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冀东人民为什么抗日?(4)把人当牲口圈养的人圈子,年轻姑娘甚至没有裤子穿  

2010-10-21 22:45:22|  分类: 日伪的暴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佟靖功:男73岁,河北兴隆人,离休前曾任兴隆县党史办副主任。在条件非常艰苦的情况下,40多年来,坚持不懈地对二战中侵华日军制造的、用于奴役和屠杀中国民众的“无人区”和“人圈”进行走访调查,撰写了100多万字的研究成果。 

        日本进步作家仁木富美子日前撰写了新书《长城下的大屠杀--兴隆惨案》,该书在日本出版后引起了巨大反响。它首次向日本民众详细介绍了二战中侵华日军在长城沿线制造“人圈”、残杀奴役中国民众的罪行。作者在书中多次提到并感谢一个叫佟靖功的中国老人在史料上给予他的帮助。而这位老人就是离退休前曾任兴隆县党史办副主任的佟靖功先生。佟靖功到底是怎样一位同志,他又是怎样历经40年的调查走访,从而最终发现了侵华日军曾制造的人间地狱呢?

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佟靖功1949年到乡镇工作后,经常遇见一些残疾的老乡对自己诉苦,说起侵华日军在当地建立的“人圈”。他们有瞎的、聋的,也有带着旧伤的,这些痛苦的经历让佟靖功慢慢把注意力放在对“人圈”的研究上,并一直坚持下来。   

  “人圈”是当地老百姓对日军建立的集团部落的称呼,顾名思义就是把人像猪马牛羊这样的牲口一样圈起来。1937年之前,侵华日军在东北境内共建立了上万个集团部落。卢沟桥事变发生后,由于担心北上东进抗日的八路军进入东北、危及“伪满洲国”的安全,从1939年开始,日伪将这种集团部落行动延伸到当时位于伪满州国西南国境的热河省,并且在长城沿线制造了“千里无人区”,而这些无人区正是因为“人圈”把当地老百姓全部禁锢起来才形成的。   

  侵华日军为了隔离共产党和人民的联系,在八路军的根据地把群众集中起来,强迫他们用石头建造围圈。然后把从附近围剿来的人都圈禁其中。

  那些不肯离开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的人,家会被日军放火烧了,然后被刺刀逼着背井离乡,不从者会被屠杀。就这样到1943年3月,日伪经过近4个月的烧杀抢掠,使兴隆县42%的区域被划为无人区,全县16万人口有三分之二被赶进了“人圈”。

  日军从1939年开始小型集中,1940年、1941年中型集中,到1942年、1943年大型集中。大型集中从山海关的绥中往北至凌源、建昌县界,然后活着长城,一直到张家口的独石口,全长1700华里,南北最少200里,最宽300里,有的地方达到了500里。当时所形成的无人区是世界上最大的。在面识将近5万平方公里的无人区内,为了集中统治奴役当地140万中国民众,日伪军使用武力强迫群众修建了2506个“人圈”。

 

人圈是人间地狱

  因为众多人口被集中在一个很小的地方,土地和粮食根本不够分配,在一个叫蘑菇峪的地方,原来200户1000人的地方,侵华日军集中了800户4000人居住。有限的生产资料仍然是那么多,维持4000人的生活远远不够。另外,日军规定老百姓不能走出十里地之外,也就是说十里之外的土地都不能耕种了。

  在日伪制造的千里无人区内,通常是以“人圈”为圆心划分三个区域,距离“人圈”5公里以内的区域,允许耕作但不许居住,叫无住地带;距离“人圈”5公里以外的区域,既不准住人也不准耕种,叫无住禁作地带。由于耕地面积被强行缩小,食物本来就已经严重短缺,“人圈”居民普遍生活在饥饿状态。兴隆县曾经做过统计,当时全县在“人圈”中冻饿而死的达一万人之多。没有冻死的人,住的是黄草和三根树杈搭的马架窝棚,人只能弯着腰进出,每个人的生活空间不足一平方米。人们穿的衣裳都是用布条拼成的。女人拼一个坎肩似的东西把乳房给遮住,有些年轻姑娘甚至没有裤子穿。而且在“人圈”里的人们没有任何自由,特务一旦发现有人聚集在一起说话,就会被当思想犯和政治犯抓起来。日军给每个人发一种“居民证”,每天定点早晨日出8点去干活,晚上日落之前必须回来。晚上定点关门,如果有人不回来在外面过夜,就会按上通八路的罪名被屠杀。

  一位名叫史耀华的人回忆说,当时自己从外面干活回来,离“人圈”两里地的时候就忍受不了里面的恶臭了,那地方根本不是人住的。在日军封锁严重的时期,所有人都不能离开“人圈”,人畜同住,所以疫病发生的非常多。1944年春天,蘑菇峪的一个“人圈”里面死亡达到2000人。那个时候,在“人圈”里面的生活的人,有的还不如牲口。发生疫病没人医治,往往都是一家人一家人的死去。

不能忘却的历史

  几十年来,佟靖功通过购买和亲自来访搜集了关于“人圈”的大量资料。他发现这是中国抗日战争史上的一个薄弱环节,实际上日军把这些当做是南京大屠杀、571部队、三光政策的集中体现。在“人圈”可以找到类似南宗大屠杀的事件,可以找到571活体实验的类似的事件,可以找到三光政策的类似的事件。

