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战火中的雄鹰----冀东青英部队司令田心回忆录(1)  

2010-11-06 19:09:23|  分类: 冀东战斗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田心原稿叙述稍乱,本人根据原稿稍作词句调整)

战火中的雄鹰----冀东青英部队司令田心回忆录(1) - wangwang648 - 冀东抗日战争纪念馆

 冀东抗日组织,在一九四〇年春,开始开辟盘山、鲁家峪、腰带山三片地区,我们在中部鲁家峪山区内外,成立中共丰玉遵联合县县委与联合县办事处。正当五月,满山遍野的果林,青丛碧绿,硕果累累,已缀满枝头,清香扑鼻中,我来到鲁家峪,参加县委会分配给我的工作,是县委常委武装部长,随即着手组织队伍,首先将县委、区委与主任区长所带领的武装人员集中起来,组成二十八个人为联合县的特务大队。以剿匪反特、维护政权为中心任务,就积极活动起来。首先把山内外土匪、敌特潜伏人员肃清。

青英部队自一九四〇年五月成立,至四四年四月底,内部番号多次变更。开始叫丰玉遵联合县特务大队,后改名为县基干队。为县总队、区队与独立区队。以后到一九四四年五月就与第十一团合编了。公开番号是一九四〇年秋司令部给的番号叫青英部队。因当地群众队这个番号都很熟悉,部队战士也都喜欢这个名字。这个部队,主要活动于冀东平原,处于平津唐三角地带,战斗是频繁的,伤亡是很大的,但兵源有保证,随时由县区村组织介绍,并且还都是比较纯洁的、具有杀敌爱国情感的,到部队后更接受军民鱼水关系教育。和铁的纪律教育。所以青英部队,守纪律是比较突出的。群众爱护这个部队,真正像爱护自己的子弟一样。

一、     初创时期的挫折和磨练

     忠诚朴实的农民,对种田是熟悉的,但对战斗这种高度科学与艺术是陌生的,战斗的勇气、胆量与技巧,更重要的是通过战斗实践,不断总结战斗经验才能提高的。一九四〇年到四二年,经过三年的实战锻炼,和多次血的教训磨练了青英部队。具体战例:

 

蛮干的葛屯战斗:是一九四〇年七月初,我们第一次初战,因杀敌心切,单凭血气之勇,表现了蛮干。李司令员带队来到沙流河这带地区,司令部住石仸寺,三总队住葛屯,将遵化县队与青英部队,统一由我指挥住安家坨,拟打击沙流河敌伪军。我因由伪满游学回来,亲见日寇的残暴,养成杀敌心切的一种情绪,但又不懂得打埋伏的战术,更部了解敌我兵力,能打成什么样子。当村干问我是否向沙流河敌人报告去?我就盲目的答应,可以报告去,叫敌人先来打我。未料到沙流河敌伪出来,是绕道葛屯的。敌伪进了庄,敌人枪炮都打响了,三总队才从睡梦中惊醒,石仸寺是党峪来的伪军的车子队,也盲目闯入村中,同时开火了。当我闻到枪炮声,就自动集合队伍,向南绕道杨屯,分三路向北冲锋。我与韩铁钢排长顺着大道冲杀,遵化县队在左翼顺谷子地前进;何臣带一个队为右翼顺高粱地前进。根据旧操典教练,边冲边喊着杀声。当我们冲到葛屯村缘时,司令部与三总队早已转移了,敌伪军也溜走了。

这样配合打仗,我们部队都处在初期练习打仗阶段,打得是很可笑的,青英部队是盲干蛮干了一场!

一无所获的洪家屯村南战斗:七月中旬,一天上午,我们先到洪家屯村南大道破坏公路上一段电线,然后撤到杨官林,等待敌伪出动。午后先来一个特务,前头侦探,后边一队伪军来掩护抢修电线。我命何臣带一个班,上洪屯南山掩护警戒,我与刘醒华带两个班,利用青纱帐遮蔽来接近伪军,当到达一块谷子地时,再前进就容易暴露目标了,距伪军还有三百米的样子,我们就开始射击了。伪军飞快的向北逃窜,我们山上那个班,又送它一阵射击,战斗就结束了。

这次战斗射击,距离较远,应当更接近敌人,到敌人发现我们时,再射击,可能多杀伤几人。

青庄坞剿匪----青英部队出手不凡

开辟玉田县公路南大平原,县委徐志、路拓同志,县政府胡光主任、区长江兴,与我青英部队共约五六十人,首先开到殷家屯一带,开展工作。徐志与江兴就地解决长期与土匪勾结、并窝藏土匪的土劣樊连芳以后,我们由大胡庄开到杨庄子陈家大院。次日拂晓,我们向刘家桥前进,这个反动的邢家大户村庄。太阳初升。我们就到了那村,家家紧闭门户,叫哪家也不开门,看现象好像是怕八路军是的,等两点多钟,好容易才叫开门后,家家接待冷落,早饭都是高粱米稀饭与高粱面,调和是咸菜拌大葱,看本质不是怕八路军,而是敌视不欢迎的样子。当天下午召开群众大会,动员其抗日救国。

