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杨十三 留美博士举家抗日  

2011-08-26 00:09:17|  分类: 冀东抗日英雄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十三 留美博士举家抗日(图)
作者:新报记者 万力闻 天津师范大学学生记者 康梦洁
2011-07-26     天津网-数字报刊
杨十三 留美博士举家抗日 - wangwang648 -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留学美国的杨十三博士
杨十三 留美博士举家抗日 - wangwang648 -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杨十三戎装照
杨十三 留美博士举家抗日 - wangwang648 -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杨十三侄子杨秀峰
杨十三 留美博士举家抗日 - wangwang648 -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杨十三大女儿杨效昭和曾孙杨小冀

  北京西城区佟麟阁路西一处老四合院,这里是98岁的杨效昭老人的家。

  附近邻居没人知道,这位患有高血压和糖尿病,每天要吃十几种药,已经多年足不出户的老人,是原中组部副部长李楚离的夫人,曾任十八集团军总部和朱德、聂荣臻等首长的保健医生。

  老人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自己现在什么工作都做不了,党还养着自己。”

  当记者问起“毁家纾难的抗日英雄”杨十三,她才露出骄傲的笑容说:“我没有辜负父亲杨十三的教导。”

  留学美国

  1936年1月,当时还是汇文中学学生记者的安岗(原《人民日报》副总编辑、《经济日报》总编辑)曾在报道中描述杨十三:“杨先生是个很瘦而矮的中年人,光头穿着个蓝大褂,足着国产的鞋……我预料他一定是个十足洋味的大学教授,现在一见面,却原是个工人模样的学者……”

  杨效昭说,父亲杨十三,原名杨彦伦,投身抗战后曾改名杨裕民,因堂兄弟中排行十三,得名杨十三。1916年,杨十三毕业于直隶省立高等工业专门学校(后改为河北省立工业学院,即河北工业大学前身)。1920年,杨十三自费赴美半工半读,考入纽约西拉求斯大学,攻读化学工艺学及造纸技术,获取博士学位。1929年受校友、河北省立工业学院院长魏元光邀请回母校任教,担任化学制造系教授兼斋务课主任。

  抗战前,杨十三当教授的月薪是240块大洋,算是绝对“高收入”阶层,但全家人一日三餐都是粗茶淡饭,“白菜都是珍品,点油亦须计较”。节省的钱,都用来支持党的活动和贫困学生。

  杨十三常说的一句话,“人不能为钱活着,钱要用在有意义的地方。”

  抗日战争爆发前,杨十三与父亲杨立三在家里开办了一所“立三私立平民女子学校”。

  “当时一些富户怕自家女孩子走出家门上学学‘荒’(坏)了,农民则认为女孩子上学无用,杨十三挥笔写了一个‘女子有才便是德’的横匾,悬挂在教室里。”

  除了杨十三的女儿杨效昭与侄女兰毓英等亲戚朋友中的女孩子入学,他又到附近各村逐家逐户动员农家子女入学读书,聘请一名教师,开设国文、算术、音乐、体育等课程,三十多名学生不论贫富,不限年龄一律免收学费。

  “国难当头,在办理爷爷丧事时,爸爸写了一副‘活着不孝死了乱叫’‘封建劣俗摒弃打倒’的对联,劝说家人‘不搞迷信’‘不披麻戴孝’‘不哭倒头纸’,说服哥哥把省下来的资金购买枪支弹药资助抗战部队,赈济鳏寡孤独的乡亲。”

  “工字团”

  2003年清明前夕,河北省邯郸晋冀鲁豫烈士陵园“杨裕民烈士墓”前,杨十三的曾孙杨小冀站在2米高的墓碑前,望着烈士墓碑上系着的鲜红绸带,久久不能平静。

  “实业厅厅长严慈约动员太爷爷申请造纸技术专利,他却说他研究造纸技术是为了振兴民族工业,不图名不图利,甘愿尽力,不想申请专利。”

