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冀东敌后抗日大暴动始末  

2010-10-20 23:22:49|  分类: 冀东战斗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冀东敌后抗日大暴动始末

 作者:王络文 

70年前在冀东的大地上爆发了一场举世震惊的抗日大暴动,京东20多个县的20多万农奴组织起来,杀戮日寇,夺取据点,最后惨烈悲壮的平西大撤退,以失败而结束。
    发生在19387月的冀东人民武装抗日大暴动(亦称起义),是中国共产党在敌后组织的一次反对日本侵略者的伟大壮举。在短短两个多月,东起山海关,西到潮白河,北从雾灵山,南至渤海滨,在滦县、昌黎、乐亭、迁安、遵化、丰润、玉田、蓟县、平谷、三河等20多个县的广大地区,组成武装齐整的20万余人的抗日队伍。起义军与八路军协同作战占领了兴隆、昌平,蓟县、平谷、玉田、宝坻、卢龙、迁安、乐亭9座县城。横扫敌伪的反动势力。被日本侵略者蹂躏5年之久的冀东人民,一扫愁眉苦脸,欢欣鼓舞,高唱凯歌。这一起义的胜利,震撼平津轰动全国,沉重地打击了日本帝国主义在冀东的统治,配合全国抗战扩大了我党我军的影响,为开创冀热辽抗日根据地奠定了基础。为收复东北,争取抗战的胜利,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大暴动前的冀东情况

冀东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它北踞长城,南临渤海,西控京律,是东北通向华北的咽喉要道。这里不仅有丰富的物产可资军需,而且深山密林,可供迂回。是我进可攻,退可守的理想战场。

日军侵占东北三省后,为吞并全中国,就首先夺取冀东。早在1933年初,他们就兴兵攻占长城各口。驻守在喜峰口、冷口,古北口一带的国民党爱国官兵在冀东人民的支援下奋起反击,后因国民党政府不予援助而失败。1933531日,国民党政府不顾全国人民的反对,竟同日本侵略军签订了臭名昭著的“塘沽协定”,把冀东划为非军事区。接着1935年,国民党政府,又搞了个“何梅协定”,把冀东拱手让给了日军。汉奸殷汝耕组织“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从此,冀东就完全沦陷为日本侵华的军事跳板和兵站基地。600万冀东人民,变为日军铁蹄下的亡国奴,过着暗无天日的悲惨生活。

冀东人民是具有光荣革命传统和斗争精神的,他们和东北人民有着密切的联系,深知亡国奴的痛苦。面对日本侵略者的残暴统治,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早在1934年初,冀东北部的迁安县就发生过人民抗日的武装暴动。由于当时“左”倾错误的影响,暴动的队伍被敌人镇压下去。随后,兴隆县的孙永勤又扯起抗日的旗帜,组织数千人的救国军,辗转游击于长城内外,给敌伪以沉重打击。后来这支抗日军队遭到国民党反动派和日军的暗算,把他们诱骗到遵化县境内的茅山,四面包围,予以围歼。孙永勤率领这支队伍,英勇冲杀,以1000多人的伤亡和自己的壮烈牺牲,给了敌人以大量杀伤。曾使敌人惊心丧胆的义勇军虽然消失了,但他们的战斗精神,仍活在人民的心中,激励着广大人民的救国热情和中华儿女的抗日决心。

“七七”事变后,随着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行径的发展,中共中央向国民党政府和全国人民,提出了一系列抗日主张和战略方针。1936年“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中国政治形势有了很大变化,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终于在1937年实现了第二次合作,形成了以国共两党为主体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出现了全国抗战的新局面。中共中央于8月下旬在陕北召开的洛川会议上通过了《抗日救国十大纲领》,确定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出兵华北执行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的战略方针,担负开辟敌后战场,配合正面战场,建立抗日根据地的基本任务。毛泽东同志在洛川会议上指出,红军可以一部于敌后的冀东,以雾灵山为根据地进行游击战争,创建冀热边根据地。与此同时,中央军委将在陕甘宁边区的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第八路军,立即东渡黄河,挺进华北抗日前线,打击侵华日军,创造包括晋察冀边区在内的华北抗日根据地。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共中央北方局指示河北省委的中心任务是配合八路军,广泛开展敌后游击战争,把党的工作重点放在农村。城市工作要短小精干,由公开半公开的活动转入秘密工作,埋头苦干,积蓄力量,动员干部和党员去农村,并尽量去平津周围的农村,宣传抗日主张,准备发动游击战争,配合八路军建立以燕山山脉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不失时机地抓紧准备冀东抗日武装起义。北方局决定派当时的河北省委书记李运昌回到冀东,进行起义前的准备工作。同时,为了争取各种抗日势力,团结各阶层人民共同武装抗日,扩大在我党领导下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根据北方局书记刘少奇同志的指示,于19379月,将设在天津的华北各界救国会,改组为“华北人民武装自卫会”,吸收国民党人参加,并派王仲华到武汉国民政府备案,取得合法地位。华北人民武装自卫会领导机构由共产党员李楚离、王仲华、张致祥,朱其文和国民党人士王若玺等共同组成。

