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人圈----人间地狱采访记实  

2011-08-22 23:46:53|  分类: 日伪的暴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采写于2005年,文中时间皆以2005年为准。


人圈


“圈”,关猪、羊等牲畜的地方。


“人圈”,就是把人像牲口一样关起来的地方。这是侵华日军的又一大发明。

[

为了切断人民群众与抗日武装的联系,日军实行惨无人道的“无人区”政策,大面积的田地不许耕种,把中国人从村庄里赶出来,集中生活在居住和卫生条件极其恶劣的“人圈”里。日军称为“集团部落”。


集团部落创于1933年11月,“乃是吉林省盘石县参事官岛升提出的成熟方案……”1934年12月3日又发布了“建设集团部落公告”。1936年年末,建立“集团部落”400个,至1939年共建13451个。


没有经历过那种非人生活的人,很难想象“人圈”的生活状态。


“人圈”,有三个层次,一是“无驻禁作地带”,在这个区域里,见人就杀,见房就烧,见东西就抢。区域内不能有人住,不能耕作,是绝对的“无人区”。二是 “禁驻不禁作”地带,人不能居住,但可以耕作。三是人圈,即把日军认为八路军控制的区域内的老百姓都赶到伪满控制的区域,一般三到五公里内建立一个村庄,用高十几丈的围墙围起来,墙的四周建有碉堡,一个集团部落有1到3个门不等,根据部落大小来定。百姓日出而作,日落而归,不得早出晚归。大的人圈里住有日军和伪军,他们划有专门的居住区。老百姓只能在距“人圈”方圆3至5里内活动和耕作,如果出现在“无人区”内,被日军发现,一般都难逃厄运。


长城沿线千里无人区还有731部队的影子。在河北省兴隆县的六道河、二道河、大水泉、双庙、白马川等地出现出血热、疫病、炭疽、疟疾等传染病,虽然“人圈”卫生条件差,但是日军投毒、投放细菌的嫌疑也不能排除。


见证人:赵明恩 男,84岁,兴隆县蘑菇峪乡蘑菇峪村农民


 

我们住在蘑菇峪人圈,是1943年修建的,从成功村往下所有村子的人都要进入这个“人圈”。这一带有三个“人圈”,河北面的叫蘑菇峪人圈,里面住的都是从别的村子搬来的人,大概有600多户。河对面的上游还有赵家人圈(30户),下游是陈家人圈(20户)。大集家并屯后,赵家人圈和陈家人圈都增到了 100户,蘑菇峪人圈也增加到800户,有4000来人。日伪的一个中队,黑岩讨伐队和姜大队都驻扎在陈家人圈南边的高坡上,后坡上还有两个碉堡。我们这儿没驻日军,但他们隔三岔五的就来。


住“人圈”,最害怕的事是闹瘟疫。我们这儿闹时,蘑菇峪人圈里害这种病的人最多。症状一般都是头疼,发烧,昏迷,便脓血,稀便,闹得最厉害是1944年的七八月份,每天都要死几十个人,最多的一天抬出去的死人得有51个。有的是全家都死了,家里有一个人得了这病,你传我,我传他,快得很。到日本投降的时候,蘑菇峪人圈里没多少人了,死于瘟疫和被杀死的,不会少于2000人。


日本人一边杀人,一边用凉水洗刀,最后,洗刀桶里的水都变成红的了


蘑菇峪人圈东边有三个杀人坑,每个坑里都得有几十具尸体。日本人杀人前,先鸣锣把老百姓都召集到一起,拉到杀人坑那儿,强制大家看他们杀人,他们就是想以此来警告那些想逃跑或者通八路的人。1944年秋天,黑岩讨伐队一次就在这儿杀了12个人。日本人一边杀人,一边用凉水洗刀,最后,用来洗刀的桶里的水都变成红的了。黑岩是讨伐队的队长,身穿黄褐色的军服,挎着东洋刀,肩章上有黄色的三道杠,老百姓都特别怕他,他可是杀人不眨眼的。我们这一带的人都叫他老黑岩,他经常把人抓到“无人区”杀掉,这样就“名正言顺”了。我们这一带的大人哄孩子哄不下时,大人就吓唬小孩儿说:老黑岩来了,快别哭了,再哭,老黑岩就抓你来。果然,孩子就不哭了。