  杨小冀告诉记者,杨十三回家后发现,当时中国几乎95%的纸张都是日本、朝鲜等“舶来品”,中国传统造纸业受到强烈冲击,一蹶不振。杨十三经过数年试验,发明了用“苇子”造纸的“碱法亚硫酸盐苇浆造纸技术”,先后在上海大中华造纸厂和江南造纸厂投入工业生产。同时帮助同乡李显庭建成冀东第一家半机械造纸工厂“显记造纸厂”,很快批量生产出桑皮为原料的机制红辛纸,重振迁安“造纸之乡”。

  根据党史资料记载,1913年,杨十三在南开中学读书期间,认识了比他低一年级的周恩来,参加了“觉悟社”,与周恩来等同学一起同台演出戏剧,同时也受到共产党员、侄子杨秀峰(杨十三的侄子,河北法商学院教授,抗战期间曾任冀西游击队司令员、晋冀鲁豫边区政府主席,解放后任河北省人民政府主席,教育部部长,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等职)的影响,从此立志救国救民。

  刘绍友在《杨十三名人传略》中写道,1937年,杨十三以河北工业学院部分爱国师生和校友为主,组建了地下抗日组织“工字团”,主要成员有:杨十三、洪麟阁、连以农、路秀三、马岂汀、杨效贤(杨十三侄子)、杨效昭(杨十三女儿)、杨效棠(杨十三儿子)、杨云峰(杨十三侄子)、司可荣(杨十三内弟)、杨启伦(杨十三堂弟)、刘汝林(杨十三表侄)、马树璐、赵显斋、马伯元、古兴舟等人。

  1938年7月,杨十三带领着这支由家人子女和河北工大师生组成的“工字团”投笔从戎,离开天津,奔赴冀东。在共产党员李楚离(后与杨十三大女儿杨效昭结为夫妻,北大学子,参加过八一南昌起义,抗战期间任冀东区党委书记兼冀东军区政委,解放后任中央组织部副部长、人事部副部长)的指导下,在丰润县田家湾子村成立冀东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洪麟阁任司令,杨十三任政治部主任,参与组织发动了20多万民众参加的声势浩大的“冀东抗日武装大暴动”。

  满门忠烈

  回想起为父亲杨十三当地下联络员时,杨效昭仍清楚记得:那一年,她只有20岁出头,还在北京大学医学院读书,寒暑假放假回家时,不仅负责给生活困难的同志送钱和米面,还要借出诊为掩护,传递情报。

  杨效昭说,从杨十三担任河北省工业学院教授时起,就经常把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藏在家中,连家中不满十岁的小儿子杨津生都懂得去门口看看是否有可疑的人。“后来怕他出去后乱说话惹出事,通过党组织,家里把刚11岁的小弟弟送去了延安。”

  长城抗战时,杨效昭经杨十三动员从北平赶赴前线救护二十九军负伤将士。冀东暴动后,杨效昭先到八路军(十八集团军)总部,后来到晋察冀根据地医院做了一名医生,同时又是“白求恩卫生学校”的教师。

  抗战期间,朱德、聂荣臻等八路军首长都曾经是杨效昭的病人,治疗康复的人不计其数。

  杨十三的妻子司湘云是个裹了小脚的农村妇人,一直默默地支持着丈夫。据杨效昭回忆,母亲经常嘱咐孩子们“你们听话,出门不要乱讲”,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探监”和“收尸”。“有些场合父亲不方便出面,母亲就去。为那些遇难的同志收尸时,母亲总说那是‘表弟’,然后想办法买棺材安葬。每次母亲都会哭,而且哭得特别伤心。”

  冀东暴动期间,邓华、宋时轮纵队的参谋长李钟奇,在战斗中身负重伤。杨效昭回忆说:“父亲派我大哥杨效贤秘密护送李钟奇到天津,请父亲的挚友、名医黎宗尧、池石卿安排为李钟奇做手术,取出左胸碎弹片。为了安全起见,术后立即转移到我家护理疗养。我母亲司湘云精心伺候茶饭;我二妹效莲,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也经常跑医院取药。”一个多月后,李钟奇伤愈才返回部队。

