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平西大撤退亲历记-------原国务院副总理姚依林的回忆  

2011-01-25 21:11:49|  分类: 冀东战斗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平西大撤退亲历记-------原国务院副总理姚依林的回忆 - wangwang648 -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原国务院副总理姚依林访谈录 详述不平凡人生历程

 (本文是姚的表妹采访姚的记录,1937年起,20岁的姚依林就开始策划实施冀东大暴动,后担任北方局社会部领导,指导冀东抗日到1942年,文中提到的六兄即姚依林。)

1937年11月份,河北省委实际只留下了马辉之和六兄两个人。六兄除任天津市委书记并兼任秘书长外,又被派担任起河北省委宣传部长一职,代理林铁的工作。这样除了过问“华北各救”,又主编了《火线》。

 

“平西大撤退回忆”

    六兄第一次行军,就是从冀东到平西。那是9月底到11月初,走不到两个月,五十来天。”他站在我的面前,挥着手说:“沿路相当狼狈!”

  他们所走的路线是自河北北部遵化县到蓟县,翻过燕山山脉到热河兴隆县,然后沿长城走下去,一路出入于长城内外,过潮河、白河,过京张铁路,由昌平以北进入平西山地,那儿是京西矿区。他们的部队必须迂回前进,避免和敌人遭遇。行军有几团人,加上抗日联军,是上万人的队伍。

  六兄折回冀东时,因部队已出发,都说他不会赶上来了,所以留下的衣服、毯子,以及剃须刀等小零件早已被分掉。他行军时没有东西拖累,只是里面一套衬衣裤,外边一套部队发给的灰色单军衣,腿扎绑带,披着别人分给他的一件日本人穿的雨衣;他手持驳壳手枪,还骑着他那匹备有马鞍的马。部队给了他一个勤务兵,十五六岁的小李。

  第一天行军下来,脚便打起了泡。行军两天,人疲马乏,马喂不好瘦了下来。过蓟县翻狗背岭长城时,山陡石多,马鞍不慎滑落,掉下山去,他只好骑光马而行。

  行军都在夜晚,傍晚开始行动,走前半夜,12时休息,找饭吃;天明出村去山里隐蔽。到冀东界兴隆县便是天壤之别。热河是“满洲国”界内,敌人搞所谓“连座”,八路军入村,老百姓不跑就当八路军办,粮食不埋也当八路军办。迫使老百姓坚壁清野,八路军入村见不到一个人。当时正值秋后,粮食已收割,有经验的战士会通过新翻土茬找埋下的粮,他们挖出粮食烧饭。粮食均过秤,按多少斤付冀东带来的钱票,把钱放进村公所里压着,说明挖了多少斤粮,付了多少钱,分文不差。部队进入“满洲国”,没有了群众,也没有了后方。入村找粮很难,不知何时可找到,可做熟饭。有时找到的粮和石土混杂,便吃石头米;有时找不到粮,饿一晚上,次日上山采野果充饥。好在秋实累累,柿子、红果、栗子,尽可填饱肚子,时而还能吃到一点核桃。

  他们入村后集中住在一起,四处放哨。因为敌人有耳目,他们的行动天天有人向敌人报告。他们却无耳目,需加倍警惕,随时防敌袭击。往往只睡一小会儿,天不明就开拔。五十天内被敌人小股兵力袭击了三次,当时战士不怕死,怕负伤,在冀东负伤可住老百姓家,还可治病;进入伪“满洲国”,战士负伤要抬着走,困难重重。可见,没有后方作战多么的狼狈;认识到建立根据地的重要性。

有一次部队渡过潮河,到达白河流域。这时刚刚过了热河,来到顺义、密云一带。部队在下午4时多入村,大家进村后,见村里有老百姓,非常高兴。六兄的口袋里还有3元,这是那4元津贴费的剩余,便到村中小铺里去买了块肥皂,走了一个多月头回洗了个澡,把衬衣裤也脱下洗净晾起来。他穿上空心军衣,带着光屁股马,又去买了两只鸡,两斤秋白梨,拿回到屋里。这次他和李钟奇住到一个屋,马辉之和爱人王敏住一个屋。他让勤务兵小李把鸡杀了,晚8时鸡就炖好了。他们吃光了秋白梨,李钟奇的困劲儿上来,想吃鸡更想睡觉,便对他说:“鸡留到明天早上再吃吧!”小李把炖得喷香的鸡又放入大柴锅里。

