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马兰田:诱捉日本宪兵队长赤本的经过  

2010-11-08 18:09:17|  分类: 冀东战斗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赤本的身份、军衔;存在争议,日方资料没记载.我方资料不充分)但英雄们的无畏精神是永远的

 

 1938年冬,我抗日主力部队和暴动队伍按八路军总部和北方局致电精神西撒后,日寇乘机对冀东各县加强了防务,组织兵力频繁扫荡,疯狂屠杀我抗日工作人员及其家属,又调来日本裕仁天皇的表弟、宪兵队长赤本驻在遵化县城,妄图扑灭遵化县境内的抗日烽火。

  那时,我在包森同志领导的二支队队部手枪班当侦察员。在敌众我寡、斗争极为艰难的形势下,包森同志为了保存实力,更灵活机动地打击敌人,将部队化整为零,分成若干小股游击队,利用熟悉的地理环境和群众热情支持等有利条件,活动在长城内外,选择有利时机,出其不意地打击敌人。

 1939425晚上,我和支队部的贾振远、五中队副队长年焕兴及三、四个战士组成游击小组,奉包森同志的命令,到遵化县城东北张家坟村执行侦察任务,并寻机打击敌人。当夜,我们在张家坟村隐蔽住宿。

26日的早上,我们化装成老百姓,在村南路边的坝坎上帮老乡脱坯。时近中午,从村南边来了三个人,走在前面的那个人穿粗布便衣,走在后边的两个人都穿大褂,象是做买卖的。等走近一看,前边那个人是我们班的王振西,我已两三个月没有见着他,听说他被捕了。这时贾振远小声说:注意听我命令!

那三人越走离我们越近,当王振西走到我们跟前时,他暗示我们做好准备,并低声说:后边是敌人。贾振远、年焕兴和我同时拔出手枪,大吼一声:不许动!我们从坝台上跳了下去,用枪顶住了敌人的腰眼。敌人要伸手掏枪,未等掏出来,一个战士上去一把拽住他的手,撕开他们的大褂缴了他们的手枪。

这时,王振西说:捉住的这两个,一个是日本宪兵队长、一个是翻译。并催我们快走说:鬼子大队就在大刘庄

 

大刘庄离张家坟村不过四、五华里,我们赶紧押着鬼子和翻译往北走。那个鬼子叽哩哇啦地嚷,就是不肯走。年焕兴找来一根猪毛绳,捆住鬼子的双手,连拉带拽地往侯家寨撤。

一路上,贾振远边走边盘问那个翻译。这家伙姓孙,遵化平安城人,是在家礼”(冀东的一种青红帮)的。正巧贾振远也入过家礼。二支队分散隐蔽后,包森同志曾几次让他们摆香堂为掩护做群众工作。贾振远便和那翻译说起了行话,了解到这个日本人是宪兵队长,叫赤本。翻译表示,以后再也不给日本人干事了。他还挑着大拇指对我说:王振西真行,足智多谋

走出了十几里,快到侯家寨了,后面突然响起了枪声,鬼子大队人马追了上来。赤本听见枪声可来了劲,象条死狗一样,说什么也不走了。我们几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拖到了侯家寨北边的边关楼子里,实在拖不动了,便开始审问他,他还是叽哩哇啦地叫着。翻译说他要找包森,要和包森见面。这时,枪声越来越近,我们商量,得赶紧北撒,不然很有可能被包围。

贾振远指着翻译说:把他放了吧,!

我们几个谁也没说话。贾振远便对翻译说:你走吧!那翻译赶忙作了个揖,说声:谢谢三老四少。转身就跑了。

我们又拖着赤本往北撤,出了边关墙,后面的枪声还在不停地响着。幸于山上有民兵阻击日寇先头部队,敌人才没很快追上来。天擦黑时,我们到了马蹄峪北边的柳树沟子。这里只有几户人家,我们又渴又饿,就到一个老乡家里找了点饭吃,也给赤本盛上一碗,这家伙怎么也不肯吃。

