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战火中的雄鹰----冀东青英部队司令田心回忆录(2)  

2010-11-06 19:16:13|  分类: 冀东战斗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惨烈的四一年五月反扫荡战斗

 

一九四一年五月“反扫荡”新来了黑须师团,是日寇常驻北满防苏的关东军精锐,当中条山战役完了,回兵东北,路过冀东时,顺便围剿扫荡冀东一下,给我们造成严重损失!

那时冀东主力部队,只有十二团与十三团两个大团,共三千来人,敌伪集中约五万人的兵力,由东向西用拉大网式的,把我军挤压到玉田县、丰润县围歼,造成我军十二团第一、二两连与特务连,第三三八营八连九连的严重损失,陈群团长与杨作霖营长与教导员同时殉国!

 

第十二团与青英部队,具体战斗过程是这样:团部与第一营第二营和青英部队,在五月七日与八日在孟三庄与孟四庄打苇塘隐蔽两天,八日下午约三、四点钟,下了一场小雨,我们才返回村内。我正在陈群团长处两人研究敌情与转移方向。我向团长提议:“敌人这次扫荡,兵力相当强大,玉田、丰润、城镇均驻有重兵,每处千八百人不等,我们只可与鬼子兜圈子,或向西渡过蓟运河去宝坻一带,或去丰南越过北宁铁路,到铁南大泊一带。看看形势,再做下步打算。正在谈着,红日已西垂时,王建庄西头机枪响了;然后才来报告:”有二、三百人一股日寇,乘黄昏气象迷蒙,已接近村头,我方仓促应战。陈团长决定:“不打,转移,走!在孟四庄东头庙前集合!”正当陈团长走出村东口,我青英部队也来到庙前,这时一个炮弹飞来,紧接着第二炮弹正巧在陈团长与我中间爆炸,陈团长那里炸倒四个人,我身前炸倒两个战士,最后炸倒一个通讯员,大家仓促分散,我带队通过双城河大苇塘小路来到黄家铺,这时十二团也早到这里,陈团长也抬到一家穿堂屋内,杨作霖与杨思禄两个营长与宋国祥作战参谋等多人,在围绕陈团长肃静的看着,他腹部左侧被炸成二、三寸长的伤口。陈团长在昏迷中,最后说了一句话:“我革命算完成任务了!”随即心脏停止了跳动逝世了!大家迅速的将他掩埋于村外,然后继续东行。

通过许家桥拟过河,遭到日寇的伏击,转到轩胡甸涉度,到冯家庄、杨胖庄、杨西庄一带宿营。九日,白天联系到第三营邓文彪正宿营于韩家庄。在该村开的干部会,决定继续向泊南行进,令三营先去于潮庄警戒。傍晚,二营为前卫,团部与青英部队在本队,一营改为后卫,当通过于潮庄时,遭到鬼子的埋伏阻击,二营团部与青英部队,均有伤亡,一营就掉队了,当晚宿营于泊南张稳庄与张六庄一带。十日拂晓,就进入大泊,把队伍摆开,作战斗准备。当天有鬼子大队人马,围绕大泊转了一天,但未敢进攻。当晚命令:团部二营与青英部队去岳实庄宿营;三营特务连宿营于唐河甸一带。

十一日拂晓,我绕村庄外围看了一下,只二里多长两条大街,当即发现杨思禄的二营不辞而别了。只剩下团部与青英部队,来防守这么个大村,十二团第一营掉队了;二营不辞而别了;特务连出去配合三营行动;团长牺牲了,只剩下团部百数人的非战斗人员,必须由青英部队来护卫来进行反扫荡,这根本不是我们责任,早饭后,许多战士前来报告,各处敌情严重,我们再呆板的留守,如有战斗,很有全军覆没的危险!我们也分散走吧!当把这个意见通知团部,得到的回答:“你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千万不能扔掉他们不管!”随即整队出发了,当走到村南青龙河沿时,就与鬼子骑兵遭遇了。我们开枪射击了,随后鬼子的大队步兵,蜂拥向小河沿冲来,这时在午前十点钟的样子。我们边打边向于辛庄移动,打算由于辛庄冲出去。到于辛庄一看西大道上,鬼子大队已散开三道防线,一队日寇正向村庄冲来。当即在村庄内外展开激战。我们陷入重围中;团部有五十名徒手青年宣传队,在激烈的枪炮声中,当青英部队到那里,他们也拥挤到那里。把我们这战斗部队也给冲乱套了,联络也中断了,形成在村内外混战中。我青英部队伤亡惨重!

最后,我处还剩有二、三十人,坚守在北面村缘长约一百五十米,宽一、二米,水深约半米的小沟上,距我处东北二、三百米一乱葬岗群坟处,也有三、四十人在战斗着;团部一些人员多数多抢占群众院落内。我们在村外这两部分,都在为国家为民族争生存信念下,绝大部分都流尽最后一滴血!我与指导员孙桂卿在战斗中,使用的两支手枪,子弹都打光了,枪也不好用了,当鬼子大队冲到我们面前约百米时,孙指导首先提出:“我们自杀也不能当俘虏!”我说:“对!我们最后一颗子弹给自己留着,一定不当俘虏!”这时,在我们面前的一批日寇,距我们约百米左右,都在跪着右腿,蹲着左腿,面向东北乱葬坟地射击着!当我俩的步枪不能用了,我把他踩在水沟污泥中,将怀表与一些零钱等物也埋在污泥里。手枪也打不响了,正巧有四分队长汪庆余走来,我要把他们的手枪给我,他把子弹袋也扔给我。我把子弹袋又给他扔回去。并说:“有这槽子弹就够了!”我常用的金机满槽手枪,在连续打六条子弹之后,也打不响了,把它也踩到水内污泥中!汪庆余走后,孙指导又用步枪打到一个鬼子兵后说:“我够本了!我先走了!”随即用自己的手枪对准自己的头颅砰的一枪!壮烈牺牲了!

