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惨烈的六月血(2)----“新华部队”河浃溜突围战  

2011-06-03 15:34:44|  分类: 冀东战斗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河溜子激战

一九四一年六月六日上午九点,二百多名身穿草绿色军装的战士,从丰润南部泥河东岸的岳实庄出发,跑步向东奔去。一群群村中的百姓,端着没有烙熟的饼、没有蒸熟的馒头紧紧地追赶在后面。几个跑不快的老太太只得在村头停下,望着这支远去的冀东子弟兵——新华部队(此时该部队正式编号为十二团三营)的背影,心疼地流下了眼泪,口中连连地骂道:挨千刀的鬼子,就没有个天报吗?

在飞腾着烟尘的部队行列中,一个四十多岁的同志跨出队外,放慢了奔跑的速度,沉着稳重地行进在队列的旁边。他是新华部队的总队长邓文彪同志(现为十二团三营营长)。连日的奔袭和激战使他的面容憔悴,胡须蓬生;深陷的大眼,布满血丝。他深情地注视着从自己身边向前跑去的战士,望着他们消瘦的脸、被弹雨炮火撕破的衣帽和落满灰尘的全身,心中感到撕裂般的疼痛。他冷静地回味着连日来与敌人周旋拼杀的幕幕场景。

一个多月以来,日寇调集了数路人马,对我冀东抗日武装进行了残酷的围剿扫荡。在敌人的铁壁合围之中,我新华部队机智勇敢地往来穿插,巧妙地打击敌人。这两天,敌人的围剿更加升级。为摆脱敌人的围剿,昨天他们由玉田的王建庄一夜赶到丰南境内的油葫芦大苇泊,在那里被鬼子围了一天,当天后半夜他们甩开敌人,急行七十多里赶到岳实庄。可是,饭还没熟队伍就接到各地送来的情报:新军屯据点新增鬼子一千多人,韩城、三女河、鸦鸿桥据点也都增加了四、五百敌人。西面丰登坞公路上,一辆辆满载鬼子的汽车正从北面的唐河甸向东包抄。邓文彪同志知道敌人发现了我军今夜的动向。于是决定立即出发,从东南方向的村庄河浃溜进行突围。

泥河两岸的地区,河泽连绵,盐碱低洼。田间的道路窄狭坎坷。为了不踩坏百姓的庄稼,他们排成长蛇一样的单列,在两旁沟壑芦苇的掩映中跑进了河浃溜这个东西窄长的村庄。邓文彪同志正随着队伍在街上前进,突然前面尖兵排派人过来报告:村东不远的新军屯——三女河公路上来了几汽车鬼子兵,卡住了这里东去的路口。

部队原地停下,邓文彪同志带着三个大队的队长李印鹏、吕尚武、张建陶,悄悄来到街东头观察那里的动静。只见六辆汽车拉来的鬼子足有三百来人。他们沿公路挖好沟壕筑好工事。一挺挺轻重机枪已经支好,一箱箱子弹运到各个机枪跟前。邓文彪同志和几位大队长蹲在一起说道:敌人这次孤注一掷而来,看来是一个多月追剿合围的总行动。眼下大天白日向外冲,恐怕困难。我看先撤到村外有利地势和敌人打一阵,等夜间再突围。大家决定:向南撤到离村一里远的一片窑坑地里坚持战斗。那地方,中间是五个破砖窑,周围是十几个大坑。进入阵地之后,战士们分别占据了那里的有利地形。

六月里的田野,麦子已经发黄。这年大旱,地里干得冒烟,窑坑里没了水,刚长一人高的芦苇遮不了一点阴凉。战士们趴在晒热了的湿地上,火烧火燎,脸上挂满了汗珠子,人人圆瞪着双眼,注视着前面的阵地。四个在砖窑上劳动的群众和战士们趴在一起,准备一起投入战斗。

敌人首先从西面接近我阵地。守在西面、南面两个窑坑中的战士,在李印鹏大队长的指挥下奋起还击。敌人丢下一片尸体撤了回去。战士们加固好掩体和工事,静静地等候着敌人卷土重来。过了二十多分钟,突然轰隆一声,一颗炮弹在西面窑坑的南侧爆炸了。接着一发发连珠炮弹在两个窑坑里排开了。战士们伤亡非常严重,敌人借着炮火的掩护,一次又一次地发起冲锋。李印鹏同志望着窑坑里滚滚的浓烟和一位位流着鲜血的战友,坚持两个大字,闪现在脑海中。他一面带领着战士们互相救助,一面指挥大家变换着位置,同敌人顽强地战斗。

