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挺进热河的高桥部队  

2011-11-25 00:12:05|  分类: 冀东战斗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内蒙古自治区宁城县西北部的深山里,有一个以抗日英雄高桥的名字命名的小山村——高桥村。村头巍巍青山下,潺潺溪水边,建有一座无名烈士陵墓,长眠着七位烈士。高4米、宽7.2米的巨大花岗岩墓碑,正面镌刻着烈士们奋勇杀敌的浮雕像,背面的碑文里写有这样一句话:“七烈士奉献了青春年华,长眠于宁城大地,没有留下姓名和籍贯,他们是真正的无名英雄,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

  他们是谁?乡亲们总是这样一句话:“这是高桥部队的战士,他们都是口里人。”

(内蒙古自治区宁城县高桥村冀东三区队无名烈士墓)

  高桥部队的正式番号,是八路军冀东军分区第三地区队。是1943年由冀东根据地派出的,坚持热河承(德)、平(泉)、宁(城)抗日根据地的地方主力部队。这也是在整个抗日战争中,由长城以南深远挺进伪“满洲国”热河省腹地,并在那里长期坚持抗战的唯一一支团级建制的中国正规部队。冀东根据地领导人李运昌司令员曾写道:“在冀东斗争最艰苦时期,我们在开辟热河游击战收获了很大成绩,热河中部承平宁,及辽宁西部的凌青绥广大山地都招展着祖国的旗帜……那里的人民初见到祖国的军队,倾诉其十余年亡国痛苦,感动的流出眼泪。”(《屹立在敌后之敌后的冀热辽抗日根据地》,1945年4月1日)。

  三区队像一把锋利的尖刀,插在伪“满洲国”热河省的心脏,牵制数万敌军不能用于其它战场;她坚决执行党中央为准备战略反攻、收复东北失地创造前哨阵地和前进基地的任务,在纵横数百里的热河大地,发动群众,武装群众,团结上层,建立政权,坚持和扩大了承平宁抗日游击根据地。在敌人重兵“围剿”的夹缝里,三区队指战员英勇顽强地拼杀,创造了光荣的战绩。在无比残酷的战斗环境下,战士们忍受着“世界上任何人想象不到也非常人体力所能支持”的艰难困苦,付出了极为惨重的牺牲。来自冀东大地的这些英雄儿女,用鲜血和生命,在远离故乡的塞北,谱写了一曲惊天动地的壮歌。

  三区队远征,承载着重大的战斗使命。

  1941年到1942年,是冀东乃至整个晋察冀抗日根据地最艰难的岁月。日寇连续实行五次“治安强化运动”,不断地“扫荡”和“蚕食”,使根据地面临着严重退缩和被封锁的局面。为了挽救危局,在聂荣臻司令员“敌进我进”的号令下,冀东我军也分三路向“敌后之敌后”挺进。其中,周治国受命率第一远征工作队,赴锦热铁路以北开辟承平宁地区。1943年春节,日寇疯狂报复,重兵“扫荡”新生的承平宁光头山抗日根据地。数百名干部、战士和抗日群众牺牲或被捕,部队无法立足,大部抗日政权被摧毁。正是在这种危急关头,三区队奉命远征,肩负起了恢复和扩大承平宁抗日根据地的重任。

  1942年2月,根据时局发展,中共中央加强对东北工作的战略部署,从各地选调40多名东北籍干部,在中央党校举办了东北干部训练班。经过4个月的训练,由韩光带队奔赴晋察冀,成立以聂荣臻为书记、韩光为副书记的东北工作委员会。随后,晋察冀又增调一批东北籍干部派往冀东。于1942年11月,组成冀东东北工作委员会(简称东工委),由李楚离(后李运昌)任书记,赵濯华任副书记,张化东、杨雨民为委员。其任务,一是向东北发展,在河北、热河、辽宁交界的长城内外地区,建立抗日根据地,为我战略反攻准备前进基地;二是训练干部,向伪满进行战略派遣,以备将来迎接大反攻。为便于东工委开展工作,冀东地委决定采取“借地不拆屋”的办法:东工委委员分赴热辽地区,兼任当地党政领导职务,直接领导开辟和建立抗日根据地的斗争。同时,以公开的地方工作为掩护,隐蔽地向东北开展工作。1943年5月,杨雨民(出关后化名黄云)被任命为三区队政委和承平宁联合县工委书记,率领三区队和一批地方干部,向承平宁地区挺进。

  三区队由冀东主力部队11团抽出的两个战斗连为主组成,并配属有侦察排、通讯排、电台队。区队长由11团参谋长苏然(出关后化名高桥)担任。这些战斗连队,都经历过冀东大暴动以来残酷战火的千锤百炼,连队中共产党员占30%以上。400多指战员都知道,此去要远离转战五年多的家乡故土,将孤军坚持在数百里外的敌军腹心,没有根据地战斗和战术上的直接支援,其艰难和凶险可想而知。但自觉为祖国民族而战的八路军战士,对这些都无所畏惧!抱定必胜决心,义无反顾地奔向塞外的山岗。

