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忠的冀东抗战纪念馆

向冀东抗日英雄们致敬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只是个草根,不是革命后代,不是某党员。没有任何背景,不是白左,不是毛粉,不想为谁唱赞歌,自由职业。

网易考拉推荐

冀东抗战有关问题研究与反思(4)----千里无人区”形成及基本区被“蚕食”问题  

2010-11-27 16:27:20|  分类: 冀东抗战反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里无人区”形成及基本区被

“蚕食”问题

在敌后抗战最困难时期,冀热辽长城内的基本区被“蚕食”和长城外“千里无人区”形成,是抗战中期的两大曲折。这是冀热辽的战略地位日益重要和敌我力量极为悬殊决定的。当时和以后,我方都曾有人在不同程度上把主观因素看得重些,是尚未完全弄清敌人的根本企图之故。

敌人大力“蚕食”基本区,在打治安军战役大捷、冈村宁次对冀东“再认识”之后立即开始。敌之行动已如前述。七八个月就把大部分基本区“蚕食”了。

那时我兵力(包括游击队)约7000人,日伪军兵力(包括地方伪军)为我之10倍以上,仅日军也在两倍以上。在这个兵力对比之下,我军不可能也不应该决一死战顶住敌人的“蚕食”。当时按“敌进我进”的方针,即敌“蚕食”我基本区,我打进敌占区,是完全正确的,收到很大效果。

但是,基本区被“蚕食”严重,大部分一度变为敌占区,我方有无重大失误?

是否骄傲,轻敌?在打治安军战役大捷后,敌人必定更加重视冀东。对此,冀东分委和军分区有清醒的判断,19422月中旬,《救国报》发表社论:《不要让胜利冲昏头脑》(雷烨执笔),3月已部署反“扫荡”。唯一不足之处是,对敌之兵力与决心估计欠足。这是无可厚非的。

是否主力退出基本区过早?4月刘诚光率十二团200人在甲山战斗中苦战终日,给敌人打击很重,最后自己全部壮烈牺牲。这样的战斗若多打几个,不仅“敌进我进”的力量没了,恢复基本区的力量也没了,后果不堪设想。虽然如此,我军仍利用青纱帐期发动复仇战役,反击敌之“蚕食”,并取得可观的战果。然后继续实行“敌进我进”。“过早”的问题并不存在。

是否未及早实行减租减息,以致群众未充分发动起来而基本区坚持不住?1940年冬季,冀东大片游击根据地才初步形成,到19424月敌人大力“蚕食”基本区,只有十三四个月。其中有敌人全区性大“扫荡”2个月,打治安军战役2个月,两次大起大跌之间有多么繁重的工作。加上日常性战争,所剩时间并不多。在此短暂时间内,在刚开辟的游击区里,把合理负担、增加雇农工资、减租减息毕其功于一役根本不可能。虽然如此,合理负担、增资,还是在一部分地区实行了。事后证明群众已初步发动起来。

那么原因何在?敌人过于强大是根本的。主观因素只在“蚕食”的速度和深度上有一些影响,其中社会镇反过“左”,个别地方反“自首”政策过“左”,特别是后者影响最大。村干部是公开的,在“扫荡”中敌人逼他们“自首”,他们中间很多人逃避不开,被迫屈从。我们本应顺水推舟,使他们秘密为我方工作,但有的区干部把他们当反革命对待,以致他们不敢再见面,这些地方立刻变质。实行合理负担过“左”也有影响。最初规定的级差过大,人均地亩多的户地租不够纳税。此税制不符合政策,也不是领导机关的本意,若执行几年,地主就消灭了,不利于统一战线。由此可见,基本区被“蚕食”严重的主观因素,是“左”不是右。