华北人民武装自卫会组成后,曾召集冀东各派抗日代表人物开会,讨论冀东暴动和组织抗日联军等问题,对促成和扩大冀东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支援冀东人民抗日大暴动起过一定作用。

暴动前的准备工作

中共中央关于建立冀热边抗日根据地的任务下达后,各方面开始武装起义的准备工作。李运昌于193710月回到冀东,任冀热边特委书记,王平陆任军事部长,王大中任宣传部长。11月,在北宁路南,又改组了京东特委,胡锡奎任书记,卞振东任组织部长,阎达开任宣传部长。两个特委组成后的首要任务是迅速向各县委、支部传达中共中央北方局在冀东发动武装起义的有关指示。要求全体党员深刻认识创建冀东抗日根据地,开展冀东游击战争的战略地位和有利条件,继续肃清“左”的路线错误影响;明确在新的形势下,建立和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重要意义;积极筹建“华北人民武装自卫会冀东分会”;通过已有的群众团体(包括抗日救国会、齐心会、工会、农会、教职员联合会、学生会等),广泛宣传抗日救国的神圣任务,吸收各界人士参加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为起义工作创造有利条件。

在北方局的领导下,河北省委从思想、组织准备上投入了紧张的工作。先后派不少党员干部和积极分子到冀东工作。深入农村、矿山发动群众,做武装起义的组织领导工作。除李运昌外,还有胡锡奎、周文彬,李楚离、王仲华等同志。为了充实起义的军事骨干,省委决定由林铁同志负责,在天津秘密开办了军事训练班,把经过训练的骨干输送到冀东前线。另外,北方局派来的红军干部李润民、孔庆同等同志也来到冀东。开办游击队训练所,培养军事骨干。

193712月,李运昌代表冀东党组织在滦县多余屯召开京东十县抗日人民代表会议,民团首领高志远和爱国人士洪麟阁、杨十三等参加了会议。这次会议决定正式成立“华北人民武装自卫会冀东分会”,推选李运昌为主任,王平陆为军事部长。会议除讨论加强抗日宣传、组织工作外,着重讨论组织冀东抗日联军,开展游击战争问题。会后立即组建了以王平陆为司令员、史贞为政委的华北抗日联军冀东第一支队,发动游击战争。不幸,这支队伍.在第一次打清河沿据点战斗中,王平陆同志就以身殉国。接着,由彭夫、高存等同志重整旗鼓,继续战斗,攻克兴隆县药王庙据点。这两次发动虽未取得显著的战绩,但却在斗争中锻炼了骨干,增强了胆识,取得了经验,鼓舞了斗志,为后来的大起义提供了一批骨干和一定的经验。随后游击队化整为零,在冀东各地开展了三三五五的游击小组活动,打特务除汉奸,捣毁日鲜浪人开设的赌局,白面馆(海洛因毒品),搜集枪支,为暴动做准备。

除武装斗争的准备之外,冀东党组织还发动了工人、农民有组织的群众斗争。l9383月,在唐山工委书记周文彬(朝鲜人)领导下,开滦煤矿的3.5万多矿工,为维持起码的生活条件,要求提高工资,掀起了声势浩大的罢工斗争,同日、英帝国主义及其豢养的矿警保安队展开了激战。在战斗中缴获大枪数十支。经过50多天的斗争,以数十名工人伤亡的代价,终于取得了罢工的胜利。在罢工的影响下,当年6月,乐亭、滦南一带的3000多名农村雇工,在党的领导下,联合起来,要求长活价(工资),并喊出“青纱帐起来去抗日’的口号。经过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宣传教育,广大人民群众的抗日积极性空前高涨,纷纷加入武装自卫会和抗日救国会。到19387月大暴动前为止,迁安,遵化、丰润,玉田,蓟县、乐亭、滦县、昌黎参加自卫会组织的正式会员达1.5万余人,其中仅遵化县救国会就发展成为有中小学教员、青年学生、贫雇农、上层人士、,民团骨干等上千人参加的抗日组织。

