牲的黄天社长和音乐家今歌等烈士。眼前这欢庆胜利的狂欢场面,让他们百感交集,由刘大为作词、黄河作曲的《我们的旗帜到处飘扬》,就在这样的心情下诞生了。歌曲在尖兵剧社演出后,很快就流传到冀东各军分区剧社,各旅宣传队;流传到冀热辽八路军各部队;流传到冀东抗日根据地各中小学;流传到全国解放区各地;甚至流传到国民党统治区,受到大后方民众和全国人民的喜爱。歌曲选入了《九·一八以来的中国名歌选集》,影响深远。 

1945年9月,日本投降之后,尖兵剧社随冀东部队挺进东北,去迎接新的战斗。   

尖兵剧社是在党和人民哺育下,在血与火中诞生成长起来的我军著名文艺团体。她的光辉业绩,将永远地载入史册!

  评论这张
 
阅读(8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