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被包森暴打的“华北治安军”军史  

2010-10-30 18:26:22|  分类: 冀东战斗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自遵化党史网                                    (原撰稿为客彩章 吉夫辑录)

 

华北治安军始末

寇侵华年间,有人若提起华北“治安军”来,人们无不咬牙切齿。至今一些年迈人仍是记忆犹新。但是,对治安军的由来、发展和覆灭的结局,人们并不清楚,特撰写此文。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把侵略战争推向全中国,决定把我华北作为他们的“兵战基地”,用华北丰富的物产资源支持其扩大侵略战争。他们“这民确保基地安全”,采取“以华治华”的手段,建立一支随他们指挥棒转的中国军队——治安军。为此,日军参谋部受命长岭中佐拟制了一个《建立华北治安军的计划》,并责成“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日军指使大汉奸王克敏一些人在北平成立的一个傀儡政府,后又改名为“华北政务委员会”)“治安总长”齐燮元具体关施。 

建“军”的首要问题,是需要有大批军官。齐燮元依照计划于1938年8月在北平的通县、清河建立了军官学校、军官训练队、军士教导团、译务训练班,为建军培养军官。军官训练队,招募国民党军队失散的旧军官,培养连以上军官。军士教导团,招考具有小学文化程度的青年,培养上士班长。 译务训练,招考懂点日语的青年,培养日语翻译。 上述各培训机构,学制均为一年,连续开办,第一期均于1939年9月上旬毕业。毕业前,北平的日擅傀儡政府内务部,向华北各县发布命令,强征壮丁(按保甲分配名额),分别于1939年10月、1940年10月、1941年10月份三期建立一支“正规军”,投入所谓“华北治安战”。建军之后,队伍名称命名为“华北治安军”,各部队称“集团”(辖二个团)、“独立团”。团下设营、连、排、班,均为“三三”制。总司令由“治安总长”齐燮元(后改称“治安总署督办)兼任。 

每个“集团司令部”内设参谋处、副官处、军南需处、军械处、军法处、通讯队、运输队、卫队。司令为少将军衔,处长为中校衔。 每个团部设上校团长、日本教导官、中校团副、上尉副官、中尉旗官、上尉司药。每个营部设少校营长、日本教导官、上尉营副、上尉书记、中尉副官。 每个连、排设上尉连长、少尉排长、准尉司务长。 每一期建军,于1939年10月,建立了三个集团、两个独立团: 第一集团在北平建立,司令刘凤池,辖第一团和第二团。 第二集团在保定建立,司令黄南鹏,辖第三团和第四团。 

第三集团(见附件二),在唐山马家沟建立,司令刘组笙(见附件一),辖第五团、第六团。 此时不定期建二个独立团,即独立第七团,在通县建立,团长孙基昌;独立第八团,在济南建立,团长马文起。部队建立后均就地军训一年。武器配有山炮(山西造)、迫击炮、重机枪、轻机枪、掷弹筒和辛巳式、仿捷式步枪。 

第一期建军后不久,于1940年3月30日,日军泡制的汪精卫南京国民政府成立,汪下令将北平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改组为“华北政务委员会”,因此,华北治安军随之也改名叫“华北绥靖军”。 第二期建军,于1940年10月,建了四个集团、五个独立团,他们是:第四集团在北苑建立,辖9、10团; 

第五集团在通县建立,辖11、12团; 第六集团在保定建立,辖14、15团; 第七集团在唐山马家沟建立,辖18、19团; 这次还新建五个独立团: 独立13团在涿县建立(后在马家沟改为工兵团); 独立16团在正定建立; 独立17团在天津建立; 独立20团在滦县建立; 独立21团,在济南建立;(后在第三期建军时,将该团编入了第八集团) 此时,还建立了炮兵队(营)、军医训练班、军需训练班,均隶属“总司令部”。 

1941年3月,又将“华北警防队在平谷改编为”第101集团“,辖101团、102团、103团。(101团自称“天”字治安军,以老大自居)。接着,又改编“皇协军”为“第102集团”,下辖三个团。 第三期建军,1941年10月,建了二个集团、二个独立团,他们是:第八集团在山东建立,辖21、22团。 

第九集团在唐山马家沟建立,辖25、26团。 新建二个独立团,即23、24团。 还改编了阎锡山部投降日军的部队,编为第103集团,第104集团,各辖三个团。 在这次建军中还组建了一个“教导集团”,将“军官训练队”、“军士教导团”、“译务训练班”并入教导集团(教导集团后又改建为“高等军官学校”)。 

