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包森的虎将-----耿兆江  

2011-08-22 23:34:36|  分类: 冀东抗日英雄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耿兆江,遵化县岳各庄村人,1938年参加了八路军。在抗日战争时期历任侦察员、排长、连长和县支队长等职务。他转战长城内外,屡立奇功,被誉为冀东“五员虎将”之一。抗日战争结束后,冀东军分区授予他坚持冀东游击战争的“坚持中坚”勋章。

           急中生智 巧灭突围

1941年秋前,日寇对我根据地和游击区实行大“扫荡”,环境十分紧张。一次包森副司令员在滦河东开完会,由耿兆江带一个警卫排护送他去盘山一带。经过八、九十里的急行军,夜宿营于杨庄子大街路南的一个大院子里,虽然行军十分疲劳,老耿总是抓紧时间观察地形,部署兵力,作好防御敌人的准备。

大院前后三层正房,首长住当中一层,警卫战士住在前后,院墙很高,北面有大门,南面没后门,南墙外就是高梁地。村南三里多地有一道山。通往村西有一道干河沟,两旁有树。

老耿掌握了地形以后,就分配一个班去东南山宿营,一旦村里发生敌情叫他们鸣枪接应,同时带领两个战士在南墙半腰挖个窟癃,准备万一发生敌情就掩护首长钻出南墙潜入“青纱帐”。在北大门两侧墙里搭上了脚手架,分配两个战士站岗瞭望。

一切安排妥当,老耿回屋看大家睡得正香甜。他躺在炕上刚一朦胧眼,突然站岗的班长老于来报告,说听到村东方向有响动。老耿一轱辘爬起来,连眼睛都没顾上揉,赶紧登上脚手板,侧耳细听,果然东面有杂乱的跑步声。他断定有了敌情,立刻喊醒大家掩护首长从南墙外的高粱地里沿着干河沟向西转移。我们的警卫队伍还没有全部出院,大门已经“当、当”被踢开了,敌人疯狂地闯了进来。老耿最后一个钻出院墙,他两脚刚一沾地,就有一个头戴狼牙草帽、手持短枪的便衣特务,从墙洞里探出头来,老耿看跑已经来不及了。他伸手拿过身旁一个战士手中上有刺刀的步枪,朝着特务的脖子“嘎哧”一下穿过去,这个家伙连哼一声都没有就完了。老耿想,如果刺刀顺着脖子往上挑,死尸必将缩回院里,后边敌人一发现,会使我们过早地暴露目标,这对掩护首长转移带来很大威胁。老耿急中生智,两手将枪把子一转,刺刀刃横别在特务的脖子里,他两臂用力,将尸体拽出墙外。后边紧跟上来的鬼子以为前边的特务是自己钻出了墙,接着也往外探头,老耿也照此办理,一气儿摔出了一个特务,两个鬼子。稍等一会儿,后边的敌人还没跟上来,老耿趁势和身旁的两个战士转身就跑,还没跑出几步,突然东连大道上大喊一声:“站住!干什么的?”老耿一听,这是敌人包围过来了。他灵机一动将计就计,大骂一句:“混蛋!还不快追八路!”紧接着,他朝东南方向“乓、乓”连打几枪,口喊:“往南山跑了,快追呀!”

由于汉奸告密,来杨庄子包剿的日伪军是分别由遵化县城、堡子店、山里各庄等几个据点来的。敌人听了老耿下命令似的口气,看到他举枪就打的动作,都以为是友军长官。正在这时,东南方向不远的地方“乓、乓”响了几枪,敌人认定八路是朝东南方向跑了,一个日本军官用洋刀一指:“追!”哪知道,我们的首长已经向西转移出三、四里远了。

部队都赶到事先确定的集合地点,老耿向包司令汇报了这次突围的经过,包司令拍拍老耿的肩头,笑着说:“行!老耿不光是猛将,还满有韬略呢!”老耿不好意思地说:“我这两下子还不都是跟首长学的,在战场上炼出来的。”

    英雄虎胆  单臂擒敌

1942年夏末,耿兆江从口外战场上回家养伤,他邀集童年挚友赫连维兴和孙孝到北宅村办事员全安家去串门。老友相逢,十分亲热。全安无意中谈道:“我刚才从公路上过来,看见一个特务骑车子从北往南去了,不定又有什么事,咱们还得抵防着点。”耿兆江一听有特务,再也坐不住了。“维兴!咱们走,在公路上等着他去!”维兴劝阻:“你好好养伤吧,胳臂肿的鼓溜溜的。”老耿说:“一个胳臂也不怕,这几天没打着仗,怪痒痒的。”大家扭不过他的犟脾气,只好同他一起来到遵唐公路,隐藏在大道边上。等了两个多小时,日头压山了,还不见特务从南边回城,只好怏怏不快地回家了。

