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晋察冀战区我军损失最大的一次战斗--丰润杨家铺突围战  

2010-10-30 17:04:15|  分类: 冀东战斗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家铺突围战我找到的资料有四份,记述有所不同,分别发出,以后另文详述

唐山记者采访篇

丰润杨家铺战斗

19441017日凌晨,参加中共冀热边特委、行署、军分区扩大工作会议的干部和机关工作人员、警卫部队约八百余人,在丰润杨家铺村被数千日伪军包围,经浴血奋战,四百三十多位干部战士壮烈牺牲,其中包括冀热边特委常委、组织部长周文彬,特委副秘书长李杉,宣传部副部长吕光,第四地委书记兼专员丁振军以及冀东军分区卫生部长兼政委王少奇等领导。近日,本报记者前往这块浸透抗日英烈鲜血的热土,听当地老百姓讲述发生在65年前的那场残酷的突围战。

728日上午,本报记者驱车前往丰润杨家铺,采访六十五年前发生在这里的一场残酷突围战。

车过丰润城向北,在坑坑洼洼的公路上颠簸十多公里后,在老乡的指引下,驶向崎岖的乡村土路,土路两边是郁郁葱葱的玉米地,不时有野鸽子在车前不远处飞起。

杨家铺村在丰润城北十多公里处,村子南、北、西三面环山,山不高也不陡,上面生长着一些低矮的灌木和杂草,当年的抗日战士就在这些低矮的山头以及山脚下的平地和大沟中与凶残的日伪军展开了殊死搏斗。

杨家铺烈士陵园坐落于村西北面一点五公里外的山脚下,在周围绿油油的玉米地的掩映下,一条十余米的大沟从旁边穿过。纪念馆的围墙刚刚翻新过,墙外挂的水泥还泛着青色。

五十多岁的李顺田用力推开木栅栏的大门,他是杨家铺小学教师,原来在清明节的时候,还有区里市里的中小学到这里扫墓,但是近几年,只有镇上的几所小学过来了,平时有几位老同志的给学生们讲解,但是现在亲历那场战役的人大多作古,连这里的讲解员都渐渐老去,能将这段经历顺利讲下来的人也不多了……”李顺田说,他也是烈士后人,我的祖父李万章是冀东抗日部队的侦察排长,在1940年的一次战斗中牺牲,现在安葬在冀东烈士陵园八烈士墓中。

李顺田指着四面的小山包告诉记者:东北面的山叫马蹄山,西面叫西城山,南面的山叫毡帽山,现在的山峰已经不是当年的模样,山峰被人开挖多半了。当初周文彬率领的这支队伍,就被包围在这个位置……”

记者举目四望,院子东面种满了豆角秧,西面高大树木的掩映下,是一排排的坟头,土坟旁的荒草没过膝盖,荒草中,黄色的野菊花开得正旺。

据有关资料介绍,1944年以后,抗日战争进入尾声,我党领导的各个抗日解放区,革命形式纷纷从低潮走向高潮,而日军也开始进行疯狂反扑对解放区实施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整个冀东地区抗日环境极其险恶,但就是在这种险恶的抗日环境下,冀热辽解放区队伍还是不断壮大。

李顺田站在坟前的台阶上, 这几年,我曾经专门拜访亲身经历这场战役的老同志和乡亲,渐渐还原了这场战斗的每一个细节,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这支队伍中12团特二连连长刘景余,他为救区委首长,杀出重围两进两出,最后壮烈牺牲!

194410月中旬,冀热辽边区党委在丰润县皈依寨召开特委、地委、县委和行政公署、社会部、卫生部三级干部会,传达贯彻中央分局关于迎接东北大反攻的指示。会议的警卫工作,由两个连的人担任,一个就是冀东分区特二连,连长刘景余;另一个是一分区四连。

1016日,会议刚开始,周文彬就接到各路侦察员的汇报,遵化、迁安和滦县臻子镇的敌人都开始行动了,估计是会议目标暴露了。

面对严峻的形势,周文彬等领导决定,立即结束会议,部队马上转移,这个时候,刘景余说,我是杨家铺的,那里比较隐蔽,可以到那里驻扎。部队决定开始向杨家铺方向转移。

大队人马在晚上到达了杨家铺和邻近的李庄子等地。特委机关和特二连两个排由周文彬率领住在李庄子,第四地委书记委丁振军率领的一区队四连住在夏庄子,卫生部和各县干部以及特二连连长刘景余率领一个排住在杨家铺。一夜无话,大家睡了一个好觉。