东面窑坑里,邓文彪同志带领着特务连部署在那里。他们的前面不到二十米远是吴家坟地。坟地东面不远,是公路。三辆满载鬼子的汽车停在公路上朝这边张望。邓文彪同志小声传下了命令:听我枪响射击!我们部队有着铁一样的纪律,战士们伏在芦苇丛里一动也不动。鬼子从车上往坑里打了几梭子弹进行试探,见坑里没有任何动静,这才大着胆子跳下车来,占领了前面的吴家坟地。

吴家坟地是离战士们多近的地方啊!战士们一双双眼睛注视着邓文彪同志,单等一声令下马上射击。邓文彪同志紧咬着牙齿,两眼注视着前方,握着手枪的手,一动不动地贴在胸脯上。哒哒哒……”又是几梭子鬼子从吴家坟地射来的子弹,扫倒几棵战士身边的嫩苇,向远方飞去。枪响之后,窑坑里仍然沉寂无声。过了一会儿,鬼子指挥官土前邦以为这里是个无人之境,举起战刀狠狠一劈,发出狼一样的吼声,命令鬼子占领这个窑坑阵地。鬼子蚂蜂似地涌上来,五十米、三十米、二十米、……突然,邓文彪同志果断地一扣扳机,发出了战斗命令。顿时,步枪一齐射击,手榴弹在敌群中爆炸,我们仅有的那挺水压机关枪也愤怒地向着敌人横扫起来。二百来个鬼子只有几十个逃回原地方,其余都躺在了我们的阵地前面。那个自称从没有打过败仗的日本大尉土前邦也提前见了日本天皇。

鬼子撤退后,汇合了增援上来的日寇,在公路上支起了迫击炮炮,架起了轻重机枪,向这个窑坑扫射轰炸。一块块带着芦根苇叶的泥土炸得飞上了天,一团团腾起的烟柱遮住了阳光。战士们在邓文彪同志的指挥下,搀扶着受伤的同志,转移到另一个窑坑里。于是,寻找机会突围这个念头在他的脑海里又回旋起来。他向这个连队的连长马骥同志叮嘱了几句之后,带上通讯员和机关枪组向北面窑坑爬去。

他们来到北窑坑阵地,正看见三排长陈志峰顶着一个大账桌,从砖瓦窑的账房朝这边跑来,几个身负重伤的战士躺在窑坑的低洼处。负责指挥北窑坑战斗的吕尚武大队长向邓文彪同志汇报了刚才战斗的情况:敌人在村头部署的两挺重机、两挺轻机拼命地封锁着中间的地带。我们派出去的两个突击组都卷了回来。刚才两次带领突击组的三排长陈志峰想出一个办法,要制作一个活动工事,冲破敌人的火力封锁,打开一个突围的缺口。

这时候,三排长陈志峰把两床用水蘸湿的厚棉被蒙在放倒的账桌上,嘿嘿笑着冲邓文彪同志说:总队长,您听我们的好消息吧!

邓文彪同志望着三排长乐得露出两颗虎牙的小脸,心底里涌起了深切疼爱。陈志峰是在北山里的马家峪,追了一天一夜赶上部队参的军。他父亲在开滦下窑砸死在里面。母亲带他去时,只给了三十块的命金钱。回来经过鬼子哨卡,他娘俩被说成是八路奸细,抓了起来。夜里几个鬼子把他母亲推到一个房间,折磨得死去活来。抬回来的时候母亲已经奄奄一息,望着陈志峰只说了一句:找八路军去,报仇!就合上了双眼。陈志峰参军之后,先给邓总队长当通讯员,后来下连当战士,他打仗机灵勇敢,心里头有道道。平时紧闭小嘴寡言少语,只有想出了别人想不出的好主意,他才露出这样得意而顽皮的笑容。

邓文彪检查了火力配备,吕尚武发出了出击的命令。十个战士在三排长陈志峰、副排长刘印光的带领下,一面推着账桌前进,一面向敌人射击。带来的水压机关枪和阵地上原有火力一齐吼叫起来,掩护着突击组前进。敌人发现了我们突围的意图,用密集的子弹封锁,用猛烈的炮火轰炸,生死置之度外的战士推着账桌仍然不断地前进。突然,从敌人阵地跑出四个鬼子,他们匍匐着靠近了战士们推着的账桌,投过一颗颗手榴弹,几次把账桌轰得几乎翻倒。在这紧急关头,陈志峰带着两个战士从账桌里向两侧爬出,瞄准射击,消灭了两个鬼子,剩下的两个滚到一个洼坑里不敢动弹了。正当陈志峰将要撤回账桌里的时候,一颗炮弹飞来,一块弹皮射进了小腹,他昏倒在地。两个战士不顾一切地把他背回到我们的阵地。当他醒来看到面前的邓总队长的时候,晶莹的泪珠从他那干瘦的小脸上滚落下来。他扭过脸哽咽着说道:我,没有完成任务……”