我们村子河对面大东沟那儿就是杀人坑,前几年整地倒坝时,挖出来的人骨足足装了一大马车,这也就是一部分尸骨,现在那地底下还有好多尸骨呢。


见证人:邓一民 男,70岁。承德市原党史研究室副主任。

 

1942年,日军大规模地在长城沿线修“人圈”,六七岁的我就和家人住在兴隆县大帐子乡大坡“人圈”。时过多年,因为我当时年龄小,大多事情都不记得了,但有几个细节,至今仍记忆犹新。


应该是1942年夏天,六七岁的我只穿着一件小肚兜,有一次一个日本兵拿着刺刀就在我的肚皮上比划,边比划边和另外一个日本兵呜哩哇啦地说话。我母亲也搞不明白他们要干什么,当时她吓得脸色都变了。结果日本兵比划了半天,也没有杀我。我自己当时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母亲吓坏的样子我一辈子都不会忘。


我们本来在自己的村子里住得好好的,日本人一开始集家并村,修建部落,我们就被迫从原来的村里搬出来,所有人都不能住在自己的村子里,都被赶去修“人圈 ”。我们家住在南道村,也必须得搬走,日伪把石碾都给炸了,就是为了不让你在那里生活。什么是“人圈”,“人圈”就是修一堵城墙,得有10多丈高,四周有炮楼,有部落警站岗,部落警一般由村里的青壮年担任。人们被圈在“人圈”里,天亮到“人圈”周围三五里远的地方(“禁驻不禁作”地带)种庄稼,天黑回到“ 人圈”,不允许在外面过夜。村民办有良民证,出入凭良民证。


大的“人圈”住有日军、伪军、部落警,小的“人圈”就没有日军,再小的连伪军都没有。我当年住的“人圈”比较小,有三四百人吧,就没有伪军住,只有部落警。我记得修“人圈”的围墙是底下用石头砌,上头是土,在石头墙的基础上用门板夹着,村民们拿土夯将土墙夯实了。青壮年必须去修“人圈”。我妈妈当时怀孕,肚子挺大了,也得去,监工非常厉害,村民稍微停一下,就会招来监工的谩骂和毒打。


1942年的秋天,我母亲怀孕已接近临产期,但每天仍然得去修“人圈”的围墙,结果干活时不知怎么惹了敌人,敌人对她进行毒打,晚上回到家就生下了小弟弟,然后就去世了。这个小弟弟在人世间仅存活了3天,也去世了。这些都是姐姐告诉我的,当年我太小,还不知道母亲的去世对我意味着什么。

一家人只有一身衣服是平常的事情,在屋里挖个坑,来人时姑娘媳妇就蹲在坑里,叫遮羞坑 ]


我们当时住在 “人圈”里,收的粮食交给日伪。你给他们都是好粮食,等到他们给我们配给,则净是一些发霉的高粱米,配给的量还特别少。我记得火柴、盐也是配给的,还有洋土布,配给的很少,一家人只有一身衣服是很平常的事情。没衣服怎么办?屋里地上挖个坑(坑一般有多半人高,齐腰。)家里来外人了,姑娘媳妇什么的就蹲在坑里,这坑叫遮羞坑。我记得我们那个“人圈”里好多家都有遮羞坑。


一家几口人挤在一间小窝棚里,恶劣的居住环境卫生条件,导致了后来的瘟疫泛滥,到了夏天,死于瘟疫的人接二连三地被抬出去


住的就更差了。从原来的村庄被赶出来,到“人圈”里落家,村民根本没有用于修建房屋的建筑材料,根本没有条件修建一所像原来的家那样宽敞和结实的房子。日本人不管我们怎么住,必须得在规定的日期搬离原来的家,到“人圈”里去。但是一家人总得有地方住,有地方挡风遮雨,大家只好搭个简单的窝棚,材料是柴草和木头,大部分的人家都住在窝棚里,而且一般都是一家几口人挤在一间小窝棚里,稍微像样一点的房子里有时能住个两三家。