治安军总司令部为加强对驻冀东各县治安军的领导,又在唐山设置了一个派出机构——唐山行营。(行营主任中将衔)通过3次建军,共组建了十三个集团司令部(不包括教导集团)、38个步兵团、一个炮兵队,总兵力近十万人。 

建军后,治安军把矛头指向坚决抗日的共产党八路军和爱国民众。齐燮元在军校讲课时就大讲“共产党杀人放火、共产共妻”等反动谬论。同时,积极执行日本“华北方面军”司令部关于“今后华北治安的对象是共军”等指令,积极推行“治安强化运动”,不断的“讨伐”、“扫荡”、烧杀抢掠,大肆抓捕抗日军民,罪恶滔天。伪营长金奎证实:我所在的第三集团在河北遵化推行四、五次“强化治安运动”,经常下乡讨伐,经常抓捕抗日军民,非刑吊打致残致死,还烧毁百姓房屋。1942年夏的一天,五团一营出发到龙弯村,抓捕武装班长未遂,就将其三间住房烧毁。出发到西苇店村从草垛里搜出一名村干部,当场严刑拷打,而后搜出一支步枪。去东苇店抓到六名干部,一一拷打逼供。从笔架山上搜出四箱炸药。去瓦子庄抓捕共产党区长王树林未遂,抓住六名村干部带到遵化城内拷打。去田庄抓住一名村干部,拷打后搜出步枪二支、抓捕革命干部一名。三集团司令部下令收缴各村自行车及另件11大车。1942年秋,两次出发任庄了,抓武装班长未遂,将其全部粮食、衣物抢走,并放火烧了五间房。第二次去该村将一老人推入井中,又从保长家搜出两名八路军,当场枪杀了保长。伪团长张毅超在东双城枪杀一村民,在山头庄抓捕武装班长未遂,便拷打其妻及村民四人,把这五人打昏了多次。在老房沟拷打村民六人(其中一孕妇),灌凉水,吊起来打,打昏多次。1942年冬一天,二营副米维馨在无人区督修炮楼时吊打民工多次,在罗文峪住炮楼时,经常抢百姓的牛羊猪参谋长,屠杀和变卖。在驻地经常奸淫良家妇女,有的村几乎是挨门挨户受害。 

更有甚者,是号称“天”字治安军的第101团,由华北警防队改编后,开到遵化平安城驻防时期,所儿罪行更大。他们有一套完整的情报系统,团部有情报室、密探队,营里他们有一套完整的情报系统,团部有情报室、密探队,营晨有谍报组、便衣队,各村安插坐探,形成一个完整的秘密情报系统。(公开的还有:给伪保长规定了定期送情报制度)。各营每天所收到的情报,日文秘书负责整理,译成日文,专人送到团部情报室,情报室主任及时整理呈送团长和日本教导官。遇有重要情报,要由营长直接向团长和日本教导官报告。 

由于他们抓住了情报这一环,所以消息最灵通,因而所犯罪行也最大。1942年至1943年间,他们连续杀害我三名抗日民主政府县长及多名担负其它职务的抗日干部。1942年6月26日,他们探知我丰玉遵联合县县长王常明(兰小川)在平安城北十里国各庄,敌团副李英夫率二营(营长门万福)于指晓前,将国各庄包围,县长王常明在突围中腿部中弹,他誓死不当俘虏,毅然饮弹身亡,壮烈牺牲。同时牺牲的还有县政府女干部程功及一名警卫员。 

1943年1月4日,101团二营长门万福(见附件四)探知我丰玉遵联合县县长耿玉辉、区长耿玉章等四周志在藏山庄一堡垒户地洞里过夜,敌门营长立即报告团长钱福安,当即以三个连兵力于指晓前将该村包围,敌四连长任俊林率队直奔耿县长隐身洞子将洞口堵住,逼迫洞内四人投降,县长在洞内严词以拒,在突围无望的情况下,遂烧毁文件,砸坏手枪,用仅剩的一支手枪,四人轮流自行饮弹身亡,壮烈殉国。 

1943年5月,又日那个血债累累罪行滔天的敌二营长门万福探知新任丰玉遵联合县县长李维廉(大学毕业)在寺下庄,门立即向团长钱福安报告,以两个连的兵力将寺下庄包围,李县长紧握手枪闯出两道防线,在过河时腿部中弹,在不能突围的情况下,将文件压入河底,遂自行饮弹身亡,壮烈牺牲。 