此刻,我们的突击组仍然勇猛地向着敌人阵地冲打。临近村头,他们击毙了鬼子一名轻机枪手,一个战士不顾左腮正在淌血的弹伤,冲上去夺过机枪,向两侧拼命猛扫。其余战士唰唰唰投出十几颗手榴弹,炸的鬼子人仰马翻,敌人阵地立刻大乱。我方趁势组织突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夺过来的机枪卡了壳,一挺没被炸破的重机枪又咕咕咕地响起来。已经开始突围的战士倒下了二、三十个,其余同志不得不撤回到苇坑里。突击组的几个战士眼看被敌人包围起来。刘印文副排长是个二十刚出头的大个子,他狠劲向北连甩三颗手榴弹,炸开一个缺口,带着同志们顺着一条胡同向北冲去。

傍晚,敌人向我阵地发起了更加猛烈的进攻。一个战士从西面窑坑跑来,向邓文彪同志报告:李印鹏同志在指挥战斗中不幸中弹牺牲了,可以继续战斗的人员只剩三分之一,南面窑坑也难坚持。邓文彪同志命令把牺牲的同志、负伤的同志集中到中间安全的地方,把所有能够战斗的同志集中到周围三个窑坑。

晚上九点,在春末夏初的季节早是黑夜到来的时刻了。鬼子到了发疯的地步,他们嚎叫着不断缩小包围圈。一挺挺轻重机枪拼命泼洒过来的子弹,织成一层密密实实的火网,压在战士们的头上。邓文彪同志眼里喷射着怒火,他望着面前倒下的一位位可爱的同志,望着密集火舌映红的夜空,眼前出现了玉田县孟四庄芦苇环绕的村头,出现了躺在小桥边被敌人炮火炸伤的团长陈群同志,想起了陈群团长牺牲前叮嘱的话语:这是大暴动组织起来的党的武装,拼命也要从日寇的血口里带出去,让她去壮大,去最后战胜敌人……”

邓文彪同志一面拍打着被炮火烧着的军帽,一面在战场上急速的奔走。他命令战士们把子弹集中到几个枪法最好的同志手里,其余同志上好刺刀,准备强行突围。这时,头顶上的几块乌云迅速连成黑鸦鸦的一片,一个人要震裂天地的霹雷响过,随着骤起的狂风下起了滂沱大雨。邓文彪同志向集拢在身边的战士们喊道:同志们,革命还要靠我们搞哪,有一口气也要冲出去!他从怀里掏出了来时乡亲们塞给他的一张糊饼,掰成几半,分给几位轻伤同志说:吃了它,你们伤轻些,要靠自己冲出去!收了乡亲干粮的战士这时也想了起来,掏出来分开,就着从脸上流下来的雨水你推我让地吃了起来。

总队长,总队长……”暴雨中,从重伤员那边传来低微的呼唤声。邓文彪同志走过去一看,只见三排长陈志峰吃力地从内衣兜里掏出一个饽饽,恳求着说道:您拿去,让同志们多吃些,冲出去替我多杀敌人……”说完合上了双眼。密集的雨柱击打在他瘦小苍白的脸颊上。大家沉痛地站立在牺牲了的同志面前。邓文彪同志激昂地说道:“同志们,把重伤员背上,有一口气也要冲出去!建设新中国,实现共产主义的事业还等着我们去干呢。”这时,鬼子经不住暴雨的淋浇,打疙瘩抱团地避起雨来。我们的战士们在砖窑一位老乡带领下,绕过敌人的哨卡,向索新庄、南卜、塔六庄方向冲去。

暴雨渐渐停息。鬼子冲进我们的阵地,他们为没有遇到一点抵抗而狂喜。一个日本大尉站在窑坑里的土坎上发出狰狞的笑声。这狂笑震醒了昏迷中的陈志峰。他望着鬼子军官那傲慢的丑态,感到一种比射穿小腹的弹伤更强烈的疼痛。他想起他的母亲,想起被敌人践踏的祖国大地,抽出压在身底下的大枪,叭地一声揍死了这个不可一世的强盗。

月亮从慢慢散开的云缝中洒下洁白的光,照射着七十三位新华战士的身躯。夜风轻轻地吹拂着嫩绿的芦苇,亲吻着英烈们的遗体,把这抗日的壮歌深深地埋进历史的记忆。

这次战斗,鬼子留下了上百具尸体。然而他们还打肿了脸充胖子,到处宣扬全歼新华部队的胜利。可是只过一个月,新华部队——这支冀东子弟兵不仅又恢复壮大起来,而且如骁勇的骏马,在冀东的大地上驰骋起来,到处重创着敌人。

 

  评论这张
 
阅读(5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