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鬼子用两挺重机枪换走了谁的尸身?  

2011-08-30 23:01:47|  分类: 冀东战斗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滦东战场上,老12团曾经击毙过一个特殊人物,日军曾经用2挺92式机枪和2万子弹,换走了尸体。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众说纷纭。更奇怪的是,战斗指挥者马骥回忆中并未提及此事,曾克林回忆中也没有。此事首见于计明达的纪念文章中,又见于当地老战士回忆,又在一名在东北的12团老战士吕大全口述中,发现踪迹。但时间明显不一致。

       一说:1945年4月,一说45年2月,视频中则说是44年7月。

      2重挺机枪和2万发子弹换尸体倒是完全一致。

         计明达的纪念文章

      “19451月初冀热边特委改为冀热辽区党委,冀热边军区改为冀热辽军区,李运昌任司令员兼政委,原第三地委、专署和军分区,按晋察冀边区统一序列,改编为第十六地委、第十六专署和第十六军分区。曾克林任军分区司令员。七区队扩建为第十二团,马骥任团长;八区队扩建为第十八团,田川(周家美)任团长。4月十二团马骥部队在榆关镇东新寨民兵的配合下,在榆关北的金山岭伏击日伪军,打死日军要员1名,随从3名。这名日军要员服饰与众不同,还配有旌旗徽章特物,相传为日本天皇驸马。当地民兵觉得这名日军很重要,就将其尸体藏于深山中。日军气急败坏,集中山海关、秦皇岛之部队2000余人多次“讨伐”,索尸不得。最后,经双方谈判,用枪支弹药将敌尸换走。

原县教育局副局长张弼廷同志曾写过一首诗歌《打驸马》:“小日本,心眼歪,一心出发想洋财,抓住民夫向北来,到在捎弓寨。马团长,探明白,急忙遣将把兵排,三路分兵来得快,包围捎弓寨。小日本,出了庄,我军机枪响叮当,打得鬼子无处藏,好象虎撵羊。王队长,把令传,喊叫民兵齐向前,鬼子死尸用绳拴,抬走莫迟延。民兵队,更勇敢,捆起四蹄杠子穿,抬着死尸一溜烟,刹时到北边。伪县长,为了难,印出通知向北传,死尸不给我命完,百姓也不安。王队长,发了言:‘你要死尸也不难,要你两挺重机关,子弹来两万。’伪县长,忙答应,遣人就把枪弹送,还给死尸就万幸,救了他的命。我县长,计明达,要他征收一起拿,今后不许来讨伐,滚出我中华。”

       来源:燕赵都市报冀东版

     “小日本心眼歪,一心出发想洋财,抓上民夫往北来,一来来到捎弓寨,马团长看明白,三路分兵来的快,小日本一出庄,我军机枪响丁当,打得鬼子无处藏,好像虎撵羊……”在抚宁县榆关镇捎弓寨村,至今还有老人会唱这段歌谣。这段歌谣歌颂的是秦皇岛地区一场著名的战斗———金山岭战役,在这场战斗中,抗日将领马骥带领的3个连和捎弓寨的40多名民兵,打了一场漂亮仗:击毙7名日本兵,其中一人是日本皇室成员。马骥用此人的尸体,换了两挺重机枪和2万发子弹。

  抚宁县的赵先生看到本报的抗日故事征集启事后,给我们打来电话说,他的祖父知道不少马骥部队抗日的往事。当我们冒着细雨到达捎弓寨的时候,赵玉国、赵新民两位80多岁的老人已经等候多时了。两位老人当年都是捎弓寨的民兵,而且都是那场战斗的亲历者,他们自豪的向我们回忆起那场战斗。

  半路设伏打死鬼子大官

  19452月,日本兵在扫荡时抓到爆破组一名叫永平的民兵,严刑拷打下永平招认在安庄有7杆枪。这天,天刚蒙蒙亮,20多个日本兵带着200多名伪军气势汹汹的去安庄查枪。捎弓寨紧邻安庄,正在南山放哨的民兵远远看到鬼子来了,立刻撞钟通知村里。当时村里人都知道马骥的部队就在安庄北岭,就都往这个方向跑。找到马骥的部队后,民兵向马骥报告了敌人的情况。当时马骥的部队大约有500人,听说对方只有200多人,马骥当即拍板:咱就打他个伏击战!于是,在熟悉地形的当地民兵带领下,一个连从村东的小树林包抄,一个连从正面伏击。