李顺田说,1017日早晨,大家起来到外边看,浓雾弥漫,对面不见人,李庄子方向响起了出操的声音,不一会儿东面王官营方向、西面古石城方向、南面丰润城关方向都想起了枪声,周文彬命令停止出操,准备战斗。

接着,周文彬又联系到了夏庄子驻扎的丁振军,商量撤退,大家商量说,东、南、西三个方向都有敌人,就北面安静,部队开拔向北转移。四百多人的从李庄子、夏庄子向杨家铺走过来,在杨家铺驻扎的刘景余部出村迎接部队。

周文彬率领的这支队伍大多都是文职干部,许多还是抗大的学员,几乎没有战斗力,还有几位女同志,再加上粮草辎重行进缓慢。” 队伍向西北方向行走,大约行走了一点五公里,来到东城山脚下时,已经上午八点了。这时太阳出来,浓雾渐渐散去。队伍忽然发现,东城山的山坡上,密密麻麻的全是日伪军,穿黄军装的日伪军漫山遍野,两军也就隔了三四百米,对方也看到了我们,枪声马上就密集响起来,战斗在仓促间打响。

我们的队伍面对如此众多的敌人,边打边退,等到了杨家铺西北方向,周文彬命令刘景余率领一个排掩护,他让丁振军率领一个排占领西城山,在丁振军同志带领一个班冲上山头时,一颗子弹打入他的胸膛,丁振军同志牺牲了。

当时,周文兵想把那些战斗力不强的干部放到老百姓躲藏的老爷沟,但是想会连累到老乡,最终决定集体突围。

当这支队伍走到毡帽山下时,敌人已经把毡帽山占领了,特二连连长刘景余率领战士们又把毡帽山夺了下来。这时发现敌人漫山遍野,已经把他们包围了。毡帽山下有一条大沟,这条被当地人称作北沟的大沟南面通西沟,然后是南沟,沟沟相连。周文彬等领导决定,部队只有下沟,向南突围。李顺田说,当时他向老人调查,沟底下有没有掩护东西,据老人讲,沟里没办法种庄稼,栽满了柳树,这样就能起掩护作用。此时刘景余已经回撤到毡帽山下,他担任了突围任务,刘连长端着机枪,带领一排战士杀出重围,但是他出去后看大部队都没有跟出来,他又端着枪率领队伍杀了回去。

李顺田说,刘连长回来后,在一块大石下找到周文彬,让他跟着冲出去,周文彬说要和队伍一起走,刘景余又一次率部队向外冲锋,这次将要出去时,回头看大部队还是没有过来,刘连长着急了,又一次杀了回来。等到第三次往外冲的时候,日伪军已经架上机枪,把沟两边堵得严严实实,连沟底下都是敌人了。

李顺田说,部队在沟底向外冲锋的时候,吕光夫妇走在一起,吕光胳膊中弹,他用手一扶,胸口的鲜血也留下来,吕光妻子刘俞芬马上搀扶他,也不幸中弹,两个人没说上一句话,就牺牲在沟里。据老乡说,第二年老乡在沟里种高粱,就在吕光夫妻牺牲的地方,种出高粱的杆和叶子都是红色的。老乡们就说,这是他们夫妻的血染红的。牺牲那年,吕光30岁,刘俞芬26岁。

吕光牺牲时间不长,周文彬、王少奇和李杉等同志在战斗中相继壮烈牺牲,八百多人的队伍,牺牲了四百三十多人。而现在能知道名字的只有二百多人,其他的烈士都成了无名英雄。

李顺田说,特二连战士都是附近村的子弟兵,知道名字的多一些,而连长刘景余就是杨家铺本村人,他的坟没有在陵园内,而是挨着养父葬在了陵园外的一块庄稼地里。刘连长打仗百战百胜,在本地非常有名,在这次战斗中,他两次杀出重围,为了救首长,又两次杀了回来,最后壮烈牺牲,牺牲时年仅31岁。由于一分区四连战士是周围地区的人,战争中文件也都烧毁了,所以很多烈士的名字都不知道了,包括连长的名字都没有留下来。

李顺田说,下午敌人打扫战场时,又残酷杀害了我军十七八名重伤员。

  评论这张
 
阅读(26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