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惨烈的六月血(5)------13团被迫插枪的经过(泥水大战)  

2011-06-04 20:39:56|  分类: 冀东战斗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三团。六月一日,三营在玉田县的西部杨家套,小毛庄一线,先与围攻的日伪军接了火儿;接着,驻在杨家板桥、郑庄子的一营,也与敌人打起来;八路军依托河坝、墙头、房屋、对以优势兵力和精良武器强攻的日伪军进行抗击,日军借助硫磺弹发起攻击,八路军指战员用浸水的毛巾捂住口鼻,坚持作战,以伤亡二十人的代价,杀伤日军二百余人,并炸毁敌汽车四辆。激战终日,天黑以后,敌人在战场外围点起一堆堆篝火,意欲围困到天亮再行进攻。  夜里十点钟,包森组织八路军分路突围,各部先派出一个班,趁敌人的巡逻队一来一往的空隙,大胆闯进敌人营地,用手榴弹炸灭火堆,迅速冲击敌人的防守阵地,虽有伤亡,终于突破敌人的防线,进入蓟县南部地区。而后一营在前开路,分区机关居中,三营殿后,原拟西渡舟河转入蓟县、三河县边界地带,因侦察失确,误以为沿河为日军驻守,为避免伤亡,遂转而向北折,打算尽快返回山地。

    这么一耽搁,部队行进到蓟县城南上仓镇东南一带时,天已拂晓,不便行军,只好就地宿营,军分区司令部、十三团团直机关、一个警卫班和一个侦察班的干部战士住在十颗树村;教导大队的学员们,住在与十棵树村只隔一道街的毛庄子;分区特务连住在十棵树村西约一华里的古庄子;十三团一营,住在十棵树以东五六华里的大保安镇;二营住在十棵树村西约三四华里的六道街子;三营住在六道街子西南五华里的小扈驾庄和霍庄子。

    各部队宿营之后,立即派出警戒部队,司令部发出通知:天亮前务必在驻地四周的民宅围墙里搭好脚手架,挖好射击孔,没有院墙的,要挖好战壕,注意节省弹药,敌人不近到一百米以内不准开枪。部队完成上述作业后,由于一夜急行军和构筑掩体,指战员已疲惫之极;有的没有吃饭,就歪倒在工事上睡着了。

  睡一觉可以恢复体力,然而敌人是不会等八路军休息好了才进攻的!天刚蒙蒙亮,日军出动九十多辆汽车,从蓟县和上仓运来三千多增援部队,加入围剿系列。几乎是同时,八路军二营、三营和特务连警戒哨,和围攻的敌人都接上了火儿。枪声就是命令,八路军指战员,本能地跳起来,各就各位地占据工事,随着几颗炮弹在身后爆炸,“哒哒哒”的机关枪声,“叭勾儿,叭勾儿”的步枪声响成一片,日伪军在密集的火力掩护下,从西、北、东三面儿展开兵力,进行全线迂回包围。

  战斗一打响,李运昌司令员带着几个警卫员和张铁弓连长指挥的特务二连一个排,率先冲出敌人的包围圈,与宿营在大保安镇的十三团一营合兵一处,立即命令薜辉荣连,向包围十棵树村的敌人发起佯攻,以策应司令部、团直和教导大队突围。然而,区区一个连在敌人火力密集,兵力仍在不断增加的情况下,有如杯水车薪,无济于事。李司令员见策应突围的目的不能实现,遂兵分两路:一路由教导员郑子明率两个连先行突围,而后他和一营长苏然带领两个连,和特务二连的一个排组成第二路,边打边冲,奋力突出重围,自张胖庄向北转移,当夜进入盘山北部山区,迅速从平谷县和密云县交界地带穿插渡过潮白河,穿越北平到承德的铁路线,转移到平北抗日根据地,和王亢指挥的挺进军第十团会合一处,总算摆脱了两千多日伪军的追击,郑子明一路后来转移到长城以北活动。