  1943年5月26日,《晋察冀日报》头版头条刊登消息:《我军转战承德东北,毙伤伪满军三十四名》。这是三区队出关后的第一个捷报:

  军区五月二十二日战报:转战于锦热路北之冀东部队,于五月十六日在承德东北之三沟、东沟一带,与伪满军一个营接触,虽敌在数量上大我两倍,但经激战五时以后,伪满军终被击退。此次战斗,我军打死与打伤了伪满军三十四名,缴获了一挺轻机枪,两个掷弹筒,十二支步枪,三支手枪,二千七百发子弹。我军受伤十名,阵亡六名。

  在三区队坚持战斗的承平宁地区,敌人的常规兵力几近我军20倍。三区队和由其统一指挥的县、区游击中队和小队,充分发挥游击战争的优势,忽南忽北,忽东忽西,避敌之实,击敌之虚,有如疾风流水,神出鬼没,打得敌人闻风丧胆,胆战心惊。

  ——8月16日,三区队奇袭宁城三座店敌鸦片组合,缴获重要战略物资大烟膏子3000余斤,缓解了冀东根据地急需冬装的经济困难。

  ——8月20日,周治国指挥地方武装在平泉长胜沟盘道梁设伏,打死了凶狠狡诈的日本特务头子、喀喇沁中旗协和会事务长仁科信夫和日本宪兵队长夏谷,俘伪协和会分会长任四和20多名伪军。

  ——8月25日,三区队拔掉了宁城头道营子据点,歼敌30余人,缴步枪30余支,手枪两支,子弹两箱。

  ——9月15日,高桥巧设妙计,派小股游击队把谢杖子中心据点的敌人引出来,以主力部队预伏在平泉县平房大营子东北沟。一个漂亮的歼灭战,打死新任喀喇沁中旗协和会事务长山本、日本守备队长东山岛以下25名日军,缴获大枪19支,机枪两挺,手枪3支,掷弹筒一个和弹药一批,迫使敌人撤出谢杖子据点。

  ——黄土梁子是平泉北部一个大镇,有敌人的一个警察署。这个据点是个钉子。由于街里人口密集,部队火力不便展开。三区队便秘密监视,寻找战机。9月17日,部队得到情报:黄土梁子讨伐队出发向宁城榆树林子进行“扫荡”。高桥区队长、黄云政委立即集中全区队兵力,一路追击。在下坡子村,把这支伪警察讨伐队成建制全歼。俘虏伪警97人,缴大枪87支,手枪3支,马两匹,子弹8000余发。

  ——宁城县驿马吐川,是一个几十里长的川地。驿马吐警防所驻扎着几个鬼子和几十个伪警察,成为我部队活动和抗日政权发展的绊脚石。9月20日,三区队趁夜黑人静,悄悄摸进驿马吐。先把敌人的电话线掐断,然后迅速封锁了敌兵住房和各个通道。手榴弹、机关枪一齐猛烈开火,只用了半个小时,把鬼子和伪军全部消灭。

  三区队连战连捷,出其不意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有力地鼓舞了抗日军民的斗志,并产生重大政治影响。6月20日,《晋察冀日报》在第一版,集中刊发了包括三区队袭入承德东北烟筒山银矿在内的7条冀东捷报:《冀东我军捷报频传,六日内七次获胜》。在这组报道的开头,特意写有这样一段话:

  日寇东京大本营及华北报道部很早就叫嚣着“冀东共匪彻底毁灭”的谎言,这种吹牛的“宣传”,用不着我们加以驳斥,在以往及最近铁的事实里,便可证明“是”和“非”。

  1944年2月6日(农历正月十三),三区队经过周密侦察和精心部署,又一举攻入塞北重镇宁城县城,狠狠打在了敌人的痛处。喜讯传来,延安《解放日报》在头版显著位置,以《祖国国旗飘扬东北,八路军攻入热河宁城》大字标题刊登了报道,新华社播发电讯,晋察冀军区特予通令嘉奖。

(延安《解放日报》刊登的三区队攻入宁城的消息)

  三区队英勇战斗,使饱受摧残的承平宁政权干部和抗日群众又重新抬起了头,挺起了腰。数百名青壮年积极参军、参政,地方武装迅速发展壮大。一度被敌人摧垮的四个抗日区政权很快得到恢复。1943年6月,在承德县大庙村西南榆树底下(小自然屯)召开了承平宁联合县党、政、军第二次联席会议。根据上级党委“尽力向北、向东发展”的指示和承平宁地区的斗争形势,决定:除留少数干部和地方武装坚持原有地区外,集中党、政、军主要力量,由工委领导分头带队,插到日伪重点包围的外线去,进行新地区的开辟。