当时华北各解放区都程度不同的被“蚕食”;冀东基本区从被严重“蚕食”到大部分恢复,大约只有1年左右,时间还算短的。所以主观失误的影响不大。

“千里无人区”形成之因,是关东军动用绝对优势之日伪力量。下定决心搞成这个特殊的防御地带。1941年它的计划,只是以滦平、兴隆和青龙3县为重点,而且限于长城线外侧32公里。因遭到我方的抗击而进展迟缓;又因我游击区的发展而陆续扩大范围。当年冬关东军先由西部下手,到1942年春,几个月内把古北口至独石口的长城外侧建成了“无人区”,包括滦平南部,丰宁西部和南部。这个区域当时属平北。在热南的兴隆等县只实行小“集家”,未见成效。1942年又把“集家”推进一步,仍见效不大。1943年关东军以重兵“扫荡”,才把山海关至古北口长城外的热南,热中和辽西一部分地区造成“无人区”。上述长城线内侧,在华北方面军配合下,也建成长数百公里的“无人区”带。从此,“千里无人区”基本形成了。

当时,我方不知敌人兵力如此之大,更不知敌人之战略意图和决心,曾认为1942年向热辽发展时,打仗多,暴露了力量,才导致敌人大“集家”。向北渗透发展的干部中,也有人认为,他们在一些地方发动了群众,建立起一些伪军关系,形成隐蔽的游击区。但是主力进去活动一阵,临走时“抓一把”,把有关系的伪军警打掉,引来敌人的“扫荡”,以致他们也不能立足。以后还有来自冀热辽内外的批评,认为干部怕艰苦,不愿去或不肯长期在那里坚持。这些意见不能说毫无根据,但都未抓住本质——敌人不容我在那里立足。

我军在“千里无人区”坚持斗争英勇卓绝、可歌可泣,已如前述。为了充分说明,再举几例:周治国在热南坚持开辟工作达6年之久,还深入辽宁与东北义勇军残部联系,历尽艰险。苏南(高乔)率三区队在光头山区坚持,为免于全军覆没,令大部分队伍返回关内,自己带少数人留下,为时不久就英勇牺牲;他的首级被敌人割去,在承德挂了2年之久。1943年有一支在光头山活动的队伍,被优势日伪军追击,两三天里脚不停步,吃不上,喝不上——喝进一缸泔水而不知其味,入关后休息3天仍走不了几里路。王泽民领导的武工队分散战斗在雾灵山东部的“双禁区”,风餐露宿不足以形容其苦,两年多发展到500人。挺北一支队,遭敌围追堵截,连使用电台的空子也找不到,后来在围场北部荒无人烟的草原上才用了一次。在敌人以绝对优势兵力确保特殊防御地带,决不容我立足的条件下,我方能坚持“千里无人区”的斗争,并向东北扩大了游击区,难能可贵。那些只有微小影响的缺点,不值一提。

从“千里无人区”形势分析,以燕山中段雾灵山区(潮白河与滦河之间)坚持得最好,在“双禁区”坚持斗争的群众达3万多人,占全“双禁区”总人口数的60%以上,小型游击根据地也多。因为1938年四纵挺进冀东时,首先到达这里,撤回平西时留下的3个支队,有两个在雾灵山南部长城内外活动,它比燕山西段军都山和燕山东段都山的开辟早2年,虽然这2年根据地的建设工作不多,人民也受到不少对敌斗争的锻炼,这是“坚持最好”的重要条件,是四纵播下的火种。反过来说,当时若没有战略转移之误,西段和东段的开辟必然早些,虽不能阻住敌人设置特殊防御地带,但在“双禁区”坚持的人民必然更多,形势也会更好些。

冀热辽抗日斗争史,是曲折发展的历史。其消长变化既由于客观必然性,也由于主观能动性。撇开客观必然性来说,在政略政策上,在战略战术上,双方都充分发挥了主观能动性,但任何一方都难免失误,而敌人的失误比我方大得多,所以我方的成就也大得多。历史证明:只要不犯严重的错误,冀热辽是能够坚持和发展的。

  评论这张
 
阅读(4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