  天大亮时,十棵树、六道街子、小扈驾庄、古庄子、霍庄子五个村子,已被敌人四面合围,并且开始组织火力,向八路军发起猛烈的进攻。

  当时,军分区司令部和十三团团直属机关干部,加上两个警卫班、一个侦察班,一共二百多人,都是短枪;分区教导大队三百多名轮训班学员,配备的都是供教学用的破旧步枪,每人子弹不超过三十颗,手榴弹只有两枚。由钟奇营长、王文教导员指挥的十三团二营,耿玉辉营长、李满盈教导员指挥的十三团三营,贾紫华连长、李梅溪指导员指挥的分区特务连,武器装备却比较好,步枪都是日造的三八大盖儿,并配备有部分歪把子机关枪和掷弹筒等轻型自动武器,战斗力也比较强。但一营随李运昌司令员突围后,十三团剩下的一千一百多名指战员,面对的是六千人以上装备精良,又有重武器配合的疯狂围攻,其劣势显而易见,优势则是战前构筑了掩体工事,可以有效地保存自己,杀伤敌人。

  战斗打响后,包森和曾克林,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和战士、机关干部一起,以院墙做屏障,坚守十棵树村南面和东南阵地,两人冷静地观察敌人的动向,沉稳地指挥着战斗。村西、北、东三面阵地,分别由教导大队的学员坚守,他们在参加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富有战斗经验的教导大队长周家美的指挥下,仅凭着以一当十的大无畏精神,充分发挥各自的实战经验,用教学用的破旧步枪,近距离地向敌人射击,全都弹无虚发。上午,敌人对十棵树村发起五次冲锋,每次都受到了强有力的阻击,在阵地前丢下横七竖八的一片尸体后,又仓惶退回外围。令指战员们可惜的是,不能到墙外捡拾敌人尸体上的枪支弹药,补充自己。

  与此同时,被敌人分割包围的二营、三营和特务连,也都凭借院墙掩体,顽强地阻击敌人。三支主力军因敌人火力密集、难以突破集中,五连长付德山率部冲击,不但没能增援,还搭上了年青的生命。只好各自为战,给敌人以大量的杀伤,以牵制敌人对十棵树分区司令部和团部直属机关的进攻。

  在二营、三营和特务连无法增援的情况下,包森时刻在观察着战场上的敌情变化,思索着战局的发展,考虑着下一步的作战方案,为了增强火力,更有效地杀伤敌人,包森利用战斗间隙,命令周家美从西、北、东三面阵地上,抽调数名学员,与南面和东南阵地上的警卫班或团直干部互换狙击位置,使长、短枪在射程远近上,更能充分发挥优势互补。

指战员们昨晚一夜行军,来不及休息就奋力构筑工事,大多连一口饭都没吃,就又投入战斗,尽管打起仗来什么都丢到了脑后,但极度的疲劳和饥饿,加上面对的是弹药充足、给养及时、势在围歼、穷凶极恶的敌人,尽管以一当十,血肉之躯的发挥也到了极限,陆续出现了一些伤亡,战斗减员和弹药不继,情势十分危急。政委李楚离开始让警卫员和秘书,分头通知机要员和有关干部,一边儿集中烧毁机密文件,一边儿号召大家树立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随时做好牺牲的准备,坚持到夜晚突围……

  正这时,两发敌人的炮弹落在身边儿不远处,大伙儿急忙就地卧倒,却又听不到爆炸声,只听到一种奇怪的“滋滋”声,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一股刺鼻刺眼的酸辣气味儿扑面而来,两眼泪流不止,阵地上一片喷嚏连天。包森大声喊:

  “这是敌人的毒气弹,用水、用尿把毛巾打湿,捂住鼻子嘴!——往下传!”

  战士们一边儿传递着包森的口令,一边儿互相协作着浸湿毛巾,一边儿向敌人开枪。忽听村西周家美大声骂起娘来,语气急促,包森和曾克林两人,不约而同地分别从南面和北面飞跑过来,见敌人端着刺刀,已冲到阵地前五、六米的村口,在学员和警卫战士们紧着溜儿地拉枪栓还打不过来的紧急当口儿,突然有包森和曾克林两个人三支驳壳枪加入战团,“砰砰砰”一阵猛打,短枪在近战中的作用,充分发挥出来,把冲在前边儿的日伪军撂倒一片,后边儿的敌人不敢再往枪口上撞,扭头往后跑。周家美用捂着鼻子的毛巾擦了一把汗,有些惋惜地说:

  “不如把敌人放进来打白刃儿,咱们也好补充点子弹!”

  “你老周哇,得了便宜还要卖乖!我们俩不赶过来,这口子撕开了你能堵上啊!”