  这些地区,虽敌人统治严密,但守备兵力不足。八路军过去没有到过,敌人未进行过“扫荡”。经过两个多月艰苦工作,先后在以大裂山沟为中心的平泉、凌源交界地区,以宁城驿马吐川为中心的宁城、建平交界地区,开辟出方圆达400里的新游击区,建立了第五、第六两个抗日区政权。承平宁抗日根据地建设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

  到1944年初,在建平南部,又开辟出方圆200里的第七区;在宁城老哈河以西、黑里河以北、喀喇沁旗南部广大地区建立了第八区。至此时,在分属现今河北、辽宁和内蒙古的原承德县东、北部,平泉县大部,宁城县全部,以及凌源县西南部、建平县东南部、喀喇沁旗南部、隆化县东北部、围场县东南部,共跨8个县(旗)、约1.1万平方公里、近百万人口、已沦陷十余年的国土上,建立了承平宁抗日游击根据地,开创了轰轰烈烈的抗日局面。部队游击活动的区域,更东达朝阳,北抵赤峰。承平宁联合县,是历史上我解放区向伪满境内前出最远的一块抗日游击根据地。


    热河被日寇视为伪“满洲国”的“西南国境线”,一向是敌人必保的战略地带。敌人绝不能容忍抗日烈火在这里燃烧。除迅速调集重兵追踪“围剿”三区队,还加紧实施惨无人道的“无人区”计划。把适于开展游击活动的广大山区,一律划为“无住禁作”地带。不准居住,不准耕作,不准放牧,不准任何人进入。房屋烧光,粮食物品抢光,居民一律强制搬进平川要道的“人圈”,拒不迁移非杀即抓。对山地的一切生存条件,进行“拔根断源”式的摧毁,妄图以此隔断我军与人民群众的联系,“使敌匪欲穿无衣、欲食无粮、欲住无屋,杜绝其活动力之根源”。

  但是,任何艰难困苦都不能动摇三区队勇士的战斗意志。夏天,他们在雨淋下过夜。冬天,在敌人烧毁的房框子和山洞里盖一把茅草御寒。没处做饭,就在地上挖一个小土窑,上面放一块薄石板,四周围上树叶,中间放些粮食,下面烧火,上边往粮食上浇水,做一锅“熟”饭来吃。至于三天两天吃不上一顿饱饭更是常事。伤病员就更困难了,被敌人围追搜捕,串山沟,钻山林,白天找点山葡萄干、野菜充饥,夜里住进废弃的炭窑。长发,脏脸,破衣,人熬得想小鬼一样。就在这样的条件下,三区队战士仍然以决不被任何强敌所屈服的英雄气概,高喊着“站着是我们的,躺下是敌人的!”战斗口号,与敌人作拼死的斗争。

  一次,二连两个排70多人在夜间与200多敌人遭遇。三面追兵,一道悬崖横在面前。指导员马荣久坚定地说:“眼下只有脚底这条路,同志们,跟我来!”说完纵身跳下了悬崖。战士们一个跟一个向悬崖下跳去。副连长舒殿友、区队民运干事刘相廷等8位同志壮烈牺牲。战友们用石块掩埋了烈士的遗体,又互相搀扶着奔向新的战场。

  1944年3月29日,高桥区队长身边只剩了20多名指战员,在宁城县老戚沟被敌人包围。天降大雪,一些战士已经没了鞋子,更没有多少子弹。战士们打到最后,除极少数人幸免,高桥区队长、组织干事王汉三等18位指战员全部壮烈牺牲。

  三区队挺进热河,也是冀东抗战史上极悲壮的一页。据《冀东革命史》记载:“ 1943年承平宁联合县建立时,第三地区队、地方游击队和地方干部,共约600多人,到1944年10月,陆续撤回基本区的已不足百人。”当年冀东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区党委常委李中权将军曾经说过:我八路军战士正是由于从根本上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打仗,认定自己所参加的战争是正义的,即使在战争中牺牲,也死得其所,死得光荣,就什么样的敌人也不怕,什么样的挫折也不怕。他在《征程轶事文集》一书中深情写道:“我三区队的300多名同志,在热河围场“无人区”无房、无粮的残酷环境中,爬冰卧雪,野菜充饥,与敌苦战。区队长高桥等200多名同志牺牲,剩下的几十名同志毫不退却,没一个叫苦怕死的,一直坚持到胜利完成任务,表现了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在冀东,这样的英雄事迹又何止一个三区队啊!”

  如今,60多年过去了。三区队为国捐躯的烈士,留有姓名的仅十几位。更多的人正如无名烈士墓碑所记,没有留下姓名和籍贯。正是他们,用自己对国家民族的无限忠贞,写下了冀东抗日史上这光辉而又悲壮的一页。以自己的血肉之躯,传承着中华民族之魂。

  评论这张
 
阅读(113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