这时,坚守的这条小沟内,躺着二十多个战士的尸体!只剩自己一人还活着,正在准备这槽子弹再打出八颗后,剩下两粒留给自己时,天下也真有奇巧的事,正在这时,从街里跑来一个战士大喊着:“队长!队长!你看这是什么枪!”我一看,原来是陈团长的大镜面手枪,还轧着满满已槽子子弹!这时,不由得一高兴喜出望外!自杀的念头消失了,转移村内再坚持下去!一跃跳上岸去,跑到没有战斗的一家院子里。找个空屋用两捆干草遮身,两手紧握着两支手枪,准备如被敌人发现最后一拼!这时村内各处都在激烈的枪声中混战着!

傍晚,大队鬼子冲入村内,在互相混战着,情况十分危急时,眼看着将要全军覆没了!忽然一朵乌云到来,霹雳一声,大雨倾盆,对面不见人,伸手不见掌。剩下的两部人员,乘暴雨就突围了。我在大雨稍停后,大约是午夜两三点钟样子,已接近拂晓,自己考虑由村南突出去!侦察着来到路南,通过一个宅院,又穿过一个空园子,钻出篱笆,顺着麦垅两手持枪用两肘两膝与足趾蹼伏爬行前进!这时处于最后难关,凭这两槽子弹,如能悄悄爬出去,就是最后胜利!如冲不出去,也就算完成革命抗战任务了!当时雨后,拂晓前,村周围云雾低迷,遥见围庄的鬼子哨兵,腋下夹着枪托,双手握枪面向村内监视着。因有麦垅云雾遮蔽,我在地下向斜上方看,在迷蒙中也能看得清楚,鬼子是看不见我的,他也想不到这时还会有从密密的警戒哨下爬出八路军的队长来!

       这次战斗,我有三次在生死上考虑,三次都是极端危险的,最后都能转危为安!给我的经验教训:在战斗危险中,也应当用一分为二观点去考虑问题,即在最危险中,也当死中求生,这才是革命者应有的顽强性本质!一般说,自杀是懦弱缺乏勇气的反映!

        次日,农历五月十二日上午,日寇在于辛庄村内外,搜查翻腾半天。下午,大队日寇都走开了,我在大郑庄急忙吃过晚饭,想到那么多烈士尸体,就又回到于辛庄,想安置一下。谁想早有五区白云生区书、王甫区长三、五同志早把烈士尸体掩埋了。共搜集一百八十五个尸体,统统掩埋在村东头一个大坟内。我问:“看到孙指导尸体没有”?答:“没有”!“好!咱们再看看去”?穿过我躲藏的院子,来到村北小沟旁,我跳入水沟,双手一摸,就将孙指导尸体抱出水面,我惊异的叫喊说:“我与孙指导真有缘,他在时还在等候我来掩埋他”!随即给他脸上身上洗去泥污,抱上岸来”!我再跳到水中,于孙指导倒下地方附近一摸两支手枪两支步枪与我的怀表、零钱统统捞上来。天下社会上真有这样稀奇古怪的事情:“一个一百五〇米长、一米来宽的水面,水深不到二尺。在这范围内,我青英部队牺牲二十多烈士,战后,敌寇多人在水中捞摸人枪,村内多人又去摸东西。在这么小地方,独独剩下孙指导尸体,与我俩使用的两支步枪和两支手枪等物,还给我留着!这真是世上少有的稀奇古怪的事!

这次战斗,我青英部队被俘只两人,一为给卫生员背药箱子的傻孩子;一为过去开过旅店,当过伪大乡长,刚入伍不久,还未穿上军装的文书。

这次战斗,除孙桂卿指导员,唯恐被俘,坚决不当俘虏,壮烈自杀以外,还有战士何钟平,丰润县池家屯人,给我当过随身通讯员,这时在班里当战士,当鬼子都到村内混战危机中,为保持民族气节,决心不当俘虏!当子弹打完以后,自己就自挂上吊,同时用手榴弹自爆壮烈英勇献身了!我的两个通讯员郭有所与王景训也在激战时,往返传达命令中,光荣牺牲了!

这次战斗,我青英部队一百八十七人,为保卫十二团团部,牺牲孙桂卿指导员以下一百卅九人,为抗日做出了最大牺牲。跟青英部队在一起活动的团部百数十人,也牺牲四十七人

浴火重生的青英部队

丰玉遵县委,听了青英部队受到严重损失的汇报,立即决定:一、动员全县区小队,都去参加青英部队;二、指令各区区委书记与区长负责,动员共产党员或有抗日正义感者参军入伍。当年夏季又编成两个队的架子,同时调半脱离生产的武装配合活动。不久又通过地委决定,调蓟县在东南部活动的苏福荣、张志超队伍,编为三队,青英部队又积极活跃起来。这三个队有时集中活动,有时分散活动。一队以郭铁公为队长,化身为指导员,活动在玉田;二队以张文彬为队长,活动在丰润;三队以孙福荣为队长,张志超为副指导员,活动在蓟县上下仓地区与玉田林南仓一带。我任县委武装部部长,行政上叫总队长,除直接领导青英部队三个队以外,还兼管各区武装,那时叫武装报国队,首先在玉鸦路上一带积极活跃起来。

综合这次扫荡,造成冀东主力部队损失等于三分之二的兵力,尤其是武器这个损失是空前的。

 

  评论这张
 
阅读(6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