  曾克林开玩笑地点指着周家美说。由于拿开了捂着口鼻的湿毛巾,弥漫在空气中的涕性毒气无孔不入,激得他一连打了三个喷嚏,连忙捂着口鼻不再说笑,返回自己的指挥位置。包森用军帽擦了把眼泪,忽然侧起耳朵,似乎听到了什么,然后急匆匆地跑回东南阵地,攀上脚手架,隐蔽着向外观察,循着“隆隆”的声音,远远见一根移动的炮管喷出火舌,随着一声呼啸,身后落下一颗炮弹,他明白,那是敌人的坦克,不由心里一沉:这家伙冲过来,可就不好对付啦!不能让它冲进院墙!怎么炸掉它才好呢?

  正沉吟着,忽听一声炸雷,西南方一道闪电,撕裂开天空中黑压压翻滚的积雨云,顷刻间阴云涌到头顶上方,云层使大气压降低,形成强劲的西南风,随着“呼呼”的风响,弥漫在空气中的毒气,全都刮向东北方向的敌群。眼睛不再流泪,指战员们拿开捂口鼻的湿毛巾,发出一片“老天有眼”的欢呼,准备反击敌人第七次冲锋。包森大声喊:

  “耿兆江!”

  “到!”

  “把手榴弹捆起来预备着!待会儿坦克冲过来,把铁链子炸断,那就是一堆废铁!”

  “是!”

  耿兆江大声答应着,他知道,这是包司令在给大伙儿吃“定心丸”。确实,包森也没跟坦克打过交道,不过在延安抗大讲战例时,听过炸履带是打担克的最好的办法,所以才故意嚷给大伙儿听。但他这个战斗方案并没能实施,因为,随着一阵瓢泼般的大雨,十棵树周围田野都成了一片泽国,平地水深一尺,并且雨仍在下个不停,敌人的两辆坦克那沉重的身躯,轧在充分吸水的庄稼地里,被胶泥塞满了滚动部件,两个怕软不怕硬的家伙,尽管引擎“嗡哧嗡哧”地一个劲儿大喘气,却只能原地踏步,不能前进,唯有把炮口对准十棵树村里的民房狂轰滥炸。暴雨中的敌人没有坦克开路,也只好暂缓进攻,敌我双方形成了攻守停顿的状态。

  守卫在古庄子的特务连连长贾紫华,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命令一排长带两个班三十多人,用一挺歪把子机关枪杀开一条血路,冲出敌人的包围圈,在磅礴大雨中,飞速向十棵树迂回。包围十棵树村的敌人,没料到身后的八路军冲过来,见他们一身泥水,辨别不出是八路军,到了跟前还以为是后续部队,毫无防备,被一排长端着机关枪“哒哒哒”一阵横扫,没费事儿就打开一个缺口,冲过防线。脚手架上的号兵徐得茂眼尖,从身影儿上认出一排长,大声叫了起来,同志们才没把他们当敌人打。三十几个人没一个受伤,胜利地冲到十棵树阵地,在兵力、火力、武器和情绪上,对阵地上坚守的大多非战斗部队指战员,无疑是一种极大的支援和鼓舞。两个班的战士,立即分散到四周围的战斗岗位,投入到反击敌人第八次冲锋的激战中。

  面对强大的敌人,八路军指战员以少敌多,发扬顽强的战斗作风,坚守阵地一整天,击退敌人九次冲锋,没让日伪军踏进十棵树村一步。

  雨,一直下个不停,村里村外已是沟满壕平。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因为无法燃起篝火,鬼子们不时打一颗照明弹。这样的天时,对敌对我双方行动,无疑都增加了困难,野外松软田地里的敌人尤其不便,走路都陷脚,却给八路军突围提供了有利条件。大伙儿摸黑儿吃了些干粮袋儿里被雨水泡软了的炒米,三十多个小时水米没沾牙,饥饿程度可想而知!有点东西果腹,体力和精神都有所恢复,因为知道肯定要突围,所以都在等待命令。约摸十点多钟,包森把徐得茂举上脚手架,突然向六道街子和古庄子方向吹起向南转移的调号。