恶劣的居住环境卫生条件,导致了后来的瘟疫泛滥,到了夏天,死于瘟疫的人接二连三的被抬出去。我记得每天都有人死于瘟疫,被抬出“人圈”,有时一天能抬出好几个。冬天里,房屋不御寒,又没有很多的衣服和棉花,也有人被活活冻死,一般都是老人和病人。


见证人:李秀英 女,75岁,迁安市大崔庄镇白羊峪村农民


我20岁嫁到这边,我娘家在宽城县晾甲台插沟门,我小时候住的是杨树沟“人圈”,从日本鬼子开始修城围子到日本鬼子被赶走,住了好几年。


 

日本鬼子来了,就赶紧拆房子,拿拆下来的东西去修城围子。“人圈”就是用围墙把人都围起来,只能在围墙里头住,那会儿人都得去修墙围子。不去修不行,日本鬼子就用刺刀抵着你,你要跑,就用刺刀把你挑了。我父亲那时就修城围子,有一次日本人把我父亲叫去了,让我父亲牵着驴押送国民党兵。国民党兵送完之后,回来的路上,前面是马,后面是骡子,他就慢慢地走,日本鬼子在山上看到了,以为是八路军,就开枪把我父亲大腿打没了,流了好多的血,没过多久,父亲就死了,我记得是腊月二十九死的。


“人圈”里头没什么好房子,我们住的大房子都给拆了,哪有钱建新房?大部分人都是搭个窝棚,就是柴禾房,不挡风不遮雨的。我2个兄弟,一个哥哥,一个嫂子,一个侄女,我父亲,我母亲8口子,就住在一间柴禾房小房子里。没床,就搭一个小炕,一大家子就那么挤着住。窝棚不隔热,不挡寒,夏天热死人,冬天冻死人。也没有很多布和棉花,好多人都是一套衣服,冬天把棉花团子絮进去,就是棉衣,夏天把棉花团子掏出来,就是夏天的衣裳,很多家都这样,有套衣裳就不错了。冬天冷的时候,大家就蹲在墙根儿晒暖儿,最多的是老人和孩子。


得了疫病的小孩子,没钱治,就扔到一个地方,后来大家把死了的孩子都扔到那儿去,敞开了扔,死的人多了,活着的人就麻木了在“人圈”里吃什么?没好东西,吃山菜、青菜、高粱、小米、轧了的谷子。女人吃稀的,男人喝稠的。还吃谷末粥,炒糠疙瘩,吃的时候很香,大便时拉不下来,就用小木棍子拨,拨下来了,还去吃谷末粥,炒糠疙瘩,总不能饿死吧。


那会儿最怕的就是疫病。到了夏天,一害疫病,那人是一家一家的死。得了疫病,也没钱治,没药吃,只能等死,人死了,干草一包,就扔到外边去。我们那儿有个死孩子包,就是得了疫病的小孩子,没钱治,就扔到一个地方,后来大家把死了的孩子都扔到那儿去,敞开了扔,死的人多了,活着的人就麻木了。


话外音


日本人冀田光义说:“千里无人区”的暴行是南京大屠杀,是731部队,是“三光政策”的集大成者。南京大屠杀是局部的,731部队是秘密的,而“千里无人区”则是大面积的、公开的。

[

然而,残酷的屠杀并没有吓倒抗争者,河北省唐山市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李成民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青龙县有一个12岁小姑娘,她父亲是八路军通讯员。后来她父亲把腿摔折了,小姑娘就假扮成哑巴代替父亲去送信,整整送了两年半。日本投降后,她真不会说话了,后来经过治疗才能开口……”(杨庆民 范海涛

  评论这张
 
阅读(3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