  冀东大暴动后,因叛徒出卖,司湘云在天津陷入了危险之中。

  “日本宪兵闯入家里的时候,母亲机智地拽下床箱上的被子,把最小的妹妹藏在被子底下。她被宪兵队捉了去,上了电刑,日本人还放狗咬她。”杨效昭曾见过母亲身上被狗咬伤的痕迹,提及那段历史,淡定的老人眼中有些湿润,“但是即使是和叛徒当面对质时,母亲也不承认她为‘地下党’工作,并一口咬定不知道父亲和我们的去向。”

  日本人无奈,抱着放长线钓大鱼的想法放走了司湘云,但要求她随传随到。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司湘云几乎日日被传唤。每次她去宪兵队时,人力车夫总是不要钱,并会一直在外面等她出来。还有一次,日本人逼问她家里人的去向,居然有个不认识的年轻人来到宪兵队,自称是她的大儿子,和她一起受刑……那时候司湘云就知道了,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浩气长存

  “你看这张照片,是我父亲唯一一张身着军装的照片。”杨效昭指着老照片说,冀东暴动时,杨十三已年近五十,刚开始时,人们都说他年纪大了,做些领导组织工作就行了。可他并不在意自己的年龄,做事都亲力亲为。

  每一次战斗,杨十三都冲在前面,这让杨效昭很担心,毕竟父亲年龄大了,身体不好,又没有军事经验,可父亲没有丝毫畏惧,这是他一贯的作风。

  据杨效昭说,“冀东暴动”本来定于1938年7月16日举行,7月5日,因汉奸刘秉忠告密,冀东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司令部所在地——地北头村遭敌包围,杨十三、洪麟阁带领暴动骨干与十倍于己的敌伪军在玉田县小狼山上周旋战斗,至深夜,他率部掩护洪麟阁突围,与在玉田县十里坨村的李楚离的队伍会合,幸有滂沱大雨,才转移到鲁家峪。

  7月9日,杨十三与洪麟阁领导的冀东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在地北头村宣布起义。尔后,杨十三又与洪麟阁率所部千余人与冀东八路军于7月12日一举攻克玉田县城。活捉日寇驻玉田顾问石本,伪县长郎惠和投降。

  冀东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很快发展到四千余人,连续攻克沙流河、亮甲店、鸦鸿桥等镇,并一度攻克丰润县城。

  据《燕赵双娇》中写,1939年夏天,日军为摧垮太行根据地,集中5万日伪军,向当时八路军总部所在地的晋东南地区发起第二次九路围攻。辗转来到八路军总部的杨十三胃病复发,得不到很好的休息,生活条件异常艰苦,又不得不随总部频频转移。朱德、彭德怀和左权等总部首长在敌情万分紧张和工作十分繁忙时,每日都要探望杨十三的病情。

  1939年7月21日,杨十三终因长期劳顿,重病积疴,在太行山与日寇作战转移时,在山西黎城县上遥镇附近的浊漳河畔,牺牲于担架上,年仅50岁。临终前,还反复嘱咐连以农、冯于九说:“告诉那几个人(指子女们)要跟共产党走”,“你们要紧紧地跟共产党走,抗日意志不能消沉……中国若没有共产党、八路军,日本鬼子是打不出去的。”

  《新华日报》(华北版)称杨十三去世“不但冀东不幸,亦国家民族之损失”。朱德总司令题写了挽词。毛主席为杨十三书写挽联:“国家在风雨飘摇之中,对我辈特增担荷;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于先生犹见典型”,横额为“浩气长存”。

  新报记者 万力闻 天津师范大学学生记者 康梦洁

杨十三 留美博士举家抗日 - wangwang648 -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评论这张
 
阅读(7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