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前稻地突围战---六区队精彩之战  

2011-06-18 17:16:03|  分类: 冀东战斗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稻地突围战

1944年,日本帝国主义在太平洋战场上节节败退,我冀东抗日军民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恢复了被蚕食地区。为此,日寇改变了策略,收缩据点,集中兵力,实行“突然奔袭”和“重点扫荡”。
        在反日寇“奔袭、扫荡”的斗争中,六区队活动在蓟遵兴长城沿线一带,神出鬼没地打击敌人。1月22 日夜,六区队住在遵化县南部的前稻地村。那时六区队刚成立不久,只有两个连的兵力,三百多名官兵,但武器装备优良。因为不久前他们巧袭了日本开办的大陆金矿,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每个战士的子弹袋都装得满满的。全队官兵精神抖擞,斗志旺盛。
         这天夜里,由于汉奸告密,敌人调集三百多鬼子和一个团治安军,将前稻地包围得水泄不通。第二天拂晓,随着一声枪鸣,敌人开始了疯狂地进攻。刹那间,枪声大作,弹如急雨。区队长龙水文、副区队长曹致福面对敌人的疯狂进攻,沉着自若,组织火力,勇猛还击。顿时,前稻地村战火纷飞,硝烟弥漫。
        战斗从清晨一直打到上午十点钟左右。敌人几倍于我,火力异常凶猛,鬼子很快就占领了前稻地村的南部大街。前稻地是四面平原村,只有一条大街,大街北面只有一条小街,住着几户人家,六区队被迫从南街撤到北小街。凶恶的敌人威逼不舍,步步合围。最后,六区队两个连全撤到一条大院里。大院往北不足一华里,就是后稻地。
       此时,枪声稍有宁息,村里显得沉寂。战斗中的宁静,使人更为紧张。敌人为全歼我六区队,正在重新布置兵力,一场恶战正在酝酿之中。
       区队首长命令战士停止还击,不明敌情不准发枪。并命观察员用望远镜观察四周敌人的动态。区队党总支书记兼二连指导员侯建华,摘下望远镜,交给自己的通讯员郭起旺,让他趴在墙头上过去进行观察。他接过望远镜,在墙上刚一露头,敌人“叭”的一枪,子弹打碎墙头上一块青砖,飞起的砖渣击碎了望远镜镜片。郭起旺机灵地换个位置,又要个望远镜,隐蔽地进行观察。他举镜一望,见东、西、南三面的日伪军距院子不足百米,正虎视眈眈地盯着我军动静。村北面不足一华里就是后稻地。后稻地庄东南有一个四亩左右长条大坑,坑沿上布满了治安军,两个村之间,距院子约二百米有个大坟圈子,里面架着两挺轻机枪和一挺重机枪,了望后稻地的民房上,黑压压地也趴满了敌人。郭起旺把敌情详细地报告给区队的三位首长。
         面临严重的局势,区队首长龙水文、曹致福、侯建华谁也没有说话,默默地在院子里徘徊踱步。三百多名战士把枪攥得紧紧的,焦躁地望着这三位素有战斗经验的指导员。只要首长一声令下,前面就是刀山火海也无所畏惧。三位首长心里比战士们更为着急,在敌我力量悬殊、四面受敌的被动局势下,非常需要有个完整的突围方案,不然就有导致全军覆没的危险。他们在思索着,并且不断听着观察员的报告。白天突围实在困难,拖延时间待到天黑也不允许,敌人来势汹汹,包围圈越来越小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再拖延时间就等于束手待毙。他们详细分析了敌情:南面是大街,被鬼子占领了,东、西两面都是平原,并且左右敌人已占据民院作掩体,都不是突围弱点,冲出院子没有回旋余地,必定造成惨重伤亡。村北敌人虽多如蚁蛹,设防严密,但全是治安军,战斗力弱。前后稻地之间有开阔地带,只要抢占了坟圈和大坑就有了主动权。他们下定决心,向北突围。
