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千里无人区(2)  

2011-12-05 19:05:30|  分类: 日伪的暴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两 条 屈 辱 线
    
    1933年元旦之夜,山海关车站附近一声爆炸,几记枪鸣。根据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驻在山海关的日本军队,又使出发动侵略战争的贯用伎俩,自制事端,自我报警,自动出击,一举攻陷了要塞山海关,扼住了辽西走廊的咽喉。紧接着就发起了热河事变,2月21日开始,日军纠集一部分伪军,共10万人,分兵三路向热河省进攻。当时驻守热河的汤玉麟、孙殿英等军阀,都是旧中国腐败的政治土壤里生出的烂果子,吞噬自己同胞如狼似虎,在异族入侵者面前怯懦如兔,望风而逃。三路敌军如入无人之境,以急行军的速度前进,于3月5日兵不血刃占领承德,热河10万多平方公里的大好河山沦入敌手。紧接着日军进逼长城,闯入冀东,威胁平津。
    一心内战的腐败的国民党政府,为了应付舆论和顾全“面子”,让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何应钦指挥长城抗战,并以亲日派分子黄郛主持华北政务。何、黄二人达成默契,一个作招架抵抗,一个斡旋求和。长城抗战打响后,主帅抗战不力,临阵携贰。30万大军在长城线上一字儿排开,没有统一指挥,没有协同配合,没有主动出击,只是消极防御,被动挨打。全国人民潮涌般地支援,前方爱国将士浴血奋战,而何、黄亲日派却向侵略者暗送秋波,频频接触,乞求停火。日军很快突破长城防线,席卷冀东,直捣平津。1933年5月31日,一纸城下之盟《塘沽协定》宣告长城抗战彻底失败。
    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的签定,在祖国大地上划出了两条屈辱线。
    一条是尽人皆知的《塘沽协定》中明文规定了的所谓“军事分界线”,西起延庆,经由昌平、顺义、通县、香河、宝坻至芦台。从“军事分界线”至长城线内的冀东地区,成为所谓的“军事缓冲区”,中国、日本军队都撤出“军事缓冲区”。这条“军事分界线”的划定,实际上承认了日本对中国东北三省及热河的占领。所谓的“军事缓冲地带”的冀东,实际上成为伪满洲国的一道屏障,又是日本扩大对华北侵略的“滩头阵地”。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日本对华北以至全中国侵略战争的扩大,这条“军事分界线”无声无息地消失,只在万里长城这历史长卷上留下了一笔屈辱债。
    再一条屈辱线是鲜为人知的伪满洲国的所谓“西南国境线”。这条线的划定,没有经过中日协商谈判,也没有写进任何协定条款,而是由日本单方面划定的。
    《塘沽协定》中含糊其词地规定日军“回到大致长城一线”,日本侵略者却毫不含糊地沿着长城,从山海关到独石口一线,为伪满洲国划定“西南国境线”,把新占领的热河省正式划入伪满洲国版图,而且“顺手牵羊”,将长城外侧原来归属华北的兴隆、青龙两县及密云、怀柔、延庆、赤城各县的部分地区,一古脑地划入伪满洲国。行省已任人宰割,又何惜这县、区之地,国民党政府对入侵者抢占领土的强盗行径未置一词。这条“国境线”也就成为后来制造“无人区”的中心轴线。
    (二)所谓的既定“国策”
    万里长城,这华夏古老文化的象征,却被隔海而来的侵略者当作什么“国境线”,在当时是有深刻历史渊源的。
    这要从日本所谓的既定“国策”即“大陆政策”说起。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这就是其“大陆政策”的基调;而首先征服满蒙,是其“大陆政策”的先决条件。据《日本近代史资料》记载,日本军本部曾作过这样的分析:“从战略上来观察,它(指满洲)本身就形成一个战略关键据点,在这里形成帝国国防的第一线”,是“日本的生命线”,是“战略枢纽之地”。所以,日本侵略者侵占东北四省之后,就视为吞到肚里的一块肥肉,是至死也不肯吐出来的。在其侵占东北的14年过程中,始终将满洲与日本本土视为“一个整体”,完全置于其绝对控制之下。