就在这天晚上,有青庄坞群众前来报告:有土匪三人,正在他村十字街头威胁诈财,要村中答应来招待酒肉。群众请我们去打土匪。我即带队前往,分为四组进村,南北街道口各二三人堵截,西街口由刘醒华带四五人隐蔽着向土匪逼近,我带何臣,先到东街给土匪做酒菜的那家,我即肩负饭桌,臂掛筐笼,伪作送饭模样,向十字街土匪逼近。当接近十字街短墙时,警戒土匪高声恫吓:“干什么的?”我答:“给你们老总送酒来了。”当我走到十字街口短墙处,我将桌笼一摔,一连六枪首先将警戒土匪击毙,这时街心土匪向我还击,我随后连发四枪,持枪匪首身中枪,另一轻伤土匪身中一枪,他俩即仓皇向西逃跑,又被刘醒华一槽子手枪打回来了,又拟向北逃跑在北口枪声震吓下,就横越各户宅院向西逃走。当我们用手电筒照着,沿着血迹,又找了五六家未获,在群众感谢赞扬声中,我们即收兵回刘家桥了。

次日,八路军声威已深入人心中,开到扬家庄,杨家庄大户绅士杨某就是真诚欢迎态度了。又次日,我们在这好的形势下,召开十数村的村长大会,动员他们抗日救国。当天,就有王定国、王士云等四同志参加了青英部队,小河沿丁李江三桥一带,就是这样顺利开辟了。这就证明,只要我们工作与群众利益相结合,很快就能与群众达成一片的。

这晚,我们进军前家沟,摧毁伪警局,然后返回鲁家峪一带休整。

青庄坞战斗第一次牺牲战士:一九四一年春节的正月初一早晨,我们青英部队全体,正在青庄坞宿营,刚要吃早饭的时候,哨兵来报告,有特务十余人进庄到十字街了。我与孙桂卿、刘醒华出去一打,特务扔下车子就向西北逃窜了。后来了解这股敌伪约二百数十人,正当春节除夕白天,由珠树坞、孔雀店去蛮子营一带的。没料到他们当晚就到鸦洪桥了。今天拂晓,敌伪大队顺玉鸦大道北返,一小股敌伪约四五十人,沿散水头经过刘家桥,由西南小路来到青庄坞小街进的庄,致我哨兵未能及早发现。当我们队部与一分队正集合在大街上研究,怎么打这仗时,在村西南坟地里鬼子子掷弹筒一弹飞来,正落在我们中间,所幸安全子保险未拔除它未爆炸,我们随即走向西北一带,寻找特务,见特务已跑到庄外,我们又送它几枪,他们就越野向西北逃窜,回头见村外东北角坑内,尚有四五个伪军,我们即一拥向伪军冲去,正拟消灭伪军,这时见杨素庄大道上,敌伪大队正向青庄坞而来,我们见众寡悬殊,即决定向散水头撤走。命令韩铁钢为前卫,通过他住的大院,经过村南大庙,先用手榴弹火力侦察一下,顺大道沟向南转移,只留醒华一人为后卫,全队就安全转移了。刘醒华留在村南桥头,等敌伪部队,刚要出庄时,打了一槽子手枪,他即随队后跟进。我们来到散水头西头双城河南岸集合后,在敌人山炮连发追击下,向钱家沟西南转移了。敌伪尾随到钱家沟就折返鸦洪桥了。这次战斗,我们牺牲了两个战士

 

没有纪律的部队没有战斗力

 

查家铺战斗:大约在农历九月中下旬的样子,青英部队已发展到六、七十人。敌伪军秋季扫荡开始了,我们事先一无所闻。我们正宿营在玉田城通虹桥、前家沟的大道上。一天下午,有日寇百余、伪警千数百人,自北而来,行军行列约十余里。开始本想阻击一下再撤走。当我立在墙头高处遥望之后,见敌伪众多,大队距村也就在二里左右,前头尖兵已接近村头。撤走只有南北大道一条,一暴露目标,很容易被敌伪打散,村缘四周,均是芦苇,可隐蔽一时。当即集合部队,叫孙桂卿指导员前头带队去隐蔽,我在后。当出村时,却见孙指导带队正在向南撤退,没有隐蔽。村东头伪军尖兵,已有稀疏的枪声。我带后卫十余人,改由村西水区地里向西转移。这时由西北向东南行进的伪军大队,及日寇炮兵发现我们,就立即开火了。山炮轰鸣,机枪步枪齐射。当炮弹飞来时,我们就卧倒在泥水里,我们撤到小王家铺时,日寇炮兵犹在轰击。这次战斗,打得我们浑身是泥水,真是狼狈不堪。看出新成立的部队,根本谈不上军事纪律,也谈不上什么是命令!整顿纪律刻不容缓。

