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冀东八路军打鬼子十大精彩战斗之(6)-----王厂沟伏击战  

2011-09-30 19:38:48|  分类: 十大精彩之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中权指挥王厂沟伏击战

    李中权原在抗大二分校工作,党组织考虑到冀东、热南的战略地位,于1942年秋晋察冀军区司令部决定将李中权从抗大二分校调入冀东军分区任政治部主任。经过李中权次在王厂沟的政治整军工作的开展,干部战士对斗争形势有了正确的认识,更加坚定了抗战必胜的信念,部队中党的领导和政治工作得到了加强,主力团多数连队党员比例达到了30%左右,建立了党的各种制度,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大大提高,干部之间、官兵之间、军民之间的关系更加密切,一些不良倾向得到了有效的克服。李中权同志在王厂沟开展政治整军工作之所以能够顺利地进行、成果显著是与王厂沟革命群众在各方面的大力支持分不开的。从此也加深了李中权同志对王厂沟的感情,与此同时李中权同志也十分仇恨敌寇对王厂沟人民的摧残。

  1943512日,李中权率领着分区政治部和初成立的尖兵剧社在分区警卫连的掩护下到达了喜峰口以北的热南王厂沟村,群众的房子已被日寇烧光,粮食大部分被抢走,许多抗日群众被害,全村一片凄凉。但许多抗日群众和干部仍在敌人烧坏的破墙上搭起草棚,有的到深山沟里临建住处,坚持同日寇斗争。李中权部队到后,群众就拿出忍饥挨饿省下来的一点粮食给他们吃,由于粮少人多,只能做稀饭吃。而且冀东部队1943年前都是高度轻装,从不带碗,除了群众借给少量的碗以外,都是用树叶当碗吃稀饭,生活很艰苦。就在当天下午,由晋察冀军区送来的干部才山等同志(才山同志来冀东分区任副参谋长)百余人,由十三团特务连护送到热南王厂沟,与李中权会合。在口外物质条件很艰苦的情况下,李中权仍设法较为丰盛地欢迎了他们。就这样当晚有600余人宿营于王厂沟,目标是不小的。

   第二天拂晓,侦察员报告,东边发生情况,敌已进到棒锤崖,直奔王厂沟而来。我们当时判断敌是发现我目标,寻找作战,我们有两个作战较强的连队(十三团特务连颇有战斗力),虽有大批干部与机关须掩护,但山大林密不需过多占用战斗部队掩护。时间虽在上午作战对我们不利,但此地区山大交通不便,敌不能很快对我造成合围之势,故此我们下决心要给来犯之敌以痛击,以此来为热南人民报仇,并提高人民的抗战信心。以配合关内之反扫荡,我当即令侦察连埋伏于王厂沟之北山,打击进犯王厂沟右侧和切断敌之归路。特务连埋伏于王厂沟南之小山,打击敌之主力,机关和新到的百余名干部派专人率领至王厂沟西南之深山沟里,用一个班掩护。

  上午7时许,我站在特务连隐蔽的山上,从望远镜里清楚地看到敌人是日本鬼子,穿着黄色尼子军装,个个头上戴着钢盔,约150余人,正由棒锤崖到王厂沟的山梁上走来。有一个日军指挥官佩带着指挥刀,拿着望远镜,正在对王厂沟窥视,指手划脚地摆弄着。我们部队隐蔽得很好,没有什么目标给敌人发现,又等了半个小时,敌人并没有从东边大道上直奔王厂沟,这使我们感到奇怪,敌人到哪里去了呢?又等了一会儿才明白,原来敌人改道取瀑河川之滨,绕过王厂沟北山,然后从西边小道上迂回过来。

  敌人的这一切,我们隐蔽在山岗树林时看得清清楚楚。五月间的天气敌人已感到热了,有的还敞着衬衣,150多名鬼子正由王厂沟西口沿小道进向我王厂沟村。我们这时想到敌今天是完全中我埋伏圈了,山上部队非常隐蔽,由于看到敌来路有变化,有的部队主力及时地又很快隐蔽地改变了布置,敌人似乎并没有发现我军,大摇大摆直奔王厂沟而来。这时塞外的山岗里除春鸟鸣叫之外,其他什么声音也听不到。昔日繁华的王厂沟村,已被敌破坏得断瓦残墟,此刻谁能控制住对敌人的愤怒?!