晋察冀军区于1937117日成立,次年2月,聂荣臻司令员即按中央的决定和毛泽东同志的指示,从红军骨干比较多、战斗力比较强的第一军分区抽调了一部分兵力,由邓华同志负责,组成了邓华支队,决定进军冀东。邓华同志接受任务后,按照军区的部署,1938220日从涞源出发,逐步开辟了平西、房山、涿县、涞水、良乡(今属房山)、昌平、宛平(今属北京市丰台区)等地,在一部分县建立了抗日政权,组织了地方武装,扩充了部队,为挺进冀东建立了基地。19385月,中央和八路军总部又将晋西北活动的宋时轮支队调到平西,与邓华支队合并,组成八路军第四纵队,由宋时轮任司令员、邓华任政治委员,进行东进前的整训和准备。至此,冀东人民的武装抗日大暴动的准备工作已基本就绪。在此期间,河北省委曾前后两次派李楚离同志去阜平和平西,向聂荣臻司令员汇报了冀东的准备情况,并与邓华同志商定了八路军的东进计划和冀东起义的有关事项,于是一场震惊中国的敌后抗日暴动爆发了。

八路军四纵队到冀东

四纵队是一支英勇善战的主力部队,红军骨干较多,战斗力较强,经过短期的休整和动员教育,于531日开始向冀东挺进。邓华政委率三十一、三十三两个大队走南路,沿途与康庄、延庆、永宁、四海等据点之敌作战多次,缴获甚多。69日在沙峪与坂垣师团从怀柔县城增援四海之敌相遇,激战3小时,歼敌百余人。四纵队参谋长李钟奇负重伤,三十一大队总支书记郑良武牺牲。三十三大队于6月中旬进抵兴隆县境,一举攻克六道河子据点,并于17日攻入兴隆县城。次日清晨,承德日伪军800余人赶来增援,并以3架飞机助战。我军与敌激战半日,歼敌200余人,主动撤出县城。我副大队长陈群负伤,营长欶翰生壮烈牺牲。此后部队转战雾灵山、古长城之间,进到兴隆县东南的大小水泉一带休整。宋时轮司令员率三十四大队和独立营走北路,6月初攻入昌平县城。接着,东渡潮白河。横扫密云、兴隆两县的敌伪据点,于6月下旬进到平谷县以东的靠山集、将军关一带。719日攻下平谷县城,成立了抗日政府,任命姜时泽为县长。同时,这一天,蓟县县委负责人李子光与宋时轮同志在平谷县会面。与此同时,三十六大队和骑兵大队,于6月中旬攻占延庆县千家店,俘伪警20余人。接着,东进在花盆村与一营伪满军相遇,激战2小时。全歼300余人,缴获重机枪2挺,轻机枪6挺,长短枪百余支。

四纵队挺进冀热边长城内外,人民大众欢欣鼓舞,伪军伪组织纷纷瓦解。对此,日军惊恐万状,惊呼:延安触角伸进热河,全热河行政无法行使。敌人调集日伪军和民团对四纵队进行堵击和围攻。

 7月初,中央电示四纵队,要他们迅速向迁安、遵化、卢龙等县挺进,冲破敌人的包围,同抗日联军会合。时值盛夏酷暑,连日大雨,河水暴涨,跋涉非常困难。7月中旬,邓华率领两个大队,排除一切困难,继续向东挺进。8月份,入迁安县境,一举攻克迁安县城。三十三大队进入丰润、遵化、玉田边界,在遵化县的卢各寨建立了丰玉遵联合县政府,刘慎之同志任县长,开展政权工作。8月中旬,邓华同志带领的四纵队领导机关进驻遵化县的铁厂镇,与抗联主力胜利会合。

宋时轮同志带领三十四、三十六两个大队和独立营在西部积极活动,牵制敌人掩护邓华部队向东挺进。在平谷、蓟县、兴隆一带开展地方工作。在平谷县建立抗日政府后,积极筹建救国会,组织群众投入抗日工作,同时,抓紧时间争取改造民团。在较短的时间内,组成了以张子捷为总队长,以马维密、蔡景茂、王蕴山、王长生、李俊廷等人为大队长的四个游击队,总数约2000人。731日三十三大队在蓟县起义军配合下,攻克蓟县城,建立了蓟县县政府,由王巍同志任蓟县县长,与西部武装建立了直接联系。王巍领导的教导队,积极深入暴动队伍宣传抗日救国主张,传授建军知识。对于稳定暴动队伍情绪,指引暴动队伍斗争方向,起着有益作用。