    按着日本侵略者的强盗逻辑,满洲既是日本的“国防第一线”“生命线”,那么,在长城线上划定的“满洲国西南国境线”,也就是日本的“国防第一线”“生命线”了。
    日本这种“确立满洲’的“国策”,从其一系列的外交活动中,也可以得到证实。
    1937年12月21日,日本内阁会议决定,通过德国向中国政府提出“和平谈判”条件,在其拟定的《日华媾和谈判细目》的九项条款中第一条就是“中国正式承认满洲国”①嗣后的一系列斡旋“和平”的国际交涉中,日本方面的条件有许多变化,但是始终坚持“承认满洲国”。直到其覆亡前夕,1945年5月11日,日本祈求苏联出面斡旋,“体面地结束战争”,提出了诸多对苏联的“让步”条件,甚至于按其强盗的逻辑,提出将中国的内蒙也“属于苏联势力范围”,然而仍然坚持“维持满洲帝国的独立”②
    在日本的整体军事力量配备上,将其最精锐的战略总预备队70万关东军,不是驻在本土,而是盘踞在中国东北。直到战败前夕,在日本军界甚至叫嚣宁可放弃本土,也不放弃满洲。足可见满洲在日本侵略者心目中的地位。
    基于上述种种因素,日本侵占热河之后,就把热河纳入伪满洲国体制,加强统治。特别是在其所谓的“西南国境线”上,更采取了一系列“固边措施”,重兵防守,加强控制,在长城沿线各大小关口都设置了边防警察所及边境海关等机构,严密封锁,俨然成了不可侵犯的“国界”。所以到后来,当其“国界”受到“侵犯”时,就采取了制造“千里无人区”的残酷措施。可以说,“满洲问题”就是“无人区”的宏观背景,而“无人区”斗争则是反映“满洲问题”的一个聚焦点。
    (三)抗战到底之“底”
    在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前的相当长的时期里,英、法、美等帝国主义列强,为了维护其自身利益,一直在策动“远东慕尼黑阴谋”,企图以牺牲中国东北为筹码,求得与日本的妥协。而国民党政府不但当初以其“不抵抗主义”断送了东北,而且在国际“远东慕尼黑”阴谋策动及日本的诱降攻势下,屡屡动摇。最露骨的是1939年1月,蒋介石在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上,竟然公开声称:他的所谓“抗战到底”的“底”,是“恢复卢沟桥事变以前的状态。”那么,七七事变以前丢失的东北三省、热河及冀东呢?不要了吗?这绝不是信口开河,而是准备接受日本再三提出的“承认满洲国”的条件,与日本侵略者达成妥协。
    中国共产党坚持最彻底的爱国主义立场,坚决维护祖国领土完整神圣不可侵犯,同一切妥协投降及“远东慕尼黑”阴谋进行坚决的斗争。并且以实际行动,挺进敌后,开展游击战争,实现收复东北解放全中国的战略目标。
    1936年7月16日,美国记者斯诺访问毛泽东。针对当时国际国内出现的对日妥协的舆论,斯诺问毛泽东:“假如战争拖得很长,日本没有完全战败,共产党能否同意讲和,并承认日本统治东北?”毛泽东明确申明共产党的立场,说:“不能。中国共产党和全国人民一样,不容许日本保留中国的寸土。”毛泽东在《反对投降活动》一文中,对“远东慕尼黑”阴谋进行了有力的揭露和抨击,特别是针对蒋介石准备牺牲东北的错误言论,坚决而明确地指出,我们共产党的“抗战到底”,就是“打到鸭绿江边,收复一切失地”①。
    1937年8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洛川召开扩大会议,讨论通过了《关于目前形势与党的任务的决定》和《抗日救国十大纲领》,明确提出“为收复平津和东北而血战到底”,“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出中国”的号召。会议还根据毛泽东的提议,作出了深入敌后开展游击战争的决定。在洛川会议上,毛泽东以战略家眼光指出了冀东在抗战中的重要地位,他指出:红军可出一部于敌后冀东,以雾灵山为根据地进行游击战争。
  评论这张
 
阅读(3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