韩铁钢与姜玉昆两个分队长,习惯涣散成性,不遵守军纪的。当宿营在霞岗时,在初冬初雪,他们以为我不出来巡视了,就聚起赌来。被我碰上,就集体罚跪在雪地里。(体罚不对)但这两人是屡教不改,不听指挥,不执行命令。

大约在旧历十月底第二次大雪时,李运昌司令员带大队来到玉田县虹桥以南一带,雪后转移,容易被敌人发现行军足迹。当即命令青英部队分着去林南仓、鸦洪桥、沙流河三处袭击敌伪据点,来迷惑敌人。我随命令韩铁钢分队去袭击鸦洪桥;姜玉绅分队去袭击沙流河;我与刘醒华带队去袭击林南仓。这三个分队都是怎样完成任务的呢?   韩铁钢走到黄家铺以东的大道上,他把一个分队,分作两部分,伪作敌我双方,互相对空放了一阵空枪,造谣说:中途与敌人遭遇了,打了一阵就撤了回来。姜玉绅呢?到沙流河东门外,放了几枪,就回到左家坞西家乡一带活动去了。

这样的部队怎么能打仗呢?根据上级指示,,我们开始和主力部队一起作战,并前往盘山整训。

盘山集训:青英部队,不足一百五十人。尚有二三十人,未随队活动,在姜玉绅、韩铁钢带领下,长期流散在地方他们家乡十几个村庄一带,吃喝嫖赌,胡作非为。多次发信去催急速归队,就是不来,盘山集训也不去,四一年春三月最后专人去找,把这二三十人才带回来。为严肃军纪,教育战士,与区队长王明远研究,经县委同意后,在王明远主持下,公审姜玉绅、韩铁钢,流散战士排列两旁。当面审问:指出二人“不守军纪,制造虚假敌情,谎报战果,吃喝嫖赌,长期带头流散在地方,胡作非为,不服从命令,严重违反军纪。”二人当面承认件件属实。当即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并在全县贴出公告,公布罪状。

青英部队,平时上课,讲解战斗战术,除军事演习外,更着重政治教育。群众纪律教育,军人要服从命令,绝对忠诚,反对打骂体罚。

连有文化教员,班有文化战士,隐蔽时读书识字,在游击环境中,更注意保密教育。尤其通过这次惩处姜玉绅与韩铁钢典型之后,对加强部队战斗力,严格服从命令,去掉游击习气,走向正规,起了转折点的作用。

整训后的部队初见成效

左阳庄平山堡战斗:一九四一年春三月间,我青英部队随司令部十二团与十三团去盘山集训的路上,司令部宿营于河北庄、毛庄一带,青英部队宿营于左阳庄。当遵化出来二百数十名鬼子时,司令部命令青英部队出动去控制平山堡山头,引诱敌人注意力。刘醒华带一个分队在登山运动过程中,被敌人发现后,鬼子果然向平山堡而来。在山炮迫击炮与重机枪掩护步兵,向山头多次冲锋。弹下如两,平山堡堡墙外边,弹头堆集,用手去抓,随便就能抓着一把。敌人冲上来,被我手榴弹砸回去,再冲上来,再砸回去。鬼子尸体,横躺竖卧的摆满在山头上,最后五六十鬼子兵,在激烈炮火掩护下,冲到接近堡墙十数步时,在我手榴弹猛烈轰击下,鬼子指挥官被击毙了,最后,敌人不得不扔掉机枪,又撤回去。青英部队,尚处在幼年阶段,还不能利用战斗时机的技巧,把机枪缴获过来。鬼子兵为保机枪不被我缴获,炮弹打来更激烈了。硝烟弥漫山头,加以毒瓦斯弹,瘴气刺鼻。我青英部队坚守困难了,同时已接近黄昏,才撤下山来。成功掩护了司令部。

这天从上午直打到傍晚,司令员与团长营长们遥望着战场,对青英部队的英勇战斗,众口赞扬。

部队在盘山集训一个月后,因敌伪进攻扫荡了,马上分散活动。青英部队一夜突击行军一百四十里,一气就来到黄山。一个报病号的没有。一个骑驴子的没有。第二天早操,有一个战士,由于腋下生疮,顺胳膊脓水流到手上,才发现他已生疮了。才令其休息。看出战士已养成吃苦耐劳的习惯,是经常教育的结果。

 

 

  评论这张
 
阅读(7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