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忆田心同志  

2011-03-19 17:34:49|  分类: 冀东抗日英雄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忆田心同志

作者:武宏 

1941年春天,我奉调到冀东地方抗日主力第四区队三连工作。一天,在蓟县玉田交界的一个村边,排以上干部集合听田心区队长讲斗争形势,那是我第一次见田心同志,他穿着整洁的八路军黄色粗布军装,马裤打着绑带,非常精神。他中等身材,文质彬彬地,一口冀东腔,虽然讲话时有一些结巴,但讲得安详,特别是他讲到当时敌情严重,要求部队坚持开展游击战争,灵活多变,时而集中,时而分散,广泛进行破击战,在群众中生根开花,发展壮大。他对敌情民情非常熟悉,分析透彻,部署行动也具体,给我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随后,他带领我们活动在下仓南面的水洼子里,虽然不断转移,不断袭击敌人,他总是精神抖擞地走在队伍前面。有次,白洪连长给我讲起了他的身世,我才知道了田队长原来姓齐,后来根据革命斗争的需要化名田心,取中华儿女誓死保卫田园故土之意,还有一说是他决心保卫玉田家乡故土。听人说他在一九二九年当小学教师时就秘密加入了共产党。“七七”事变后,投笔从戎,并于一九四〇年初,担任了中共丰(润)遵(化)联合县委委员,亲手组建了抗日武装青英部队,并担任队长。这支部队也就是我们冀东第四区队的前身。

后来我和田心同志比较熟了,我问他青英部队是怎样组建起来的。他讲开始在鲁家峪等一些村子,他做宣传鼓动时,发动了二十多名青年,捉汉奸,抓土匪,搞了点枪支,袭击了几股零散的伪军,壮大了自己。正象毛主席讲的,从战争中学习战争,在斗争中逐步学会打仗。但挫折也随之而来了,一九四一年部队发展到近一百八十人,引起了敌人的重视,五月间在丰润县的于辛庄被敌主力合围,突不出去,就英勇拼杀,全队一百七十八人,牺牲了一百三十九人。连田心同志在内,只剩三十多人了,他们突围后,就再深入乡村,发动青年参战。到一九四二年发展到二百五十多人,在反敌“清剿”中又被敌重兵袭击,剩下不到一百人。田心同志胜不骄,败不馁,意志非常坚定,把部队拉到长城北面隐蔽休整,随后又南进到丰(润)玉(田)宁(河)地区活动,改编为四区队时,又发展为三百多人的队伍。田心同志说,青英部队几起几落,战友们前赴后继,是毛主席的教导,使他这个白面书生学到了打仗的本领,对敌斗争的信念也更加坚定了,还说:“只要有党的教导和乡亲们的支持,敌人再疯狂,抗日武装也垮不了的。”

千锤百炼才成钢,田心同志领导青英部队在曲折的道路上浴血前进。由小到大,由弱到强,在冀东山区平原和长城内外打出了名声,威震津唐,是和他本人的革命意志分不开的。他从学校接受了马列主义思想,就一再钻研共产主义理论,坚定地执行党中央,毛主席以及晋察冀分局和聂老总指示,坚持用党的政策教育部队。就在我们不停地转战蓟、玉、丰、宝、宁等地区时,在芦苇塘里,青纱帐里,他还多次给我们上党课,他善于运用具体生动事例把党课讲的有声有色,引人入胜。我还记得有次他讲东北抗日联军在白山黑水打击敌人,杨靖宇,赵一曼如何艰苦奋战,视死如归。还讲了李运昌同志等发动冀东大暴动的情景,说得冀东战士豪情激荡,纷纷要求接受党的考验,争取在火线上入党,为抗日救亡贡献力量。

他还给我述说:“咱是地方土八路,但不能降低要求,都得象老红军、老八路主力部队那样,纪律严明,英勇斗争。首先是干部和党委成员要起模范带头作用。”你别看他平时斯文,对整顿军纪可从不含糊,有两名跟他多年的冀东籍干部因犯纪律,他就坚决下命令依法严惩了。这在青英部队和以后的四区队中,成了广为传颂的事例。

他虽是知识分子出身,指挥战斗却很沉着,决定问题迅速果断。一九四三年部队从丰润奔袭玉田窝洛沽之战,首先是他在干部会上的动员报告,激发了指战员的对敌仇恨,坚定了长途奔袭,出敌不意的信心。并且由于他身先士卒,勇捣敌巢,取得了毙伤俘敌伪数百人,缴枪三百余支的重大胜利。一九四四年初,田心同志率我们全队四百多人进驻黄土坎,受到平、津、唐千余敌军的合围,特别是唐山敌军开来了个坦克中队,还有迫击炮二十多门,向我们展开了猛烈的围攻。在强敌面前,田心同志指挥部队顽强阻击,奋战近十个小时,直到夜幕降临时,他命令一连为突击队,二连居中,我们三连为后卫,向村北突围。在冀东十三团战友的接应下,终于突出了重围。这一仗毙伤敌军二百余和部队伪军,击毁了敌坦克一辆,敌军将尸首用卡车分别运回平津唐焚烧,冀东群众称之为黄土坎大捷。使田心同志和四区队的形象,在老乡心里也更扎下了深根,赞扬“青英、青英,个个是抗日英雄。”

解放战争时期,我们分别离开了冀东。他南下桐柏任军分区司令,我转战西北,见不到面了。一九六〇年,我们都调北京工作,他任农业部副部长,我们见面的时间多了,他却还是“土八路”的老作风,一身旧蓝布制服,上街乘公共汽车。无论是哪次聚会,他都是谈笑风生。有一次三河县委来人征集史料,中午他不让我休息,在我屋里畅谈,一起回顾冀东战事。他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却对牺牲的战友寄托着无尽的怀念,粉碎四人帮后,他虽已年迈体弱,但精神很好,对冀东的建设非常关心。没想到一九八九年我们一起去天津回京不久,他竟与世长辞了。田心同志是大革命时期的老党员,一生戎马,多次历险,多次受挫,对革命坚韧不拔的精神,对同志热情诚恳,肝胆相照的优秀品德,永远印在我的心里。

  评论这张
 
阅读(4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