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战火中的雄鹰----冀东青英部队司令田心回忆录(4)  

2010-11-06 21:33:11|  分类: 冀东战斗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攻占亮甲店

 

王定国与张忠心研究,抽调小队十人,青英部队十人,由张忠心指挥为突击队;王定国用两挺机枪掩护,张忠心手执大铡刀,小队班长肩扛着一个开山大铁锤,直奔亮甲店据点扑上去,伪军炮楼步枪手榴弹向下轰击着,张忠心砍到沟外铁丝网,跳入沟内,水深齐腰,泅渡到浮桥下,砍断大桥吊绳,于手榴弹地上连续爆炸声中,他们将大梯子靠到碉堡里边楞线上,将伪团哨兵炸死。下到院内,砸毁大门巨锁,打开大门。迎接第二连全连冲入院内,激战片时,除汪子余伪团长等负重伤十余人外,全部做了俘虏。在毁灭亮甲店据点后,使二连士气又鼓舞起来,丰玉遵紧张形势又得到缓和了。然后我们大队人马就又到平原活动数日。

 

七月二十日左右,我带青英部队一连与十三团一个连在新安镇南住大小辛庄。次日顺河堤向右石臼窝行进,走到长沿,侦查员前来报告:“有伪治安军一个营,伪敌二百多人也通过沽石大道,去石臼窝了。我当改道而北去霞岗一带宿营;巧遇彭寿生带特务连赵文进团长带两个连也在这里,同时了解我第三连在甘石桥宿营。十三团那个连就与他们一起住下了,叫我们住丁虎铺。当我正在向彭、赵汇报敌情,准备迎击这股敌伪时,不料他们到达石臼窝,也很快了解八路军奔霞岗来了,当即尾追前来,到达村南就先开炮了。彭参谋长当即决定:南面进行抵抗,由村东出去一个连给以冲击,青英部队在西村给以侧射。当十一团第一连出村向敌伪摸索前进时,在高粱地内,走到伪军重机枪阵地上。当伪军一排机枪子弹打来,一连吴连长就牺牲了,还伤亡四五个战士。一连当即蜂拥冲上,当即缴获重机枪一挺,俘虏十五个伪军。我青英一连出击侧翼,也俘七人,缴步枪七支。伪军将迫击炮扔入水中逃去。

这仗对巩固玉田南部有一定作用,对伪治安军一〇二团是一次打击。

 

第五地区委成立了,第五专属成立了:

 

窝洛沽战后,我即派王全荣带一个加强排进入宁河。同时拨给李兴同志二百支步枪,积极扩充县队。到八月底,焦若愚同志(日后成为北京市市委书记)宣布:“成立第五区委与第五专属,初步成立五个联合县:即丰玉遵、丰玉宁、丰蓟宝、武宝宁与香武宝等联县。焦若愚为五地区委书记,兼部队政治委员,田心为地区武装部长,行政上为独立第四区队长,胡光为专员,李兴为丰玉遵县长兼县队长,冀华是书记,张士英为丰玉宁县委书记,仁永和为县长,丰蓟宝县是艾群为书记,冯寿天为县长,武宝宁县委是石青为书记,方刚为县长,香武宝县委是李晓为书记,吕尚武为办事处主任。地区很快扩大,中心地带,在巩固中。

青英部队后勤、两个卫生所成立,被服装厂与炸弹厂成立了。以刘晓山同志总管后勤这一套。刘晓山同志总管后勤供应这些工作,是一丝不苟,管得条条是道。保障了部队供给,尤其是炸弹厂,能充分使用,枪械能随时修理,这对青英部队是大有贡献的!彭、赵走后,我东部四个县武装就先后成立了:一些零星战斗很多,因意义不大,不拟一一记述。

八月底,我带一连进入宁河,在宁宝两县的黄庄、黑狼口、林亭口与农场周围绕了一圈之后,九月初一天,宿营西棘坨,早晨派出侦察员,片时后回来报告:“东村已住上伪军,南村也住上伪军,但对青英部队,未敢进犯。因在新区,消息不够灵通。上午相持半日,下午决定转移。遍野水区,只有东西与南北两条通道。决定向北小芦庄行进。当走至中途,看到柳树洼已住有敌伪,正在抢奔小芦庄,看样子好像要截击似的。当即命令,前队快跑抢占小芦庄。在庄内两军相遇,即在大街上演出遭遇战,因青英部队火力较强大,当即将伪军推出村外,追击半里许。毙伪军小队长一人,伤四五人,缴手枪一支,步枪三支。在柳树洼敌伪未敢大队出动,只在村头向小芦庄炮击。我正队向东北转移,北部已不是洼地,遍野都可行军。绕过艾林庄据点,自西向北,据点伪军干本未敢出动。当晚,我渡过蓟运河,回丰南休息。仍留刘醒华一连在这带活动。

这仗杀敌伪不多,缴获呀不大,但对两县敌伪是一次镇压,对地区的巩固有一定作用,对我军打遭遇战又是一次锻炼。

 

九月底摧毁宝坻县南部的尔王庄据点,缴伏一小队人枪。

 

十月间,了解通唐公路北敌伪相当疯狂,我带第一连与第二连前往,队部随一连宿营茨榆林,第二连宿营与小张屯。这天上午正值有沙流河的日寇宪兵与特务出来二十多人,顺临头屯大道北去了。我下午到小张屯,准备他们回来打一下。当这群东西回来时,王定国带王子臣二排出去截击。当王子臣出庄,就看到敌宪特出临头屯了,距们还有八百米的样子,他就开枪了,敌伪扔回就跑,二连第一与第三两个排,由西口也出击了。我们事前研究商量不够,没想到一连也派出王义第一排,早在干沟下道口上等着打伏击。这时王义排与敌相距有二三百米样子,当即出来追击,毙鬼子一人,伤二人。当鬼子想跑回林屯时二连两个排早已占领林头屯;鬼子改顺河沟向南跑,正碰上刘醒华带两个排迎头一打,鬼子即折返村南一个干沟抵抗,并放毒瓦斯来掩护。我正拟组织一点两面攻击时,沙流河大队增援已到,我们就撤退了。

这次战斗,本应全歼日寇宪兵们,只以野外追击战,我们还没有经验,未能获得全胜。

 

大战在梁家沽:十月立冬前后,我青英部队一连宿营于梁家沽,有武宝宁三县敌伪约千五六百人来犯,激战一天。因该村水泊围绕,只有东西大道一条,易守难攻。战斗终日,敌伪也未能接近村庄,只能在相距半里到一里的地方扫射与炮击,造成我伤亡十多人。当晚由村南面水泊成二路纵队突围时,伪军井都未敢堵截,闪出一面,我军得以顺利突围!

从此,敌伪都传说着,留胡子的部队,能冲善战,已威震武宝宁三县了!

  评论这张
 
阅读(6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