1943年1月25日,还是那个万恶的门万福,探知蒋辛庄有抗日干部,即率二营包围了该村,我党区委书记丹庭、区小队长王立中、司务长田荣、荣军刘保林四人发觉后一齐向北山转移,门立即命令开枪射击,当场将刘丹庭、王立中击中身亡,田荣、刘保林被俘(后逃出)。 

1942年10月23日,我丰玉遵联合县六区干部兰奕章在平安城家中养病,密探队探知后,101团派人立即到其家将其抓捕,押在敌团部,至同年11月18日在平安城西门外被杀害。 

日寇帮凶——治安军的罪行不仅如此,还协同日军在北部长城一线制造无人区。伪营长金奎证实:第三集团司令刘组笙指挥部队在长城南制造无人区,将百姓房屋烧毁,将男女老少一起赶入“人圈”,挖濠沟、修碉堡,派兵驻守在那里。 

据史料记载:仅我县境内,长城以南五公里处,东西走向挖一条长达51公里的“防共沟”,宽深各一丈,沟北沿夹上鹿寨,每公里一座炮楼,治安军驻守在那里,使那里成为“无住、禁作地带”。据统计,总面积288平方公里,占全县总面积19%,其中包括6680户人家31000口人,其中落入“人圈”的950户4600口人,(其余逃往他乡)。治安军强行将百姓赶入“人圈”,稍一迟缓就遭杀身之祸,将人头悬挂街头示众。据统计遭杀害的人就达1200多人。落入“人圈”的人,如同落入阎罗地狱一般,四周有高大围墙,四角有岗楼,汉奸特务在高墙内随意抓人打人,随意抢夺百姓仅有的一点物资。百姓在圈里缺吃少穿无医无药,瘟疫流行,据统计饿死、病死达1220人,失踪60多人。 

治安军作恶多端,百姓恨之入骨,为了打击治安军的反动气焰,中共冀东党分委,于1941年11月,在热南王厂沟开会专题研究,决定将开赴热南之八路军调返基本区,发动一次打治安军战役。 

据查当时冀东军分区司令员李运昌同志写的“报告提纲”中写道:“治安军大批进攻中心区,企图消灭我军,我们为复仇、为保卫家乡、为保护基本区,集中兵力打击治安军,粉碎其据点。”据李运昌1942年1月13日发的电报底稿中写道:“自1941年12月15日,治安军16个团第二次向游击区移防,为制止伪军猖狂进攻,我军集中四个营珍力,给第三、第四集团治安军以有力打击。”

打治安军战役,四十里铺一线埋伏仗为第一次战斗,首战告捷,全军欢庆。情况是这样的。1941年12月15日驻迁安兴城和三屯营的治安军第三集团向遵化县城调防,我军事先得知,李运昌、包森亲率八路军12团、13团之各两个营,埋伏在白马峪——四十里铺——大柳树村一线的公路两侧,当敌军第六团进入埋伏圈后,我军突然出击,仅激战半小时就大获全胜,毙俘敌第六团官兵450人,缴获大批枪支弹药和军用物资。 

打击治安军战役,较大战斗共有九次:1941年12月15日四十里铺伏击战、1941年12月26日东双城子攻坚战、1942年1月3日刘备寨战斗、1942年1月4日马庄户牵马岭战斗、1942年1月6日西旧寨战斗、1942年1月13日果河沿战斗、1942年1月20日杨店子战斗、1942年2月4日梁子河战斗、1942年2月5日贾庄子战斗。另外较小战斗还有14次,共计23次。 

打击治安军战役连战连捷,尤其是包森指挥八路军13团的七个连在果河沿打的歼灭战,全歼治安军第四团一个整团,击溃第三团和集团军直属部队。受到晋察冀军区嘉奖。 

在这次战役中,第四、第十团两个伪团长虽然从战场上侥幸逃出。但没逃脱死亡的下场,均被治安军总司令部处以枪决。在这次战役中,治安军其它部队也受到了一定创伤。全战役共毙俘伪中校团副以下官兵3600多人,击毙日本教导官10人,缴获山炮二门、迫击炮6门、重机枪6挺、轻击枪62挺、长短枪2500多支、子弹24.7万发。 

治安军连吃败仗,损失之大,震惊了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岗村宁次哀叹:“到冀东如入苦海,对冀东应有再认识。”

治安军不断遭到八路军的打击,成营成团的被消灭,至1945年“八、一五”,日本天皇宣告投降时,已被我军消灭大半,剩余部份投靠了国民党,至此治安军全军覆灭,治安军总司令齐燮元也于1946年春在南京以汉奸罪被枪决。 

 