吃完了饭,我们叫赤本走,只见他跪在地上撕开大襟,胸前露出一个系在脖子上的小铜佛,嘴里不停地叨叨咕咕,象是在祷告。一个小个子战士从身后拽他起来,不料赤本腾地站起来,侧身一踹,把那个战士踹出去老远。这可真把我们气坏了,上前按住他,他嚷着又跪在地上。贾振远和年焕兴商量几句,对我们说:鬼子肯定会紧追不放,干脆把赤本就地处决。王振西跑到老乡屋里拿来一把旧斧子,照着赤本的脑袋连砍三下,边砍边说:叫你不走,叫你不走!赤本象头死猪似地瘫在地上没气了。我们把死尸拉到房子北边的河沟里,大家七手八脚刨了个坑,把他埋了,还在上面插了个柳树枝子作记号。

埋完赤本尸体后,经过商量,为了缩小目标便于隐蔽,我们决定分头转移。于是,贾振远、王振西和我往东,年焕兴他们往北,分别活动了。

 

从赤本被俘的第二天起,鬼子的扫荡更历害了,我们三个人在马蹄峪北边山里隐蔽起来。这时,王振西才和我俩详细讲了骗出赤本的经过。

原来,春季大扫荡开始后,赤本搞了几次围剿,一直没摸到包森的踪迹。于是,赤本便收买汉奸、布置密探,并不止一次地召集伪职人员询问包森的下落和搜捕的办法。伪职人员深知包森的历害,有的尽管摸到点儿包森的情况也不敢实说。他们为了摆脱赤本的追问,便提供在押的八路王振西是包森的部下,赤本马上派人把王振西带到宪兵司令部。

你知道包森在哪儿吗?赤本问。

我是他的警卫员,还不知道他在哪儿!王振西说。

赤本便说:你带我去找他,我要和他面谈

王振西想:要我带着你们去抓包森是妄想,不过可借机逃跑,若凑巧遇到八路军,或许能把赤本逮住,即使自己牺牲了也值得。于是,他将计就计,带着赤本和一汽车警备队来到城北大刘庄。王振西知道这一带是游击小队经常出没的地方,便站住对赤本说:你带这么多的队伍,包森看见还不跑喽,再说,你也不能穿这身衣服。赤本认为经过扫荡,八路军已经快要完了。包森一个人东躲西藏,找到他还不是手到擒来。他觉得王振西说得有道理,就同翻译一起换上了礼帽大褂,命令警备队先在公路上警戒,等他们走出二、三里后再尾随。

三、四天后,我们在侯家寨东面的禅林寺找到二支队队部,见到包森同志。一见面,包森同志就握住王振西的手说:你的任务完成得很出色,为人民立了一大功。贾振远向包森同志汇报了路上的情况,然后说:任务没完成好。包森同志说:你们给人民除了一大害,处死也有功嘛!这时,炊事员叫我们吃饭,包森同志风趣地说:你们立了功应该吃肉,可这儿是和尚庙,只能吃素了。说得大家哈哈大笑。包森同志接着说:吃完饭你们俩休息,王振西再把情况详细谈谈

 

赤本是日军驻遵化的宪兵队长,是天皇的表弟。他的被俘在日本国内引起了很大震动。开始,日伪军两个师团的兵力全部出动,到处扫荡,企图夺回赤本。后来又强迫遵化的商人给包森送信,每个信封上都写着面呈包司令长官。他们在信里提出,愿以五十挺机关枪,数十箱子弹换回赤本。后来日寇听说赤本已死,愿以同样的条件交换尸体,拜托人问包森要啥条件。赤本的老婆、日本著名的女特务头子川岛芳子,还专程跑到冀东四处游说,要同八路军讲条件交换赤本。包森同志识破日军以重金赎回是虚,施缓兵之计是实,干脆地答复:条件只有两条:一是他们滚出中国去;二是让他们投降

 

我们二支队活捉赤本大队长的胜利,曾登载于八路军总部出版的《八一》杂志上,受到了广大抗日军民的赞扬。

                 (原载《让历史告诉未来》一书 吉夫辑录)


 

日方资料记载:日军驻屯遵化宪兵队曹长池本信次郎在4月15日指挥警察队讨伐包森部队途中,在遵化县城北方十支(华)里的十家口地方和优势的八路军部队遭遇,后因雾,误如“敌口”即进了八路军范围内,断了自己退路,被八路军系统的包森部下年汉卿所捉。

新搜集到的关于此人的日方资料
 
马兰田:诱捉日本宪兵队长赤本的经过 - wangwang648 -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马兰田:诱捉日本宪兵队长赤本的经过 - wangwang648 -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评论这张
 
阅读(63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