        六区队共有两个连,一连是区队长龙水文由十三团带来的老战士,富有作战经验,并且打仗勇猛,二连原是游击队组成的,作战机动灵活,地理熟悉,多是以巧取胜。时近下午三点,龙水文主张二连冲锋,一连掩护,曹致福主张一连冲锋,二连掩护,侯建华同志说:“你们不要争了,还是二连冲锋,一连只要控制住两侧敌人的火力,二连就可以占领有利地形,然后钳制两翼敌人,一连就可顺利冲入后稻地敌群。”于是这种梯形掩护的打法,就这样决定下来。他们命令战士除枪支弹药外,把所有东西全部甩掉,一律轻装。二连突围目标抢占坟圈和大坑。
          突围的战士们准备就序,紧握钢枪,等候在大门两侧。北门“砰”地打开,“嘎嘎嘎……”坟圈里的两挺轻机和一挺重机,发疯似地猛扫过来。两侧敌人也交叉射击。门前顿时腾起一股刺鼻硝烟,子弹象冰雹密雨,人根本无法通过。侯建华两眼瞪圆,象发狂的雄狮,命令炮手小老赖用重型掷弹筒把坟圈里的机枪打哑。小老赖资格并不小,是个老红军。个矮干瘦,枪法百发百中,是机枪班的老班长。随着一声长啸,第一发炮弹打了过去。坟圈里的机枪象被激怒了的饿狼,加倍地咆哮起来,子弹象飞蝗一样在门前乱窜。侯建华急了,喊着、骂着,喝令小老赖:第二发炮弹如果不把敌人机枪打哑,我要你脑袋!小老赖明白首长的心情,炮弹只有十几发,不在万分危机的时候是不轻易使的。他一声未哼,第二发炮弹喷着怒火飞了过去。“轰”地一声巨响,坟圈里腾起一股烟柱。敌人的机枪立刻全哑了,火力一下子减弱大半。侯建华把枪一挥,大声呐喊:“冲啊——”。二连战士象离弦之箭,向坟圈子飞去。龙水文、曹致福率一连战士以北墙为掩体,集中火力打掩护,压住了两侧敌人的火力。
        二连冲到坟圈,战士们见敌人的机枪完好无损,立即抄起,掉转枪口,掩护一连,龙水文一见二连将两翼敌人火力压倒,随即发出出击命令,一鼓作气冲到后稻地大坑。战士们龙腾虎跃,端起刺刀,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战。二连战士见一连冲到前面和敌人展开白刃战,随又腾出部分火力,向后稻地民房上的敌人猛烈射击,随即也向后稻地庄里冲去,霎时,敌人横尸遍野。据守在后稻地村的治安军,见势不妙,撒腿就跑。
        敌人的一个马队,他们还未顾得上马,我二连战士冲进村,夺过三十多匹战马,向溃逃的治安军穷追猛打。治安军在前面抱头鼠窜,六区队在后猛追不舍。包围前稻地的东、西、南三面的日本鬼子和伪军一见我军冲出重围,也急忙调集兵力,在后面追赶六区队,整个战场形成一条线,治安军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鬼子又在后面赶我军。
        六区队一鼓作气,将治安军追赶到洪水川以东,然后甩掉后面的鬼子兵,由洪水川向北顺着山根向西转移。当日本兵追到洪水川,我六区队已迂回到捣药口,进而渡过水门口的果河,进驻到果各庄。此时天已傍晚,战士们身披晚霞,欢腾喜悦,庆贺胜利。
        日寇本想以“奔袭、扫荡”之战术,把六区队全歼在前稻地,不料却遭到惨重失败。这次突围战,六区队伤亡二十余人,毙伤敌人一百余人,缴获一挺重机枪,七挺轻机枪,步枪弹药若干。在冀东抗战史上,六区队又谱写了一曲以少胜多,由被动变主动的战斗凯歌。

 

  评论这张
 
阅读(4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