附件一 

三集团司令刘组笙简历 

治安军第三集团司令刘组笙,生于1894年,在我县驻防时为少将衔,祖籍黄骅县齐家庄,由日本士官学校学16期毕业后在旧军阀中任职,“七七”事变前夕曾任廿九军参谋长,后隐居北平,遂投靠了日寇,1938年1月在北平的傀儡政府“治安部”(后改称治安总署)里当了一名科长,1939年10月任三集团少将司令、随后任治安军唐山行营中将主任、通县教导集团中将司令、高等军官学校校长。日降后,任国民党九路军第24军军长,第十一战区保安第一纵队司令、国民党国防部少将部员、保定保安副司令等职。1948年底,刘部归属傅作义,编为101军,驻守北平广安门外。北平和平解放后,依照党的政策,刘组笙按起义将领对待,在政治上不作追究,随后,自谋职业,在北平开了一家织布工厂,1956年公私合营并入北京帆布厂当勤杂,1962年1月退休呼民劳保,在北京东城区一所四合院里安度晚年。(已病故) 

附件二 

治安军第三集团官佐名单 

三集团司令:第一任刘组笙,第二任卢凤策,第三任宋廷裕。 

参谋长:第一任赵晋三,第二任罗保泰,第三任刘云龙。 

五团长:第一任王振声,第二任吴国鸣,第三任张毅超 

五团副:第一任李雅轩,第二任吴荣勋。 

五团一营长:李定衡,魏玉民,吕忠义。(以下均按任职时间顺序) 

五团二营长:李建善,陈XX。 

五团三营长:董清泉,安雅轩,康瑞云。 

六团团长:叶荫南,王秀庭,李鸿汉。 

六团副:李玉祥,杨景武。 

六团一营长:华泽淼,李XX。 

六团二营长:王秀庭,吴大中。 

六团三营长:王毓琪,庞鸿兴。 

炮兵队长:冯慕曾,牛振达,白玉恩。 

注:治安军第三集团于1939年10月1日在唐山马家沟组建,首任司令刘组笙,其成员:军官来自通县军校第一期毕业生;士兵是人各县强征的青壮年。组建后在马家沟就地军训一年。于1940年10月开赴滦县、昌黎“防地”。数月后于1941年春移至迁安县破城、三屯营。同年12月16日移防到遵化县,1943年8月由遵化又移至铁路南乐亭一带。这是在遵化留驻时间最长的一支治安军部队。 

附件三 

“天”字治安军简介 

一、第101团“天”字治安军来历 

1941年冬,我县平安城一带突然来了一个团的伪军,自称“天”字治安军。他们的具体番号是“治安军第101集团第101团”,俗称“百零一”。这支伪军是原驻密密的华北警防队“,于1941年3月日军指令将其调往平谷县改编成治安军,编为第101集团,下辖第101团、第102团、第103团。调到平安城的“百零一”是其中一个团。 

初来时,团部及一营驻平安城,二营驻刘备寨,三营驻宫里,后又多次互相换防,石门、山里各庄也曾驻过。1943年7月又调往我县境内长城东段,制造“无人区”。 

二、该团机构及人员配备 

团部设团长一人,日本教导官一人,团副二人。团部下设:副官室、文牍室、日文秘书室、军需室、军医室、军械室、情报室、密探队、炮兵队。 

团下辖三个芝,每营三个连,每连三个排,每排三个班,全团1200人。 

团长:钱福安 

日本教导官 有贺忠义 

团副 崔成义 、李英夫 

翻译陈文昌、副官主任辛墀、李太极。军需主任白文珊、军医主任魏文富、情报主任李贞甫、密探队长吕连生、李捷山。炮兵队长金玉贤。 

第一营长姜晨光、营副岳连奎、日文秘书李兴樵。 

第二营长门万福、营副文庆廉、日文秘书赵克强(又名赵一鹤)。 

第三营长夏振林、营副吴堂、日文秘书胡景升。 

附件四 

刽子手门万福的下场 

治安军第101团二营营长门万福,在平安城驻防期间,由于连续捕杀我抗日政府县长和其它抗日人员“有功”,当时被提升为团长,从此更加死心踏地的为日寇效劳,犯下了多起反革命杀人罪。解放后隐匿在沈阳市,一九五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遵化县公安局探知其下落,遂即派员将门犯逮捕归案。1953年4月,遵化县人民政府在平安城召开万人悼念革命烈士大会,遵化县人民法院在会上依法宣判反革命杀人犯门万福死刑,并立即执行枪决,慰藉了李维廉、王常明(兰小川)耿玉辉等革命烈士英灵。

                                                    


  评论这张
 
阅读(13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