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巩玉然——忆王厂沟伏击战  

2011-09-30 19:41:28|  分类: 冀东战斗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消灭日本关东军春田中队

——忆王厂沟伏击战 

1943516,我冀东军分区警备连(那时我是该连二排长)随军分区政治部李中权主任来到抗日根据地王厂沟。此村的房屋已被敌集家并村时全部烧毁,我们在此地区活动,全是在无人区露营。就在这天下午,13团特务连护送从晋察冀军区来的百余名干部也到了这里。艰苦的岁月,抗日的战友不期而遇,又增添了新的力量,同志们的心里都格外高兴。不久,我们又接到情报,驻扎在长城北喜峰口北孟子岭的日军要进攻王厂沟。李主任得知后认为歼敌的良机到了,因为敌人在这一带实施杀光、烧光、抢光和集家并村政策,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老百姓早就把他们恨透了,李主任早就有打击这股敌人的打算,只是由于各种原因,均未得手。这次,他分析了当时的敌我形势和打击敌人的有利条件,决心就在王厂沟打一场伏击战,歼灭这股敌人。

李主任对新来的干部说:我现有战斗力很强的两个连队——警备连和特务连,其中特务连战斗力更强,打一仗给你们看看。5月的王厂沟草木旺盛、山高林密,到处是一派郁郁葱葱的景色。按着李主任的战斗部署,我们埋伏好兵力,警备连在村东山,特务连和指挥所均在东南山,只等敌人进村时将其一举歼灭。

第二天,敌精锐的关东军101师第9联队春田中队150余人直奔王厂沟而来。意外的是,上午8时敌进至王厂沟东5公里的棒锤岸时,又突然向北转到瀑河川去了。李主任对指挥人员讲:敌人向北转移,可能从王厂沟北进攻。遂临时迅速变更部署,将特务连由王厂沟东南山调到王厂沟西山;警备连从村东山调到王厂沟村东北山和村内。上午10时,这股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从未受过打击、不可一世的敌人大摇大摆地进入了我们的伏击圈。指挥所发出了战斗开始的3发信号弹,早已埋伏好的两个连队的所有火力,同时向敌人猛烈射击,打得日军晕头转向,东奔西窜,乱作一团。敌为了挽回败局,又重新调整兵力,如同饿狼扑食一般地向我阵地进行反扑。但在我英勇还击下,均未得逞,敌人死伤大半。战斗进行得比较顺利。可是,当我部队冲下山去准备消灭被压制在山沟里的残敌时,突然发现敌后续部队抢占了村北的骆驼脖山头,用轻、重机枪、步枪组成密集的火力网,掩护山沟里的敌人向我们反击。由于敌人凭借有利地势,发挥了很强的火力,我们数次冲锋均被敌火力所阻,伤亡较大,只好暂时停止攻击,战斗打成对峙局面。

局势告诉我们,当务之急是首先消灭村北山头之敌。为了拔掉这颗“钉子”,全歼春田中队,连长张进学命令我带领两个班和一挺轻机枪,从制高点居高临下,向敌人占据的山头接近,歼灭该敌。接受命令后,我们迅速地通过四百多米宽的密林和峭壁,抢占了距敌东侧阵地约50处的一个小山头。为了弄清这股敌人的情况,我决定:先作一次试探性的进攻,留下一个班作掩护,我带一个班冲上去,如果敌人不多就消灭他们。当我们把一排手榴弹投向敌阵地,并乘势往上冲的时候,高地上竟有二十多个日军端着刺刀反向我们扑来。此时,敌众我寡,我们只好暂时撤回阵地。

狡猾的敌人充分利用了山头上的一个大石崮作掩护。石崮有一人多高,一间房子那么大,它的南侧是我们刚才冲击的路,北侧是断崖,崖下是瀑河川。敌人往石崮西侧一躲,我们枪打不着,手榴弹又投不到,成了一个天然屏障和死角。

我一面派人向上级报告情况,一面召集班长研究敌情、地形和打法。我想:现在从兵力对比和地形条件看都有利于敌,而不利于我。所以我们不能强攻,只能智取。但怎么智取法?这时六班长张泽明指着敌人阵地对我说:“排长你看,如果能派几个人到大石崮的东侧,向西侧敌阵地上投掷手榴弹,先干掉一部分敌人,再乘势冲上去就可以消灭这股敌人了。”四班长苗得路接着说:“这样可以,但必须用火力封锁石崮南侧的通路,决不能让敌人绕过来,保障我左翼的安全。”

