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原冀东特委东北情报联络站主任任远------忆冀东抗战岁月  

2011-02-25 18:35:21|  分类: 冀东抗日英雄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冀东特委东北情报联络站主任------任远忆冀东抗战岁月

    任远,1919年生于陕西绥德县一户城市贫民家庭,早在红军时期就参加革命,长期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和情报工作,抗日战争时期曾任中共冀东特委东北情报联络站(以下简称东北情报站)主任,掌握着我党在东北、华北地下秘密情报组织潜伏情况等重要机密。在一场战斗中,任远不幸受伤被日军俘虏。关押期间,敌人使尽各种手段企图软化诱降任远,获取我党机密情报。面对敌人的种种阴谋诡计,为了保守党的机密、保存地下组织,他抱着必死的决心,与敌人展开了一场特殊的较量。后在党组织的积极营救下,任远最终得以安全逃脱。解放后,他曾长期在公安部门工作,离休前任核工业二院院长、党委书记等职。

    近日,记者有幸采访了这位颇富传奇色彩的老人。年近九旬的任老身材魁梧、仪表堂堂,可知其年轻时一定是位英俊刚毅的西北小伙子。在近两个小时的采访中,任老思路清晰,谈笑风生。

  

离伪满最近的情报站

    冀东地处华北与东北的连接地带,战略地位极其重要。在抗日战争时期,冀东是我党开展敌后抗战的前线,也是我军挺进伪满东北地区的前沿阵地。日军为了消灭我抗日武装力量,经常对冀东一带进行大扫荡,并实施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冀东军民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下坚持斗争,在这块伪满与华北的咽喉地区逐步建立起抗日根据地,为我党开展东北情报工作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对于东北的地下、情报工作,雄才大略的毛泽东早在1938年就提出:“要设法开展东北情报工作。一是寻找抗联,二是设法站稳脚跟,以便打下长期工作的基础,及时了解敌伪情况及东北人民的思想动向。”按照毛泽东的指示精神,中央社会部决定依靠冀东开辟东北情报工作,于1939年派许建国率13位干部到晋察冀北方分局组建分局社会部,这13位干部中就有任远。

    1942年10月,任远被任命为东北情报站代理主任。由于1941年前后,我党在东北所建立的秘密革命组织几乎被破坏殆尽,任远领导的东北情报站就成了推进到离关外最近的情报站,其任务之艰巨、危险性之大可见一斑。

    任远到东北情报站后,派出干部潜入东北各大城市及周边地区搜集日军情报,并在伪保长、伪满军官中发展内线,建立情报组织。到1943年,情报站的工作有了明显进展:在长春、哈尔滨、沈阳及北宁(从北平到辽宁)铁路沿线和平津等敌占区,建立了几十个情报网点,情报人员达到数百人。为了安全起见,很多重要的情报关系由任远单线联系。

    这些埋伏在敌人内部的“地下尖兵”,不怕流血牺牲,与敌人斗智斗勇,搜集日军对我根据地进行大扫荡等方面的重要情报,为配合主力部队作战发挥了积极作用,为夺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同年,任远因工作出色,被正式任命为东北情报站主任。  

 

重伤被俘保机密

   

1944年10月16日晚,任远随机关转移至丰润县杨家铺村宿营。第二天凌晨,他披衣外出,突然一排子弹打在身边的墙壁上!任远迅速隐蔽,只见村子四周都是日军。

战斗打响后,由于敌众我寡,我军伤亡惨重。在突围过程中,任远身上四处中弹,血流不止,陷入昏迷状态。

鬼子在打扫战场时,发现了已失去知觉的任远,见他穿着四个口袋的军服和马裤,就知道是个当官的,敌人立即抓来4个老乡用门板把他抬走。

任远苏醒后,发现自己被单独关在一个马厩里,其他4人是抬担架的老乡。他装在外衣口袋的手枪、怀表、派克钢笔已被敌人搜走,不仅心里一惊:身上的机密文件是不是也被搜走了?他艰难地挪动着手臂,一点一点地摸了起来:还好,缝在贴身衣服里的一个小本竟然没有被搜走!小本上记着很多重要情报关系的联络暗号、代号以及联络地点和方法,一旦落入敌手,后果不堪设想。他试图解开衣扣取出小本销毁,但手指像木条一般不听使唤。

情急之下,任远叫醒一个老乡,恳求他帮忙解开衣扣设法掏出小本子,把有字的纸撕下来塞到自己嘴里。任远慢慢地把纸嚼烂,一点一点地咽下去。他就用这种最原始最简单的办法保住了党的重要机密。  

自杀明志

        在被押解的路上,为了保守党的机密,任远决心自杀。听说人受伤后喝凉水就会死,任远便向鬼子要凉水喝,鬼子很狡猾不但不给水,还凶神恶煞地冲他大吼了一通。

    被押送到丰润县城后,由于叛徒出卖,任远的身份暴露了。日军掌握了他的情况,知道他是军区联络部负责人,专门从事情报工作。无意间抓了这么一条“大鱼”,日军大喜过望。他们将任远单独关押,并予以“优待”,企图从他身上挖出我东北及华北地下秘密情报组织及潜伏各地的情报人员,借机一网打尽。

    负责审讯任远的,是日本关东军特务机关派到唐山的先遣部队即代号1420部队的宫下大尉、川上大尉等高级特务,他们狂妄地认为年仅25岁的任远不是对手,只要略施计谋很快就会投降。事实证明,他们低估了这位年轻革命干部的顽强意志。

    宫下将第一次审讯任远的地点选在看守所后院,这里周围的房子关押着许多抗日干部,他妄想在众目睽睽之下搞“诱降成功范例”。不料,任远不但怒斥日寇的侵略行径,拆穿了他们的诱降阴谋,还趁机宣讲我党我军优待俘虏的政策。这一回合的较量,搞得敌人狼狈不堪。当时被关押的抗日干部备受鼓舞,拍手称赞他舌战日本法西斯的壮举。

    经过这次与敌人交锋后,任远产生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他想到如今自己重伤被俘,外面有那么多重要的内线和情报关系都直接由自己掌管,这些地下工作者一旦得知自己被俘,将作何打算?分局社会部领导与军区负责同志能不担心吗?