第二天早饭后,老耿还是不死心。又招呼赫连维兴和孙孝到遵唐公路夏庄子村南河沟东侧,藏在玉米地里等着特务。这天,骄阳似火,庄稼地里十分闷热,老耿仍是耐心等候。十点多钟时,从南边开过去五辆汽车,车上站着伪军,这个特务骑着车子尾随在后。再往南一望,新店子北边尘土飞扬,又有汽车向北开来。这个形势对我们捉拿特务不利。然而老耿不畏艰险,趁特务下河沟的时机,飞快地跃出庄稼地大喊一声:“站住!”特务先是一愣,看只有一两个人,就猛劲蹬一下车子,企图闯上河沟的坡子逃跑。老耿一枪把他撂倒,窜上去翻出一卷文件。听到枪声,北面的汽车停止了前进,南面的汽车调转了车头。在这紧急的情况下,老耿又照特务的脑袋补了一枪,迅速钻进庄稼地里,马店子据点的敌人,也听到枪声倾巢而出。胡乱打枪,咋呼一阵子,连个人影也没看到。我们的老耿早已带着胜利品回家庆功了,并把得来的文件转交给地方抗日政府。

   冒险冲锋   威震群敌

由兵痞组成的满洲讨伐队田忠队,长期活动在青龙县以南青龙河一带。他们较为熟悉游击战争的规律,乘我军转移之机,到处奸淫烧杀,无恶不作。当地群众恨之入骨,迫切要求消灭他们,为民除害。

1944年初,得悉田忠队住在东河口,要去青河口拖山一带讨伐。我常胜部队正在青河口活动,准备抓住这个有利战机要把它消灭掉。不过考虑常胜部队只有一个连的兵力,吃掉二百多敌人有困难,所以,一面拖住他们不让跑掉,一面向司令部请求增援。援兵没到,战斗已经打得很激烈。狡猾的敌人依仗人多、地熟,已占据了小山丘的制高点,正在分兵诡密地向我阵地迂回,亡图偷偷包围我军。正在这紧急关头,耿兆江率领特务连赶到。经过简单的商议:只有登上山丘,夺回制高点,然后向左右包抄,才能置敌于死地。然而,攻下制高点是有困难的。只见耿兆江同志大喊一声:“跟我来!”冒着枪林弹雨冲上山丘。敌人拼命反抗,冲上撤下反复三次,没能拿下来。在这危急的时刻,耿连长命令所有的机枪火力压住敌人。趁敌人抬不起头的一刹那,他跃身闯进敌人阵地。阵地上手榴弹象暴风雨似的向敌群投掷,敌人狼嚎鬼叫地向四面逃窜,我们攻占了制高点。然后火速进军,分兵夹击,激战半个小时,除七十多人举手投降外,其余匪徒皆被击毙。战斗结束后,耿兆江的手指上还套着手榴弹弦三十多个。参加战斗的同志们见此情景都很惊奇。就是被俘的伪军一提起手榴弹时,都胆颤心寒。这支顽固的敌人,是伪军中的一支劲旅,名声显赫一时,这次战斗全军覆灭,使反动派十分痛惜,为了瞒哄社会,装璜脸面,竟在伪报纸上公开发表:田忠免职,田忠队取消。这件事当时成为抗日战争中一个奇谈。

 

  秦保仓、赫连维兴、唐景义提供的资料,温学儒、李永春整理。

 

馆主住:耿兆江在杨家峪事件中,指挥失误,对黄天、今歌和才山副参谋长牺牲负有相当责任,直接影响了以后冀东抗战事迹的宣传。

 

1945年7月1日,冀热辽军区尖兵剧社和十五军分区长城剧社联合公演了黄天、今歌的新作四幕歌剧《地狱与人间》。此剧以反映人民及其军队反抗日寇“集家并村”法西斯暴行为主题的,奉军区首长之命,他们赶赴军区驻地进行纪念演出。

7月3日早晨,才山率尖兵剧社和长城剧社的80多名文艺战士,由遵化县支队长耿兆江带一个加强连护送,从十五军分区腹地滦河东岸出发,奔赴军区机关驻地玉田县。

晚上9点多钟,行至离原定宿营地鲁家峪尚有15华里时候,由于女同志和小同志精疲力竭,行进速度越来越慢。为此,才山决定夜宿杨家峪。

杨家峪是距玉田、丰润较近的一个山村,三面环山,一条小干河穿村而过,形成河南、河北一条街。两个剧社和县大队的同志住在河北街。

早晨被敌人偷袭。黄天、今歌和才山副参谋长等40多名文艺人员牺牲。耿兆江突围后才发现才山等没出来,返回后已晚,惨痛教训。

 

  评论这张
 
阅读(5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