我觉得大家说的都有道理,是歼敌的好方法,便命令机枪班长张良负责阵地指挥,并注意随时用火力封锁石崮南侧,以防敌人绕过来形成对我包围的态势。我带领五、六班悄悄地从东侧摸上去。

当我们摸到石崮边时,发现石崮半山腰有个能站四五个人的台阶,距敌只有三四米远,一石之隔,且站在台阶上,挺起身子就能看见敌人。于是,我小声对他俩说:“这个地方太好了!”我们就以台阶为阵地,石崮为依托,恨恨地打击敌人。一切准备好之后,我们一顿手榴弹向敌阵地砸去,顿时硝烟弥漫,碎石纷飞,炸得敌人鬼哭狼嚎。当敌人发现这一致命威胁时,企图从南侧来包围我们,但刚一露头就被我机枪火力打了回去。敌人一看包围不成,就拼命地向我们扔手榴弹,落在石崮后边的多数掉下断崖,落在石崮上面的炸不着我们。突然,一颗手榴弹从石崮上滚在六班长脚下的台阶上爆炸了,他不幸光荣地牺牲了。接着又一颗滚落在我站的台阶上,直打转转。见此情景,我飞起一脚踢下去,手榴弹落到断崖半空中爆炸了。

急红了眼的日军见仍没奏效,就像发疯了的野兽,竟孤注一掷地搭人梯向石崮上爬,企图越过石崮消灭我们。可敌人刚露头,就撞到我们的枪口上,先后爬上来的几个日军都被我们一枪一个地“点了名”,像死猪一样地栽了下去。这时,五班长小声对我说:“排长,手榴弹、子弹都打光了,怎么办?”我知道,此时我们和敌人已经战斗了约一个小时,但敌人始终没摸清我们的虚实,暂时还不敢过来。所以我满怀信心地对他说:“你拣几块石头来,弹药打光了咱们就用刺刀、枪托和石头,同样也能消灭敌人!”事过不长时间,一大个子日军又爬上石崮,我急忙用刺刀猛地一刺,他的脑袋开了瓢,像一头黑熊一样坠入石下。突然,一颗子弹打在我面前的石头上爆炸了,我躲闪不及,头部负了伤,血流满面。五班长催我赶紧下去,我说:“留下你一个人不行,咱们再坚持一会,干掉它几个再走也不迟。”正说着,日军嚎叫着又爬了上来。

“好啊!砸呀!”我和五班长一齐举起石头狠狠地向敌人砸去,乱石砸在日军的头上,他们叽哇乱叫,一个接一个地滚倒在地。

就这样,我们与敌人仅一石之隔,战斗了一个多小时,消灭了部分敌人,就撤回阵地了。

回到阵地上,正好三排长张治国带领两个班,携带几十颗手榴弹来增援我们。

这已是下午4点钟了,战斗打了一天,同志们饭水未沾,即饿又累,但大家全然不顾,仍精神抖擞地准备迎接更残酷的战斗。

随着一排排手榴弹的怒吼声,一场更激烈的战斗又开始了。正当阵地上的日军被手榴弹炸得不知所措、龟缩在一团的时候,我们就像猛虎下山一样,冲上敌阵地,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格斗。我们在东山头上拼杀,西山头上的指挥所人员和后方来的干部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他们都站起来,一齐鼓掌叫好:“警备连打得好,打得好!”战士们受到极大的鼓舞,更增加了杀敌的勇气。面对着残杀无辜百姓的强盗,我感到国恨家仇一齐报的时候终于来了,我全身的力气都凝聚在刺刀上,连续刺死3个鬼子,真是痛快极了。山头上的战斗,我们共打死了20多个日军,缴获重机枪1挺、三八式步枪13支,掷弹药筒2具,手枪2支,战刀2把。

天色渐渐黑了,日军春田中队百余人已基本被我消灭,仅有几个日军借夜色钻进密林,整个战斗就这样结束了。但老红军副营长薛惠荣牺牲了,我们连长张进学负了重伤,全连伤亡30余人。当时,无论是在热河,还是在冀东战场上,以两个连的兵力,一次歼灭一个日本中队的还是不多的。大家纷纷议论,咱们李主任能文善武,有胆有识,所以才能以二比一的兵力打了一个漂亮的歼灭仗。这次战斗,威震敌营,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极大地鼓舞了当地人民的抗战情绪。

当日夜,我部队乘夜暗越过瀑河川,到距王厂沟对面约3公里处的北大山一个山村的附近密林中隐蔽。第二天,日军500余人在3架飞机掩护下,来到王厂沟收尸。我们看得一清二楚,只因敌我兵力悬殊而不能消灭他们。

  评论这张
 
阅读(57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