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晋察冀战区我军损失最大的一次战斗(3)--丰润杨家铺突围  

2010-10-30 17:16:07|  分类: 冀东战斗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实的杨家铺战役) 

王少奇同志的警卫员何00

一九四四年十月十七日,在河北省丰润县杨家铺村的一次战役中,我军被日军独立混成第八旅团包围。因为敌众我寡,况且我方干部多,战斗人员少,这次战役所受损失是冀热辽地区空前没有的。
一九四四年,我党领导的各个抗日解放区,革命形式纷纷从低潮走向高潮。我冀热辽解放区,虽属敌后抗日,成天在敌人眼皮底下活动,其抗战力量也不断壮大起来了。军事上,十一,十二,十三团,经过几年的战斗,武器装备好,战斗力强,人数编制也超过大团人数。各专区有区队,县有支队,区有小队和民兵。面对这样的革命形势,各城镇据点的敌人,不敢轻易击动。只有独立第八旅团和满洲军巡回扫荡。由于武装部队的发展,被敌人蚕食的政权基本得到恢复。敌人只好在长城内外实行集家并村,建立无人区,以此控制我军在山区的活动。平原地区敌人控制的封锁和炮楼碉垒,被我军民推平,设防的据点基本收缩到城镇据点。在大好革命形势下,党中央根据共产国际的指示,支持苏德战争,党中央晋察冀分局,下达了“迎接东北大反攻”的指示。为了贯彻晋察冀分局指示,冀热辽军区首长们分别率领主力团,在敌占区活动,吸引敌人。因此司令部主要领导没有参加会议。
冀热辽区党委,由周文彬组织部长,吕光宝副部长,李杉秘书长和特委工作人员组成,其警卫工作由特营二连刘景余连长和华立文指导员负责。
一九四四年十月中旬,区党委召开特委,地委,县委和行政公署,社会部,卫生部三级干部会,传达贯彻中央分局关于“迎接东北大反攻”的指示。十月十六日这天,会议刚开始进行,据各路侦察员汇报,遵化地区有日军几百人在铁厂围攻扫荡,东边的杨店子敌人据点也增加了五,六百日伪军;南面的丰润县城和臻子镇据点,都新增加了部队。敌情十分紧张。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周文彬,吕光,李杉等委员决定,立即离开所在地张庄子,黄昏峪,苏庄子(苏林燕同志故乡)赵庄子等。向杨家铺李庄子夏庄子转移。晚上六点出发,半夜大队人马到达杨家铺李庄子。区党委住在李庄子,十七地委丁振军率领的一区队四连住在夏庄子,卫生部和各县干部住在杨家铺。我们遵照王少奇部长的指示,只洗洗脚就正装睡在老乡炕上了。早晨拂晓起来到外边一看,浓雾弥漫,正想进屋再睡觉就听到枪声。这时王少奇部长和其他同志都走出屋到街上观察敌情。住在李庄子的特二连二排排长郭亚亭集合战士准备出操。村南的岗哨战士气喘嘘嘘的跑到村里,向出操的排长报告说,村南不远有日本鬼子兵。排长率领机枪班向岗哨兵指引的方向,果然如此。于是朝着敌人用机枪扫射,战斗就在夏庄子南打响了。不一会儿,周文彬,吕光,李杉和丁振军指挥队伍,登上‘毡帽山’和‘马蹄山’。‘毡帽山’阴坡有一个坳处,还有两间房和葡萄架。队伍都集中在这个地方隐蔽。两个警卫连在山头战斗。周文彬站在一块大石旁边,一边观察敌情,一边向大家讲:同志们不要惊慌,有两个连的战士保护我们,我们有信心打败敌人。不一会紫雾退,红日升,枪声炮声震耳欲聋。周文彬,丁振军,吕光等人手持望远镜一看,马蹄山和马头山东面和西城山都被敌人占领,只好向北突围,走出不远,侦察员报告说,北边东西胡各庄都有敌人,西北老孤山,半辟山也有敌人。我方军政人员只好又回到原处。这时候一个战士汗流浃背地跑下山坡向几位首长汇报说,四连已三面受敌,要求撤往前面山头。周文彬点点头说,告诉连长,在干部们没有出击之前,第二个山头必须守住。随后丁振军同志带领一个班也冲上山头。他叫战士们卧倒,在他观察敌情时,一颗子弹从他胸膛穿过,丁振军同志牺牲了。通信员跑下山头向周文彬同志报告这个不幸的消息,大家痛哭流涕望着山头说“为丁书记报仇!”周文彬,吕光,李杉也悲痛地说“同志们要保存自己,不要悲伤,情况不允许我们追悼!为了报仇,为了胜利大家要向南冲下山去”
特二连带头,机关干部在后,冲杀声震耳欲聋,冲到山下,血染红了山坡,尸体遍地。同志门只有一个念头,就算死也比做俘虏强,直到弹药打绝。
我执行王少奇部长的命令,背着刘少久同志的爱人刘文芳同志,冲到山底下一片庄稼地坝坎上中了敌人的机枪。刘文芳同志胸部中弹死在我身上,我右手右腿中了三弹。当时还有点知觉,就是没力气动。鬼子兵走到我跟前哇哇乱叫,向我腿上刺了一刀,我就失去知觉了。直至夜间一两点钟左右,听到周围叫声,哭声越来越多,到十八日上午,群众把我们负伤的人员用门板抬着转移到燕子峪,在燕子峪隐蔽几天,又转到迁西县马蹄峪。由于八天没有得到治疗,伤口化脓生蛆,疼痛难忍。事后知道周文彬,吕光部长牺牲了,李彬秘书长和王少奇部长,卜荣久科长(他是行署科长,准备到卫生部任政委)也都与敌人拼死在战场上,光荣的牺牲了。这次战役伤亡四百多人,其中地委以上干部五,六名,连以上干部几十名。
为了给死去的战友们复仇,李运昌司令员率领主力部队消灭了日军独立第八旅团三百多人。

       

以上内容均为我亲身经历。
第一, 我是从杨家铺突围出来的幸存者;
第二, 我是在一九四五年元月,追悼五位首长大会听过李楚所作的悼词;
第三, 一九四六年十月至一九四七年五月,我在冀东区党委党校学习时,学习内容有冀东党史和革命史的课程;
第四, 我曾给王少奇同志担任过一段警卫员。
作者:何老 现于内蒙赤峰市委干休所修养-13级高干。。偶滴外公

  评论这张
 
阅读(9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