  次晨3时左右,他们在睡梦中被枪声惊醒,听出枪声来自村边山上。六兄急忙捅醒李钟奇:“快醒,放枪了!”李钟奇不在意地说:“是枪走火吧?”他的话没说完机关枪声响起来。他们赶快爬起,招呼小李,忙匆匆地跑出门,和大家一起顺村里小路跑出去。他没忘去牵马,只是衬衣衬裤全丢下了,鸡当然也吃不上了。他们的一个警卫连百把人迎击上去,敌我双方抢占山头。他们才冲出村,另一个山头上的敌人朝他们打枪,打伤了一个文书。

  这样的袭击发生过多次,这一次距离较近,敌人上了村口山头,才被警卫连发现。

  一路行军,疲劳之极。队伍过潮白河后衣服都湿了,沿路生起一堆堆的火烤干衣服。六兄骑在没鞍的马背上竟睡着了。马爬上山,他从马背上滑跌下去,睡意未去,双手还拉着马尾巴。步行行军时,经常站着睡着了,后边同志推搡着才往前走,人马都瘦弱下来。

  有一次夜里急行军过平绥铁路,从康庄以南过铁路。他正好拉肚子,过铁路后,就急忙抢到距部队几十米的土堆里泄肚子,刚刚蹲下去,机关枪猛响,红色、绿色信号弹从山头打下来,他完事整好裤子,见部队已走,不知往哪儿去了,他一人掉了队。当时敌人枪声仍不断,夜深草高,他想:索性在河滩睡它一觉!11月初已是天冷风寒,他找个草窝一倒睡到天明,猛醒后听不见什么声音,便顺着北去的方向赶队伍,快步走到中午才赶上了,队伍进山了。他以为马也丢了,哪知小李拉着马,东张西望,正自着急。他总算找见了小李,意外地找回了老马。部队一直行军到晚8时,一天没有饭吃,在大山沟里转,也没有水喝。他和马辉之爱人王敏在一起,远远见到邓华爱人李玉芝手里举着一根大萝卜,心想不知李玉芝从哪儿挖来的,见到萝卜更觉干渴了,两人决定去向李玉芝要点萝卜,便跑起步来。紧跑上去有两里地路,好不容易追上了李玉芝,哪知李玉芝并没有拿着什么萝卜,是她的手受伤缠了块白色手帕。队伍直到晚上12时才走入了一个小村子。村里房少,一间屋睡上50来人,大家你枕我胳膊,我枕你腿,挤睡一团。好在每人分到了一缸子棒子粥,成为非凡的美味。

五十天的路就是这样走过。在路过昌平县沙峪时,六兄到邮局发了一张明信片给朱欣陶,告朱路经沙峪,以后有机会去看他。

  11月中旬,部队到达平西宛平县大村斋堂。宛平县县长是党委派的同志,即焦若愚。焦若愚那时名焦土,后来抗战时敌人来烧了房,老百姓不无打趣地说:“都是咱们县长叫焦土!”

  抵达平西的头一件事,就是把留下的党员都找了回来,他们也和宋时轮部会合,宋时轮驻扎在宛平附近大山中,叫军下村。八路军主要部队放在高碑店附近张坊。张坊是丘陵地带,粮食富足。但日寇常去轰炸,战士每天挖战壕。机关放在山里,部队放在丘陵,各得其所。机关在距北平很近的门头沟上清水定居下来。那处山地后来敌人扫荡过,却始终未占领。山上老百姓缺粮,靠卖山里货去丘陵地带换回粮食,够吃三个月。机关每逢粮食不够吃,便拉到张坊去吃饭,棒子面窝窝头、棒子面糊、棒子粒焖饭就咸萝卜,大家吃得香香饱饱的。部队吃饱穿不暖,但不怕军衣单薄,因地处京西矿区,煤产丰富,一个驴垛子能背来百斤煤才两角多,部队和机关都把炕烧得热烘烘的。12月份,他们去平原地方买到棉花土布,大家才穿上了厚厚的棉军衣。

  那时,六兄整整21岁,定名姚依林。

  “1938年11月建立了平西根据地。所谓平西根据地包括的地方……”他眉目舒展,好像那五十天的疲劳行军刚刚歇下来,喜逐颜开地说:“一是,东至昌平西,羊坊。未到小汤山,小汤山上有敌人。二是,东北至昌平、宛平交界的山地。三是,东南至房山、涞水、涿县交界的地方。四是,南至十渡、张坊。五是,西到和晋察冀易县相连。六是,北至靠近察哈尔的宣化、涿鹿、怀来交界地方的樊山堡村。我们定居的上清水就在宛平斋堂西。平西根据地人口总共不到一百万。”

  事隔51年,他仍记忆犹新。

 

  评论这张
 
阅读(10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