  佟靖功还记得一个女幸存者对自己哭诉的样子。她14岁时受到侵华日军的严重伤害,脖子上有六处枪伤,死了3天恢复过来。这个幸存者一直哭着说要控诉日本鬼子。还有很多这样的幸存者对搜集资料的工作人员说,要永远记住“人圈”这个千古奇劫。

  因为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了这些残酷的历史,佟靖功在兴隆县工作生活的50多年中换了多个单位,却一直没有间断对“人圈”的研究。1990年离休后,他有了更多的时间从事“人圈”研究,一年365天有一半的时间用在了进山寻找“人圈”幸存者和搜集资料上。今年年初,一次感冒后,佟靖功的左耳彻底丧失了听力,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为“人圈”研究和呼吁成立无人区资料馆一事积极奔走的热情。40多年来,佟靖功坚持不懈地对二战中侵华日军制造的,用于奴役和屠杀中国民众的“无人区”和“人圈”进行走访调查,撰写了100多万字的研究成果。随着“人圈”幸存者的逐渐故去,佟靖功更感到了时间的紧迫性。他表示,在有生之年,自己所能做的就是要加紧寻找收集“人圈”亲历者的口述,在历史中留下他们的声音。 

 

4000多人大人圈

  据佟靖功介绍,兴隆县作为主要的抗日根据地之一,也成了千里无人区的重灾区。1940年,侵华日军统计该县人口为16万人,其中有111825人被赶到了199座人圈内。共有2000多座村庄被摧毁,剩余的人都跑到了周围40多座海拔超过一千米的大山深处,其中有3万人与八路军一起继续抗日斗争。

  佟靖功告诉记者,1943年,伪热河省当局集中10万军警,沿长城沿线推行三光政策,同时,又铁壁合围的制造了雾灵山、五指山、都山、光头山四大无住禁作地带,其间又以三县交界的五指山为重点,在五指山以北制造了方圆百里的大无人区。将其西部的1000多居民赶进车河川的几处人圈,将其东部4000多居民赶进蘑菇峪人圈。蘑菇峪人圈由三个人圈组成,黑河西岸为当地原住民,按姓氏分为陈家人圈和赵家人圈,共有90户多户,被称来自赤化地区的780多户居民被集中在黑河东岸的河东大人圈。在史耀清老人的带领下,记者看到了赵家人圈和陈家人圈仅保留下的两段人圈围墙遗址。老人告诉记者,当时人圈的围墙一丈二尺高,下部用大石头垒出基坐,6尺宽6尺高,上边立着用黄土夯成的土墙,高宽为6尺,其上还筑有3尺高的土石混合垛口,其内还有3尺宽的巡逻马道。

  史耀清说,在方圆一公里的人圈里,由于人口密集,搭起的窝棚密密麻麻,就像马蜂窝一样。老人说,每个人圈只有两个出口,每天有持枪团丁看守。人圈里没有厕所,有的女人内急时,也不得不当众撒尿,到处都是恶臭味。

   史耀清老人告诉记者,蘑菇峪人圈有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叫黑岩,是当年日军驻蘑菇峪讨伐大队副大队长。

  黑岩身材高大,会说中国话,留着黑密的络腮胡子,长的很凶。嘴上常挂的是通八路八格牙鲁。老百姓看见他都绕着走,不敢正眼看他,但背地里都恨得牙根疼。

  1943年冬天,有一天正下着大雪,我正在给日本鬼子背子弹箱,就看见讨伐队大队长姜大祥带讨伐队员端着刺刀,押着30多个从无人区抓来的百姓从人圈南门口进来。他们脖子上套着绳索,反绑着手,链成了一串。一会儿,黑岩从岗楼里出来,与姜大祥说了几句悄悄话,然后6个男人被拉到杀人坑旁。黑岩用战刀一连砍下6个人的头,然后将尸体踢进了杀人坑。史耀清说,有一次黑岩在杀完人后,将剩下的20多个女人带回到人圈,然后让讨伐队员挨个儿挑选。有两个妇女不愿意,当场将黑岩用刺刀挑死。最后,只有两个年轻的留下当了性奴隶,其他的都被杀死了。

435万人未走出无人区

  据史耀清介绍,1944年春天,蘑菇峪人圈遭受了灭顶之灾。由于人圈内卫生条件极差,造成疫病蔓延,在数月的内,死亡2000多人。可能今天抬别人,明天别人抬自己,最多的一天死了53口人。史耀清说,那段时间,人圈1公里外就能闻到腐尸的味道,虽然死的人越来越多,但看守人圈的日军并未提供过一次药品,大家在身上刮刮打打,是唯一的治疗办法。

  佟靖功告诉记者,1945年,经统计兴隆县人口为10万多人,5年的时间里,该县有5万多人死在无人区内。而通过50多年的调查研究,佟靖功称,自1939年到1945年,有35多万中国民众未能走出千里无人区。南有南京大屠杀,北有千里无人区,现在许多人并不知道千里无人区的存在,但在无人区内却集中体现了大屠杀、活体实验和三光政策等事件,很值得去研究,让更多的人了解那段历史。

  在采访时,记者了解,前不久一些来自日本的教育界人士来到了蘑菇峪村,实地踏访了人圈和杀人坑遗址,向村民询问了当年的那段历史。村民告诉记者,自1997年开始,每年都会有日本人来到这座山村,2000年,一些日本教育界人士还出资修建了蘑菇峪中学,目的是为当年侵华日军对当地人民犯下的罪行表示忏悔,让日本国人能铭记那段历史。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