  突然间,我们埋伏的两个连14挺机枪和6门小炮(掷弹筒)一齐发出怒吼,把敌人压在村口中间的小条山沟里。机枪子弹、手榴弹像雨点似的落在敌人的头上,整个王厂沟、瀑河川都颤动起来,我英勇的特务连战士在薛连长、王指导员的率领下趁硝烟向敌人扑去,展开了一场血战。面对着凶恶的日寇,他们用刺刀穿、手榴弹打、枪托砸……当场打死了60余名,从鬼子的尸体上得知,此系日本关东军101师团九联队建制的春田中队。敌人的武器甚好,我们首次缴获到敌人步枪三八双准星、带刺刀的轻机枪和带镜子的九二式重机枪。

  敌人虽已被歼大部,但剩下的少数仍在石头砬子里顽抗,敌人抢占了我警卫连所占领的制高点的最北端下面的一个山头。这个山头是靠沟口的,警卫连是在沟内抢占制高点的,故未和敌人遭遇。敌人从这个山头上用重机枪扫射,警卫连用全连火力进行掩护,二排长巩玉然同志率领全排从制高点居高临下,向敌人占领的山头迅速接近。待二排接近山头时,发现敌人火力很猛,连长估计二排攻下这个山头可能困难,又命一排副排长张治国同志率一排前去增援。但由于二排同志们求战心切,在一排未到之前,他们已发动了两次进攻。第一次冲锋,由于敌人拼命抵抗,用掷弹筒当手榴弹打,再因我兵力较少,未能攻下山头,和敌人只隔方桌大的一块石头,与敌人拼手榴弹和刺刀,但因敌人人数多,火力猛,许多同志受伤、牺牲,最后只剩下四班长和二排长两个同志和敌人拼杀。他们的刺刀刺死敌人后丢在敌人身上(那时是三八枪,刺刀是活的),子弹打光了,枪托也砸断了,最后他们就用石头打敌人,致使敌人爬不到重机枪旁,最后四班长也牺牲了,二排长巩玉然也负了伤,他还用石头砸敌人,直拼到一排赶到,参加了与敌人拼搏,战斗进行到下午二时许还没有结束。此时我即令特务连抽一个加强排,绕到王厂沟东边进至北山,配合警卫连歼灭北山之残敌。在我部队运动过程中,敌曾用重机枪扫射,欲阻止我对北山的增援,但我部队迂回敌侧,使敌未能阻止我部队运动。北山敌人的太阳旗高高悬起,这更增加了我广大指战员的愤怒,个个决心歼敌。在下午4时许,我北山4个排的兵力同时向敌人发起冲锋,敌我双方投出手榴弹,紧接着展开了白刃战,最后敌被我全歼。此时,除山沟里躲在石砬子后边的少数敌人仍与我顽抗外,春田中队已被我全歼,我两个连也伤亡了50多人。薛辉荣连长牺牲(薛辉荣是陕北红军老干部,颇优秀,原为十三团营长,因部队整缩改任连长,牺牲时仅二十几岁),张进学连长和巩玉然排长也负了伤。当夜,部队在当地群众帮助下,安置了伤员,掩埋了牺牲的同志之后,我们安然渡过了瀑河川到北大山去了。

  第二天上午8时,敌500来人南从喜峰口,北从宽城,在三架飞机掩护下又来到王厂沟,敌人在王厂沟点起了熊熊大火,烧尸之后,抬着尸体各从原路奔回据点。我们在瀑河川对面大山树林里清清楚楚地看到敌人的每一举动。敌走后,我们开了庆功大会,即率领部队进关与李运昌司令员会合。

  这次歼灭战极大地鼓舞了热南人民,大大地增强了我抗日军民的必胜信心。

  通过这次歼灭战的胜利报捷,使得李中权同志认识最深刻的就是王厂沟人民不怕牺牲的抗战精神。在整个的全天战斗过程中,王厂沟村的广大党员、民兵和革命群众都投入到战斗中,他们冒着枪林弹雨为战士送水、送饭、送鞋、组织担架抢救伤员,并冒死把轻、重伤员抬送到安全地带去等一切行动,李中权主任在指挥战斗中都看得最清楚。就是说,王厂沟村的革命群众,对这次战斗的胜利报捷贡献是不小的。从此,李中权主任与王厂沟人建立起深厚的感情和牢不可破的友谊。

  评论这张
 
阅读(3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