听到号声,敌人虽然知道八路军要突围,但却不懂十三团特定的号谱,所以全方位地都做好拦截准备。八路军只向南攻其一隅,就比较容易突破了!这就是包森吹调号的用意。就在各包围圈日伪军叫骂着乱成一锅粥的时候,六道街子的二营和古庄子的特务连两支战斗部队,不约而同地用机关枪开路,分别从南边儿打开个缺口,硬生生踩着敌人的尸体冲出重围。

几个围点的八路军,同时向同一个方向突围,大概是敌人始料未及的!虽然有重兵,再想集中拦截势已不能。二营到了半壁店,与冲出十棵树村的分区司令部和十三团团直以及教导大队学员等一干人汇合到一处,而特务连则无形中成了在前开路的尖兵。夜战和游击战,是八路军的强项,被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三股八路军汇合到一起,古庄子之敌的拦截,就显得薄弱无力了!敌人的照明弹和盲目乱打的炮弹,倒成了给八路军送行的隆重仪式了。

  驻在小扈驾庄的十三团三营,由于距十棵树村东南有五六华里之遥,没听清调号,但听枪声响起,耿玉辉和李满盈指挥部队反向北面突破敌人防线,意欲援助十棵树村的机关部队,刚到杨公庄就与贾紫华带领的特务连相遇,得知调号是向南转移,遂前队变后队,向截过来的小扈驾庄之围敌发起攻击。小扈驾庄围敌没有照明弹,只把汽车灯打开,数条光柱对准三营指战员,机关枪“哒哒哒”地吐着火舌,直压得八路军指战员趴在泥地上抬不起头来。耿玉辉让狙击手先打碎敌人车灯,命令还没下完,“啪啪啪”一连数响,车灯全被打灭,阵地上重又陷入黑暗之中,在最后一盏车灯熄灭的一瞬间,利用视觉暂留的生理功能,和日伪军混乱之际,机关枪“哒哒哒”一阵猛扫,只这一下就占了不少便宜,打死很多敌人。三营的指战员乘势冲杀过去,势不可挡,死伤的敌人被踩在脚下的泥泞中,没死的也晕头转向在黑暗中被裹挟而走。有的日本兵跟八路军一起走了好远,发现不对劲儿,才惊恐地叫骂着开始攻击身边的人。八路军战士们察觉身边的人是鬼子,自然群起而攻之。这一来,提醒了耿玉辉,命令有手电筒的指战员挨个儿照了一遍,到刘庄子,把裹挟的鬼子兵和伪军全部清除击毙,伪军官兵愿意投诚反正的,交出枪跟队伍同行。

部队行进到蓟县南部的蒙衢、李四庄一带时,天已破晓,负责断后的二营,仍在尽力阻击追击的敌人,枪声一阵一阵的总没间断。可能由于道路太泥泞,敌人的汽车和火炮以及坦克都没跟上来,只集结步兵紧追不舍。八路军呢,两日两夜且战且走,弹药几乎消耗殆尽,体力也都有所不支,听蒙衢的村干部说,蓟运河沿岸边也布满了日伪军,很清楚部队虽冲出敌人的包围,但仍在铁壁合围的范围之中,连追兵都摆脱不了,如果部队以这种状态被敌人紧紧咬住不放,不但突围不了,还有全军覆没的危险。包森、李楚离和曾克林、娄平与二营长钟奇、教导员王文,三营长耿玉辉、教导员李满盈等指挥员,开了个飞行会儿,简单讨论了一下,一致认为化整为零地插枪隐蔽,待敌人“扫荡”高峰过后,再分头到长城沿线集结,虽是不得已而为之,也是败战计中的上策。于是包森命令各部队:除由专人负责在附近十几个村子,把重伤员安置在群众家里之后再潜伏外,其余指战员长武器能带则带走,不能带走的设法隐蔽埋藏;为了迷惑敌人,部队分散活动后尽可能走硬道,没硬路时最好倒着走一段儿,倒走的脚印儿也能误导敌人一阵子,虽不能彻底摆脱追剿,也为胜利转移争取点儿时间。 

——十棵树大平原守卫战,八路军以部分非战斗部队约一千多人,与六倍以上全方位大规模围攻的日伪军对峙一日一夜,以阵亡六十多人,负伤百余人的代价,消灭敌人五百多人,伤者不计其数的比例,并能成系列突出重围,虽非全身而退,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顽强战斗精神,在冀东抗战史上,可说是不败的败仗,战场的奇观!

  

摘自(凝血砖)

  评论这张
 
阅读(76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