平西大撤退

  19389月中旬,第四纵队党委在迁安县莲花院召开包括各大队领导的扩大会议。会议认为冀东平原靠近北平和天津,交通便利,是通往关东的咽喉,日寇和伪满军队调动便利,青纱帐一倒,游击战很难继续坚持下去。挺进冀东以来部队连续作战,急需休整和补充;暴动队伍虽然数目庞大,但是武器装备短缺,基本没有实战经验;也需要整训,而在冀东大规模整训十分困难,决定第四纵队主力撤回平西整训,并动员抗联也西撤到平西整训,以待来年再返冀东开展游击战争,四纵留下少数部队配合地方起义武装坚持在冀东斗争,留下3个各百余人的游击支队,坚持冀东游击战争。

926,毛泽东、朱德、彭德怀、刘少奇联名致聂荣臻转宋时轮、邓华及冀热边特委,不同意主力西撤。指出“目前主要的力量在白河以东之密云、平谷、蓟县、兴隆、遵化,一部分力量在白河以西创造根据地。”

  邓华、李运昌、胡锡奎(化名王瑞清)在迁安县新庄子开会,研究当前形势,贯彻中央指示,决定在冀东继续进行游击战争,建设以冀东为中心的冀热边抗日根据地。几日后,宋时轮致电邓华:敌人已经兵分七路大举进攻,要求邓华率队西撤。108日,朱德、彭德怀、刘少奇电示宋时轮、邓华,再次表示不同意西撤,指出“目前即将冀东游击队大部拉到白河以西,将要发生许多困难”,“邓华应尽可能争取在遵化、玉田、迁安地区,持久进行整理部队,建立根据地的工作”;同时强调“只有到万不得已时,才可率主力向白河以西转移”,但仍“应配备必要的基干部队及干部与地方工作人员在原地区活动,坚持当地游击战争”。接到朱德、彭德怀、刘少奇的电示时,宋时轮和邓华已经得到日军小林部队的一个旅团已从武汉一带调了过来的军事情报,觉得冀东面临的敌情已经是“万不得已时”,决定“率主力向白河以西转移”。宋时轮在白河以西地区致电邓华,在丰、玉、遵一带召开紧急会议,布置四纵留下的部队和抗联的队伍向平西转移。

  由于对当时的形势估计得过于严重,缺乏在冀热边坚持的信心,9月中旬,四纵党委决定:留下三个小游击队坚持,主力撤回平西根据地整训。108日,四纵和抗联在九间房村召开会议。决定抗联随四纵撤往平西根据地整训,来年再返回冀东;留下包森、陈群、单德贵三个各百余人的八路军支队,组成以苏梅为书记的军政委员会在冀东坚持。会后即行西撤。

  李运昌等同志提出了不同意西撤的意见。主张在原地边战斗边整训,指出可以在同敌人斗争中,利用战斗间隙和敌人暂时不能到达的地方进行短期整训,利用多个临时短期整训完成一次有重点又较全面的整训。

  李运昌同志的分析和结论后来被证明是正确的。但是当时更多的与会同志没有看到自己的有利条件,把冀东形势看得过于严重,高估了敌人的力量,认为局势已经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赞成西撤,否决了李运昌的正确意见。

此后,中共中央、北方局、毛泽东、刘少奇和八路军前方总部以及晋察冀军区都曾来电劝阻西撤,特别指出,暴动的队伍不巩固,纪律不好,不能长途行军,危险极大。1125日,党中央、北方局一再指示,一定要坚持冀东游击战争,指出:这块地区“……有许多有利条件,是可能坚持游击战争,创造游击根据地的。但是也有许多困难,要在长期艰苦斗争中才能达到”。但劝阻没有效果。

  5万人的大军拉成一字长蛇阵浩浩荡荡向西进发。前边的过了潮白河,后边的李运昌部刚起步走。平西大撤退使部队失去依托,完全暴露在敌军火力之下,伤亡惨重,抗联三路副司令陈宇寰阵亡,抗联副司令洪麟阁牺牲,抗联昌黎支队司令丁万有壮烈牺牲。抗联五总队被敌人打散,总队长李润民、政治主任高培之流落北平被捕,惨遭杀害。李运昌带6000人的部队经三河、宝坻,在国民党第七、九路军的帮助下,横渡蓟运河,过玉田,绕丰润,到达滦县北部的杨柳庄一带。途中遭到敌人不断地围追堵截,连日苦战,疲惫不堪,部队天天伤亡减员,转战到迁安柳沟峪时,他身边只剩下130人。过了潮白河的高志远部,连遭敌人袭击,部队成批地散去,到达平西根据地的不足万人。

返回后又迭遭日军围攻,最后只剩千余人,在冀东坚持抗日游击战争。国民党的七、九路军和其它暴动队伍,在日军围攻下都相继溃散。惨烈悲壮平西大撤退,终以失败结束。

虽然这次轰轰烈烈的抗日大暴动的成果未能保持住,但是给我们后人留下的精神财富却永垂青史。

  评论这张
 
阅读(5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