    任远左思右想,决心牺牲自己,以解除党组织的担忧,保全地下情报组织。可是,一个连生活都不能自理的重伤之人,如何自杀呢?只有动员别人帮忙了。

    当时由于右腕伤势严重,任远无法自己用餐,日军只好派与他同时被俘的交通员李永来照顾生活。

    深夜,任远小声对李永说:“现在情况十分清楚,敌人已经查明了我的真实身份,我身负重伤,又跑不出去。为了保全地下组织,免除领导担心,你用挂毛巾的这根绳子把我勒死吧。”

    李永坚决不同意,流着泪劝道:“决不能自杀,要耐心等待,坚持斗争,寻找机会,另想办法。”任远反复说服无效,只得命令:“你是党员,要从党的利益出发,执行我的命令!”李永含泪勉强点头答应。

    在微弱的灯光下,任远艰难地写下绝命书叠成小卷,托李永转交组织,然后说:“动手吧。”

李永十分难过地将挂毛巾的细绳子摘下来套好,用力一勒……

    谁知过了不久,任远又悠悠地醒了过来。原来,李永因太紧张没把绳子扣儿勒好,任远出于本能的挣扎声惊动了看守,李永只好松开了绳子。第二天早晨,有所察觉的敌人把李永调走了。

    有过几次求死不得的经历,任远反倒坦然了——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可怕的!

智斗宪兵队

      任远被俘后的第四天,日军将他押送到唐山开滦医院疗伤。在此期间,任远受到了“厚待”,他住的是高等病房,除了有4个特务看管监视外,还有一名女高中生负责“全天护理”。任远明白,这完全是敌人的怀柔手段,一定要从思想上筑起钢铁长城,决不当叛徒。

    一个月后,任远伤愈出院被押送到唐山宪兵队单独监禁起来。在这里他又受到了“特殊关照”:同日本宪兵队一块吃饭,用的被褥枕头也全是绸缎和新料子。任远躺在柔软的床上,仔细揣摩敌人的阴谋诡计,决心无论敌人用什么计谋,采取什么手段,决不动摇、决不叛党。

    敌人使尽手段,以美女、地位诱惑任远,但都没有成功,刻意设置的几次“谈话”式的审讯,反被任远骂个狗血喷头。同时,任远也意识到,不能长期对峙下去,要设法扭转被动局面。他想到在参加延安保卫干部训练班时,潘汉年曾讲过,在不暴露党的机密、不出卖同志的前提下,可以采用假供、乱供等特殊方法同敌人进行斗争。

    任远决心在坚持革命气节、严守组织机密、决不向敌人泄露我秘密情报系统真实情况的前提下,采取三条对敌斗争策略:1.以假乱真,欺骗敌人,以取得敌特的信任;2.以伪充真,借机除奸,“借刀杀人”;3.设法掩护地下组织,免遭敌人破坏。

    经过三天的慎重考虑,任远一口气向鬼子“交待”了三十多个“重要情报关系”,这些关系有的完全是虚构的,但为了让敌人相信,一般都有姓名、住址、代号、联络方法及具体任务等;有的则是真假结合,目的是借敌人之手除掉一些“墙头草”式的汉奸、叛徒。

    敌人对任远的“交待”大为满意,1945年2月初,任远被“释放”住进叛徒杨博民家,仍由特务秘密监视,只是行动上可以自由一些,并允许接见朋友,这也是敌人的诱降之策。

逃出魔窟

    到杨家后,王新民前来探视,并暗示他与我党组织还有联络,“如有需要,定会出力”。此人曾两次叛变革命,又两次被党组织争取过来,任远一时难以辨别他的身份,随便敷衍几句了事。

    2月13日是大年初一,任远负责单线联系的唐山情报站站长张家声登门拜年,他的公开身份是伪唐山市市长的视察员。张用暗语告诉任远:“家中老小对你的健康十分关心,我已将你的一切如实说了,他们都很高兴。”并邀请任远第二天到他家做客,由于张的汉奸身份,任远得以单独前往。

在张家,任远说明了自己的处境,并强调敌人不会长久受骗,希望组织设法营救。张家声表示:“初六晚上派两个武装交通员接你出去。”

    谁知在初四晚上突发变故,1420部队的山本大佐召见任远,言谈之间似乎察觉了他的意图。为了摆脱险境,早日回到抗日根据地,任远决定提前行动。

    初五早晨,任远敲开张家大门,谁知张家声外出未归!任远只好冒险去找王新民!王新民表示愿与他一块逃跑。二人打扮成开滦煤矿职员,佯称到丰润县提货骗过了日本巡逻队。经过将近一天的徒步行走,二人终于到了革命根据地刘家营,任远向党组织递交了被俘后的详细书面报告。

    其实自任远被俘后,党组织一直在积极营救,最终通过1420部队的内线,以数十根金条买通负责看管任远的日本特务,使敌人相信了他的假供而改变了监管方式。任远与王新民逃出魔窟时乘坐的三轮车,车夫就是党的地下工作者,这一切都是事先准备好的。
  评论这张
 
阅读(77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