  赵新民老人笑呵呵地回忆,刚刚看到日本兵的钢盔,一名性急的战士就用土炮向鬼子的方向轰了一炮,谁知这一炮打高了,打在不远的地上,轰了民兵和战士们一脸土。马骥本想等敌人走的近些再开打,见此情况当机立断:立刻开战。战士们从两个方向进攻,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那200多名伪军一看大势不好,哪还顾得上他们的皇军,都各自逃命了,有的鞋都跑丢了,手榴弹、枪丢了一地。

  因为当时八路军的口号是中国人不打中国人,马骥的部队等这些伪军跑了之后,重点围剿日本兵。这二十多名日本兵异常顽固,一直负隅顽抗,其中有一个日本人30多岁,长脸,穿着高级的丝绸衣服,两个穿马靴、戴军官帽的日本军官紧紧守在他身边,显然这个人的身份不一般,没准是个大官。马骥亲自用重机枪扫射,打伤了那人的脚后跟。

  那两个日本军官保护着大官往回撤,后来三人被打散,其中一个日本军官从水沟离逃跑,灌了一靴子泥水,被击毙在水沟里。而另一名军官和那大官从另一条路逃跑,八路军和民兵追了他们56里地,跑得嘴角直泛白沫子,最后民兵发现了他们,立刻报告给部队里的一位副班长。可能是过于慌乱,那个日本军官手里拿着枪竟然忘记开,副班长上来一枪就结果了他,那个大官也中枪滚进沟里。后来一检查,那个日本军官的枪里还有3发子弹。在打扫战场时,有民兵发现了受伤的大官躺在沟里,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武器,最后民兵们用石块砸死了大官

  大官的尸体被抬上来后,战士们发现他还佩戴着一个金质的徽章,这个情况立刻被上报给马骥。马骥一听就知道这个人的身份不简单,命令把尸体运回来,于是民兵们用草绳编成绳子,捆着鬼子的手脚,像抬猪似的把5具鬼子的尸首都给抬了回来。赵玉国老人说:我抬的就是那个穿丝绸衣服的。马骥把这几具尸体藏了起来。

  大官尸体做成大买卖

  马骥的判断没有错,在以后的几个月里,抚宁、北戴河等地的鬼子都聚集到了榆关,2000多鬼子像发疯似的寻找这几具尸体,也不记得扫荡了捎弓寨、安庄这几个村子多少回,捎弓寨村18口锅都被砸了,发现哪里有新坟也刨开看看。


  更令人发指的是,他们找不到尸体就把怨气发泄在老百姓身上,捎弓寨就有三名村民因此丧生。张连科老人被鬼子抓住给他们做饭,因为饭做得不稀不干,鬼子大骂良心大大的坏了,用刺刀扎死了张连科;鬼子扫荡时向逃跑的村民开枪,打伤了村民徐长庆(音)的膝盖,徐长庆和9岁的男孩大信头(音)落了后,鬼子举着枪追上他们,大信头吓得大哭,徐长庆把他紧紧搂在怀里,鬼子照着大信头的脸轰了一枪,打中了徐长庆的胸口,两人同时被害。后来村里人找到他们的尸体时,发现大信头的脸都被崩没了,只剩下后脑勺。大信头要活着和我同岁,村里一位闻讯赶来的老人说:小时候我们还一块玩呢!

  鬼子搜了3个月也没找到大官的尸体,据说大官的亲属在城里紧闭大门,说是找不到尸体,不许日军和伪军入城。恼羞成怒的鬼子把这几个村围了起来,用玉米秆子把村民的房子围上,扬言再不交尸体就要烧房杀人。安庄一个村民跑出来向马骥报告,马骥为保护百姓的安全,而且本来也想利用这具尸体要挟日军,于是放出话来同意谈判。鬼子派了外号死孩子精的抚宁县伪副县长,和咱们这边的县长计明达谈判。我方提出要2挺重机关枪,2万发子弹,而且一个月内不许来扫荡,日军答应了我方的要求。


  最后,我方交还了鬼子的尸体,日军则乖乖的送上了枪支弹药,而且果然一个月没有来扫荡。后来听说这个被打死的大官是日本天皇的驸马,本来是想跟着他们的皇军历练的,没想到一命呜呼。

      吕大全的回忆视频:

  

  评论这张
 
阅读(7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